未分類

陌之御跑過來時,摩托車如劍出鞘,我不禁緊緊的抱住他的腰。 便在我抱住他的那一剎那,我體會他輕輕頓了一下,隨即,嘴中的攪動變的輕柔,舌尖掃過貝牙,柔柔的和我的舌尖輕碰,交融。那一剎那似是有電流交激,我不禁的回吻了他。

倆人站在道邊,從廝咬到纏*綿,吻了非常久。

邰北冷放開我時,我僅覺混身皆都有一些躁熱難耐,而他氣息變的粗重,雙手掌緊緊環在我脊背上,把我摁在他懷中,緊貼著他的胸項。

我趴在他懷中輕輕喘的氣,心裡頭竄出一絲不要樣的體會。

過了半晌,頭頂傳來男低醇的音響,「早上為啥關機?」

我手掌指摳著他衣裳,嗔音說:「昨日晚間跟許潞談天,聊的非常晚才睡,日沒亮便給你電話吵醒……實際上亦沒關機便是把電話調成飛行狀態。」

漢子雙手掌使勁的勒了我一下,隨即鬆開,凶說:「你這沒良心的,我坐夜班機趕回來,回至公寓沒見到你人影兒,還覺得你出事兒了……皆都快急死啦,你倒好,把我電話給掛啦,之後還打不通。」話落,他抬起我的下顎,便在我嘴角咬了一口。

邰北冷瞧到那人便叫說:「阿明,快令人給我們弄點吃的,快餓死了。」

那漢子個跟邰北冷差不多高,可特不要壯,長的亦比較粗廣,濃眉大眼,高鼻樑,厚唇瓣兒,瞧到我們非常是欣喜,「你來咋不先打個電話,我好令秋梅給你準備點好貨。」

「準備啥,有兩菜便行。」邰北冷輕笑著,把機車帽從我頭上摘掉。

喊阿明的漢子,瞧到我跟上回一般非常是驚詫的模樣,隨即有一些不自然的笑說:「好,我這便令人作去。」講著轉面跑進。

我端詳著面前的小院子,收的非常乾淨,院前類滿了薔薇花,時下開的正盛,微風拂過,可以聞到淡淡的花香,最為要緊的一點,這中比市區要涼快非常多。

「干父親。」小女孩甜甜的喊著邰北冷。

邰北冷走向前,一把把她舉起,小女孩「咯咯」的笑起,隨即令她駕在了他頸子上,笑問說:「想不想干父親呀?」

「想,」小女孩音響糯糯的非常好聽。

邰北冷轉過來沖我笑了笑,「那,給你引薦一下,這我閨女,花花。」

瞧著他眉眼間那抹笑,我居然有一些挪不開眼,那是一類最為為舒心的笑意,具有強大的感染力,我嘴角不禁的揚起笑,「花花,你好。」

「阿姨,好。」花花非常是有禮貌的回說。

「你幾歲啦?」我笑問道。

花花稚嫩的小面,非常是認真的回說:「恩,我在過半過月,便五歲了。」

我看著她的小面輕輕蹙眉,由於她瞧起來非常瘦小,不似快五歲的小孩。

邰北冷似是瞧出我的疑惑,輕音說:「花花兩歲時,查出來有日生性心臟病,從小比不要的小孩要瘦弱一些。不久前才作了手掌術,還在恢復期。」

星辰入懷明 「噢,」我滿是心痛的瞧了瞧花花。

「翰哥,你們快進來罷。」阿明在裡邊叫。

邰北冷把花花從頸子上抱了下來,一手掌扯著她,一手掌扯著我,笑意盎然進了院子。

院子中不要有洞日,好多小孩玩兒的設施,盪鞦韆、小滑梯、沙堆……體會似進了幼兒園。

「日哪兒,這般多玩兒的。」我不禁感嘆道。

邰北冷引薦說:「阿明跟他媳婦兒兒在這開客棧,一到周末,非常多家庭帶著小孩過來玩兒,因此便鍵了個小遊樂園,令孩兒亦有個玩兒的地方。」

我贊說:「這點子好。」

「呵,這點子是翰哥想的。」阿明從中屋出來,「當初我們開這客棧時我啥亦不懂,全是他出的點子。」

「可不是,要不是翰哥幫忙,我跟花花便的跟著你吃土。」從阿明背後走出一個婦人,恰是上回見到的那名,非常輕年亦非常好看。

「你們小兩口便不要給我戴高帽啦,我的點子在好,要是沒阿明的手掌藝亦是白搭。」邰北冷不覺得然,扯了扯我的手掌,正音說:「恰是給你們引薦一下,這,我女人,申嘉。」

呃!

有這般引薦人的么?

還是有我啥時候成了他的女人啦?

對邊兩口子跟我一般,面上的笑意皆都僵住了。

花花在邊上非常是不解的抬起頭來問道,「干父親,阿姨她本來便是女人呀,為啥你要講『我女人』呢?」。

這話問的,令我非常窘迫。

邰北冷跟阿明呵呵大笑起來。

我徑直甩開邰北冷的手掌。

某男卻蹲下身去跟花花闡釋,「干父親講的『我女人』意思是,她是我的人,亦便是我媳婦兒兒的意思,向後亦便是你乾媽。」

聽這話,我抬大腿便踢了他一下,「你不要跟孩兒瞎講。」

阿明抬眼瞧了瞧我,又瞧了一眼邰北冷,輕咳了一下,便喊說:「那……嫂子,快進來坐。」講著他先令開了正門兒,往中走,又叫說:「秋梅,你先帶嫂子去洗洗手掌,即刻開飯。」

我:「……」

邰北冷抱起花花,眉眼含笑,眼色波光漣漪,便那般瞧了我一眼,隨即抬步先進了大廳。

我給他那勾人的眼睛一瞅,心突突的跳了兩下,定在了門兒邊。

我給他那勾人的眼睛一瞅,心突突的跳了兩下,定在了門兒邊。

「嫂子,走,我帶你洗手掌去。」秋梅熱情的把我扯進。

我跟著她穿過大廳,去了後院,邊上有一個小水池,似是農村洗衣裳用的水槽,在那洗了洗手掌先,瞧到後院類滿各類蔬菜,不禁驚嘆,「這一些菜皆都是你們自個兒類的。」

「恩,全是阿明類的,」秋梅滿面的意的回說。

我這會才認真的端詳起秋梅,她長的比較嬌小,五官清秀,皮膚白皙,一章面乾乾淨淨,笑起來嘴邊還是有小梨窩,給人體會非常是親切。一瞧便是性情柔順的女人。

「你瞧起來好小,一點亦不似已是五歲孩兒的媽。」我和她閑聊著。

秋梅輕笑,「我跟阿明結婚早,因此恢復的快,比較不顯。」

「橫豎瞧著一點亦不似,清純的似個大學生。」我誇道。

秋梅羞色的笑了笑,「那有。」

後來我跟秋梅成為無話不談的好友,才曉得她和阿明可以在一塊多麼的不容易。

阿明的廚藝真的是令我對他刮目相瞧,便那般片刻的功夫,作了一湯四菜,瞧著不比賓館的大廚差。

吃飯時,阿明陪邰北冷飲酒,我坐在邊上默默吃飯,由於阿明炒的菜真的非常好吃。

邰北冷見我吃的非常香,眉眼彎彎的時不時的瞧我一眼,那眼波炙熱的我皆都不敢迎視。

阿明瞧他那潞骨的眼神,飲了兩杯,尋了個由頭講是明日要買的菜單還沒列出來,便帶著秋梅跟花花去了偏房,令我們許許吃。

他們一家3口一走,某男便捱到我邊上,「給我夾口菜吃。」

「你自個兒沒手掌。」我沒好氣。

「你夾的好吃。」漢子嘴甜的可以流油。

我橫了他一眼,「自個兒吃,再不吃我便把菜全吃光了。」

邰北冷桃花眼中全是笑意,一手掌撐在桌邊,瞧著我,「瞧著你秀色可餐。」

「那你不要吃了。」

某男俊面剎那間變的苦呵呵的,「我從昨夜到如今一口飯皆都沒吃。」

呃……

「那你適才還飲酒。」這漢子忘了他胃痛起來那鬼樣了么。

漢子又捱來,用下巴蹭著我的肩,「你喂我一口菜么。」

這人又跟我散嬌。

我不禁的往偏房那邊瞧了一眼,隨即嫌棄的睨了他一眼,低音說:「你不要這般,我雞皮疙瘩皆都起來了。」

「是么,我瞧瞧。」漢子講著便抬手掌要摸我的胳臂。

我躲開,「不要鬧了。」

某男瞳孔深處中全是狡黠,「那你喂我一口。」又開始耍無賴。

「你多大啦,不覺的丟人么。」

「令自個兒媳婦兒兒喂口菜,咋便丟面的。」漢子意正憤詞。

我聽之,放下木筷非常是嚴肅的瞧著他,「邰北冷,不要忘了我們的關係。我不是你女人更為不是你啥媳婦兒兒,你要是在這般胡講八道,咱倆便散。」

漢子看著我,眼中灼熱逐漸退去,面色亦隨著沉了下來,隨即起身,便上了二樓。

「你不吃飯了。」我喊道。

他沒理我,頭亦不回上了樓。

我瞧著他的背影兒,深嘆了口氣,剎那間沒了食慾。

坐在餐桌前,我挑著瓷碗中的米飯出神。分明約法3章講的好好的,這漢子卻總是想逾愈,真不曉得他先前講的那一些又算啥?

秋梅從偏房出來,見我一人坐在餐桌前發獃,走來,「翰哥呢?」

我抬頭,沖她笑了笑,「他上樓去了。」

秋梅見另外一瓷碗米飯一口未動,「他沒吃飯便上去啦?」

「不要管他。」

「咋了……鬧不要扭啦?」秋梅坐到我邊上,輕問道。

「沒。」我有一些不自然的垂下頭。

秋梅壓低音響講說:「我頭一回見到翰哥時,兩眼皆都瞧直啦,你講漢子咋會長那般好瞧,而且還那般man,那會我心想,這漢子的啥樣的女人才可以降的住呢?」她頓了頓,側頭瞧我,「我今日算是開眼啦,翰哥在你跟前便跟個小孩似的,你發覺了么?」她捂嘴笑,「誒呀,瞧來這漢子便算在帥在酷,在自個兒心愛的女人跟前,皆都會變的非常幼稚。」

我連忙喊住,「阿明不要作啦,這般多菜皆都吃不完,多浪費,在講這菜中不是有肉么,而且你作的這般好吃,不要慣他那毛病。」

阿明蹙眉,「呀,那他不吃飯不可以,他那胃不好。」

「沒事兒,我片刻有法子令他吃。」

悍女逆襲:狂妃有點毒 阿明跟秋梅對視了一眼,笑意瞭然,「那行,你的話他鐵定聽的。」

我瞧他們那眼神,亦不好闡釋,橫豎皆都誤解成這般,闡釋亦沒用,「那你幫我拿個空盤子,我給他撥點菜。」

阿明非常快進了小廚房給我拿了一個乾淨的盤子,還是有一個托盤出來。

我撥菜時,阿明在邊上講說:「樓上208閣間,他的專屬房,每回來皆都住那間,你上樓往右邊最為中那間便是。」

二樓格局跟旅館非常似,一上樓便是走廊,左右兩邊全是客房,我瞧了一眼朝右邊走去,走至最為後一間,抬手掌敲了敲門兒,裡邊沒反應,我握住門兒把,微微一轉便打開了門兒,門兒沒鎖。

「邰北冷,」我在門兒邊喊了一下,這才往中走。閣間布置的比我想的要好非常多,非常乾淨整潔,而且比我想的亦要大非常多。

從門兒邊進來,便見邰北冷趴在大床上,完電話。

「喊你咋亦不應一音。」我走去,某男依然趴著,便跟沒聽著我的話似的。

我把托盤放到邊上的小圓桌上,走至大床邊,居高臨下瞧著他。

漢子全神貫注看著電話,連眼皮皆都沒抬一下,玩兒著早已過時的遊戲憤怒的小鳥。

我在心中鄙夷。

「誒,不要玩兒啦,趕忙把飯吃了。」我踢了一下大床墊。

他終究抬眼,淡漠的瞧了我一眼,口氣不羈,「你是我啥人,不用你管。」

我彎腰,徑直從他手掌中抽走電話,「吃飯。」

他和我對視了一秒,從大床上坐起,悠悠的問說:「我幹麼要聽你的。」

我雙手掌叉腰,「那我便不還你電話。」

邰北冷不屑一笑。

「快一些,片刻飯皆都涼了。」我催促。

他桃花眼斜斜的瞧著我。

我橫了他一眼,才要轉面,他忽然一把把我拽倒在大床,閃電一般騎上,我還沒反應過來,手掌中的電話便給他搶去。

他拿著電話在我面前的意的晃了晃。

我咬齒,想突擊,他反應比我還是要快抬手掌閃到了一邊。

我氣的直瞠眼。

此刻我后兜的電話突響起,斜了他一眼,「起來。」

漢子直勾勾的瞧著我,便是不動。

我僅好一手掌撐起身體,微抬起臀股,另一僅手掌去后兜拿電話,才把電話取出來,僅瞧了一眼來電還沒來的及接,電話便給邰北冷搶了去。

漢子幽墨的眼睛戾氣盡顯,「申嘉,你還真的把我當成了火包友,恩?你究竟有沒心呀?」

我胸項輕輕起伏,直視著他,低吼說:「先前我便跟你講過,我早便沒心,是你非要纏著我。今日亦是,你自作主章便把我帶到了這中來,引薦給你好友,你有沒問過我同不同意。」話落,我陌明的紅了眼。

他和我凝視著,我瞧到他眼中的自個兒,倔犟的瞠著雙眼,瞳孔深處卻全是淚光。而漢子冰翰的眼睛卻逐漸的融化掉,給一類我瞧不懂的情緒佔滿……似是痛惜。

「你……起來,我要給他回個電話。」我帶著哭腔,推他。

邰北冷還是沒動,眼光愈發的沉甸,瞳孔深處濃重的柔情,居然令我不敢直視,他頭許許的低了下來,用面頰微微的蹭著我的面,在我耳畔低訥:「對不起,是我太心急了。」

他這話,令我淚花剎那間決堤。 我咬著唇瓣兒不令自個兒哭出音。

lixiangguo

恢復了精神,半精靈又忍痛使用了一瓶強力體力恢復藥劑,將身上的傷口恢復得七七八八,然後借著夜色以及皇宮中的混亂,向著皇宮中的東南方向奔去。&1t;/p>

Previous article

四百多神王一個個的被氣得面色通紅,咬牙切齒。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