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阿笙駐足觀望了幾分鐘,才優哉游哉的走上前按住了冷斯諾,將螃蟹徒手批死,掰掉了他那兩個碩大的鉗子。

。。。

失敗的跑路經歷不僅摧殘了冷斯諾強大的神經,還折磨著他的肉體。

他似乎是運氣衰到了極點,雖然說阿笙及時的把螃蟹給劈死了,但是冷斯諾的臀部的肉,還是被蟹鉗夾掉了一大塊。

無奈之下。

冷斯諾只能放棄了離開了念頭,暫時呆在玉家。

且不說他傷口這個尷尬的位置,他現在的戰鬥力那都是大打折扣的!

還好,秦琛和嬈嬈在第二天就走了,不用面對兩個最親的人,冷斯諾心理壓力,也稍微被釋放了那麼一丟丟。

更別說,花痴小蘿莉秦思嬈每天都會來刷一下存在感。

簡直不要太可愛!

同時,冷斯諾那顆冰冷的心,對於世界的排斥和懼怕,也都或多或少受了這裡的影響,整個人都氣場都有了一個新的升華。

依舊是憂鬱美男,但是身上的戾氣,被陽光衝散了不少。

以至於到了第八天該走的日子。

冷斯諾甚至心理還忍忍生出了一抹不舍。

如果可以,他多麼希望,自己是這裡的一員。

雖然也有競爭,也要背負著使命和責任。

但是那張陽光的心,溫暖的眼神,是他這個從小活在黑暗世界里的人,無法觸碰的遙遠。

「這個是路上吃的,這一包是你的葯,還有這個,看在你和我們家有緣份上,先生說賜你一道符咒,關鍵時刻丟水裡喝了。」

分離在即,小蘿莉也被特赦了一個小時前來港口一起送他上飛機。

冷斯諾沒想到自己還能收到一堆禮物,開心的嘴角都跟著抽搐了呢!

不過這符咒是什麼鬼?

還有個道袍?

似乎是感受到了他的疑惑,阿笙立刻湊了過來開口道:「這是我們家獨門秘制的保命符,說真的,一定要收好!萬萬不可以被人拿去了。」

「真的管用?」冷斯諾腦袋裡立刻浮現出了港片里穿著黃色道袍的牛鼻子老道,怎麼看怎麼覺得眼前的鬼畫符很抽搐。

「當然…一般人想要老爺還不給呢,而且,這還是專門為你量身定製的,我家姑娘和姑爺戴的都是藥丸,但是給你藥丸,老爺說萬一被查出來,那就不是你的了,還也許會給你帶來一些不必要的麻煩。」

「所以符咒比較保險,除非你把它燒成水喝了,不然沒有人能查的出來成分。」阿笙的一臉艷羨,讓冷斯諾壓下了自己心頭最後的一點懷疑。

他鄭重的接過符咒,還有一個小玻璃瓶,把符咒塞進了瓶子里。

瓶子上還是專門的一根紅繩,上面散發著和他嫂子同款的淡淡梔子花香,奇怪是,花粉過敏的他,竟然一點不適都沒。

「道袍也穿上…」

「???」冷斯諾怔怔的看著他們,這畫風咋越來越清奇了?

「快點…防水吸汗還防紫外線擋子彈,你想什麼呢!」阿笙又是一副肉痛的表情,再次讓冷斯諾抗拒的話灰飛湮滅。

一直折騰了半天。

他在才眾人各色詭異的小眼神里生了空,離開了這個神奇,卻又並不排斥的地方。

。。。

龍家書房。

龍衍和龍族長隔案對坐。

「阿衍…你到底是怎麼想的?」

一壺茶飲盡,龍族長禁不住開口,目光深幽的凝視著自己面前的兒子,作為少族長,他無疑是優秀和合格的,可在感情方面。

他卻依舊像是個孩子,按照遊戲等級來劃分的,大概也就是個青銅選手。

「她還在幽蘭居嗎?」

「是的,玉祁來電說,這次懷的是個女兒,孩子情況良好。但是思諾的情況不是特別好,加上懷孕,一些葯也沒辦法用,所以她現在很痛苦,時長昏迷。」

「昏迷?」龍衍的一怔,手指不自覺的用力。

砰!

上好的茶盞應聲而碎,茶葉四濺開來。

一旁的龍二見狀,連忙走上前來打掃。

龍衍也起了身,去重新批了一襲外袍,重新入座。

「父親,我失態了。」龍衍眼瞼微垂。

默默的凝視著地上未乾的茶漬,他怎麼可以,在父親面前,這般失態呢?

「無礙…」

「阿衍,你要記得,你不僅是龍家的少主,也是我的孩子。」老族長慢悠悠的說著,抬手揮退了屋裡站崗的暗衛。

房間里只剩下了父子二人,龍衍的狀態卻是比之前還有些緊張。

自小,龍父在他心裡豎立的形象就是嚴厲,還有些刻板,甚至連哭都不許他哭。

要知道他那會才3歲,當個鼻涕包神馬的都是很正常的。

可龍父卻告訴他,他是個男人,是龍家未來的主人,他的情緒,是不能外漏的,那樣會讓有心之人,抓住他的把柄。

在加上生母在他出生之後幾個月就過世了,從小缺乏母愛的他,更是讓他不知道什麼是柔軟,至於撒嬌,那更是在龍衍的字典里不存在的。

更別說。

從他成年那刻起,他便知道自己要成為一個什麼樣的人。

睿智,英俊,可以和任何公事,卻是不能真正的去相信一個人。

因為他是龍衍,是龍家的少主,必須要小心翼翼的活著。

曾幾何時,他就連睡覺時都會在手邊放上匕首和手槍。

所以這會,面對父親目光里的關切和慈祥,龍衍竟有些無所適從,臉上滾燙,他彆扭的將臉扭向了一旁,一時間竟然不知道自己該說什麼。

他的反常,也讓龍父跟著嘆氣。

忽然有點自責和後悔,當年,他是不是把孩子給逼的太緊了。

「阿衍…」

「您說。」龍衍垂著頭恭順道。

「愛情和家族不衝突的。」

「嗯?」

「不要錯過,其實我當年,算了…」龍父默默嘆了口氣,止住了話題。

龍衍錯愕的看著自己的父親,不知何時,他記憶中永遠偉岸的背脊,竟微微有些佝僂了,就連一頭黑髮,也零星有了些許的斑白。

可父親說當年是什麼意思,難道他也曾經遭遇過什麼?

似乎是察覺到了龍衍眼中的疑惑,龍父啞然失笑,苦笑著搖了搖頭:「你別這樣看我,我沒有對不起你的母親。你還記得你三歲那年我去洛華國談生意嗎?其實我一個咱們自家一個長老給坑了。」

「千鈞一髮,有個女人救了我,也深深的吸引了我。」

「那您為什麼不帶她回來?我們家族雖然傳統,但是並沒有說您不能世俗界的女子啊。」

「是沒有,我也想過。我甚至都和她說好了,等我先回家看看你,然後就回去娶她,可沒想到的是,我一回來,就趕上咱們家族內亂。我根本就無暇分身。等我忙完動用龍家資源去找時,我發現她已經嫁人了。」

「什麼!」龍衍震驚了!他做夢也想不到自家父親竟然還有這麼一段情史!

「是啊…但是我不怪她,畢竟當初是我沒有說清楚,也沒有直接帶她回來,所以,錯過了,我也沒有辦法。」

「不過阿衍,我覺得你和思諾不一樣,不管怎麼變,她都是她,你也是你,而且,她現在還懷著孩子,如果喜歡,就不要錯過。」

龍父說完,便站起身離開了。

龍衍怔怔的看著他離去的背影,茶飲了一杯又一杯。

不要錯過嗎?

可…

他是真的愛她嗎?

腦海里,龍衍陷入了天人交戰之中。 陽光細細密密的穿過樹榦,洋洋洒洒的散落在地上。

龍衍站在幽蘭居的院子前面,卻遲遲邁不動腳步。

他沒想到玉思諾竟然沒回玉家而是在龍家,驚訝之餘,又有些說不清的情愫繚繞在胸口。這是他再熟悉不過的地方,更不具任何的危險性。

可他的腳,卻是遲遲賣不出去。

忽的,身後傳來一陣細碎的腳步聲。

龍衍回過頭,便看到一群人龍家的醫者急急忙忙的拎著藥箱朝著這邊走來,一個個面色嚴峻,腳下恨不得插了翅膀。

龍衍的心,也跟著隨著提了起來。

難道裡面的人。

「少族長。」龍家的醫者自然也注意到了他,便立刻停住了腳步,俯身行禮。

「什麼情況?」龍衍淡淡的應了一聲,身形微微往一旁偏移了些許,他是真的還沒做好準備,所以,也不打算現在跟著進去。

而且在他看來,如果玉思諾真的情況特別嚴重的話,玉家那邊不會不派人來的,雖然綜合勢力,還是龍家要厲害一些,但是醫術,玉家說第二,沒人敢認第一。

為首的老者身形一頓,有些詫異的看著他。

心中禁不住吐槽,這果然不是真愛嗎?怎麼裡面人都病成那樣了,少族長還這麼的淡定的。

不過亂想歸亂想,可他面上卻依舊是恭敬的:「少族長,玉姑娘好像有流產的跡象,已經轉成病危了,這邊留守的醫生不是婦科專科的,所以我們…」

「什麼,病危?」

「什麼時候的事情?」龍衍的心因為那病危兩個字一下子提了起來!

「就…就五分鐘前啊,我們這不是正打算進去來著。」老醫生被他忽然的爆呵給震懾的一哆嗦。

「那你還愣著幹什麼?還有閑工夫和我彙報?」

「算了算了,等你們跑進去,黃花菜都涼了。」

「???」幾個醫者表示一臉懵逼,他們哪裡有閑工夫了!還不是看到你這尊大神在這裡,才都一時間按兵不動的嗎?誰不知道你是出了名的講規矩!山塌了都面不改色的。

可不等醫者們交換眼神總結一下中心思想,忽然,為首的老者感覺腳下一輕,整個人都脫離了地面,漂浮在了空中,就連眼前的視線都因為速度過快而變得模糊起來。

有點暈…

老醫生感慨著。

不過幾秒,他發現自己已經站在了手術室門口。

整個人,都是懵懵的。。。

「古老,你別發獃啊,趕緊進去啊!」

「唉…你們年輕人啊…真的是口不對心。」被換做古老的老人一通搖頭。

龍衍見老人一臉深沉卻是抖著腿遲遲不邁步,不由得的有些著急,緊急之下,也就顧不上什麼分寸而禮儀了,直接將老先生連帶著他的藥箱一併推了進去。

當然,在進門之前,他還以光速的手速給他喝老先生通通穿上了無菌服。

走到病床前,龍衍便被入目的血紅給震懾住了。

玉思諾雙目緊閉的躺在床上,身下,大片大片的血液止不住的往外冒著。

「怎麼回事?你們怎麼不給她輸血?」

龍衍怎麼也沒想到情況會嚴重到如此地步,整個心,都被揪的死死的。

眾人聽到他的聲音慕然一驚,要知道這前夫人回來這麼久了,龍衍可是看都沒看過一次的,這會怎麼就衝進來了。

「少主。」雖然拿著手術刀沒有行禮,但是大家還都是按照規矩給叫了他一聲。

這麼多人一看自己,龍衍更著急了:「你們看我做什麼?趕緊治病啊!到底是怎麼回事,怎麼忽然間有流產徵兆呢。」

「這個。」眾人面面相覷,卻是誰都沒能給龍衍一個合理的解釋。

就在這時,一直頭暈目眩的古老終於回過了神,壓著聲音沖龍衍喝道:「我的少主啊,你到底要不要我們救人?」

「嗯?」龍衍眼底閃過一抹金光,冷氣像是不要錢似的嗖嗖的往外冒著。房間里的氣壓瞬間低了下來,無形的烏雲在瞬間席捲了整個房間的上空。

年輕的小醫者想拽古老的袖子,卻見老人擺了擺手。

不僅沒有畏懼龍衍周身的煞氣,反而氣勢徒增:「小衍子,難道你就沒發現,你的存在,才是這裡最大的麻煩嗎?我不管你到底現在腦袋裡在想些什麼,但是如果你想要救你媳婦,就老老實實的在外面呆著。」

「我在這裡可以輸血!你們不是說我的血很有用嗎?」龍衍急切的彎起袖子。

「啪!」古老拿著厚重的病曆本敲在了他的腦門上:「想什麼呢!你倆血型都不一樣,輸個什麼血!你以為她是玉家那位啊!這是你媳婦!不是玉家大小姐!」老人急沖沖的說著,氣急敗壞的將龍衍給推了出去。

lixiangguo

所以這時候,不等葉天說話,袁虎硬著頭皮為難的上前一步,說道:「葉少爺,這位葉先生是我們周老大的貴客。

Previous article

「也是,不過你們兩個不管是誰突破對我人族都是好事。」人道化身笑道:「素素遠在東方,她身為最重要的至尊皇幾乎鎮壓著人族一半的氣運。」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