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閨女,媽媽一定努力!

在驚喜之餘她想到還沒有給進化后的火焰起一個好聽的名字呢!

思來想去,一個成語出現在她的識海

風花雪月!

想了片刻,她會心一笑一個好聽的名字就出現在自己的腦海里。

由熾靈月火進化而來,不如就叫鳳華雪炎吧!這個名字夠淑女,很形象。

自己的本命火焰進化讓她原本自信的心瞬間爆棚。眼裡充滿的就是無窮的戰意。

那眼神好像就是在說「儘管放馬過來」

片刻,四大門派的弟子和他們的師尊就來到了會場。

她起身站在他們的面前,揚聲嬌呼道:

諸位前輩,師弟,師妹,師兄。在下雲宮尚月,前來向諸位討教一番。請多多指教!

公主殿下真是好有氣度啊!王座上和小鳳鳳一同坐著的阿憐見到月兒那不卑不亢的氣勢由衷的感嘆道。

這句話之後,四大門派的諸位長老及他們身邊的弟子臉色變得十分的精彩。可以說是眾生百態。

有的不屑,有的躍躍欲試,有的不敢輕舉妄動生怕得罪了這位具有雙重尊貴身份的公主。

見到如此一般的情況月兒的絕美容顏上依舊是淡淡的笑容,似乎是給那些人以思考的時間和空間。

頓時,會場里的氣氛變得十分有趣。

坐在王座上的煉藥大家統一的一個表情;玩味,極度的玩味!

哥哥,如果你在的話就來看看這些人吧!月兒在和這些人僵持的時候還不忘用神識將自己的一縷意念通過她手上那枚紫色的戒子傳遞過去。

這又是她的計策!

在王座的旁邊月兒的位子的後面來自丹神宗她的師兄弟師姐妹成了她的後援團。加上輝光城的城主納蘭天翔前來助陣。納蘭天翔的身邊一具異族人的身軀眼神炯炯的注視著月兒的一舉一動。強悍的法力波動讓在一旁的眾人暗暗心驚!

修羅神王之修羅分身!

原來,為了一舉兩得皓天將自己所煉製的一具魔族人的身體派到了大會的會場,這具身體裡面的靈魂是皓天的靈魂分身。是皓天靈魂的克隆體。同時具有皓天龐大識海的十分之一面積的識海。

接著就有人按捺不住,開始了挑戰!

這是一個靈藥閣的弟子葯聖五階的煉藥師修為。

聽聞公主殿下煉藥技術舉世無雙,特地前來向公主殿下討教。那個靈藥閣的弟子不卑不亢的說道。

好,你是第一個,本宮很欣賞你的勇氣!那,咱們就開始吧!

話音剛落,就有人將煉藥的葯鼎抬到會場的藥王擂台上,接著就有人將藥草端上了擂台。

這位兄弟,要比什麼?

不知公主知不知到幻茗丹?

知道啊

我們就比這個。

要求呢,不會連要求沒有吧?

看誰在最短的時間裡煉製出的丹藥數量最多品質最好。那個弟子提出了比試的規則。


擂台上,裁判爆喝一聲。

開始!

葯鼎同時打開,月兒將煉製幻茗丹所用的草藥按照自己的比例放入葯鼎里,接著就用自己的本命火焰開始了正式的比拼。身邊的計時器也在這一時間同時啟動。

在納蘭天翔旁邊皓天的修羅分身突然說了一句:月兒這丫頭的本命火焰好像進化了。

什麼?皓天賢弟,令妹的本命火焰進化了?納蘭天翔驚訝的問道。

天翔兄,不是小弟胡說。我們兄妹身為煉藥師和煉器師當然對自己的本命火焰很是清楚的,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我妹妹的熾靈月火進化為一種不知名火炎。等她下來的時候我會好好的問問她。

皓天也是心裡疑惑,不禁納悶。

爺爺,你說皓天說的是不是真的啊?納蘭天翔走到納蘭天玄的身邊向自己煉藥師的爺爺請教道。

翔孫兒啊,如果老頭子我沒有猜錯,月兒這丫頭的火兒的確是進化了。進化后的火焰的名字就連爺爺不知道啊!在那火焰里擁有兩種相反屬性的法力。爺爺也是頭一次見到這種火焰。


鳳鳳的耳朵最尖。聽到爺孫倆的談話想要插嘴結果就被身邊的阿憐阻止了。

阿憐給她使了個眼色。那意思很是明顯;「鳳鳳啊,你媽媽跟姨姨說要給她保密的,你要是說了你媽媽會跟姨姨鬧不愉快的。乖!」

鳳鳳很快會意,乖乖的觀察著自己媽媽的身影。期待著媽媽的精彩表演。

這時,皓天走了過來坐在月兒的位子上將鳳鳳抱了起來,仔細的端詳著懷裡的鳳鳳,若有所思的思考著什麼。

阿憐當即誠惶誠恐的站了起來想要行禮結果就被皓天扶了起來。

鳳鳳疑惑了一陣子,在感應到這熟悉的靈魂氣息之後好像明白了什麼,甜甜的叫了一聲「舅舅」

阿憐,事情我都知道了。加上你我就有兩個妹妹了加上這個侄女。家裡的男女比例嚴重的失調。唉!說道這裡他的臉上一臉的無奈!

隨後他開玩笑的說出了一句他人生里最難忘記的第二句話:

人若長的帥,桃花滾滾來!如果想要擋,擋也擋不住!

嘎!眾人一陣無語。

這哪跟哪啊!這是。

比賽進行了一半,月兒停止了煉藥收回自己的火焰,打開藥鼎只見在葯鼎上浮現出一百來粒晶瑩剔透的彩色丹藥。丹藥似乎據有迷惑人心的奇異力量讓在坐的諸位一陣眩暈。

請驗葯!

四大門派的長老接過丹藥,聞了聞散發的葯香,身體急劇顫抖著滿臉的不可置信。

百分之九十九點七的藥力純度!

而那個弟子在月兒結束后的三分鐘才煉製完成,只是數量上遠遠的少於月兒,而且並沒有月兒丹藥所擁有的效果。

見到師門長老的精彩表情他知道他徹徹底底的輸了!

但他是死要面子。

請驗葯!

聞了聞葯香。卻沒有反應。

藥力純度百分之七十五。

一聽到這個結果,頓時他灰心喪氣。沒有了信心。

月兒見到這個結果上前安慰了一下他。拍了拍他的肩頭。

其實這就是一場飛蛾撲火般的決鬥。原因很簡單,月兒的本命火焰已經得到進化,而在閉關的那三個月里她的煉藥技術有了極大的提高。並不是同等境界的煉藥師所嫩比擬的。

月兒這次好像是在欺負人啊!皓天雙目緊緊的盯著自己的妹妹,心中苦澀不已。


這讓他這個哥哥當的情何以堪! 鴻元宇宙中,曾浩身影一出現,立即盤膝打坐起來。

雖然剛纔的一戰中,曾浩以強勢的實力戰勝,取得最終的勝利,可他的真氣也消耗了十之八九,急須回覆真氣。

不得不說,在金丹後,特別是神識按製法寶戰鬥,讓曾浩的神通威力都大了不少。

特別是剛纔,曾浩那亂轟的打法,威力更是發揮的零臨盡至,只是對真氣的消耗也太大了些,要不是急以脫身,曾浩絕對不會如此冒失,讓自己的真氣消耗如此之多。

曾浩拿出丹藥,雙手又各抓一塊仙石,開始打坐修練起來,爭取更早回覆,繼續上路。

他可沒有忘記,此地關閉的時間只有三個月的時間,而這三個月內,曾浩必須走到雲霄宮。

曾浩深知,自己的時間並不多了,他要在百年之內趕往華東大陸,並找到李婉婷,將其帶離華東大陸。

對於魔族可能降臨之地,曾浩向來都定在山海星,而前往華東大陸必經之地正是山海星。

而自己如今的實力,實在不足以在魔劫中度過,只有讓自己變強,方能保護好李婉婷。

這天宮殿之中的寶物,且成了曾浩實力變強的唯一方法,特別是其內的丹藥,更是勢在必得之物。

據曾浩瞭解,天宮殿中逆天丹藥有不少,能助瓶頸的,慎至於連讓人無須遇瓶頸進真進階的逆天丹藥都存在。

當然,這等逆天的丹藥十分之少,也只是有緣之人才能得到,而曾浩的目的也是爲了此丹而來。

如此一來,自己便有機會在未來百年內進階至金丹後期,或者可能直接結成元嬰都有可能。

二天後,曾浩從新回覆到了巔峯,再度離開了鴻元宇宙,出現在鬼林之中。

曾浩稍微辯認了下方向,確定方向後,不再停留,身影一閃,飛奔向前而去。

十天之後,曾浩終於來到了鬼林別一頭,據曾浩瞭解,只有超過此地,便能發現傳送陣,並傳送離開鬼林。

這十天來,曾浩遇上的鬼物不可謂不少,幾呼每天都能遇上一羣,或者是一兩隻難纏的傢伙。

而曾浩全抱着速戰速決的打法,這才一路衝到此地。

最讓曾浩感嘆的是,這一路來,他發現的屍骨越發的多了起來,其中不少都是上古時間的修士屍骨。

顯然,在上古時期,來此地尋寶之人特別多,要嘛就是此地在封閉之時,便已然是如此模樣。

據曾浩自己猜測,這天宮殿早在上古時期,修真聯盟星未形成之上,便是某個大派,或者是勢力居住之地。

而這所謂的四險地,其實只是弟子們歷練之地把了。

隨着天宮殿的末落,加上有外敵入侵,便得天宮殿內傷亡慘重,而從天宮殿也關閉了。

至於失去所有的傳送陣,想來是敵方不願看到各星球支援天宮殿,或者是不願讓天宮殿之人逃脫,這纔有所有傳送陣被毀的一幕。

而天宮殿中,因爲雙方大戰,死亡過多,讓此地成了陰地,這纔有大量的鬼物存在。

這一切想法,只是曾浩依照自己一路來所見,下的猜測,至於離事實有多遠,也只有當初的天宮殿之人知道了。

曾浩一路而來,雖然所發現的屍骨大部份的儲物袋或寶物都已然讓前人清空,不過曾浩還是會隨手將這一具具屍骨埋葬。

特別是在這種險之中,誰也不敢保證自己能安然離開,也希望當不幸降臨自己身上之時,後人來此,也能隨手將自己埋葬。

曾浩眼見自己離開此地近在眼前之時,心中剛感覺到心喜,可很快他便眉頭緊皺了起來。

自從踏入鬼林之後,曾浩的神識都一直散開,警戒着四周的一切。

而就在這個時候,他靈識之中出現了一道身影,這是一隻看似像人,又不似人,看似像熊又不似熊的怪物。

此怪物似人一般,雙腳站地,同樣擁有兩隻手臂,特別是單手拿着一把大刀,更是殺氣騰騰。


然此怪物高約丈許,全身上下都長滿了黑毛,一逼張牙舞爪的模樣,讓人不戰先寒幾分。



lixiangguo

他張大嘴,想要講話,但是話沒出口,口中湧出,大股鮮血。

Previous article

「在那。」有人指著樂天所在的地方說道。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