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長孫霸宇的巨魔法相再度出擊,蘊含無盡魔氣絞殺向楚玲兒。

呤!


突兀,一聲震天龍呤響起,一條渾身散發著雪之陰火的巨龍吼動山河的沖向的長孫霸宇,在它的血盆大口之中有著一株三片葉子的矮樹。

長孫霸宇放棄擊殺楚玲兒,魔翼逆行而上,斬向突如其來的巨龍。

「龍驕陽,你終於出來了,今日本尊就要殺你,用你的鮮血祭奠我族死去的人!」長孫霸宇厲聲吼道

「長孫霸宇長老,小心毒樹,這巨龍口中叼著的就是毒死長孫里等人的毒物。」魔族中,有人認出了死神樹,他大聲提醒道

長孫霸宇警覺的收回魔翼,不去斬殺巨龍。

可是這條巨龍卻追逐下來,它張開血盆大口,猛然噴下無盡的雪之陰火。

鬼族的人被巨龍重點攻殺,死傷極重。

鬼族的長老,知道到了決戰時刻,他發出本命鬼神形成駭人鬼影,對巨龍展開死亡牽引。

龍驕陽的本體從巨龍之軀中,猛然出現,他浩氣如山嶽,凝聚者一塊巨碑鎮向了鬼族長老召喚出的本命鬼神!

「不要……」鬼族長老嚇的面無血色,要將本命鬼神收回,卻完全來不及了。

浩氣天碑鎮殺鬼神如螞蟻,龍驕陽手持他以祭祀之術凝成的浩氣天碑,足以斬掉任何一個在放逐之域中無法發揮出實力的本命鬼神。

「噗……」

本命鬼神被殺,鬼族長老狂噴鮮血的昏迷當場! 浩氣天碑散發的浩氣,讓鬼族的人驚恐退避,這世間它們最為懼怕的就是浩然正氣。魔族與蛟龍一族的人,因為龍驕陽的出現,心中都有些發顫,因為他在戰天城中的殺傷力太強。

「龍驕陽,你的對手是本尊!」長孫霸宇魔翼揮舞,快速對上龍驕陽。

龍驕陽吃下了最強的神獸附體丹,寒龍古獸吼動著沖向長孫霸宇,長孫霸宇魔血蓋世,他身上魔光覆蓋的區域,形成了一種魔為尊的域場。

寒龍古獸防禦極強,可是進入到長孫霸宇形成的魔血域場,就如雞蛋撞上了石頭,一下子四分五裂。

「嘿嘿,龍驕陽你以為只有自己煉製的丹藥才能在放逐之域中使用,所以一回來就想要利用丹藥稱霸放逐之域。而如今呢?本尊的冰侄女顯然要比你強,本尊吃下了她煉製的魔神丹,要破你煉製的神獸附體丹,簡直是手到擒來。」長孫霸宇傲氣道

「廢話真多。」

龍驕陽冷哼一聲,火紅戰甲發出無盡火光,他化成一頭巨大的赤龍狂暴襲向長孫霸宇,與此同時龍驕陽的身體之中又一次冒出了寒龍古獸的巨大身軀。

赤龍是龍驕陽以炎帝太陽真訣演化而成,另外一條寒龍古獸則是神獸附體丹的作用,龍驕陽煉製的神獸附體丹,最強大的地方就是它被滅掉之後又可以復甦,並且可以在一個時辰之內處於最強狀態地。

二龍一出,氣勢驚天,讓城堡附近的戰鬥進入停歇,所有人的目光都在城堡上空,他們在關注龍驕陽與長孫霸宇的大戰,這一戰是決定誰能在放逐之域為尊的關鍵一戰。

「龍驕陽,本尊今日必斬你。」長孫霸宇先天魔氣狂涌,六翼魔翅飛斬龍驕陽。

「正魔道心——獨立於天地大道之外!」

龍驕陽施展秘術,開啟正魔道心的特殊之術,開始無視這放逐之域天地道則,龍驕陽以為自己可以破掉這裡壓制境界的道則,可是他並沒有能完全如願。放逐之域壓制修者實力的道則不可破。

當龍驕陽施展出獨立於天地大道之外的秘術,在他身體的附近,他才能真正無視這樣壓制道則,發揮出神獸附體丹真正的力量。

龍驕陽雙眼明亮堅毅,到了這個時候他不會後撤,他不退反進迎擊長孫霸宇。

長孫霸宇猙獰一笑,厲聲道「來得好,本尊送你上路!」

龍驕陽與長孫霸宇碰撞在一起,他們二人的域場在衝擊!

龍驕陽與長孫霸宇同時出手,發揮出了超過天級境的力量,龍驕陽所化的赤龍狂噴真陽道火,將長孫霸宇的全身點燃,長孫霸宇形成的巨魔法相一指打穿龍驕陽身上的火紅戰甲刺穿了他的腹部。

隨著龍驕陽俯衝而來的寒龍古獸強勢而臨,張口血盆大口一口咬住長孫霸宇三翼魔翅。

咔嚓!


長孫霸宇的翅膀斷掉,他痛苦長嘯,以先天魔氣斬向寒龍古獸。

寒龍古獸沒有能倖免的被一擊斬爆,可是當寒龍古獸被斬爆之時,另外一條寒龍古獸驚世駭俗的從地下鑽出,龍呤震天地咬向長孫霸宇。

「龍驕陽,你去死!」長孫霸宇發狂,不顧身下寒龍古獸的襲擊,全力斬殺向龍驕陽。

被巨魔法相洞穿腹部的龍驕陽,被長孫霸宇一擊打成了碎片。只是長孫霸宇完全開心不起來,因為他斬殺的是龍驕陽的一道分身,他看見破碎的龍驕陽,在可惡的重聚肉身碎片。

錚!

一道劍光浮現,毀滅虛空超越音波,這上面還依附著雷霆!

鏗鏘!

劍氣毫無花俏的斬在長孫霸宇的身上,他身上的寶甲再一次護主,只是這一次它在開裂,一道血線從長孫霸宇的肩膀處顯露。長孫霸宇的肉身差點被斬掉,他體內的奇經八脈被割斷,這一刻他失去了戰鬥力。

「不可能……怎麼會如此……本尊魔血入體……怎麼還會敗?」長孫霸宇衰落墜下,一臉的失魂落魄,無法接受這樣的結局。

龍驕陽聳立虛空,手持一片銀光閃閃的龍之逆鱗,這是龍驕陽可以破掉長孫霸宇寶甲的秘密,他動用了寒龍古獸的逆鱗,這中逆鱗比神兵利器還要霸道,可以破萬器。

「滾出放逐之域!」

龍驕陽的二道分身並肩而立,俯瞰蛟龍一族,鬼族,魔族的人霸氣十足低吼。

長孫霸宇都敗了,誰還敢繼續停留,三族人馬狼狽逃竄。

「域主萬歲,域主萬歲……」劫後餘生的龍家子弟,直接跪拜的喊道。

龍驕陽子弟這一帶頭,石皇在世之時招募的護衛們也跟隨跪下,不死葯池,乾坤鼎,葉庭雲等人都跟著跪下。

郄玉希很沒有眼力見,傻傻的對二皇子李明說了一句道「二皇子,大家都跪拜了,我們是不是也跪拜一下?」

二皇子李明臉綠的瞪了郄玉希一眼道「郄玉希參將,你要記住自己是天龍軍的參將,並非龍驕陽的私人軍隊的頭目,他在這裡做域主,算是脫離了天龍軍,他以後不再是天龍軍的大將軍了。」

郄玉希訕訕點頭,他回過神來恨不得給自己一巴掌,他這一個問題真是太欠妥當。二皇子可是皇族,怎麼能去給大將軍下跪?

天玄老者自然不願意跪拜龍驕陽,可是他無法擺脫不死葯池的控制,只能在痛苦的跪在地上痙攣打滾。

龍驕陽沒有膽怯與退縮,他的主身出現將二道分身收入體內,對眾人說道「我本無心爭霸一域,可是九玄大陸的巨變,讓我不得不如此。我要做域主,是要統一放逐之域的各大勢力,可以在以後好好保護家園,讓外界的敵人無法隨意殺戮我們,我無法保證讓你們在巨變的世間活著,但是我會付出一切努力,保護你們的安危。」

「域主萬歲,域主萬歲……」眾人興奮高喊,聲震九霄。

錚!

在眾人高喊震天之時,在月光下閃爍無盡寒光槍尖,無聲無息的從虛空中爆發,刺向龍驕陽的后心。這一槍太突然,龍驕陽真是沒有感應到,還好他的火紅戰甲及時反應,替他阻攔下這絕殺的一槍大部分的力量。 虛空槍決,龍驕陽在遇襲之後,立刻確定了敵人所施展的刺殺秘術。龍驕陽施展時空域門之術,強勁衝擊過去。

吳狄手持長槍厲聲喊道「龍驕陽已經落入圈套之中,大家一起動手,將他亂刃分屍!」

隨著吳狄的吶喊聲,天空中飛落下一條一條不仔細去看,無法看清楚的蠶絲。這蠶絲形成一張巨大的,將龍驕陽給罩入其中。

這蠶絲散發玄妙的光澤,在迅速捆綁龍驕陽。

龍驕陽身上火紅戰甲的火焰直接被其穿透,無法防禦它。

「這是天蠶水火不侵!龍驕陽你的野心太大也太霸道這裡容不得你,我們會送你去地獄。」一個中年強者冷酷說道

「多說無益,快點將其斬殺以絕後患!」一個白須子老道手持拂塵,衝擊向被天蠶困住的龍驕陽,要以拂塵隔著天蠶襲擊龍驕陽。

「虛靈大師,讓我來,我手中的金眼蛇毒。這可是能毒死聖級境修者的致命存在,龍驕陽以可怕的毒物來威脅我們離開放逐之域,如今我要讓他死在劇毒之下。」一個帶著獅虎鐵面具,聲音尖銳如破鼓的老者,取出一件黑鐵罐狀物體,一臉邪氣道

白須老道立刻停下身子,有些防備的看向帶著獅虎鐵面具的老者,「金眼蛇可是毒物中排名前五的存在,這一次要不是為了對付龍驕陽,鐵面老者你怕是不會拿出來,而是準備要對付我們這幾人的其中一個吧?」

「嘖嘖,虛靈大師說笑了。我怎麼可能對諸位友好的道友出手呢?這種毒物,我是專門替龍驕陽這種自大的以為可以統一放逐之域的野心家準備的。」鐵面老者話語機鋒,有著極深的弦外之音。

吳狄,虛靈大師等人都明白了鐵面老者的意思,誰想要一統放逐之域,他就會毒死誰。

龍驕陽在天蠶中非常的平靜,他是一個煉丹師對天蠶絲非常了解。這是一種水火不侵的蠶絲,越是掙扎越是捆綁的快。它突破火紅戰甲捆綁了龍驕陽,不過龍驕陽並沒有被其制服,因為龍驕陽此刻處於獨立於天地大道之外的狀態中,這天蠶的道則對他不起作用。

龍驕陽選擇按兵不動,是想要試著將這極其稀有的天蠶收為己用,他暗中施展化神訣,意圖找出天蠶煉寶之人的印記,而後將上面的印記抹除換成自己的。

這一個過程很順利,只是煉製天蠶之人所留的印記非常強大,在放逐之域這種壓製法寶力量的地方,龍驕陽都無法輕易將其抹除,他只能假裝被困而繼續謀奪天蠶。

天蠶到了放逐之域內,已經無法用法則來催動,要不然虛靈大師,鐵面老者等人也無需設伏聯手催動天蠶來捆綁龍驕陽。

當聽到鐵面老者要用金眼蛇毒來對付自己,龍驕陽也沒有任何心慌,出關之時他就吃過破毒丹,而今他體內的解毒藥性極強,除非是死神樹這樣的東西,要不然任何毒物都無法奈何龍驕陽。

鐵面老者將黑色罐子打開,一股毒氣蔓延開來,直接將周圍的數根樹木迅速凋零死亡。

虛靈大師,吳狄等人面色微變的後撤三十米,他們可不想被這種毒物波及,而且他們也並非完全信任鐵面老者,害怕這傢伙在毒龍驕陽之時,順便散落幾滴到他們的身上。

「龍驕陽,你被譽為年輕一代最強的煉丹師,如今你有本事解除金眼蛇毒嗎?」鐵面長老邪笑道

「有種你們將天蠶拿開,看我能不能破掉金眼蛇毒。」龍驕陽裝作大怒道

「嘖嘖,這怎麼可能呢?我要好好欣賞一位絕頂天才七竅流血的死在我面前,這樣的場景是最有意思的。」鐵面長老邪笑連連的將黑色罐子投擲向龍驕陽。

十滴金黑色的金眼毒蛇的血液,滴落在龍驕陽的身上。

龍驕陽頓感陰冷之極的毒素沖入體內,開始讓他的五臟六腑中毒,接著發生劇痛。破毒丹可以幫助龍驕陽消滅毒素,可是這一個中毒的過程卻無法避免。

龍驕陽慘叫一聲,倒在了地上,他的七竅湧出了黑色的毒血,身體也開始抽搐,這是明顯的中毒癥狀。

鐵面長老邪魅問道「龍驕陽,中毒的滋味如何?」

吳狄在遠方舉槍低吼道「屠軍師兄,你看見了嗎?我替你報仇了,龍驕陽要死了!」

「一個煉丹師妄想統治一域,真是老壽星上吊嫌命長。」一個矮胖的中年人,附庸風雅的搖晃著一把竹扇冷笑道

「他的確有這一個資格,你們也看見了他與魔族強者的爭鋒,如果不是靠天蠶偷襲得手,我們沒有勝算。」一頭光頭之上,綉著一條飛龍的壯漢,說了一句公道話。

「鐵飛龍,這裡可是殺戮無情的放逐之域,只要能殺死敵人還管動用了什麼手段?」虛靈大師摸著山羊鬍冷笑道

矮胖中年人看了眼『毒發身亡』已經沒有了氣息的龍驕陽,他笑道「龍驕陽已死,天丹殿的一群廢物也翻不起什麼風浪了,我可以收回天蠶了。」

「天胖道友,不知道你們邪靈門,還有沒有天蠶,我願意出高價購買一件。」虛靈大師眼熱的問道

矮胖中年人鄙視得看了虛靈大師一眼道「虛靈老道,你覺得我可能會賣這等絕世法寶給隨時可能變成敵人的勢力嗎?」

虛靈大師不爽的冷哼了一聲,吳狄等人也眼熱天蠶,不過他們見虛靈大師碰了一鼻子的灰,沒有了向天胖道人打聽的心思。

「怎麼回事?天蠶怎麼不聽口訣命令了?」天胖道人掐指數次,發現無法將天蠶收回,他有些奇怪的喃喃幾句,快步向天蠶靠近。

「鐵面老者,你是不是動了什麼手腳,怎麼本道無法感應到天蠶,無法將它收回了?」天胖道人用無比懷疑的眼神看向鐵面老者。

吳狄,虛靈大師,鐵飛龍幾人的眼睛都是一亮,看著天蠶眼中閃爍別樣的光澤。

鐵面老者定睛看著天胖道人道「天胖道友,你真的確定無法與天蠶感應了嗎?」

天胖道人本要肯定的回應,可是他馬上發覺鐵面老者的眼光閃爍,吳狄等人都在靠近,他們看天蠶的眼神異常火熱,天胖道人頓時心焦的低吼道「諸位道友,天蠶可是我們邪靈門的秘寶,你們即便搶去,怕是也無法安穩使用!」

「這要試一試才知道吧。」虛靈大師忍不住動手了,他在快速接近。吳狄,鐵飛龍不甘失去機會,也在施展秘術極速靠近,而鐵面老者已經一手抓向了近在咫尺的天蠶。 矮胖的天胖道人,震怒的一掌劈向鐵面老者,他拿出邪靈門的秘寶來對付龍驕陽,如今剛殺死龍驕陽,他們就想要搶奪自己的法寶,這真是不可饒恕。

鐵面老者早已經料到天胖道人會發怒,他早有準備的將左手攤開,這上面有一個黑色的罐子。

天胖道人被嚇得強行終止攻擊,因為先前龍驕陽就是被這種罐子裝著的金眼蛇毒給殺死的。

吳狄以虛空槍決之術,快速趕到了這裡,他欲在鐵面老者之前奪取天蠶,鐵面老者敏銳的將手中的黑色罐子投擲向了吳狄所在的方位,嚇得吳狄收回手退避開。

「好一場,狗咬狗的好戲。」龍驕陽在裝死的過程中,完成了對天蠶最後的控制,他催動天蠶如打漁的老翁一般,手法精準的將所有人在裡面。

互相戒備與爭奪的吳狄,鐵面老者,天胖道人,鐵飛龍,虛靈大師被一打盡。

吳狄反應極快,施展虛空槍決要將未曾完全形成的天蠶絲打爆,可惜他這樣的攻擊,卻只是加速了天蠶絲的結速度,他很快與鐵面老者等人被捆綁在了一起。

鐵面老者無比震驚道「怎麼可能,你竟然沒有被金眼蛇毒給毒死?」

龍驕陽拍了拍身上的污泥,自信一笑道「我是煉丹師,豈會怕毒?到是你們,在這天蠶之內不知道能不能躲避毒物的沾染?」

鐵面長老嚇的顫聲道「龍驕陽道友,我願意尊你為域主,您大人不計小人過,放過我吧。」

乾坤鼎,不死葯池,金烏鳥,楚玲兒等人在這時候,從陰暗處出來,將這裡團團包圍。

不死葯池冷哼道「你想要毒死我家少主,少主放過你,我也不會放過你!」

頓了頓,不死葯池面向龍驕陽道「少主,請你允許我用傀儡神蟲來控制他們,這樣他們就不敢不聽話了。他們所統領的人馬,自然也只有跟著臣服下來。」

龍驕陽搖了搖頭道「我說過,順我者昌逆我者亡!這幾人所代表的勢力,不可留在放逐之域,你們馬上帶人去平掉他們在放逐之域的勢力。」


不死葯池一怔,沒有想到龍驕陽如此果決,真的要大開殺戒。

龍嘯天沉聲道「驕陽,我們與魔族,鬼族,蛟龍一族一戰,已經損失慘重,現在不易繼續征戰。」

龍驕陽從乾坤戒之中取出一個大葫蘆道「這是我閉關三日煉製出的二千五百顆戰鬥丹藥,吃下這些戰鬥丹藥,在放逐之域無人能阻攔你們。」

眾人一陣獃滯,三天時間煉製二千五百顆戰鬥丹藥,這樣的速度也太駭人聽聞了!

因為受傷嚴重而被俘虜的長孫霸宇質疑道「龍驕陽,你別弄虛作假。三天時間怎能可能煉製出二千多顆戰鬥丹藥?我家的冰侄女三天時間也只能煉製出五百多顆戰鬥丹藥而已。」

「你這老魔不是廢話嗎?你們家侄女能跟龍驕陽道友比嗎?這就好像星星與月亮的差距。」空虛和尚雖然如今容顏蒼老,可是他一張犀利毒嘴卻沒有變過。

「哼,在煉丹術之上,沒有人能勝過我家冰侄女!」長孫霸宇不服氣的辯駁道

龍驕陽阻止空虛和尚與長孫霸宇爭執,他將大葫蘆交給空虛和尚道「不要做無畏的爭吵,將丹藥發給活著的人,今夜過後我要放逐之域再無兇惡之徒橫行無忌!」

「好,本僧全力支持你。可是龍驕陽道友,你有沒有給我煉製玄火破靈丹?本僧現在的狀態,無法幫助你對付敵人啊。」空虛和尚舔著臉問道

「石皇已經不再,我可不希望你也出事,這一顆玄火破靈丹給你,你最好留在到隕落之界用,在這裡的效果會差很多。」龍驕陽拿出一顆有著四種火焰之色的丹藥動情道

空虛和尚老邁的手臂,突然生出巨大的活力,他一把搶過玄火破靈丹,帶著哭泣之音道「阿彌陀佛,馬勒戈壁……本僧終於要擺脫佛戒的干擾了。」

短暫興奮了,空虛和尚開始給將要參與滅各大勢力之戰的人們發戰鬥丹藥。

虛靈大師神色慌張道「龍驕陽,你不要亂來,你可知道我的身後代表著什麼勢力?」




lixiangguo

陸清瞳:……

Previous article

水墨冷然一甩衣袖,傾城絕色的面容上滿是冰冷無情。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