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金蓮也是變大了幾分,撐開了花瓣,熠熠生輝,純凈,莊嚴,神秘,讓人有一種膜拜的感覺。

而菩提樹則是紮根在蓮葉上,迎風搖曳,生機盎然。

雷霆巨獸吞噬了十幾道幽魂之後,便盤踞在識海上空,開始煉化。

這些幽魂可是大補之物,若是宇文天自己能夠煉化一道,神識立馬會提升到媲美化神境武者,只是,這不大可能,因為他無法承受一道幽魂的恐怖威壓。

若是雷霆巨獸將之煉化,可以增強自身的實力,也提高了宇文天識海防禦能力。

當然,還會反饋給宇文天一些魂力,完善自身的靈魂,擴大神識。只是,這需要時間。

混沌之氣遍足識海之後,便回到金蓮之上,纏繞在蓮心之處,漸漸隱匿其中。

三個時辰后,宇文天的識海平靜下來,而宇文天的身體上的異象也逐漸消失。一炷香之後,一切恢復正常。

只是此時,小朱卻是虛弱不堪,連毛髮的顏色都變淺了。

失去一滴本命精血,它的生機損失大半,壽命大減,能力也降低了幾分。

他彷彿是一朵即將凋零的花,經不起輕風的撫摸。

宇文天睜開了眼睛,一切都像是做夢一般,他彷彿看到自己死去了,他看到了十幾道幽魂侵入識海,他看到了雷霆巨獸的抗擊,後來,他便陷入了昏迷,什麼都不記得了。

宇文天坐起身來,首先是檢查了一番自己的身體,卻發現真元都恢復了,而且還增強了不少,更重要的是,自己的神識變化最大,他不知道怎樣去描述。這已經不是用覆蓋範圍來衡量了。

不過,當他看到虛弱不堪的小朱是,他面色大變。

「小朱,你怎麼了!」宇文天快速扶起趴在地上的小朱,將之抱在懷裡,神識掃過其全身內外,發現小朱的生機流逝了將近一半,他駭然變色。

「這是怎麼回事?誰幹的?」宇文天怒氣橫生,若是知道是誰擊傷了小朱,他發誓要將那人大卸八塊。

「咿……」小朱實在是太虛弱了,根本無法說話,連手都動不了。

小金在一旁也是急躁不安,一會兒指著小朱,一會兒又指著宇文天自己,這讓他感覺莫名其妙的,不知所以。

宇文天將自己的真元輸入小朱體內,喂它吃下一塊萬年血芝,補充了一些生機。

「你放心,我馬上煉製返神丹,只要你服下了返神丹,保證恢復到比之前還要好的狀態!」宇文天情緒波動很大,看著小朱此時的情況,他心痛不已。

小心翼翼地將小朱放在地上,宇文天便立刻拿出了天靈鼎,又拿出了青雲芝和兩枚魂靈果,同時,又備足了一些其它的輔助藥材,便開始著手煉製返神丹。

返神丹是特殊的丹藥,說是靈丹也不為過,它可以補充傷者數千年的壽命,還可以強大其靈魂,起死回生。

宇文天了將九幽紫炎蓮打入鼎中,開始溫熱,他的動作很小心,很仔細,生怕有一點點不妥。

接著,他便將輔助藥材投入鼎中,開始煉化提純,每一個動作都是純熟無比,且沒有一點瑕疵。

他彷彿是進入了三昧之境,心無旁騖,一心沉浸在煉丹之中。

畢竟,他只有一株青雲芝,若是浪費了,那損失就大了。只有進入三昧狀態,才能保證成丹率和丹藥的品質。

宇文天將主藥材和輔助藥材分開煉化提純,這是必要的工序,這樣可以確保丹藥的品質。

一切都有條不紊的進行著,煉製返神丹需要時間,可能是幾個時辰,也可能是幾天,這全憑機緣,並不受實力控制。

一天過去了,宇文天的真元損耗不小,神識也耗費了大半,不過還好,返神丹煉製成功了。

兩枚青色的丹丸沉在天靈鼎底部,泛著金光,散發出來的氣息,聞著讓人精神倍增。

上面有著深刻的丹紋,渾然天成,玄妙無比。

宇文天不知道這是什麼等階的丹藥,畢竟,這不會是普通的丹藥,用天地玄黃來劃分。不過,他可以肯定,這至少是地階下品。

一鼎成兩枚,這已經是出人意料的事情了,一般情況下,返神丹只會成丹一枚,沒有成丹兩枚的記載。

這可能是宇文天的藥材充足,並且煉丹的手法和狀態都處於頂級的緣故。

「來!小朱,將它服下!」宇文天取出一枚返神丹,喂小朱服下后,便再次將真元輸入其體內,助其煉化吸收。

果然是靈丹妙藥,不到一盞茶時間,丹藥便發揮功效了。一層綠色的光芒將小朱包裹起來,漸漸地變成了一個綠色的光繭。

那種生命的氣息如海潮一般涌動,透出無限的生機,宇文天此時卻如醍醐灌頂,茅塞頓開。剎那間的頓悟,讓他的生命的領悟再上一層,他的生之意境便有了一成的火候,已經初窺門徑。


宇文天抓住機會,進入三昧的狀態,靜心感悟這種生之大道,連丹鼎和剩餘的返神丹都忘記收了。

胚芽的萌發,嫩芽破土,迎著陽光茁壯成長,歷經風雨寒霜,它依然挺立,最後變成參天大樹。

這是生命的歷程,這是生命之道。

化蛹,破繭成蝶,展翅飛翔,這也是生命之道。

一場大火,焚燒了整片森林,將之化為干灰,一場春雨的洗刷,枯木的根部,又長出了幼小的嫩芽,接受這雨澤的洗禮,在這塊被烈火璀璨過的土地上,它是唯一的生命。

這也是生命之道!

樹木的枯榮,蝴蝶產蛹,都是生命的延續,生生不息,這便是生命之道!

生命之道和死亡之道是相輔相成的,有生命的地方,就有死亡的追隨。

譬如小朱,正因為其生機的流逝,生命邁向終點,才會在服用了返神丹后,接受生命的奚落,化繭重生。

宇文天對生之意境體會的不多,但是卻是遇到最多的天地之道。他看到的每一株草,每一棵樹,每一條蟲,每一隻獸,每一個人都是生命之道。

但是,就是因為它無處不在,無處不有,所以便更加難以領悟。

宇文天識海中的菩提樹的生機是最為濃郁的,它是生命之道的最佳模板,它濃郁的生機,似乎可以減少生命的流逝。

宇文天入三昧之境,身上也是散發出了菩提樹的生命氣息,這是一種非常玄奧的狀態。

就這樣,一直持續了三天,包裹著小朱的綠色光繭慢慢消失了,漸漸露出了其身形。


小金看到小朱出現,高興地大叫起來,這便讓三昧之境中的宇文天醒了過來。

看到小朱的身體以後,宇文天深深地呼吸一口,便放下心來。

此時的小朱,不但恢復了生機,而且還提高了不少,此時它全身的毛髮都帶有淡淡的金色,氣血非常的旺盛,而且,宇文天還感受到了一種媲美化真境武者的強大氣息。

很明顯,它應該是晉級了。

破而後立,這便是小朱的機緣。

這小傢伙這數月來除了會說話以外,沒有多大變化,這倒讓宇文天有點不知所措。

如今看到它的提升,宇文天自然是高興了。

小朱漸漸睜開了眼睛,瞳孔呈金色,金光閃爍,一息之後,便恢復正常。

「小朱,你終於醒了!感覺怎麼樣?」宇文天看著小傢伙,激動地問道。

「我好了嗎?」小朱的神情疑惑,它仔細感受了一下自己的身體,隨即大喜,立刻跳了起來,在地上翻著跟斗,嘴裡大喊著:「本大爺終於提升了!本大爺終於提升了!本大爺要去泡一大堆妞,生一堆娃兒!」

本來看到小朱歡喜的樣子,宇文天心裡也是暗自高興,只是,小傢伙的後面一句話,讓宇文天生出了滿頭黑線。

這到底是誰教的?

小朱的傳承記憶中難道就這些內容?

宇文天不禁懷疑起小朱的老爹到底是個什麼樣的神獸,簡直是一個花花公子。

小朱歡騰一番之後,才記起了宇文天,便一下子跳了過來,直接竄上他的肩頭,然後便在小金震驚的神色中,在宇文天的臉上留下了一個口水印。

宇文天無奈苦笑,心裡卻是感動不已,看著小朱的歡喜樣子,他有一種滿足感。

「小朱,到底是誰傷了你,告訴我,我一定要將他大卸八塊!」宇文天的臉色嚴肅起來,小朱是他最親近的親人之一,他不允許被別人傷害。


「沒有人!」小朱依舊是一副嘻哈的笑臉,道。

「沒有人?那到底是怎麼回事?」宇文天不禁疑惑起來,問道。

小朱便將宇文天的情況給說了出來,宇文天聽后,震驚不已,他實在無法相信自己會殺戮成魔,當然,最讓他揪心的是小朱竟然那本命精血救治自己,這讓他內心難以平靜。

「小朱,你以後千萬不能這樣,失去了本命精血,會死的!」宇文天將小朱抱在懷中,摸著毛茸茸的腦袋,關切地勸道,「我不想你有事,知道嗎?」

!! 「沒事的,反正我還活著!我是你弟弟嘛,救你是應該的!」小朱一副浪蕩樣,嫩聲嫩氣地道,「我老爹說了,做人要講義氣!」

宇文天不禁莞爾,輕輕的撫摸著小朱,感動不已。

隨即,他想到了什麼,便走出了大殿,看著殿外堆積如山的魂獸屍體,內心震驚的無以復加。

太恐怖了!

這真是自己所為嗎?

我怎麼會這樣?

我有這樣的實力嗎?

看著眼前的屍山,感受著那裡還隱隱存在這的殺戮氣息,宇文天怎麼也不會相信這還是自己所為。

這裡隨便一隻魂獸,都不是之前的自己可以對抗的。

但是,他相信小朱不會說假話,可能真的是自己成魔了,因為自己就有過這種情況。

之前在懸空崖對抗獸潮時,自己便有一陣時間的心神失守,嗜殺,雖未成魔,卻也是迷失了自己,處於一種相當強大的恐怖狀態。

看來自己的情況還是比較麻煩啊,自以為心智已經非常堅定了,可是在那種特殊情況下,還是無法控制心神。

既然已經發生,便不能再糾結於此了,反正這些魂獸是敵非友,遲早會帶給自己很大的麻煩。若是自己的實力無法與之對抗,恐怕要一直逗留在大殿之中了。

不過,這裡許多的魂獸妖核,是提升神識的寶物,不能浪費了。

宇文天招呼了小朱和小金,幫自己將所有的魂獸妖核收集起來,數千枚的妖核,花費了不少時間。

「以後便有了許多的資源,即便是沒有提升神識的靈草,我也可以用這些妖核來強化神魂!」


宇文天暗自慶幸,自從遇到小朱之後,自己基本上在危急時刻都能逢凶化吉。

這一趟古城之行,他遇到了很多危險,受傷不輕,可是現在的他實力卻更加強大了。

此時的宇文天,赫然是蛻凡九重天之境,吸收了魂靈果,更重要的是吸收了一點神獸本命精血,他想不提升都難。

神獸的本名精血,蘊含的能量不是一時半會就可以體會到的,這會在宇文天的人生中,起到不可磨滅的作用。

而雷霆巨獸吞噬的那些幽魂的力量,以後會反饋給宇文天,那時候,他的實力便會再上一層樓。

「宇文天,我感應到那股召喚的力量就在大殿深處!」小朱收起了自己嬉鬧的表情,有點嚴肅地說道。


「哦?」宇文天臉色微凝,道:「走,進去看看!」

對於這個巨大的宮殿,宇文天還是十分謹慎,畢竟,攻擊自己那十幾道幽魂,應該是來自大殿深處。

他之前用神識探查過那裡,卻沒有任何結果,神識似乎遇到一張無形的牆壁一般,被彈了回來。

這是一處極為神秘的地方,行事必須小心才行。

走進大殿,向著深處走去,一根根巨大的石柱呈現在眼前,壯觀之極,那種久遠的氣息,讓宇文天不得不嘆為觀止。

光線漸漸變暗了,似乎已經進入了另一個空間,眼前的場景突然間變了。宇文天神識釋放,感受不到來路,神念被彈了回來。




lixiangguo

見了龍江進來,不少同學和他打着招呼,也有些同學看了面目陰沉的李大少一眼,並沒敢和龍江說話。

Previous article

「什麼路程遠?我看她就是狐媚心思又犯了!這給賤人給人做妾做慣了的,就想賴在這裡,好讓三叔能多看她幾眼!好將她娶回去當寵妾!」李月梅一聽,居然是花琪壞了她的好事,自然是不會好言相對。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