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金光聖主的話語中透露著一股不服,金光聖地是自己的地盤,你區區一個聖君,如何敢如此居高臨下地質問本座?

莫非你以為,自己是當初的大風聖君嗎?

就算是大風聖君,也被自己給弄死了,更何況是你!

「冥龍聖使此來,是帶著朕的聖旨前來。」

「朕現在就站在這裡問你一句,你金光聖地可願臣服於朕,入殿稱臣?」

六道聖君背負著雙手,看向下方金光聖主淡淡問道。

「臣服於你,憑什麼?」

「本座明白告訴你,金光聖地由我做主。就算是當初的大風聖君,也沒有這個資格讓本座臣服!」

六道聖君這話好似碰到了對方的逆鱗。金光聖主猙獰地抬頭看著六道聖君,怒道。

「哼,不識抬舉!」

「既然爾等不願臣服,金光聖地從此就除名了!」

六道聖君臉色一冷,伸出一隻右手掌朝著下方金光聖主等人所在那巨大的浮島壓去。

六道聖君的手掌一瞬間放大了億萬倍,好似一隻遮天巨掌壓下,要將整座浮島和島上所有和尚全部壓死。

「所有功德入我身!」

「通天法指!」

金光聖主臉色一沉,朝著下方功德海大喝一聲,然後就是伸出一根手指指天。

下方無數功德飛來,迅速灌入金光聖主體內。

這一刻的金光聖主,身上釋放出來的光芒甚至比天上的太陽還要耀眼無比。

一根巨大的指罡被金光聖主用自己所有的功德和力量凝聚出來,戳向上方壓下來的巨掌。

「轟隆隆!」

~~~

~~~~~~

~~~~~~~~~

伴隨著巨掌和指罡的一聲碰撞,整個金光聖地都在劇烈顫抖起來。

文琴太子抓著石柱急忙快速後退,避開雙方轟擊之後爆發出來的餘力。

「不~~~~~~~~~~~~」

「我願意臣服!」

「我願意臣服!」

「我不做和尚了,聖君,我願意臣服您!」

「不要,不要壓死我,不要啊!」



巨島上,許多和尚看著聖主凝聚出來的指罡被碾壓之後,都是神色一變,急忙大聲求饒起來。

只可惜,這群和尚明白的太遲了。

六道聖君的巨掌已經壓下,朝著巨島和島上包括金光聖主在內的所有和尚一起壓去。

一掌過後,金光聖地和金光聖主全都沒了,全都被六道聖君的一掌滅的渣都不剩。

下方功德海,更是被那巨掌一瞬間拍散了。

「我們走!」

「是,聖君。」

六道聖君只留下一個巨掌印,然後就騎著黑龍回去了。

「嘶~~~」

「好厲害的六道聖君!」

「六道聖君?我看是魔君才對!」

「魔君六道實在是太狠了,居然將整個金光聖地一掌給滅了!」

「這就是一言不合,就殺光光的節奏嗎?」

文琴太子和石柱二人站在天上,看著下方的巨掌印,沉默了好久。 幽泉聖朝。

「昂」

一聲龍吟從西南傳來,然後在此眾人就看到六道聖君將冥龍聖使帶了回來。

「見過黑蓮聖主!」

黑龍搖身一晃變成了冥龍聖使模樣,看向黑蓮聖主恭敬一禮。

「冥龍聖使不必客氣!」

黑蓮聖主微微點頭,算是還禮。

然後,冥龍聖使恭敬站在六道聖君之後。

過了一會之後,六道聖君的另一道分身將地獄聖使帶了回來。

地獄聖使騎著一隻白虎而來,身後跟著勾魂使者和百萬魔兵。

「見過黑蓮聖主!」

「參見黑蓮聖主!」

地獄聖使微微一禮,身後勾魂使者風悲烈和一群魔兵魔將都是恭敬喝道。

「免禮!」黑蓮聖主微微點頭,看向地獄聖使說道。

「聖君,人已經到齊了,咱們下一步?」

黑蓮聖主踏步走上前來,看向六道聖君問道。

六大聖使、一群魔將都是看了過來。

親愛的鯨 「諸位愛卿和將士們剛到人間界不久,自身魔氣還未鞏固,需要一番廝殺恢復元氣。」

「朕意已決,決定帶領眾愛卿和朕的大軍,一起前往中洲,與中洲群雄一爭天下!」

六道聖君看向場中所有人沉聲喝道。

「遵旨!」

黑蓮聖主等人都是恭敬領旨。

地獄聖使和風悲烈等人雖然心中有些疑惑,但還是跟隨六道聖君一起離開,準備前往大聖天境。

不久之後,那座宮殿和輪迴通道都被六道聖君收了起來。

黑蓮聖主再度分出一朵黑蓮,將地獄聖使手下所有人全都帶走。

然後,六道聖君就帶著六位聖使和黑蓮聖主一起離開了這兒。

此地沒有了幽泉和魔氣,百年之後很快又會恢復過來。

————

文琴太子和石柱二人從金光聖地回來之後,就遇上了回來的寧龍臣、白憐花、周拜天、姜天域等人。

石柱還從寧龍臣等人口中,聽到了兩件驚天動地地大事。

「你是說,那個地獄聖使將整個萬獸聖朝都給滅了,白夜聖君連同他手下的十二位王臣,全部成了此人座下的坐騎?」

衝天殿內,石柱看向寧龍臣,有些不確定地問道。

「是。當時我和金牛王他們打得難分難解。地獄聖使就騎著白夜聖君所化的白虎飛了過來,將金牛王給帶走了。」寧龍臣臉色凝重道。

「嗯,還有呢?」石柱沉默了一會,繼續問道。

「這第二件事,就是幽泉聖朝忽然消失了,沒有人知道他們去了哪裡!」寧龍臣說道。

「消失了?那麼強大的的一個幽泉聖朝,怎麼會無緣無故消失了呢?」

一孕三寶:夫人別想逃 石柱有些不理解,甚至懷疑這是寧龍臣從哪裡聽來的謠言。

畢竟剛剛石柱就和文琴太子看到了魔君六道強勢的一面,如此強勢的魔君怎麼會將這大好的江山拱手讓人呢?

這其中,一定有什麼陰謀。

只不過這些,都隨著六道聖君和幽泉聖朝的消失暫時不得而知了。

「盟主,不好了,宋兄弟那邊遇到麻煩了!」

白驚仙忽然走了進來,一臉焦急地看向石柱說道。

「原來是白兄!」

「慢慢說,究竟發生了什麼?宋真子他們,不是去對付鎮東天王了嗎?」

石柱看向對方問道。

大人物的小萌妻 「是啊!本來一切都好好地,可是就在剛才,宋真子的手下忽然傳來消息,說宋真子他們遭到了埋伏,就等盟主您前去搭救了!」

「而且還說,去晚了可能就來不及了!」白驚仙急忙說道。

「在哪裡?」石柱問道。

「就在東海!」白驚仙說道。

「好,二弟,咱們這就走一趟!」石柱看向寧龍臣說道。

「是!」



東海之上,一處海域中,此時宋真子等人被一群蝦兵蟹將給圍困住了。

因為宋真子用天羅地網布置出了一個結界,所以外面的鎮東天王等人並沒有能夠闖進來。

外邊,鎮東天王此時站在一個中年男子面前,態度有些謙卑的跟著那人說這話。

中年男子身穿一件銀灰色的戰甲,頭頂上露出一對龍角,龍角猙獰衝天,一股上位者的氣勢自然地從中年男子身上散發出來。

「敖天大人,這次正是麻煩你們了!」鎮東天王看向中年男子說道。

「少給本王說這些廢話!我讓你查的事情,辦得怎麼樣了?」中年男子敖天一擺手,看向鎮東天王毫不客氣的質問道。

「還請大人多給我一些時日,此事太過艱巨,我手下的人已經儘力去找了,仍然沒有確切的消息。」

「不過您放心,我很快就會將少主找出來,送到您的面前!」鎮東天王看著對方說道。

「哼!」

「那群人又是怎麼回事,為何不讓我手下的蝦兵蟹將殺了他們?」

敖天看了宋真子等人一眼,然後看向鎮東天王問道。

「這群人,可能與少主的下落有關。在下建議將他們困在此地,目的就是要把他們背後的人一網打盡!如此一來,或可順藤摸瓜,將大人您想得到的消息查出來了!」

鎮東天王看了宋真子他們一眼,心中一動,順口說道。

「哦?這些人知道少主的消息?」

敖天臉色一沉,看向宋真子等人的雙目一寒。

「大人,還請您暫息雷霆之怒,尋找少主要緊啊!」

鎮東天王見火候掌握得差不多了,急忙看向敖天勸道。

「哼,就半個時辰!半個時辰若還沒有人來,我就讓他們動手了!」

敖天冷哼一聲,不再搭理鎮東天王。

「…………」

鎮東天王心中有些無語,若非自己有用得著此人的地方,只怕早就受不了他的臭脾氣,直接甩手走人了。

天羅地網之內。

「侄兒啊,咱們這次或許在劫難逃了!」

襄侯看了眼外邊鎮東天王一群人,嘆了口氣說道。

一旁,同樣被困在此的一群人也是臉上露出一絲苦澀,感覺時日無多了。

「叔叔放心,我早已經派人前去找盟主搭救了!只要再等上片刻,定會有人來救我們!」

宋真子看了看襄侯等人勸道。

「哎,公子,只怕咱們等不到那個時候了!」

其中一個屬下嘆了口氣,看向宋真子說道。

lixiangguo

他是在非常鬆懈的情況下,被大白鵝給擊倒的。

Previous article

舞依炫雙腳在空中奮力地抗爭,「鳳沐璃,這種事情你怎麼能隨便說出來呢?」臉臊的不行,「我不要臉的啊!」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