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醫生剛說完,黎芊芊就被推了出來,看著黎芊芊慘白的臉,李謹言一句話也不說,只是跟著回了病房。

夏羲和:「我要回去一趟。」

葉黎寒:「我和你去」

「嗯」

夏羲和回到了自己的別墅,正巧,葉羽也在,她走到葉羽身邊:「你怎麼在這兒?」

葉羽和夏羲和身後的葉黎寒對視了一眼,隨後說道:「我們可愛的十一妹妹又發狂了,我當然要回來,零七,你到底讓十一去幹嗎了?」

見葉羽直入主題,夏羲和也沒墨跡,直接將這一切都告訴了葉羽,葉羽直罵夏羲和蠢。

「你知道為什麼島主會把十一安排給你嗎?因為你很像十一的姐姐,十一從小沒了父母,一直以來都是姐姐和她相依為命,可是當初洪災,姐妹兩被迫去投靠親戚,可是在路上,十一親眼看見自己的姐姐被人輪,直到死,那天十一受刺激過大,發瘋一般把那些人全都殺了,鮮血淋漓。」

夏羲和看著床上躺著的那個瘦弱的女孩兒,沒想到她有這樣的身世:「後來呢?」

葉羽看了一眼十一,眼中有些不忍,畢竟,十一和他一起訓練那段日子,他沒那麼難捱。

「後來這一幕被老島主看見,就將她帶回了島上,從此,開始暗無天日的訓練,也虧是那次刺激,十一很快就成了一個頂尖的殺手,但是因為她的情緒難以掌控,知道你在島上訓練的時候,她無意中看見你,情緒有了一些改變,島主才將她放在你身邊,沒想到你居然讓她做這種事刺激他。」

夏羲和瞬間覺得自己好像幹什麼事情都不行:「是我疏忽了,我的錯。那以後…」

葉羽也是給夏羲和吃了一顆定心丸:「放心吧,她睡一覺就好了,但是,不到萬不得已,你不能讓她動手,否則還會是這樣。」

夏羲和記下了葉羽的所有叮囑,隨後問:「你怎麼會突然出現?」

葉羽也沒想這麼多,只是接到消息,十一出事,葉羽就立馬從櫻花島上趕過來:「我把十一當作親妹妹,親妹妹出事,難道我這個做哥哥的不應該在場嗎?」葉羽說完,眼神又向葉黎寒的方向飄過去。

「好了,島上還有很多事,我先回去了,零七,記住,十一可是島主的人,別讓她再受一點傷!」

夏羲和不耐煩地點頭:「知道了知道了,你要滾就滾,整天這麼忙,不知道的還以為你就是島主呢。」

葉羽走後,夏羲和後知後覺感覺到葉羽似乎對十一太上心了,如果他說的是真的,那他對十一的關心可是裝不出來的,突然,一個大膽的想法在夏羲和腦子裡迸發出來,剛一出來,夏羲和就有些慌亂,她甩了甩頭。

葉黎寒問她怎麼了,她只答沒事。

這個想法,她不能告訴任何人,看來,非得找一個機會去一趟櫻花島會一會島主了。

黎芊芊體質本來就不錯,再加上常年都這樣訓練,這點傷並沒有難倒她,很快,黎芊芊就已經醒過來:「李謹言…」

李謹言坐在李倩倩床邊根本捨不得入睡,這下看見黎芊芊已經醒過來了,他頓時開心的像一個傻子:「你醒啦」

黎芊芊點點頭:「說」

「說什麼?」

「說你喜歡我,要娶我」黎芊芊倒是也不嫌害臊,才醒過來,就提這件事:「說啊,你答應我的,救你,就娶我」

李謹言撇撇嘴:「我可沒有答應過你」

黎芊芊有些動怒,扯到傷口,疼得她直呲牙:「李謹言,你怎麼這樣?」

下一秒,李謹言直接彎下腰,在黎芊芊的唇上輕輕點了一下:「笨蛋,這種事,怎麼能讓你一個女孩子來做呢?你快點好起來,我就跟你求婚。」

黎芊芊一聽,立馬露出笑容:「好啊好啊」

兩人隨便聊了幾句之後,黎芊芊突然想到之前在廢棄大樓的時候他們說的話,她輕皺了一下眉頭:「李謹言,那個…」

「什麼?」

「你能不能不要怪羲和啊?」

李謹言有些納悶:「為什麼?如果不是她,你怎麼會變成現在這個模樣?這件事原本就是她找人做的,不怪她怪誰?」他是在不明白黎芊芊為什麼要原諒夏羲和。 黎芊芊:「不,就是因為她,我現在才能這樣幸福,可是他就不一樣了,她不能和相愛的人在一起,不能選擇自己接下來的人生,她其實真的只是想要我們倆好好的罷了。」李謹言聽黎芊芊話中有話:「什麼叫她不能和心愛的人在一起,不能選擇自己的人生?我看她現在可是過的很瀟洒,而且她現在和葉黎寒也在一起的啊。」黎芊芊輕嘆一聲:「你還記不記得十一說過,她已經是島主的未婚妻了?」李謹言這才想起來:「好像是有這麼一回事,這到底怎麼回事?」黎芊芊想,現在兩人既然已經決定在一起了,索性就將所有的事情都告訴了李謹言:「櫻井家和櫻花島是兩股力量,但是這兩股勢力互相牽制,唯一不一樣的是,櫻花島沒了櫻井家沒有什麼影響,而櫻井家沒了櫻花島卻是會一直衰敗下去。」「這和夏羲和有什麼關係?」黎芊芊接著說:「瘦死的駱駝比馬大,櫻井家就算衰敗,但還是一個很龐大的家族,櫻花島也是想將這股勢力歸為己有,所以,櫻井家想要不敗,櫻花島想要如願,那就只有聯姻!」「可櫻井家不缺女孩兒吧。」「可櫻井家缺一個極好的殺手!」李謹言一聽,臉頓時綠了:「你是說,羲和現在是一個殺手?」「櫻花島易進難出,很多人進去少則四五年,多則幾十年,老死在裡面的不計其數,就連我,也是在裡面待了八年之久,但是,十幾年來,出現過兩個天才,一個是櫻花島現島主,還有一個就是羲和,他們兩人都是只用了短短兩年就從裡面出來,所以,羲和是最好的人選。」黎芊芊頓了頓,輕嘆一聲:「可惜,要是兩年前,葉黎寒去將羲和帶回來沒也許就不會這樣了,櫻井家給過羲和選擇,可是,羲和回來的時候,不僅父親死了,就連心愛的人也拋棄她了,極度悲傷的時候,羲和做出了這樣的決定也是情有可原,只可惜這是一條不歸路,羲和選了這條路,就再也沒有回頭路了。」李謹言聽著黎芊芊陳述著這件事,心中也有些惋惜:「難道沒有辦法了嗎?」畢竟,葉黎寒和夏羲和這一對,可是所有人都看好的,兩人感情也是極深,實在是不忍心。「有,島主自己放手,或者,島主死。」黎芊芊說的清白明了,可李謹言也明白,這條路,怕不是這麼容易就能做到的吧。「哎,不說這個了,你好好養傷,想吃什麼和我說。」黎芊芊一聽,馬上又笑起來,指使著李謹言做這做那的。這件事算是有一個終結了,葉黎寒抱著夏羲和站在陽台上,夏羲和一句話也不說,葉黎寒開口打破了寧靜。「羲和,十一說的,是真的嗎?」葉黎寒問出這句話之後,明顯感覺到懷中的人一愣,隨後顫抖著,他知道,她在忍。隨後,葉黎寒將夏羲和緊緊抱著。「是真的,十一說的…是真的,我已經是島主的未婚妻了。」夏羲和深吸一口氣,恢復了平靜,轉過身看著葉黎寒:「這就是我不敢回答你的原因,等這件事情結束,我就必須回去…」葉黎寒皺著眉頭:「為什麼?」「沒有為什麼,葉黎寒,其實自始至終我回來,就沒有因為你,我只是想調查父母的死因而已,至於我們…」夏羲和深吸一口氣:「以後就這樣吧。」天知道夏羲和說出這句話的時候心有多痛,可葉黎寒卻偏偏不依不饒:「不可能,夏羲和,你這一輩子只能是我的!那件事,我們一起面對。」夏羲和此時心中也是十分糾結,這件事並不是她能掌握的,聽葉黎寒這樣說,夏羲和只能含糊地回答一句:「等事情先水落石出再說這件事吧。」十一醒過來之後,看見夏羲和正坐在自己床邊:「老大?你怎麼要看著我睡覺?」夏羲和見十一醒過來之後,立馬問:「十一,你現在感覺怎麼樣?」十一感受了一下身體的變化:「嗯,感覺,有些軟而已」「那就正常了,給你打的麻醉針量有點大,好好休息,等你恢復了,就回島上去吧。」夏羲和面無表情,可十一卻變了臉色。「為什麼?老大,這次我是哪兒做的不好?」夏羲和:「你將黎芊芊打成重傷,這就是原因。」十一知道夏羲和的規矩,只要有一次任務沒有完成,就一定會被遣回島上。「知道了」看著十一有些失魂落魄的模樣,夏羲和也有些於心不忍,畢竟十一已經跟了自己這麼久了,突然之間要她離開,夏羲和也捨不得,只是,十一這樣,幾乎算一個定時炸彈,總不能永遠都不讓十一出任務吧。既然十一是島主的心頭肉,那麼留在島主身邊,也就是最好的保護了,省的在自己身邊受了委屈了,到時候那個變態島主又不知道會幹出什麼來。夏羲和離開了十一的房間,下一個地方,就是黎芊芊那兒了,黎芊芊醒來之後,她還沒有去看過她呢。「羲和?」黎芊芊正在喝粥,就看見夏羲和站在病房門口。「芊芊,你現在感覺怎麼樣?」夏羲和不敢看李謹言,這件事,黎芊芊和李謹言始終都是受害者。果然,黎芊芊還沒有說話,李謹言就沒好氣地回了一句:「托你的福,芊芊才醒沒多久,這下要在病床上躺個兩個月。」黎芊芊頓時石化,敢情之前和李謹言說的話全部白說了?黎芊芊瞪了李謹言一眼,李謹言只好乖乖地閉嘴走到一邊。「羲和,你別聽他瞎說,我用不了兩個月就好了,放心。快過來坐,十一怎麼樣了?」黎芊芊立馬招呼夏羲和坐到自己旁邊。一提起十一,夏羲和臉色又有些為難:「芊芊,對不起,我不知道十一她……」黎芊芊忙搖頭:「沒事,十一的事,本來就是對整個島保密的,我也是很久很久以後才知道的十一的事情,只是沒想到,島主居然會讓她跟著你。」「誰知道呢?島主?感覺好熟悉又陌生的一個詞。」看著夏羲和無奈的模樣,黎芊芊示意李謹言出去之後,轉頭看著夏羲和。 「那件事,葉黎寒知道了?」黎芊芊問得小心翼翼。夏羲和猶豫了一會兒,點點頭:「嗯,他知道了」「那你們怎麼辦?這件事,是不可能改變的,你們有什麼對策嗎?」夏羲和:「沒有,我們並沒有在這個問題之上深究,所以我今天來,一是看你,其次就是想問問你,你知道島主是什麼樣的人嗎?」「不知道,我一直都想變成變成櫻花島最強的人,那樣不僅可以領略櫻花島的極致風景,還能見到島主,可惜,我努力了這麼幾年,還是沒有那個機會,可是你不一樣,羲和,只要你去,一定能見到他的。」夏羲和卻不想面對一般:「我只是怕,如果真的有這麼一天,會不會,我就再也不可能回來了?」黎芊芊只是一陣惋惜,要是當初知道夏羲和的決定,她說什麼也不會讓夏羲和做這樣的決定的。就在這時,李謹言推開門:「芊芊,吃藥了。」李謹言一臉擔憂地看著黎芊芊,就怕自己不在的時候,夏羲和又對她做些什麼一樣,夏羲和一看,輕嘆一聲:「哎,芊芊,你好好養著吧,改天我再來看你。」說完,夏羲和便離開了醫院。已經開始入秋了,夏羲和走在銀杏大道上,路邊的銀杏樹已經開始泛黃,她突然感覺到有些無力,好像這次回來,真的什麼也沒有做到,反而很多事情都和想象之中背道而馳。……「哥,我已經好的差不多了,什麼時候帶我回去見二哥啊?」葉沁在葉羽面前蹦躂了一圈,隨後抓著葉羽的手,眼中儘是渴望的眼神。葉羽低頭看著自家小妹就像是一直小鳥一樣在自己身旁嘰嘰喳喳,自然心中也有了打算:「好啊,明天就帶你回去。」葉沁一聽,頓時高興得跳起來:「真的嗎?啊!!!老哥你最好了!」說完,葉沁直接跳上葉羽的身上。葉羽也是無奈,沒想到這個妹妹醒來之後,還是這樣活潑,想來也是,當初她出事的時候,也不過是十六歲,五年間,基本上沒有什麼成長,心智還是停留在十六歲。 重生1997黃金時代 次日,夏羲和和葉黎寒約好在老紀家吃飯,可是,夏羲和從早上一直等,等到晚上十一點,老紀見店裡已經沒有了人,而夏羲和面前的桌上,筷子一點都沒有動。「羲和啊,你快吃點兒吧,指不定黎寒路上有急事了呢。」老紀有些於心不忍,看著夏羲和從早上的開心變成現在這個模樣。「紀叔,你說,他為什麼放我鴿子啊?」夏羲和垂頭喪氣著。原本昨天兩人就已經決定好了,這件事,兩人一同面對,可是今天葉黎寒就已經放了她的鴿子,夏羲和一時間心中有些不安。老紀也不知道該怎麼說,只是輕嘆一聲,轉身進了廚房。夏羲和盯著眼前的這一桌菜,心中一陣委屈。直到第二天,葉黎寒想起來的時候,夏羲和已經不想再理他了。葉黎寒直接到了夏羲和的別墅前一直叫:「羲和,羲和,開開門啊」夏羲和聽到門外葉黎寒的聲音一直在響,越是想越是心煩,於是開窗大罵:「叫什麼叫啊?叫魂啊?還讓不讓人睡覺啊?」葉黎寒見夏羲和終於肯說一句話,心中一喜:「羲和,你聽我解釋好嗎?昨天我真的有急事,對不起羲和。」夏羲和瞪了他一眼:「我要睡覺,你別吵了。」說完就將窗戶又關上。葉黎寒見夏羲和沒什麼反應,急匆匆回了自己的房子。一進門,一個敏捷的身影出來。「二哥,你回來啦」葉沁站在葉黎寒面前,笑得燦爛。葉黎寒看著葉沁的笑,心中不由得暖起來:「是啊,你一個人在家,我不放心」昨天葉黎寒急匆匆出門,正要去接夏羲和,但是剛出門的時候,葉黎寒突然接到了葉羽的電話:「什麼?」葉黎寒臉色一變,立馬打了個電話給夏羲和,讓她先去老紀家。隨後去了機場。遠遠的,葉黎寒就看見葉羽帶著一個小姑娘站在機場門口。葉黎寒仔細看著葉羽身邊的那個姑娘,心中一震,真的是她?還沒等葉黎寒走近,葉沁已經看見了葉黎寒,她就像腳底安了風火輪一樣,沖向葉黎寒,使勁一跳,整個人就直接掛在了葉黎寒身上。「二哥,好久不見,你想我嗎?」葉黎寒有些不真實地看著葉沁:「你…真的是你嗎?小沁?」葉沁眨眨眼:「是我啊,二哥,你不會忘了我吧?」葉黎寒有些懵,他看向葉羽,葉羽給他抵了一個眼神,葉黎寒立馬閉上嘴。「葉黎寒,小沁現在交給你,我還有事,你最好保護好她,否則,哼」葉羽對葉黎寒並沒有什麼好的態度,只是,礙於葉沁現在也在,他不好發作。葉黎寒將葉沁接回家之後,一整天都被葉沁粘著,以至於,葉黎寒已經忘了和夏羲和有約,想起來的時候,已經是半夜了。他連夜去了老紀的店,這才發現,店門已經關了。葉黎寒在夏羲和那裡吃了閉門羹,回來之後,葉沁雖然一直粘著他,但他明顯不像昨天一樣對葉沁那麼專註了。葉沁跪坐在沙發上:「二哥,我是不是太黏了?你會不會煩我啊?」葉沁看著葉黎寒心不在焉的模樣,頓時有些害怕,她甚至不知道自己在怕些什麼。葉黎寒摸了摸葉沁的頭:「沒事,我就是想到一些事情還沒有處理而已。」「那,要不你先去處理吧,我保證不煩你。」葉黎寒猶豫了一下,找時間再和羲和解釋了:「沒事,你現在想做什麼?我陪你做啊。」葉沁撓著頭:「嗯……我想吃冰淇淋,你陪我去吧。」「嗯」葉黎寒帶著葉沁去了美食街,葉沁看著眼前這麼多美食,一時間竟然走不動步子:「二哥,這裡已經變成這個模樣了啊」在她的記憶之中,眼前的這條街,只是有很多小販擺攤,如今已經變成了這樣繁華的樣子,葉沁有些喪氣:「二哥,這幾年,你們都經歷了很多對吧?」 葉黎寒看了一眼葉沁,這一切彷彿就像是一場夢一般,這場夢,從五年前就有的,自從葉沁再次出現的那一刻,這五年發生的一切就像是在做夢一樣。

一瞬間,葉黎寒像是落到了回憶的深淵,直到葉沁拿著一根糖葫蘆纏著他讓他付錢的時候,葉黎寒才將思緒從回憶中出來,看著熟悉的街景,葉黎寒腦海中不自覺又浮現出夏羲和的臉。

「二哥?二哥?你在想什麼呢?」葉沁看葉黎寒一直獃獃的模樣,忍不住伸出手在葉黎寒眼前晃了晃。

「嗯?想好要吃什麼了嗎?」

葉沁嘟著個嘴:「都叫你幾次了,糖葫蘆,我都吃了,還沒給錢呢。」葉沁揚著手中已經咬了兩口的糖葫蘆,眼睛中儘是委屈。

葉黎寒這才反應過來,付了錢帶著葉沁繼續尋找吃的。

迎面,趙藝芯身後跟著幾個朋友也來逛夜市,趙藝芯很享受這種被別人環繞的感覺,以至於和葉黎寒擦肩而過她一時間都沒有反應過來。

走了幾步,趙藝芯突然停下,轉身叫了一聲:「葉黎寒?」

葉黎寒楞了一下,轉身,看了趙藝芯一眼。

趙藝芯看著葉黎寒身旁的那個小姑娘,不由得輕哼一聲:「哼,我還以為。你退了我的婚,會和夏羲和在一起,沒想到你居然會看上這樣的小姑娘?」

葉沁聽著聲音有些耳熟,轉身看了趙藝芯一眼:「藝芯姐?」

趙藝芯被葉沁叫的有些懵,她仔細看清了葉沁的那張娃娃臉,眼睛漸漸睜大:「葉……葉沁?」

葉沁笑著點點頭:「藝芯姐,你也是來吃東西的嗎?」

趙藝芯一時沒有反應過來:「額,……嗯,是,你怎麼…你不是死了…嗎?」

看著趙藝芯著一臉不可置信的模樣,葉沁很輕易就猜到了她在想什麼,她笑笑,繼續說:「我沒死呢,哥哥救了我。」

「哦」趙藝芯此時內心卻是百感交集,合作的是葉羽,可是葉羽卻一直沒有說葉沁還活著的消息。

趙藝芯此時突然覺得自己是個笑話,當初因為葉沁的存在,她沒機會,後來沒了葉沁,她以為自己可以和葉黎寒在一起,直到後來,夏羲和出現了。後來趙藝芯終於夢想成真,葉黎寒居然退婚,現在看著葉沁生龍活虎的模樣。

趙藝芯心中更是絕望,自己已經徹底沒有希望了。

轉念一想,葉沁既然沒死,那麼說明,夏羲和的好日子也到頭了。

「小沁啊,改天再約,今天我有朋友在,不太方便。」

葉沁搖頭:「沒關係的,藝芯姐,你去忙你的把。」

趙藝芯帶著一干朋友轉身離開。

「以後離她遠點」葉黎寒摸了摸葉沁的頭髮。

葉沁一臉不解:「為什麼啊?藝芯姐人挺好的啊。」

葉黎寒不想提趙藝芯的那些不可告人的秘密,只是再三囑咐:「以後離她遠點就好,她已經不是以前的那個趙藝芯了。」

葉沁雖說不知道為什麼,但是還是聽了葉黎寒的話。

趙藝芯心中竊喜,這幾年,夏羲和給她的屈辱,現在都可以全部還給她了。

「你去查查最近夏羲和都做了些什麼。」

趙藝芯回到別墅,吩咐了一句,很快,就有人將夏羲和最近的行蹤告訴她。

趙藝芯這才明白,向來不會放夏羲和鴿子的葉黎寒,居然為了葉沁,將夏羲和晾在一邊。

「哼,夏羲和,這下看你怎麼神氣。」

夏羲和坐在書房處理文件,突然打了一個噴嚏,她揉揉鼻子:「誰在罵我?」

她也沒多想,只是時不時看看手機,葉黎寒的電話一直沒有打過來,夏羲和此時心裡是很委屈的,自始至終,葉黎寒都沒有這樣對她過。

心煩意亂之間,夏羲和想著不應該被葉黎寒帶了節奏,隨後很快恢復正常,專心投入了工作之中。

一封邀請函出現在她的眼前,這封邀請函,是當初自己從島上出來的時候,島主親自寫得,櫻井松給她的時候特地囑咐過,不管什麼結果,一定要儘快回島上。

就連不久之前,郁子夫人也親自到了安陽,下了命令讓夏羲和趕快回去,看來櫻井家的事情,已經是迫在眉睫了。

夏羲和思前想後,這件事還得她自己去解決,也當做是去散散心,這個島主,恐怕是時候去會會了。

夏羲和打開邀請函:

親愛的未婚妻,當你打開這封邀請函時,說明你已經想通了要來見我,我隨時在櫻花島等你,不見不散哦。

這輕浮的語氣,夏羲和翻了個白眼,將邀請函丟到一邊,立馬訂了回日本的機票。

原本是有一些猶豫,但是夏羲和想了想,或許這個命運是真的改變不了的了,既然這樣,何不早點試試,總歸不會給自己留下遺憾。

至於葉黎寒……

「哼,敢放我鴿子,晾你幾天。」

第二天,夏羲和走的很早,跟著她一起回去的,還有十一。

十一坐在夏羲和身旁:「老大,你真的不想我呆在你身邊了嗎?」

夏羲和面無表情:「規矩沒忘吧?」

夏羲和就一句話,十一便沒有了下文,每次夏羲和這樣,一定就是沒有迴旋的餘地了。

十一垂頭喪氣的模樣被夏羲和盡收眼底,她安慰道:「你別多想這次我回來,是有重要的事情要見島主,順便,將你完好無損地放回島主身邊。」

十一翻了一番白眼,夏羲和真的很不會安慰人,這句話在十一心裡,可不就是夏羲和嫌棄她了嗎?

一路上,兩人不再說一句話。

夏羲和到了日本,直接去了櫻花島,並沒有去櫻井家。

「零七?你怎麼回來了?」櫻井松遠遠就看見了夏羲和,心中竊喜,看來她已經想通了要回來,畢竟,他父母去世的真相,不是她能夠承受的。

「師父,我已經打開了邀請函,我準備準備,這就上山。」

見夏羲和這樣匆忙,櫻井松皺了皺眉:「這麼急?至少得集訓幾天恢復體力吧。」

夏羲和搖頭:「不需要。」 藥王侯爺姑娘不稀罕 這次她只是想確定一下,島主到底是誰,如果自己的猜測是對的,那麼唯一能隱藏自己父母去世真相的,就只有島主了。 夏羲和風塵僕僕,直接上山,一路上遇到大大小小的阻礙,可這些,在夏羲和眼中,都不過是小菜一碟。

只是,這些就像闖關一樣,必須要闖過這道,才能進入下一道。

夏羲和已經連續打敗了二十多個人。

「這什麼變態島主?弄這麼多障礙,有意思嗎?什麼時候才能到頂端啊?」

就算嘴裡抱怨,夏羲和也沒有停下前進的腳步,困難一點一點增加,夏羲和體力也漸漸支撐不住,終於倒在了地上。

不遠處,一個人緩緩走來,將夏羲和抱起。

夏羲和醒來的時候,渾身酸痛,嗓子就像是要廢了一樣,可眼前這粉粉萌萌的一切,卻吸引了夏羲和的眼球。

守在一旁的僕人見夏羲和蘇醒,立馬上前:「零七小姐,您終於醒了,家庭醫生馬上就到,您稍等。」

僕人恭恭敬敬的模樣,看起來很彆扭,在夏羲和的認知當中,也許那個島主也是這樣的讓人覺得彆扭把,否則怎麼會連手下的人都這麼彆扭。

夏羲和點點頭,讓家庭醫生看過之後,直接問:「島主呢?」

僕人搖頭:「零七小姐還沒有通過最終的考驗,還不能見島主。」

「最終的考驗?」夏羲和在此之前從來沒有想過什麼最終的考驗,也從來沒有聽說過,她下了床,活動活動筋骨,隨後繼續說:「哦,考驗是吧,和誰打?」

僕人掩嘴輕笑:「夏小姐,最後的考驗不是打架。」

夏羲和有些尷尬地收起那一副要與人干架的模樣:「那是什麼?島主又吩咐了什麼?」

僕人做了一個請的姿勢,夏羲和在僕人的帶領下,去到一間屋子前:「零七小姐,島主就在門后,只要您能猜出密碼,就讓您進去,否則,門外的機關會射出數百支箭。」

夏羲和心頭一震,這個島主果然是個變態,這樣侮辱智商的題都能出出來。

「有一個提示,密碼和零七小姐有關。」

夏羲和看著門鎖上的四個空格。再看了看下面的數字盤,眉頭不禁皺起來。

九個數字,隨即排列組合下來,所能產生的可能性很多,要是一個一個試,怕是一年都試不出來吧。

夏羲和問僕人:「除了和我有關。還有什麼其他的提示嗎?」

僕人似乎並沒有料到夏羲和會這樣問,她支支吾吾答不出話來。

夏羲和看著僕人這說不出話的模樣頓時明白:「這不是最後的考驗吧,島主真的在門后?」

僕人點頭:「零七小姐聰慧,可這的確是最後的考驗,而這一關,也是為零七小姐量身打造的,以前沒有這一關的。」

夏羲和扶額,她總感覺,自己面對的,根本不是一個成熟的男人,反而是一個十幾歲的小男孩兒。

「零七」夏羲和隨意在門上按了自己的編號,隨後想想,還有兩個數字,會是什麼呢?

也不知道是不是顯示屏太過敏感了,夏羲和習慣性地在上面指來指去,直到不小心點了確定按鈕的時候,整個屋子發出了警報聲。

夏羲和心裡咯噔一下,完了這次。

此時,夏羲和就連逃跑也已經忘記了。當她閉上雙眼準備好迎接死亡的時候,門突然打開:「密碼正確,請進。」

夏羲和瞬間感覺自己被刷新了三觀,她嘴角一抽:「這難道是外掛?」

啪啪啪,一陣拍手聲從房間里傳來,夏羲和聞聲看去,只見一個男人背對著自己,背影很熟悉,但是夏羲和一時間竟然想不起來在哪兒見過。

「你就是島主?」

男人轉過身來:「對啊,我就是島主,剛才只是和你玩兒一個小遊戲罷了,怎麼這樣看著我?很吃驚嗎?」

夏羲和直勾勾瞪著眼前的人:「葉羽,怎麼是你?」

雖然之前有過猜測,到時當他在自己面前承認的時候,夏羲和還是覺得有些不可置信。

葉羽挑眉:「我怎麼不可以在這裡?羲和,我們倆可都是用了最短時間就脫離櫻花島掌控的人,難道你不覺得這是緣分嗎?未婚妻。」

一聲未婚妻,將夏羲和點醒:「你就是我的未婚夫?」

葉羽:「嗯,有什麼問題嗎?」

夏羲和一臉嫌棄,也不相信,她之前確實是有過猜測,不過那都只是猜測而已。

「你之前為什麼不說?」

lixiangguo

官員黝黑的臉膛,眉宇間帶著愁容,死死的看著姬空,對秋開明說道。

Previous article

歐陽弘業問道,立刻有兩個侍衛來到外邊,把周曉芙給帶過來。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