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酆震剛想讓他別衝動時,朱炳軍就已經騰空而起,朝著海獸那邊撲了過去,他看準了其中一隻三品初階的海獸,只想著將它抓過來就是。

可誰知道他剛落在海面上時,原本安靜下來的海獸卻是紛紛尖嘯出聲,幾隻六品海獸猶如被搶奪了口糧一般朝著他猛的攻擊了過來,而其他的海獸也是紛紛朝著他湧來,像是想要將他這個突然出現的「異類」撕個粉碎。

「朱七,小心!」

酆震大驚失色,連忙厲喝出聲。

朱炳軍手中還沒抓到那海獸時,就被幾隻六品海獸圍攻,他手中長弓都還沒拉開,身上就挨了一擊,面對著迎面攻來的熾烈火焰時,他連忙朝後急退,險之又險的避開了那頭金焱玉花虯的攻擊后,落在岸上。

酆震手中長劍朝前一斬,將幾頭海獸逼退後,這才拉著朱炳軍閃身急退,落在了遠處。

「哞!!」

那金焱玉花虯發出一聲叫聲后,張嘴吞掉了一頭被酆震斬成兩段的低階海獸后,下一瞬那銅鈴大眼中露出嫌棄之色,嘴一張便將海獸屍體又吐了出來,咧嘴做了個呸的動作。

朱炳軍:「……」

酆震:「……」

卧槽,這海獸成精了?! 那金焱玉花虯張嘴吐出海獸屍體,又潛入水底片刻再浮出來后,滿眼危險的看著周圍那些簌簌發抖的低階海獸時,那雙眼中像極了人一般,露出深思來。

它原本在深海之中沉睡,可卻突然聞到一股極為濃郁的香氣,那香氣附著在一些低階的小崽子身上,不斷誘惑著它,讓它覺得自己只要將那小崽子吞下去后就能順利進階。

不僅僅是它,就連周圍深海之中的一些高等級的海獸也都被引誘了出來。

它們被那香味誘惑著,一路追著那些小崽子朝著外海處游來,每每靠近時小崽子就會突然爆裂,那股香氣便四散開來融於水中,被周圍圍攏上前的海獸吞噬乾淨。

它曾經試著直接吞噬那些小崽子,可卻半點都沒有那股香氣,好像只有它們自己爆裂開來的屍體上才會留著那股誘人至極的力量。

金焱玉花虯發出沉悶的叫聲,而不遠處的烏獬騅和另外十餘頭生了靈智的高階海獸也同樣察覺到了不對勁,幾乎同時發出尖嘯之聲,身上高品威壓瞬間釋放開來,驅逐著身邊的海獸不斷朝著岸邊重來。

那些低階海獸發出哀哀求饒之聲,一時間海中海獸叫聲不斷。

岸邊的人都是忍不住議論了起來。

「你們看到了沒有,那頭金焱玉花虯剛才是不是嫌棄了?」

「我去,我以為是我眼花了,它剛才潛下去不會是漱口去了吧……」

「六品海獸已生靈智,能這般人性化也不奇怪。」

「可它們之前不是還搶奪那些低階海獸的屍體嗎,可怎麼又突然嫌棄,而且它們現在是在做什麼,怎麼突然叫了起來?」

在場的沒有一個人經歷過以前的獸潮,根本不知道磐雲海海獸暴動是什麼樣子,朱家和酆家的人也都是面面相覷,誰也未曾見過這種場景,就連活的最久的朱翊伯和酆丹青二人也都是滿臉的驚愕。

酆思煜踮著腳朝著海邊看去,他修為不高,不敢以神念去觀察那幾頭六品海獸,只看著那些低階海獸被驅趕的四處亂竄,其中不少都簌簌發抖,像是害怕極了似的,想走卻又被高品海獸堵住了後路。

酆思煜低聲道:「爹,我怎麼覺得,那幾頭六品海獸好像是在驅逐那些低階海獸朝著岸上來?」

酆震愣了下,皺眉看向海中,果然見那頭烏獬騅張嘴咬死了身旁一隻海獸,然後滿是兇狠的一甩尾巴,逼著身旁的海獸朝著岸邊過來。

而但凡靠近岸邊的低階海獸,只要一離開海水之中便會如同血霧一般炸裂開來,而剩下的那些海獸以及那幾頭高階海獸便會瞬間將它們血肉吞噬,發出心滿意足的叫聲。

酆震沉聲道:「那些海獸肉,好像有問題。」

那些高階海獸,分明像是在逼迫低階海獸靠近岸邊,再不知為何爆體之後,汲取那些海獸體內留下的什麼東西。

「去搶一些回來。」

酆震沉聲說完后,眼見著一頭海獸爆體之後,身體化作無數碎肉。 時間:2017年7月31日。

地點:紅楓市,中心城區的觀博園小區,3號樓一樓102戶,東邊的卧室。

人物:楊順,22歲小夥子,身材高瘦,身高178cm,五官長相比路人稍強一點,臉上皮膚光滑沒有粉刺,若是好好打理頭髮,再換上一套清爽的衣服,勉強能稱得上小帥,嗯,關鍵是他的時髦黑框眼鏡很加分。

楊順將IPAD擺放在床頭柜上,點開暴雪的《爐石傳說》遊戲,然後拿起薄毯摺疊幾次墊在地上,虔誠地雙膝跪下。

他合掌叩拜,對著IPAD念念有詞:「一定是我開包的姿勢不對,今天我跪著開包,總能給我點乾貨吧?」

楊順在白天手抄了一百遍「我是歐洲人」,同時將自己的空間背景音樂換成《歐皇》,將《非酋》的歌曲鏈接強行發給所有認識的同學和朋友,手機和IPAD背景全部換成金城武(金橙五)的照片,又在所有的QQ群里發出「吸收你們的氣運」表情包,卧室房間里低音炮循環播放著《好日子》《好運來》這兩首歌至少100遍。

吃完飯後抓緊時間沐浴焚香,靜心凝神,打坐修仙。

終於到了晚上6點過6分,所有該做的事情全都準備好了,結合他的名字來看,此時此刻不管做什麼,必定是六六大順,大吉大利,今晚必定能吃雞。

《爐石傳說》遊戲商店裡,昨晚氪金388元,再加上600遊戲金幣買來的66個卡牌包正靜靜地等著他,攢了好久的零花錢才買來這麼多包,就等著此刻大爆了。

吉時已到,開包。

「今天是個好日子,心想的事兒都能成……金橙五,金橙五,先來一張橙卡漱漱口吧!」

默念著《好日子》的歌詞,楊順手指滑動起來:「開!包!」

第一包,5張卡牌中只有1張藍色「稀有」,其他都是白板,這是最垃圾的開包結果——遊戲系統設定每一包卡至少保底出一張稀有品質,可稀有上面還有紫色史詩以及橙色傳說,后兩者才讓無數人又愛又恨。

楊順握緊拳頭,閉上眼安慰自己:「沒事,沒事,氣運加身正在Loading,天道伺服器也會有延遲,老夫還能再戰……」

第二包,繼續1張「稀有」。

臉有點黑呀?

等著切歌到《好運來》的間隙,楊順雙掌合攏,高高舉過頭頂,恭恭敬敬對著IPAD連鞠三躬:「666,順順順,以我小順子的名字發誓,第三包肯定大爆。暴雪爸爸,你是我親爸爸,事不過三呀,給點面子好不好?」

立Flag的從來沒有好下場,第三包,1張「稀有」加上1張「金色普通」。

果然比「稀有」好那麼一丟丟,楊順的臉都氣黑了:「我要,這金普有何用?」

黑的一批,今天估計是沒戲了,接下來開包,66包只給了兩張逗比橙卡。

在開完最後一個包之後,楊順無力地癱倒。

他看著遊戲界面唉聲嘆氣:「十五年前的小浣熊乾脆面,十年前的萬智牌,這幾年的支付寶福卡,我就從來沒有集齊過,果然天生就是非酋的命……玄不救非,氪不改命啊,靠開包收集橙卡,我以後還是別指望了,是在下輸了!」

這絕對是運氣問題,不是智商,真的,絕對不是智商,誰說是智商問題,他跟誰急。

開出來的垃圾卡全部分解,橙卡是一張逗比風暴,一張釣魚哥,分解,橙卡也全分解!

幸好分解出來的材料「塵」有不少,最終耗盡所有家產,他需要的獵人核心卡組總算是用「塵」合成了。

開包的手都黑成這樣了,楊順還在自我安慰:「既然爛運氣都在開包上,接下來打遊戲應該胡了吧?」

《爐石傳說》有個天梯系統,和其他玩家對戰,贏了的人可以往天梯上面爬一點,輸了就往下掉一點,類似「傑克和魔豆」的童話故事,攀爬豌豆天梯進入天空的雲端,突破1級,就可以成為數百萬玩家敬仰的傳說級高玩。

楊順玩這款遊戲不到一年時間,因為卡組不全,每個月基本上都只能拿到天梯第5級的低保,最好成績4級,從沒上過傳說。

但今天合出了獵人卡組的關健牌,他打算從4級開始試一試。

果不其然,臉黑了一晚上的他,終於轉運了!

不是碰到的對手太卡手,掉線,某些主播在玩娛樂卡組,就是自己這邊有發牌員助攻,楊順一路連勝,即使碰到傳說級別對手也砍瓜剁菜,勢如破竹,到了晚上11點,凈勝二十多場,幸運地打到1級滿星,位於天梯的最頂端,距離傳說只剩最後一口氣。

以前從未有過這麼好的成績,楊順有點小激動,握緊拳頭鼓勵自己:「只要再贏一盤,我就可以伸手摸到天了!」

今天是7月31日,距離賽季結束還有1個小時,渡劫在此一舉,而且很有希望!

自己最完整的兩套卡組是防禦戰士,中速獸王獵人,楊順思前想後,考慮再三,最終決定選擇獵人職業來渡劫,感覺這樣最穩。

渡劫!

在點下「開始」匹配時,他雙手合攏,放在嘴邊祈禱:「拜託,拜託,所有的氣運都在此刻爆發吧,胡一把,胡一把……這一盤胡他嗎的,卧……槽!」

畫面顯示,對手也是1級的渡劫修士,還是德魯伊,當前版本最BUG的職業。

頭疼!

「完蛋了,我獵人打青玉徳,勝率只有30%……《爐石傳說》就是被德魯伊這個毒瘤職業給毀了,天梯大毒瘤!」

楊順無奈應戰,好一頓殊死廝殺,和對方打的異常拚命兇狠。

局面佔優,他的心情極好,打開手機音樂中的斬殺神曲《EpicSaxGuy》,準備下一輪秀一波操作,直接斬殺對方!

這時候是對方回合,德魯伊7費,8點殘血,只有三張手牌,但對手突然發了一句「謝謝你」,楊順心裡一咯噔,大感不妙,悲從心來。

果然,手捏3張牌的德魯伊開始他的表演,1張硬幣,1張激活,1張終極感染,不斷抽牌,解場,架牆。

對手竟然翻盤了!

「卧槽!這還玩個毛啊?你德魯伊真的可以為所欲為是吧?」

楊順心態瞬間爆炸,捏著拳頭,鼻子都快氣歪了,怒斥道:「德魯伊傳說,真尼瑪好玩!」

生氣,真的相當生氣!

打遊戲輸了不要緊,下次再來就是。

但因為遊戲平衡性的原因輸給一個無賴毒瘤職業,那麼大的BUG暴雪竟然不制衡,這種憋屈感真的相當難受!

攀登天梯遭到狙擊,銳氣已逝。

距離零點還有不到一個小時,要想在高手如雲的天梯渡劫區再勝兩局,真的很難很難,保不齊還可能碰到最後幾分鐘有賤人明明手牌佔優卻不斬殺他,故意燒繩拖時間,故意讓他上不了傳說的噁心事情,這種事情太多了,好多遊戲主播都干過。

在這個關健的渡劫區,沒有10000人,也有9000人,全都是頂尖高手,助你渡劫是情分,不助是本分,誰都不欠誰的,所以求人不如自己努力,用實力說話。

楊順憋了一肚子的火,再次點下「匹配」按鈕,結果這次的對手,又尼瑪是一個德魯伊!

「卧槽,這還玩個鎚子啊!」

「正義通常遲到,但早晚會到!」

「暴雪一天不削弱德魯伊,我一天不玩這破爐石,遊戲體驗感極差!」

「玩家-1,從我做起!」

心態崩了,作為死忠粉的老玩家,說出玩家-1這種話,那是真傷心。

楊順情緒激動,抱怨痛斥的動作有點大,差點把IPAD給摔了。

好巧不巧,連著的充電器被大力拉扯,半連不連在插座上,產生了一股極不穩定的電流,遊戲畫面定格,莫名的能量傳遞到他手上,手掌接觸機器的部分如同針刺一般疼痛,他在這一瞬間頭皮發麻,大腦一片空白,簡稱「失了智」。

IPAD的屏幕被狂暴電流炸得四分五裂,最終落到床上,楊順也被電擊到失去意識,昏迷過去,一直到第二天早上,陽光照到屋內桌面,他才清醒過來。

「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楊順感覺頭疼,他儘力撐著坐起來,注意到窗外天色大亮,驚恐之下,緊張地檢查自己身體。

身體沒缺胳膊少腿,雙腿間的掛件也是好好的,清晨正常地一柱擎天,床頭燈一夜未關,空調仍然在吹冷風,體內非常燥熱,充盈,感覺血脈賁張。

最關健的是,他的感知發生了變化,彷彿聽見了一些奇怪的輕吟聲音。

這是最直接的感受,和五感不一樣,或許與精神力相關的第六感有關,直接就在他的大腦中發生了感知投影。

應該和瞎子見到光明,聾子恢復聽力一樣,這個世界突然對他開啟了一扇新大門,陌生知識大量湧入腦中,是一種很難形容的感覺,這一切都太陌生,超乎已有的認知,可又真實存在。

楊順用力揉搓著太陽穴,順著輕吟聲音尋找,慢慢走到窗邊,找到了多聲道混合音源,竟然是露台擺放的幾盆綠色植物。

他確定是這些植物在共鳴歌唱!

「太不可思議了……」

他對著其中一盆綠蘿伸出手,在接觸的一瞬間,他能感受到綠蘿的震顫,甚至還有歡欣的情緒。

簡單點來說,他好像置身在一片巨大的植物生物電網路當中,相當舒服。

楊順驚愕不已,不敢相信!

他大學讀的是紅楓農業大學,植物保護專業,他很清楚,植物之間確實存在生物電之類的聯繫,但僅限於同種植物,人竟然可以與植物直接溝通交流,這是他萬萬沒想到的!

「先是開包臉黑,然後沖級被陰,所以老天爺終於開眼,給我一套異能,我時來運轉了?難道這就是挽留老玩家的補償機制嗎?」

楊順碎碎念著,疑惑按下平板的HOME鍵。

看著蜘紋裂屏還停留在昨晚的遊戲界面,但德魯伊和獵人的頭像都已經炸裂消失,遊戲客戶端出現了不一樣的崩潰畫面,這一瞬間,他產生了奇怪的想法,有點暗喜:「難道我真的是天選之人,獲得了德魯伊和獵人的能力?」

德魯伊是天生的植物和動物大師,他們擅長與大自然溝通,掌握著自然之力。

獵人也是叢林之王,生存王者,大自然之友。

平常只喜歡玩遊戲的楊順,第一想法竟然是這個,因為只有這樣才說得通他能聆聽植物的異能,說不定未來還可以統御百獸,野外生存,成為神射手。

人類對於未知的事物總會覺得恐懼,不探出究竟,都不會覺得安心。

此刻的楊順,緊張遠遠大於興奮,他都不知道這種能力是好還是壞,是一次性的還是永久能力,會不會對自己的身體造成影響。

電話突然響起,楊順回過神來,來電顯示是老媽。 「就現在!」

酆震突然拔地而起,手中靈力幻化成一張大網,瞬間搶奪了其中一塊碎骨之後,就在一道拍來的巨浪之中快速後退。

而朱翊伯和酆丹青則是上前同時出手,轟然與追來的海獸對擊之後,將那頭六品高階的海獸逼退之後,那海獸滿是仇恨的看著他們,嘴裡發出不滿的尖嘯聲,而其他海獸也猶如被搶了寶物一般,滿是仇視的看著岸邊。

酆丹青傷勢還未痊癒,受了一擊后體內氣血翻湧,咬牙道:「這些畜生跟瘋了似的,這海獸肉中到底有什麼?」

這般情況只有當年他入磐雲海時,搶奪有海獸守護的靈植之時,才會引得它們這般瘋狂。

酆震握著那塊碎骨,剛開始還不以為意,可是片刻后他卻是猛的睜開了眼:「怎麼可能?」

他手中快速結印,猛然將那塊海獸骨頭擊成粉碎,下一瞬一道細紅的能量被從那團骨頭渣子裡面凝結了出來,不過髮絲微弱,可卻叫酆震紅了眼睛。

他掌心一吸,那細弱髮絲的能量便快速進入體內,原本踏入半步破虛之後便已經淬鍊到了極致的手骨居然再次得以淬鍊,指尖有一小截的骨頭隱隱變成了晶瑩剔透。

「涅火之力?」

「這世間怎麼可能還有涅火之力?!」

酆震猛脫口而出時,周圍的人都是紛紛變色。

朱翊伯驚愕道:「涅火之力?」

世傳上古有龍鳳,龍為天地之主,鳳主祥瑞萬物。

lixiangguo

一路的木地板,她就算是再提氣小心,也會發出噠噠的聲音,原本聽著到沒什麼,可放在極其的安靜的情況下那就是詭異至極了,更別說這茶樓還別有洞天,外面看不過只有三層,可在裡面,她好像已經走了十幾分鐘了吧?

Previous article

蘇錦惜也不知道自己為何這樣在乎父親對上官司沉的看法,是想通過父親來看清上官司沉?還是真的只是單純的想知道父親是怎樣看到上官司沉的。這個問題,蘇錦惜自己也想不清楚,也沒有意識到自己要想清楚這個問題。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