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鄰居一場,我姐如今雙眼失明,我來問問情況,不至於這麼幾句話的時間也不給吧?”

徐威面色發冷。

姐姐在家中休息,不再在教裏找事,可沒想到依舊出了問題。

“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手拿開!”魏合雙眼一瞪。

“嘿嘿,朋友,你是知道些什麼吧?”徐威冷笑起來。

這麼近的距離,一邊在發生毆打事件,另一邊完全沒聽到,沒動靜?

怎麼可能!無非是不想透露罷了。

“我什麼都不知道。你手拿開!”魏合再度聲音提高。

“爲什麼要拿開?你這麼激動作甚?難不成,就是你對我姐動的手!?”徐威回想起自己姐姐眼睛的樣子。

醫師告訴他,這是遭了生石灰進眼,時間長了導致眼睛出問題。

可姐姐平日裏少有出門,一直在家裏燒香。根本不會得罪誰,怎麼會有人對她撒生石灰?

徐威此時眼睛一掃,頓時看到魏合後腰掛着的生石灰袋子。

“肯定是你!!!”他猛地雙眼睜大似銅鈴,往前一個猛撲。

一記白蓮降世掌法,狠狠打向魏合胸口。

正巧魏合也是右拳提起蓄力,狠狠一拳朝他砸過來。

兩人正面互懟一記。

嘭!

拳頭和掌法對撼,魏合徐威兩人都各退一步,面露驚訝之色。

魏合是感覺有大力從對方手掌上涌出,居然硬生生擋住了他的拳頭。

這一擊回山拳是他蓄力發出,居然還是不能佔據上風。

徐威也是驚詫。

他這掌法雖然不是全力施爲,但也用了六成力,居然硬生生被擋住,攔了回來。

他身爲香取教香主,馬上便意識到,這是硬茬兒。

妻手遮天 對方實力和他相差不太大。

當下他退後一步。

“原來是回山拳的門人,誤會了,估計是一場誤會。我姐身上全是棍子傷痕,施暴者善用一根短棍,如今身上全是傷痕,舊病復發,傷勢嚴重,還請尊駕如實相告,日後必有所報!”徐威認真道。

“我真的不知道,當天我在院子裏練拳,打沙袋的聲音很大,根本不知道隔壁發生了什麼。”魏合此時也感覺對方不好搞,語氣緩和下來。

“當真?”徐威問,眼神微微緩和,估計是也感覺自己似乎搞錯了。

“當真。”魏合肯定回答。

“….好,既然如此,那打擾了。”徐威認真看了眼魏合,還是轉身快步離開。

離開魏家門前,他拐了個彎,來到一處巷子衚衕裏。

徐威放緩腳步,衚衕裏已經有兩人等着,都是穿灰白衣服,戴圓邊草帽的教衆。

“香主?如何?”一人低聲問。

“不如何,這院子裏住的是個回山拳的正式門人,實力不弱,我一個人搞不過,可能會被他逃掉。

爲防萬一,你們回去讓上官香主一起過來,幫我一把。”

徐威眼露兇光,狠狠道:“不管如何,那傢伙腰上還有專撒招子的石灰袋,還騙我那天一點聲音也沒聽到,可能麼?這麼近的距離,就算不是大喊大叫,也不可能一點聲音也沒聽到。何況是他這樣五感敏銳之輩!

分明就是他下的手!不是他也肯定是和他有關係之人。我姐病倒之前,纔去他家那包子鋪,之後才被他趕出來。

肯定是這廝懷恨在心,後面偷偷下手。真以爲我猜不到?”

徐威不是傻子,前後調查出情況,一聯繫,便馬上推出最有可能是兇手的人。

“好了,快去快回!讓胡香主也一起來,我在這兒守着,別讓那小子逃了。敢惹我香取教的人,不知道死字怎麼寫!”徐威語氣冰冷道。

“好!”兩人迅速轉身,沿着衚衕另一端小跑離開。

三個香主聯手,不怕弄不死那小子!

邪情貝勒 徐威心頭一股邪火狂冒。

另一邊。

院子裏。

魏合關上門,後退兩步,越想也是不對。

那人離開時眼神閃爍,雙手握拳,明顯是不甘心。

既然是那隔壁香取教的弟弟,肯定也是香取教的,萬一等他叫人來,我雙拳難敵四手….豈不是遭殃?

魏合越想心裏越擔心,越擔心心裏越怕。

當下他便從側面圍牆,翻身出去,沒走門,落地後,從另一邊衚衕正要繞出。

忽然迎面兩個草帽男子和他擦身而過,身上穿着赫然就是的香取教風格打扮。 “又是香取教的人?”魏合心頭一動,眼中兇光一閃。

“這個時候在我家邊上躲着,不是壞人也有歹意,先打死再說!”

他忽地轉身,對着兩人後背猛地一人一拳。

他這一下突然轉向從背後偷襲。

那兩人根本不認識他,正悶頭趕路時,哪裏會料到隨便遇到的一個路人會突然對自己偷襲。

再加上兩人不過只是普通香取教衆,本就反應速度慢上許多。

當場噗噗兩聲悶響,被魏合一拳一個砸倒在地,背脊斷裂。

兩人身體扭曲成一個奇怪的角度,仰頭正要慘叫。

咔嚓兩聲脆響,魏合追上來一人一腳踩在臉上,硬生生將叫聲堵在地裏。

他面色不動,腳下用力一錯一轉。

又是兩聲脆響後,兩人沒了聲息。

魏合拖住兩人屍體,迅速到了牆外河邊,往乾枯的蘆葦草堆裏一丟,然後取下一頂草帽,往頭上一戴,回頭朝着徐威離開的方向追去。

他一路狂奔,回想徐威剛剛的力量和反應,當下再不猶豫,心口破境珠一刺炸開。

頓時大片滾燙氣血狂涌入身,魏合身體肌肉急速膨脹充血,全身皮膚宛如生出血點,密密麻麻,雙拳上漸漸浮現灰白色。黯淡無光,如同岩石。

只是短短數息,魏合身體塊頭便比數息前大了一圈。

全身氣血流轉,洶涌澎湃。

他雙眼殺意更濃,腳下速度更快,幾下便衝入巷子衚衕不見。

徐威正背靠在牆面上,等着教衆叫來其他香主,弄死魏合。

忽然聽到細微聲響腳步聲,他擡起頭。

“這麼快就來了?”他有些疑惑,朝衚衕口方向望去。

只是才一入眼,看到的卻赫然是身材魁梧的魏合快步走近。

他略微遲疑,眼前走近這人衣着和剛剛的魏合相似,都是常見的灰色長褲長衣,但體型完全不同,而且頭上還戴了一頂香取教的標配寬邊草帽。

“敢問是哪位香主前來相助?”他抱拳問了一句。

對方伸手捏住草帽,往下取下。

草帽露出頭臉的瞬間。

噗!

一捧生石灰迎面撒來。

徐威猝不及防,雖然反應極快,趕緊舉手閉眼,連退數步,但還是眼睛被撒中一點,火辣辣模糊了視線。

“你!”

他氣血涌動,只感覺面前一陣惡風襲來,當下閉眼一記黑蓮掌往前打出,勢要擋住對方攻勢。

只是才一出手,他便感覺不對,右手手掌正好打在一個尖銳尖刺一樣的東西上。

他悶哼一聲,手掌當場被刺出血。

“你!!”他驚怒交加,就要開口大叫求援。可一開口,又是一捧生石灰連環撒過來,剛好大半灑進他面部嘴裏。

“我…!!”徐威痛不欲生,嘴裏模糊不清,再度揮掌往前亂打。

可惜依舊對上的是那根剛纔的尖刺。

嗤嗤嗤!!

連續三次,打出連環三掌都被尖刺刺中,徐威頓覺手掌麻木失去痛覺,心頭駭然,轉身想跑。

噗!!

一記拳頭狠狠砸中他後腦。當場將此人砸翻在地,暈倒在地。

魏合上前,熟練的踩在頸椎處,狠狠一扭。

咔嚓。

完美了結。

啪啪啪….

巷子口一時傳來一陣細微鼓掌聲。

“好功夫。”一男子好整以暇站在衚衕口,朝魏合看過來。

“閣下出手狠辣,殺意果決,當真是殺伐果斷,行事迅捷。”

話音未落,他眼前一花,剛剛還在不遠處的魏合一驚撲到當面,一拳打向他面門。

男子大驚,舉手想擋,腳下後退想逃。

但已經來不及了。拳頭砸在他手臂上,超越了二次氣血的強悍巨力,宛如重錘,一下砸出樹枝斷裂的咔嚓聲。

男子慘叫一聲,往後摔倒,正要大吼,可惜還是晚了一步。

被魏合上前一腳狠狠踢在頭側。

啪嗒一下,他的腦袋當場折斷,雙眼睜大,死不瞑目。

魏合迅速將兩具屍體拖起,朝着剛剛拋屍的地方過去,從幹蘆葦從裏,連剛纔的屍體一起,一具一具的丟進飛業河。

這飛業河是大河,雖然如今幹了不少,但依舊河流湍急,丟進去後,轉眼便沒了蹤影。

是毀屍滅跡的上好場所。

魏合做完掃尾痕跡,不多時,才慢慢回到自家院子。

最後那人,要不是他目力清晰,看到對方雙腿隱隱發抖,額頭有細微汗粒,還真容易被此人從容不迫態度唬住。

可惜…他突破氣血,達到石皮後,五感敏銳度增加,加上他天生謹慎,根本不會這麼輕易被騙到。

那人估計是看自己跑路來不及了,當下打算假裝高人,不是香取教一夥的,先用言語騙過他再說。

可惜,他太天真了….

魏合做完一切,又慢慢悠悠的回到院子。

魏瑩此時已經被剛纔的動靜引出來,正站在院子裏手裏拿着一根棍子,一臉戒備。

看到魏合從側門外進來,她頓時鬆了口氣。

“小河你剛剛去哪了?我聽到外面有聲音,嚇了一跳,想找你,可又看不到人。”

魏瑩放鬆下來,趕緊走近。

忽然她看到魏合胸口衣服上有點點血跡。

“哎呀你身上怎麼有血!?”

她大驚。

魏合面色不動,手往自己鼻子狠狠一捏。

“是我剛剛流鼻血了…唔…”他趕緊仰着頭。讓鼻孔裏的血水滴下來一點。

“哎呀,真的流鼻血了,你怎麼…!”魏瑩頓時擔心起來。

“你等等,我去給你找東西堵上。”她趕緊轉身去找東西堵塞鼻子。

她一番手忙腳亂,迅速給魏合塞住鼻孔,這才鬆口氣。

“怎麼會流鼻血了呢?難不成是這天氣太乾燥了?”

她想着明天給弟弟燉點瀉火的東西吃,可能是這天氣太乾燥上火。

lixiangguo

還有木小姐,腳踝骨粉碎性骨折,再好的藝術也沒有恢復的可能,這輩子恐怕要拄著拐杖,度過下半生了。

Previous article

葉天此時看著眾人那一起一伏的胸口,自己的呼吸也是逐漸放緩了下來。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