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都是沒有拆的,包裝什麼的一模一樣,汪洋隨便拿了一個后問:「我們是一起打還是一個一個的打?」

「一個一個吧!免得你輸了不服氣,說成績是林佳幫我打的。」

汪洋:「……」

他還沒有無賴到那種程度。

當然,不是他相信林佳。

他不傻,看得出來林佳對顧銘明顯對他有意思得多,如果只有三個人在這裡,說不定林佳真干出替顧銘打假賽那種事。

可惜,這裡不止三個人,還有不少吃瓜群眾。

這些人,不說都是他的朋友,但好多他都認識,豈會幫顧銘和林佳一起糊弄他。

顧銘這是赤果果的詆毀他。

他氣憤道:「顧銘,少瞧不起人,我汪洋說話算數,絕對不會食言。」

顧銘笑著說:「不食言就好,那你說我們怎麼打?」

汪洋心急道:「一起打,我要在最短的時間贏你。」

顧銘深有同感道:「我也是這麼想的。」

達成一致,兩人不在廢話,拆開各自手中的包裝袋,把眼罩戴在頭上。

然後,比試開始。

汪洋先開始。

剛才那十分鐘,他可以沒有閑著,一直找最佳射擊位置,雖然現在蒙上眼睛,不能看,但大概位置他心裡有譜。

抬槍瞄準,覺得差不多后,他立刻開槍射擊。

顧銘也在射擊。

砰砰砰!!!

很快,十發子彈打完,汪洋迫不及待取下眼罩,觀看起他的成績來。

還不錯,比他預想中的要好很多,十發子彈打出三十環的成績,一顆子彈都沒有脫靶。

這無疑證明,剛才他的辦法是有效果的,今天他贏的希望很高。

吃瓜群眾也是這樣覺得的,紛紛拍汪洋馬屁,說汪洋在蒙著眼睛的情況還能取得如此傲人的成績,非常難得。

然後,他們才把視線投向顧銘靶位,看這位小哥的成績如何。

這一看,他們傻眼了,這尼瑪是蒙眼打出來的成績?這非明是睜著眼睛打的好不好。

可是,剛才顧銘明明是把眼罩帶上的,怎麼可能睜眼?

可是,不睜眼打,蒙眼的成績怎麼可能跟睜眼的成績相差不大?

他們面面相覷,想不通為什麼會這樣,只能暗道顧銘運氣好,否則憑藉顧銘的爛槍法,絕對贏不了汪洋。

他們同情的看著汪洋,覺得汪洋輸得冤,還有人提議再比一場。

汪洋:「……」

他也想,可是顧銘會答應嗎?傻子都知道顧銘不會答應。

所以,他明智的沒有提。

可是,就讓他這樣接受失敗的結局他又很不甘心,忍不住確認道:「這真是你蒙眼打出來成績的?」

「你覺得呢?」顧銘把眼罩摘下,微笑的說。

汪洋張了張嘴,想說什麼最後沒有說。

他覺得這成績是顧銘睜著眼睛打的,否則不可能這麼好。

可是,眾目睽睽之下,顧銘怎麼可能取下眼罩不被發現?

顧銘勝得堂堂正正,他實在不好意思當著這麼多人面耍賴,垂頭喪氣說:「你贏了,林隊長以後是你的了。」

林佳惱怒道:「你們賭你們的,不準拿我說事,否則我一個都不會放過。」

說完,她轉身離開,俏臉上卻是忍不住浮現出一絲開心的笑容。

汪洋對顧銘一點都不了解,她卻是了解,知道顧銘是神運算元。

剛才,她被憤怒沖昏了頭腦,沒有想那麼多,現在顧銘贏了,大局已定,她再品味顧銘剛才說豪言壯語,有了一番新的領悟。

她覺得顧銘是算出了汪洋今天運氣差,所以才會提出跟汪洋進行蒙眼打槍,靠運氣贏下汪洋。

好處顯而易見,讓她擺脫了汪洋這個賴皮狗。

顧銘這是為了她好,可剛才她卻錯怪了顧銘。 太初魔主 現在明白顧銘的良苦用心,她臉紅,無顏見顧銘,只能快點走。

這能讓林佳走?顧銘立馬追上。

原來愛情,因爲青春 一路無話,兩人一前一後離開射擊俱樂部,看到林佳居然不是朝停車場而是朝著街邊走去,顧銘淡定不了了,趕緊上去,把林佳攔下。

「幹嗎?」林佳說。

「這我都贏了,還生氣呢?這就沒有必要繼續生氣了吧!!」

林佳想說,她這不是生氣,而是不好意思。

但是,這種話她沒臉說,裝作沒事人一樣說:「生氣?生什麼氣?我從來沒有生過誰的氣好嘛。」

顧銘說:「沒生氣就好,跟我上車吧!!」

「不去!!」

林佳說:「打車的錢我還是掏得起來,不需要坐你的車回去。」

顧銘:「……」

這還是生氣啊!!

他勸道:「林佳,別這樣,快跟我上車,有事跟你說。」

纏情總裁深深吻 「什麼事?」

「到車上再說,這裡說不方便。」

信?林佳壓根不信,顧銘指定是想在車上對她動手動腳。

很難受。

她已經有段時間沒有嘗過男人的滋味了,這要是再跟顧銘進行那種親密交流,她怕她忍不住讓顧銘進去。

她拒絕說:「你車上我就不去了,被別人看到不好,有事你就在這裡說,沒有什麼不方便的。」

「真不方便,我不騙你,如果你覺得我騙了你,你可以馬上下車。」

「這可你說的。」

「我說的。」

得到顧銘不靠譜的保證,林佳這才扭扭捏捏的上了顧銘豪車。

車上,顧銘把林佳抱了起來,林佳象徵性的掙扎了兩下,最後還是坐到了顧銘的大腿上。

身體同意了,但是嘴上林佳並沒有饒顧銘,氣憤的說:「這就是你說的重要事情?你這個大騙子,遲早有一天我要親手把你抓到監獄中去。」

顧銘:「……」

【作者題外話】:第一更,求票支持,拜謝!! 這搞得他們好像有殺父之仇一樣,事實呢?事實卻是林佳現在坐在他的腿上,跟他親密的不行。

同時,林佳這也是誤會他了。

他趕緊解釋說:「林佳,我真沒有騙你,我是真的有重要事情跟你說。」

「什麼事情?」林佳問。

顧銘沒有賣關子,直說道:「你腿上的傷疤我有辦法祛掉。」

「真的?」林佳懷疑道。

顧銘吐血道:「以前我不都給你說過嘛,時機到了,我會幫你把大腿上的傷疤祛除掉。」

「現在時機到了?」

「嗯!!」

「你要怎麼弄?」

「先把褲子脫了。」

林佳:「……」

她嚴重懷疑顧銘是想藉機占她便宜,壓根不是為了替她祛除傷疤。

她確認說:「你確定我把褲子脫了你能把我的傷疤給祛除掉?如果祛除不掉,怎麼說?」

「你說怎麼說?」

林佳想了一下說:「如果祛除不掉,你以後離我遠遠的,我這輩子都不想再看你。」

「那我要是祛除掉了呢?有獎勵嗎?」顧銘看著林佳鼓脹的胸口說。

這裡,有一對他怎麼玩都玩不膩的寶貝,好久沒有碰它們了,他著實想念的緊。

林佳白了顧銘一眼說:「替我祛疤,這是你以前承諾過的事情,怎麼的,還要收我診費?」

「不收、不收,這肯定不能收。」顧銘急忙擺手道。

「那你想幹啥?」

「我想……」

「別想,不可能。」

林佳直接拒絕,顧銘鬱悶得差點吐血,這是一點甜頭都不給他嘗啊。

一點幹活的動力都沒有,可自己說過的話,總不能當放屁吧!

他無奈說:「行,我不想,你把褲子脫了,我替你祛疤。」

「必須脫?不能把葯給我、我自己拿回家敷嗎?」

「不是葯!!」

「那是什麼?」

「等會你就明白了,肯定不會讓你失望的。」顧銘含糊道。

他才不會傻到告訴林佳他是按摩呢,因為他知道,一旦林佳知道,指定不會脫,會讓他就這樣按摩。

這能行?

這肯定不行。

這樣浪費靈氣不說,手感還不好,這種傻事他堅決不能做。

林佳深吸一口氣道:「好,我脫,祛不了我腿上的疤我再跟你算賬。」

林佳開脫,不好脫,因為下班前,她換上了便裝,現在穿著一條緊身牛仔褲。

顧銘熱心的幫忙,也不知道是有意無意,把林佳今天穿的黑色小內拉下來很多,也虧得林佳發現及時,及時拉上去,否則現在,她的小內指定連同牛仔褲一起下來。

這……

她不是沒有跟顧銘坦陳相見過,可是那樣很危險,屬於玩火。第一次她還有信心不會玩火自焚,可是現在,她是一點信心都沒有。

牛仔褲被林佳退至膝蓋處,白皙迷人的大腿浮出,如果不是上面那一道疤痕,堪稱完美。

但儘管如此,顧銘看到后,依然受不了,忍不住的狂咽口水。同時,身體還表達了對林佳的敬意,抵在林佳身上。

顧銘有按捺不住想要把林佳就地正法的衝動,林佳何嘗不是如此,有種不顧一切讓顧銘現在狠狠蹂躪她的衝動。

可是,想到她的身份,她必須忍。

她咬牙說:「顧銘,別讓我看不起你,別辜負我對你的信任,否則我會恨你一輩子的。」

「不會!不會!我就這開始給你祛疤。」 第一下堂妻 說著,顧銘把手放在林佳大腿上。

林佳:「……」

嘴上說著不會,下手卻是一點都不含糊,顧銘的行為完美闡述了什麼叫做偽君子。

她忍不住嘲諷說:「這就是你說的不會辜負我對你的信任?我看你是把我的信任當成你佔便宜的借口,你這好意思嘛你。」

顧銘無奈道:「我這就是在給你祛疤。」

「呵呵!!」

林佳譏笑道:「你覺得我會信嗎?」

顧銘說:「你不得不信,因為事實就是如此。」

林佳怒了,怒極而笑道:「行,我等著看你的事實,如果……」

顧銘接話道:「如果沒有效果,我隨你處置,你讓我幹什麼我就幹什麼,乃怕你現在讓我滾,我也立馬滾蛋,絕對不會猶豫一下。」

「這可是你說的。」

「我說的。」

顧銘強忍著笑意,下套說:「那要是有效果,你怎麼說?」

「你想我怎麼說?」

「我想你今晚不回家。」

「不回家幹嘛?」

「當然是干啊!!」

顧銘真想把心裡話講出來,但是他知道,林佳是不會同意讓他乾的。

想了一下,他說:「我想你再陪我洗一次澡,睡一覺,行嗎?」

「這個……」

都是干過的事情,再干一次沒事,就怕她們最後忍不住深入交流起來。

想起那個畫面,她突然發現,她居然有一些期待。

林佳:「……」

她想抽自己兩巴掌,想什麼呢?就這麼想被~干?就這麼盼著顧銘贏?顧銘這一次能贏嗎?

以前,她跟顧銘打賭確實沒有贏過,印象中,也沒有人打賭贏過顧銘。

可是這一次,她有信心,除非顧銘還有什麼後手沒有使出來。

她猜測是葯,可剛才顧銘說不是,這讓她很疑惑,不用藥怎麼祛疤?

想了一下,她問:「你就這樣給我祛疤,不幹別的事情了?」

「還得揉一下。」

顧銘揉了揉林佳大腿上的傷疤說。

lixiangguo

趙天驕目光陡然變得凌厲起來,桃木劍出現掌中,指着那娜:“妹子們,被廢話了,一起殺了這個女邪道!”

Previous article

恐懼到極點人就會崩潰,被百文勇這麼一甩,汪小藝的自控力一下子決堤了。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