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邪影王不知道,在他離開之後,林影就懶洋洋的站了起來,喃喃道:「龍魔,這一次就擺脫你了!」

「沒問題!」一道火紅的身影出現在林影面前,這是一個中年大漢,臉上充滿了狂放,正是火焰龍魔,化成人形的火焰龍魔。

此刻他臉上帶著邪邪的笑容道:「這件事,我很喜歡,我也絕對能做好,再怎麼說我也是火焰龍魔。」

「你的外表確實很像。」林影突然問道:「你是不是本身就是亞龍的一種……」

「放屁!」林影話還沒說話,火焰龍魔就直接蹦了,大聲咆哮道:「你在侮辱我嗎?亞龍的一種,我草,你怎麼不說我是龍神啊!」

「什麼?」林影在一瞬間張大了嘴巴,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重生之最強暴君

… 「哼!」火焰龍魔冷哼了一聲,沒有說話,但是可以看的出來,這一回他是真的動怒了。–

「嘿嘿,火焰龍魔!」林影陪著笑道:「你也知道,我對於神之大陸就是一個文盲,你和我計較,那我就真把你當亞龍了!」

「靠!」火焰龍魔好懸沒氣死,狠狠的瞪了林影一眼才咬牙道:「老子是始種,明白了吧?」

「什麼是始終?」林影更愣了。

「就是初始的種子!」火焰龍魔沒好氣的道:「也就是一個種族的第一代,或者他的純血後代,打個比方,龍族中的黃金巨龍,獸族的比蒙一族,鳳凰族的神聖鳳凰,矮人族的黃金矮人王,這些都屬於始種!」


「按照你的說法,其實現在的龍族,除了黃金巨龍之外,其他的全部都是亞龍,鳳凰族也不例外!」

「哦!」林影點了點頭,旋即欣喜的道:「這麼說,你裝成巨龍的樣子去偷襲精靈族,應該沒有問題,對吧!?」

「當然!」火焰龍魔傲然道:「只要不遇到精靈族的那些老妖怪,也沒幾個人會認出我來,要是我在偽裝一下,鐵定認不出來!」

「那就拜託你了!」

這算是火焰龍魔第一次幫助林影去完成任務,但是林影卻一點都不擔心,開玩笑嗎?火焰龍魔,這傢伙不說是大陸第一強者也差不多了,雖然本身的力量依舊只恢復到七層九級,但是他對於戰鬥的理解可不是一般七層九級能想象的,就像戰神,同等級的力量,把林影差點沒虐死。

而且火焰龍魔還有神之力,綜合來說,現在的火焰龍魔比起他巔峰時期,只強不弱。

林影坐鎮流雲帝國,接受周圍勢力的監視的時候,火焰龍魔已經出現在了神之大陸上。

「什麼人?」

就在精靈族一處秘銀礦場上,三位九級精靈帶著幾十位八級發出一聲大喝,目光冷冷的看著遠處。

「嘿嘿,路過而已!」一團火焰出現在這裡,緊接著一道沉悶的聲音傳來,但是精靈重要礦產區,怎麼可能被『路過』。

秘銀對於魔法師,尤其是光明魔法師來說,用處極大,但是,對於九級這個層面來說,就顯得可有可無了。

但是這個礦區不一樣,這裡的秘銀產量大的嚇人,在天穹大陸上,每年的秘銀產量也就十斤到二十斤,現在這一個礦區就能產三十斤以上,而且最讓人震驚的是,這裡還能產不少秘銀精華。

這是和秘銀呈現一百比一的比例的好東西,就連九級都能大幅度的增加攻擊力,精靈族本身就是以魔法而聞名,所以對這個礦區看的極重。

原本這裡甚至有一位大能在看守,普通九級也超過了二十位,八級更是數百位,但是和巨龍開戰到現在,精靈族的力量已經爆減到了極致,就算這樣的重要資源地,也只能派出五位九級,最強才四層九級,和以前相差了好幾個層次。

「路過?」精靈族冷笑一聲,看著那始終不願意露出真面目的火焰,冷冷的道:「這裡是精靈族的禁地,已經數千年了,閣下路過的還真的巧啊,不過罷了,就當你路過,現在請退回去!」

要是放在以前,精靈族肯定早就已經發動進攻了,這裡可是精靈族幾千年前就劃定出來的禁地,『路過』這裡,不亞於直接表示要侵略這裡,但是現在精靈族形勢不對,;路過這種事,精靈族也只能忍了。

但是他們忍了,對於打定主意進攻這裡的人來說,毫無意義。

「嘿嘿,我都走到這裡了,難道還要我回去從新走嗎?而且還要繞圈子,何必!」火焰呵呵笑道:「精靈族的朋友,還請行一個方便,讓我過去!」

「不可能!」精靈斷然拒絕道:「閣下要麼現在就退回去,要麼從今以後就是我精靈族的敵人。」

他確實不能讓這個火焰過去,前面就是精靈族存放這一陣子開採秘銀的地方,也就等於是精靈族的寶庫,寶庫讓對方路過,那還得了。

「怎麼?」一聽到不讓路過,火焰的聲音立刻冷了下來,寒聲道:「精靈族好大的氣魄啊,直接把這一帶圈了起來,直接要讓我退回去從新走,老子幾萬年前從這裡還能隨心所欲。」

「那是幾萬年前!」精靈族一步不讓,冷冷的道:「現在這裡是我精靈族的地盤,閣下還請退回去!」

「哈哈,好!」火焰大笑起來:「你們說是你們的,那就成你們的了,現在我宣布,這裡是我的地盤了,你們精靈族都給我滾!」

「媽的!」一個精靈忍不住了,怒聲道:「我看你就是來這裡找我精靈族的麻煩,真不知道是誰給了你狗膽子。」

「去你媽的!」火焰怒罵一聲,還沒等精靈族反應過來,就已經發動了進攻,漫天的火焰把精靈族包裹了起來。

「領域?該死!」精靈族立刻明白了,這不是想在這裡要點好處的收割者,而是想殺他們的精靈族死敵,一上里就用領域,這代表了不死不休。

但是這傢伙也太託大了吧,他們就算實力不行,但是也有好幾個九級,一個九級想用領域壓制他們這麼多的九級,這簡直就是找死。

但是很快,這幾個精靈就發現情況不對了,因為這個火焰的領域,居然真的壓制住了他們幾個九級,而且是壓倒性的力量。

「該死,最少也是八層九級,你到底是誰?」帶隊的那個四層九級的精靈怒聲質問。

但是火焰卻沒有絲毫回答的打算,繼續壓縮領域,很快,就在一聲聲慘叫聲中,將這幾個精靈活生生的壓死。

「好久沒有動手了,這感覺還真不錯!」把這裡的精靈殺戮一空后,火焰中傳出懶洋洋的聲音,用領域活生生的壓死了幾位九級,對於他來說,並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因為他是火焰龍魔,他對於力量的控制何其強大,就算只是用自己本身那還沒達到巔峰的力量,也是輕而易舉。

…重生之最強暴君

… 「好了,去下一個地方了!」火焰龍魔說完,連身影都沒有露出來,就向著一旁飄去,當然在走之前,他沒有忘記把秘銀都給收集起來,這些東西對於他來說沒什麼用,但是對於林影來說,用出就大了,現在的流雲帝國什麼都缺。

只是這玩意一時半會不能使用,因為精靈族這邊剛被滅掉了一個產區,那邊你就拿出來大筆的秘銀,這不是不打自招嗎?但是分批使用就沒那麼多麻煩了。

只是在火焰龍魔看來,林影現在不夠霸氣,因為林影現在掌握的力量,已經足夠和龍族或者精靈族正面一戰了,雖然說精靈族和龍族肯定有隱藏起來的老怪物,但是流雲帝國不是也有他火焰龍魔嗎?

而且林影發狠之下,同樣能滅掉九層九級。

所以管他那麼多幹什麼,打就是了!

不過火焰龍魔的這種想法,也恰恰證明了一個強者和一個王者之間的區別。

火焰龍魔是一個單獨的強者,他行事肆無忌憚,想幹什麼就幹什麼,但是林影不一樣,他要把利益最大化。

什麼事對流域帝國最有利,他就怎麼做。

就像現在,什麼對流雲帝國最有利,那就是精靈族和巨龍一族繼續開戰,一旦他們之間的仇恨減低,那麼巨龍和精靈族就有可能將目光看向流雲帝國,雖然現在的流雲帝國已經不懼怕一戰,但是兩個種族如果把目光看向流雲帝國,甚至在高層的引導下,把仇恨引到了流雲帝國身上,那就不怎麼美妙了。

精靈族也好,巨龍也好,高層都是明白人,精靈族和巨龍為什麼會打起來?要說流雲帝國沒有問題,誰會相信。

所以,林影要把他們之間的仇恨擴大,擴大到他們之間的戰爭只會擴大,卻不會減少。

火焰龍魔離開沒多久,就有一批精靈沖了過來,看著這一片狼藉的戰場,尤其是幾個已經變成了焦炭的同伴,一個個怒吼中燒。

「巨龍!」

一個九級精靈咬牙怒吼一聲。

「別亂說話!」為首的是一位六層九級的大能,聽到精靈的話連忙怒斥一聲,現在巨龍和精靈之間的關係剛剛有所緩和,高層們都不想再打下去了,撇去仇恨不說,繼續開戰下去的話,他們之間只會出現兩敗俱傷的情況,所以高層們都決定,先把仇恨隱藏起來,恢復元氣。

「除了他們,還能有誰?」九級精靈卻繼續大聲咆哮道:「最近是有很多勢力趁火打劫,但是他們都沒敢下死手,肯定是那幫巨龍,他們知道有勢力在打擊我們精靈族,所以也來了,但是他們的目的不是打劫一些資源,而是我們九級精靈的命。」

其他的九級精靈們也都怒氣沖沖,有幾個更是扭頭就走,看那樣子,顯然就是打算去找巨龍們報仇了。

「都給我冷靜一點!」六層九級的精靈大吼一聲,其他精靈是冷靜了下來,但是一個個看著他的目光顯得極為不友好。

六層九級的精靈一驚,心知要是再反對,很可能會出現內戰,九級不比其他,每一個都擁有極高的自主權利,就算自己的六層九級的大能高手,和這麼多的九級對碰也討不到好處。

當下臉色緩和了一些,冷聲道:「就你們現在這樣,能去幹什麼?能殺幾頭巨龍?精靈九級現在已經很少了,你們就這麼想讓咱們精靈族淪落到二流勢力嗎?」

聽到這些,精靈九級們的神色不由緩和了一些,但是依舊有不忿的道:「難道咱們就這麼忍了嗎?」

「當然不能!」六層九級的大能明白,要是不讓這些傢伙做點什麼,肯定會被引爆,其他六層九級自己又何嘗願意忍,當下就道:「咱們詳細計劃一些,也去端掉他們一個地盤,不就行了!」


「好!」在場的十多個九級紛紛叫好,一個個神色興奮。

這個六層九級的行事還算穩妥,算來算去,居然把目標定在了一個亞龍鎮守的區域。

只是那個區域也同樣不普通,有一頭依附巨龍族的亞龍九級鎮守,手下也有一大批准九級和八級,總體實力雖然不強,但是也絕對不算弱。

精靈九級雖然對於這個對手不怎麼滿意,但是只要能殺掉對方的人就好,現在雙方雖然還在打,但是彷彿高層有了什麼命令一般,已經近一年沒有見血了,現在自己這邊死了人,他們那邊也要付出代價。

而且六層九級說了,這一次的報仇只是第一部,凡事都要慢慢來。

果然,這一批精靈很快就沖了過去,一天之後就把那個亞龍發族群給全部滅掉,包括那裡的資源,都給搜刮一空。

之後六層九級的大能也有點上癮了,滅掉亞龍族群后,立刻找了一個地方開始商議還有哪些地方能滅掉。

當然,六層九級的精靈還沒有昏頭,知道這種事要保密,所以都找一些自己這邊十多個九級能一口吃掉的地方進攻,確保消息不會走漏,到時候巨龍就算知道是精靈做的,你丫的沒證據,你還想怎麼著?開戰?行啊,我們這邊也死了,我們還說是你們巨龍乾的呢!


就在精靈族這邊小心翼翼的動手的時候,林影又出動了他的第二步棋。

華里夫人和傑西卡的組合。

在林影給與了大量資源幫助下,現在的傑西卡已經達到了五層九級的極限,華里夫人雖然是天鷹族的人,但是好歹嫁給了林影,對於一些不會妨礙到天鷹族發展的事,她不介意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甚至給予一些幫助。

所以,林影就派傑西卡和華里夫人來到了神之大陸上。

華里夫人了解神之大陸上的龍族駐紮地,並且知道強弱,她找到這些地方,然後讓傑西卡出手。

傑西卡可是貨真價實的精靈,根本就不用冤枉,直接就會被對方把責任推到巨龍們的身上。

加上,人族也在出手,其他種族也在趁火打劫,巨龍和精靈族也在不停的暗中出手,整個神之大陸開始變得越來越混亂了。重生之最強暴君

… 林影這一次動手可以說用的就是陽謀,因為火焰龍魔確實能歸類到巨龍一族中,傑西卡本身更是精靈族王族。

也就是說,你就算是找到了他們,發現了是誰在暗中對巨龍和精靈們進行破壞,那又怎麼樣?他們本身就屬於精靈和巨龍,你還能硬說是流雲帝國的人嗎?

現在的流雲帝國也不是泥巴捏的,不是你想怎麼說就怎麼說,除非你把傑西卡和火焰龍魔都抓住,然後問出他們的身份,證明和流雲帝國有最直接的關係,

但是抓住這兩個,說的簡單,你能做嗎?

火焰龍魔就不用說了,丫的,你就算是派出九層九級也沒用,說不定還要反過來被他幹掉,就算是巨龍一族的所有老不死都出手,也絕對不可能抓住這傢伙。

到時候傑西卡那邊比較危險,但是有華里夫人這個地頭蛇在,還有林影給他的保命玩意,要逃跑的話,還是不難。

尤其是精靈聖皇傳回來了消息,似乎精靈族和巨龍一族的戰鬥越來越激烈,但是從天穹大陸移民過去的精靈族反而更加受到重視了,這讓傑西卡更加下狠手了,反正她知道,就算這兩個種族再怎麼打,也絕對不可能出現滅族的情況,開玩笑萬年大族說滅就滅,那還得了。

所以最後的結果最多也就是傷筋動骨。

但是隨著火焰龍魔滅掉了精靈族一位七層九級后,局勢就開始變化,不管在哪裡,七層九級都是重中之重的頂級高手,現在被滅掉了一個,那幾乎是動了精靈族的根本,幾乎肯定精靈族會暴怒。

所以在知道了這個消息后,林影立刻就下令,人族全部都撤退,絕對不要在動手了,傑西卡也立刻返迴流雲帝國。

唯獨火焰龍魔,雖然沒有撤退,但是最好也平靜一下,看看局勢在動手。

三個命令,傑西卡幾乎立刻就執行了,帶著華里夫人就離開了神之大陸,動用空間傳送捲軸,返回了天穹大陸。

火焰龍魔也安靜的蟄伏著,隨時準備對精靈族發動雷霆一擊,但是在沒有確定的把握前,這隻老狐狸才不會輕易出手。

但是,要命的是,有人沒有聽從命令!

那就是人族的九級們。


林影曾經命令邪影王派遣一支隊伍在神之大陸上搞破壞,用以混淆視聽,前期的結果不錯,因為大量的破壞,而且是莫名其妙的破壞,導致精靈族和巨龍都有點亂了。

但是隨著七層九級的精靈被火焰龍魔拍死,精靈族就開始出動大部隊了,要圍剿掉給他們造成重大破壞的人,巨龍那邊也一樣。

七層九級的精靈都被幹掉了!

如果是巨龍一族滅掉的,那麼精靈族就沒有理由放過這樣的強者,同時,巨龍也有猜測,要真是自己這邊的某一個不為人知的老前輩做的,那麼就一定不能讓他死在圍剿中。

加上這一段時間,也有不少巨龍和精靈都加入到了破壞中,相互暗中破壞著對方,連高層都壓制不住,甚至高層還參與了其中,畢竟死了那些多族人,有不少是他們的嫡系,甚至是血親,這樣的仇,怎麼可能是隨口說說就能壓制,只要有機會,他們完全不介意去報。

所以,很古怪的一幕就這麼出現了,雙方在暗中破壞,同時圍剿著破壞的人,在這種情況下,人族的破壞大隊應該立刻規避。

但是卻偏偏有人上癮了,不想就這麼離開。

說到底,還是因為林影對人族強者的掌握實在是太差了,畢竟他只是一個毛頭小子,但是對方卻是活了不知道多少年的老怪物,就算是實力比對方強,但是對方的年輕擺在那裡,也多少會產生一種:「年輕人與老前輩」的心態。

在這種心態下,林影的命令得到了執行,但是並沒有得到立刻執行,在人族大隊看來,雖然精靈族和巨龍都開始圍剿了,但是我人族現在也不是吃素的,而且這種破壞造成的誘惑力實在太大了。

不光光是資源上的優勢,還有就是心態上。

人族被壓制了太多年了,現在有了機會,那麼這些人還不一個個都和打了雞血一樣飆起來!

不說是神擋殺神魔擋殺魔,也是絕對傲氣十足,絕對敢和巨龍和精靈們對碰一下。

「砰!」

在流雲帝國的議事大殿中,林影一巴掌幾乎把整個龍椅拍碎,冷冷的看著一頭冷汗的邪影王。

「為什麼,沒有服從命令?」林影咬牙問道;

現在人族還是以帝國制,只是邪影王這些王者也都擁有極大的權利,就算是林影也要給予尊重,他們是天王,和斯科拉里這些帝國冊封的完全不是一個級別,但是此刻在林影的憤怒之下,邪影王也感覺滿頭的冷汗。

「陛下,我這就再次傳達命令!」邪影王連忙道:「一定讓他們立刻撤退!」

「晚了!」林影冷冷的看了邪影王一眼,無奈的嘆了口氣,淡淡的道:「從這裡把命令傳達過去,最少也需要三天時間,這三天已經足夠對方做出什麼了!」

「不會吧!」邪影王忍不住道:「神之大陸那麼大,這幫傢伙就算是逃也應該夠三天的時間吧!」

「哼!」林影只是冷冷一哼,沒有回答,反而問道:「你派出去的都是些什麼人,什麼等級,詳細告訴我!」

「這個……是!」邪影王微微一愣,還是點頭道:「一位七層九級頂級大能,一位六層九級的大能,還有三位五層九級,四層九級八位,陛下放心,就算是被對方發現了,也一樣能逃掉。」

林影苦澀的閉上了眼睛,這已經是邪影王手下一半的高端力量了,絕對不能這麼損失了,要是邪影王一直和林影做對,那麼不管也就罷了,但是現在邪影王一門心思都在輔助林影,就算是他的嫡系,林影也要拚命的去救。

只是,他這裡要是一動,那麼不管是神之大陸,還是天穹大陸,甚至海族,都要大亂了。重生之最強暴君

… 「通知!」林影站起來冷冷的看著眾人,喝令道:「急先鋒軍,準備出動!」



lixiangguo

眉心微蹙,令狐雁緩緩地道:「也沒什麼,按理說,像你這種境界,又有父親的信,應該是可以直接收為核心弟子的,可師尊卻讓你從內門弟子做起!」

Previous article

難道他是假的生氣?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