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那老闆怒道:「是否銷售出去,我不敢說,但是我敢說的是,我和趙老闆我們兩個人的肉製品加工公司,是不會再從你們羅小冬集團買一塊肉的。不就是一個騷婊子業務員嗎?你還英雄救美啊?」

羅小冬還沒說話,白珊珊說道:「估計也只有你不把你們家業務員當人看的。」

羅小冬說道:「說的好。」

這時候,歌舞廳里的安保人員,已經來了四名。

羅小冬還沒說話,那其中的一個安保值班經理,說道:「誰這麼大的膽子,在這裡亂鬧事的?」

那小弟說道:「看清楚了,這是我們趙老闆,趙天興!」

羅小冬努力搜腦海,沒發現任何和趙天興有關的辭彙。

但是那安保組經理大吃一驚,說道:「是趙天興先生?」

趙天興微微一笑,說道:「是我!怎麼,你們還想打我不成?」

那保安經理立馬賠不是,說道:「對不住,是我們有眼不識泰山,對不住了。有什麼需要我們效勞的,儘管吩咐。」

這時候,趙老闆斜眼看了一眼白珊珊和羅小冬,說道:「把你的狗拴牢了,我今天要大開殺戒。」

然後轉身,盯著白珊珊和羅小冬。

這時候他忽然發現了新大陸,因為他看到了在人群後面,在周若男旁邊的夏璇。

夏璇見那趙天興在看著自己,奇道:「你看我幹什麼?」

趙天興色眯眯的笑道:「羅小冬啊羅小冬,這就是傳說中的大明星女朋友夏璇?」

羅小冬不回答,反而說道:「大家,走吧,今天到此為止!」

羅小冬也不想打架。

而歌舞廳的保安組經理,說道:「羅小冬先生,不知道你們兩位有什麼恩怨,但是還請不要傷了和氣!」 羅小冬其實很奇怪,這個趙天興是什麼人。

結果,白珊珊忽然說道:「我們走吧,羅小冬!」

羅小冬做了個手勢,示意大家可以走了,但是顯然,此舉惹火了趙天興。

趙天興一做手勢,然後三個手下,就圍聚了上來,另一個老闆,說道:「趙哥,我看,今天要不算了吧?你們都是強手,別打起來了!」

羅小冬更加確信,這個趙天興應該是個練家子。

果然,這個趙天興說道:「你以為我趙天興在鳳和市橫行天下十八年,是吃素的嗎?今天這單大肥豬,本來我是為我的肉製品公司進貨的,真的想進這一萬頭八眉豬,推出這一款產品,但是沒想到卻被羅小冬你小子給破壞了,那麼,我的公司的損失,是不是應該由你賠償?」

羅小冬驚訝萬分,說道:「我的員工差點被你上了,你以為我沒想過要找你算賬嗎?我剛想說找你賠償呢,你卻找我賠償,你是不是腦袋有點問題?」

見羅小冬毫不客氣,那個暴躁的小弟又上前了,說道:「你他娘的想挨揍是不?信不信老子弄死你!」

羅小冬淡淡搖了搖頭,說道:「今天我算見識了,好,你們想怎麼樣把,我們開門見山,別啰嗦!」

那趙天興說道:「痛快,就喜歡你這種痛快人,給你兩條路選!」

羅小冬說道:「我洗耳恭聽。」

那趙天興仰起頭,說道:「第一條路,把那兩個小妞兒留下,陪我和朱老闆睡一覺,然後我們照樣簽合同,一萬頭豬,我按市場批發價買了!」

羅小冬一聲冷笑,說道:「第二條路呢?」

那趙天興哈哈笑了一聲,說道:「第二條路,就是你羅小冬賠償我們五千頭八眉豬的損失,白給我們五千頭豬,此時就此作罷!」

羅小冬不禁笑了起來。

那小弟,火爆脾氣的小弟說道:「羅小冬,你他娘的笑個屁!」

羅小冬看了一眼周圍的人,只見整個歌舞廳里的所有其他的工作人員也好,客人也好,都已經圍聚了上來了。

而夏璇,白珊珊,李麗香,也在看著自己,宋青鳳已經被安保人員送回去了,只是兩個安保人員回去了,還剩下一個小孫,還在。

這個小孫,是辦公室附近巡邏的安保人員,羅小冬認識他,平時還經常一起閑聊來著。小孫是吳經理的表弟,吳經理是周若男提拔的保安部經理,是一個退伍士兵。

今天吳經理沒來,在家裡,聽說出事了,也在往這邊歌舞廳這裡趕來。

而小孫,周若男讓那兩個保安帶著宋青鳳回去,扶著回去,而留下小孫,是想讓小孫幫忙。羅小冬看到周圍的人群,看到夏璇、周若男,和小孫,然後轉過了頭,說道:「我只可以給你們五頭豬!」

那暴躁小弟說道:「五頭豬?你在做夢嗎?」

羅小冬哈哈大笑,說道:「就是把你們五個變成豬頭!」

白珊珊早聽出來羅小冬的意思了,言外之意。

於是噗嗤一笑。

那暴躁小弟聽聞此話,立馬沖了上來,對著羅小冬就是一拳頭,只打面門。

羅小冬也不閃避,也不躲開,直接用左手去格擋,然後只見那人的右臂,一下子不能動彈了,因為那人的右拳頭,也就是右勾拳的拳頭,一下子被羅小冬攥住了。

羅小冬一伸展一拉一帶,就把那個人摔了個狗吃屎。

那個暴躁小弟之所以暴躁,實則是因為他的功力不錯,是趙天興的得力助手。平時囂張慣了,作威作福慣了,沒想到今天遇到了高手,自己是那麼不堪一擊。

而羅小冬絲毫沒有囂張或者怎麼樣,十分淡然,說道:「就你這武功,你還是多回去練幾年吧!」

這時候,剩下的兩個小弟,也沖了上來,而那個趙天興和朱老闆,則沒有再說話,顯然是默認他們的兩個小弟圍攻羅小冬。

羅小冬一擺手,示意李麗香和眾人遠離羅小冬,羅小冬眼前和周圍瞬間出現了一片空白地,然後,羅小冬以詠春拳的起手式,開始正式一對二,打這兩個小弟!

這兩個小弟,分別左右沖了上來,然後,和羅小冬對打,羅小冬感覺這兩個小弟的武功,比剛才那個暴躁小弟的武功高了十倍不止。

尤其是右側這個,武功水平應該在獨孤天的水平之上。

獨孤天,就是東方上的徒弟,是上上一次黑拳大賽的對手,是東方家族的傳人弟子。

換句話說,這兩個小弟合擊,功夫應該在東方夜的水平之下一點點。

而東方夜,則是東方家族武功的最高的人,也是羅小冬這三年來碰到的第一人,除了白老大。因為白老大從來沒動過手,而且白老大也老了。

這兩個人中的任何一個,白珊珊都絕對不是他們的對手,所以幸虧白珊珊沒著急救人,而是打電話叫來了羅小冬。

羅小冬沒想到這個趙天興手下還有如此高手,心想,這趙天興到底是何許人也?

帝尊嗜寵:廢材逆天狂妃 當然,羅小冬現在的武功水平,打敗東方夜,也是輕而易舉的,東方家族沒有人是羅小冬的對手,羅小冬呢,也完全不懼任何人,只是上一次和東方夜打,一來羅小冬是想從東方夜這個絕頂高手身上學點東西,另一方面,也是自己想給對方個台階下,所以沒有在擂台上打敗東方夜。

而這次呢,羅小冬完全不虛,也不想學什麼東西了,所以很快解決掉了兩個人,把兩個人其中一個門牙打掉了三顆,另一個人呢右臂打脫臼了。

而這時候,眼看著小弟不行了,趙天興也上了,而那邊的朱老闆,不知道為什麼不上,也許是不會武功,也許是什麼別的緣故。

羅小冬沒讓白珊珊出手,只是示意白珊珊和夏璇躲開的遠一點。

而後,開始動手。

這時候,那兩個小弟的其中一個,就是脫臼那個,已經失去戰鬥力,而另一個門牙沒了的,居然忍著痛苦,繼續打羅小冬。

羅小冬又是一對二,羅小冬打鬥的過程中,有人一聲長嘯,然後從門口推開人群進了來,羅小冬一看來人,這來人不是別人,而是蘇炳昌。

羅小冬想問蘇炳昌在幹嘛,怎麼這麼巧。結果那蘇炳昌直接沖了上去,打那個小弟,門牙缺失的吐血小弟。

羅小冬本意是不需要別人幫助的,但是蘇炳昌一番好意,自己也不忍駁了對方。

這時候,二對二,很快,羅小冬就打敗了趙天興,因為羅小冬沒這個耐心,今天不是正式比武,而是群體鬥毆,應該算是鬥毆吧,所以羅小冬用了六分仙力,一下子把那趙天興的肋骨打斷了一根。 陶因鶴現在是被「禁足」了的,想要進城,對他來說需要費些功夫。

但這不在夏昭衣所擔心和考慮的範圍,陶因鶴是趙秥身邊的得力副將,進出一道城門的能力,夏昭衣知道他是有的。

其他沒有什麼事情可說了,夏昭衣同陶因鶴告辭,想要儘快回去。

陶因鶴見她真要走,好奇道:「阿梨,你此番來這,就是同我說這藥物的事情?」

「嗯,」夏昭衣點頭,「這件事情不是小事。」

一旦被送出城,接下來這批藥物的流向,夏昭衣幾乎可以猜到十之八九。

最不虧錢又最快的處理方法是什麼?

當然是賣給那些軍隊了。

對那些叛軍,夏昭衣談不上是喜是惡,畢竟這是李據的江山。

但是如果不是賣給叛軍,而是送去北境呢?

這樣的可能性不是沒有,而她一點都不想要讓這樣的可能發生。

陶因鶴神色變得嚴肅,看著夏昭衣,說道:「那,阿梨,我能不能問你一件事情?」

「什麼?」

「你真的是孤兒嗎?」陶因鶴說道,「如果這些話有冒犯到你……還望見諒。」

夏昭衣笑了:「你有此一問,是想要知道我的目的?或者是說,覺得我不可信。」

陶因鶴忙搖頭:「不是,我是覺得你很厲害,我不知道你這陣子是不是都在京城,如果是的話,你應該對佩封的阿梨會有一些耳聞吧?」

「嗯,我知道很多人在找我。」夏昭衣點頭說道。

陶因鶴認真道:「你很厲害,阿梨,以你這樣的膽識和才幹,你完全能找到一個良主當靠山,若你真是孤兒,無依無靠的話,鄭國公府……你想來嗎?」

「是這樣的嗎,」夏昭衣皺眉,「所以,剛才趙唐給我說什麼親事,其實是為了拉攏我?」

「趙唐?」 愛上獨宿情人 陶因鶴疑問,「我沒跟你提過他的名字,你認識他?」

夏昭衣不置可否,淡淡道:「他應該不認識我。」

陶因鶴看著她,心裏面有種感覺越來越奇怪。

以前遇上的小丫頭,他就跟尋常哄孩子那樣彎下身子,將手搭在小孩的肩膀上,哄她們不要難過,可是這些動作面對面前這個丫頭,他做不出來。

她身上的氣度,讓他壓根就沒辦法將她當做小孩來看,而她所做過的事情和留下來的說法,更讓陶因鶴時時在想,哪樣的父母能生出這樣一個心智才能的姑娘來。

「前邊的大營,我便不回去了,」夏昭衣這時道,「陶將軍,我就先告辭了。」

「好吧,」陶因鶴點頭,「這藥物的事情,多謝了。」

「謝我幹什麼,」夏昭衣一笑,「這些藥物又不是我花錢買的,不過慷他人之慨罷了,我受不起這謝字。」

說著,她抬手抱拳:「再會。」

「再等等,」陶因鶴跟上去,「還有定國公府之事,你還沒有答應呢,而且你身上缺不缺銀子,我先給你五十兩留著傍身?」

「不了,」夏昭衣邊走邊笑道,「我不缺銀子,定國公府之事就不提了,我不去的。」

「為什麼?」

夏昭衣笑著搖頭,沒有說話。

陶因鶴見她這樣,便也不知說什麼好了。

離開溪邊,穿過幾個草坡,夏昭衣從另一側走了,不想回去營地。

陶因鶴看著小童的小身影離開,心裏面對她的困惑越來越濃。

他當然不會盲目就全部都相信了她的話,回京之後,鄭國公府的人也肯定會去好好探查。

但如若是真的,這個小女童是怎麼知道的,怎麼辦到的,又為什麼要將這麼大的一份厚禮送給鄭國公府?

但想起她在佩封做的那些事,陶因鶴現在就可以確定,她應該不是什麼壞人。

待小童的身影徹底消失后,陶因鶴收回目光,轉身回去。

………………

書房的門被輕輕推開。

石頭手裡拿著一封信進來:「少爺。」

沈冽坐在窗邊看書,看的有些入迷,沒有聽見。

石頭拿著信過去,容色並不是很開心,又叫道:「少爺。」

沈冽這才抬起頭,烏黑狹長的眼眸望來,淡淡道:「何事。」

「信,」石頭不太高興的將手裡的信遞過去,「沈諳令人送來的。」

沈冽接了過來,拆開信封。

石頭在旁邊冷眼看著,視線漸漸移到了沈冽的書上,結果發現他看的專註的這本書,又是那夏小姐留下的。

這幾日,沈冽一直都呆在書房裡邊,這其實該是一件好事,刻苦讀書的少年才俊,多討喜。

而實際上,石頭卻發現,他每次看的都不是什麼「正經」的書,全是那夏小姐留下來的。

雖說那夏小姐被稱為天下無雙,但石頭總覺得有這類名氣的人,未必就真的有真才實學,比如輕舟聖老,比如沈諳。

定是因為那夏小姐是個女兒身,又是個定國公府的大小姐,加之死前的大節和大義,所以才被世人這樣褒讚吧。

而她留下來的這些書,石頭偷偷翻閱過的,壓根就看不懂,生僻字也很多,很多都神神叨叨的。但偏偏就是這些書,讓沈冽這幾日看的著迷了一樣,放不下來。

他家少爺該看的,明明應該是經世致用治國為官之書,看這些旁門左道三教九流的幹什麼呢?又沒用。

石頭看回到沈冽,他還在看信。

信有好幾頁,他才拿來的時候,就掂出了份量不輕。

現在沈冽看的慢,而且神情似乎越來越嚴肅了,讓石頭有些好奇這信上說了什麼。

一張張看過去,沈冽垂下手,微微有些愣怔的虛望著,不知道在想什麼。

「少爺?」石頭出聲叫道。

沈冽斂眸,朝他看去,說道:「點個火。」

lixiangguo

阿宴知道自己以前是根本不會被帶出門的,難為四姑娘想出自己身子弱的借口裡。只是倒沒想到這裴採桑是個如此直爽的性子,一時倒有幾分喜歡,便對她綻開一個真誠的笑來,道:「這個說得極是,以後倒是要跟姐姐們多玩玩,也好讓我長些見識。」

Previous article

「嗯,在天澤挺小的時候。」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