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那畫風清奇,那滑稽搞笑。

頭皮發麻的蕭彧:「……」

五歲小奶包精通醫術,天生神力,飯量是大人的一二十倍……

他和顏兒生了個怪物閨女?

想到此,他心頭一凜。

他的閨女絕不可能是怪物!

終於,依依吃飽了,從飯桌下來,滿足地打飽嗝。

「爹爹是不是擔心把王府吃窮了?」

「沒事噠,我會賺好多金山銀山,不會把爹爹吃窮的。」

她的小嘴四周還沾著食物殘渣,像一隻弄髒了的小奶貓,可可愛愛。

蕭彧:「……」

他用綢帕給她擦嘴,動作溫柔,「爹爹是擔心你積食,肚肚疼。」

她拍拍小肚肚,笑得眉目彎彎,「我沒吃飽才會小肚肚疼。」

他摸摸她的小腦袋瓜,寵溺地笑。

飯後,依依去看看娘親。

蕭彧把蕭景寒叫到一旁,面色沉重。

「父王是不是覺得小不點跟尋常的孩童不一樣?」蕭景寒猜到父王想說什麼。

「小寶寶還有什麼與眾不同的地方,你統統告訴我。」蕭彧眉宇微緊,覺得自己的心臟負荷不了這種衝擊力太強的「驚喜」。

「小不點年僅五歲,聰慧無雙,文武雙全,不輸我們兄弟四人,甚至比我們還要厲害。」蕭景寒故意賣關子,「小不點的與眾不同之處,父王還是自己慢慢發現吧,這才有樂趣,不是嗎?」

蕭彧:「……」

蕭景寒莞爾一笑,「依依回府時,戴着我們梟王府的信物,還跟母親有幾分像,的確是我們蕭家的閨女。至於她是怪物還是什麼,我們都要接受這樣獨一無二的她。」

「我只是有點……驚訝。」蕭彧不知如何形容自己的心情。

「父王,小不點有一個有趣的靈魂,你會慢慢發現她值得我們寵一輩子。」

「我知道了。」

蕭彧心想,也許是他想多了。

無論如何,依依是他和顏兒的親閨女。

無論她是什麼,長成什麼樣,都是他蕭彧舉世無雙的親閨女!

這時,容洛羽來報,三千南軍趕到。

梟王府的事,南軍全力支持,自然派兵馳援。

看到軍威赫赫的南軍刀劍霍霍,那些暗地裏蠢蠢欲動的人,不敢再有心思。

蕭彧決定,午時公審羅城主和雲仙郡主。

告示張貼出去,很快,百姓奔走呼告,涌到城主府外。

可謂萬人空巷。

上千百姓黑壓壓的,南軍維持秩序。

士兵押著羅城主、雲仙郡主到刑場。

羅城主的傷已經處理了,但流血過多,如今只剩下一口氣。

雲仙郡主少了一隻胳膊,又淪落成階下囚,快嘔死了。

一夜之間,她和父親從海州的天變成地底泥,換誰都接受不了。

如今她還不知道那伙外地人的身份,想着也許還有一線生機。

「各位父老鄉親,我父親兢兢業業殫精竭慮,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你們,保得一方太平,讓你們安居樂業。」

「這些匪徒要殺我父親,接下來要殺的就是你們!」

「我們不能任人宰割,我們要反抗!為了保住我們的性命,為了保護我們的家園,我們要同仇敵愾,我們要萬眾一心、團結起來,把他們趕出海州!」

「他們一定是敵國派來的人,要滅了我們海州,成為他們的附屬之地。海州是我們的,我們不能讓海州,讓我們淪為敵國的奴隸!」

雲仙郡主揚起聲音,慷慨激昂地說着,試圖煽動百姓對這夥人的敵對情緒。

利用百姓絕地反擊,成功不是不可能。「過去的事就讓它過去,走了,去輕策庄。」

拖了幾個月的行程終於要邁出,想到可能會收穫珍奇異獸,香菱激動難以抑制。

一行四人,本應是和諧的,結果多出來一位「大人物」,重雲還是有些不太習慣。

閑羽是想直接帶人飛行,那樣的話方便快捷,可香菱不願意,想着沿途多收穫一些食材。

《原神之劍主》第二百零九:很多未曾見過的物種雖然只過去了一個多月的時間,白雲飛的氣色已經好了很多,顯然她的傷勢恢復的不錯。

直到秦衝來到跟前,白雲飛這才緩緩睜開雙眼。

只是此時秦沖的神色有些黯然,白雲飛卻是欲言又止,對於秦沖此時的心情她還是能理解幾分的。

「你的傷勢恢復的如何了?」沉吟片刻之後秦沖這才開口問道

《秦氏仙朝》第五百一十一章:跟蹤 而後,池魚警惕的看了看周圍,高深的內力感知確定屋內、村長一家已經睡得很沉了后。

池魚才解釋細說:「我叫顧池魚,也叫蘇池魚,我們從小就認識,我父母在我年幼時和離,我被母親帶走,之後……」

靜謐的夜空下,輕聲細雨間,池魚從他們兩人年幼的時候講起,而逐漸的,阿魚也總算知道了,他所失去記憶中的故事。

「我…我真的叫聞人故淵?姓聞人?我、我是皇帝?你是攝政王?」聞人故淵簡直不敢相信。

而他也才知道,為什麼他失去記憶了,霍邱和霍靈芝問他名字時,他會脫口而出一個『魚』字。

所以不是他的名字裏帶『魚』字,而是他心中潛意識裏的記得,有個名字裏帶『魚』字的人,就算失去記憶他也記得。

而池魚對於聞人故淵的話,確認的點了點頭:「沒錯,你是沒半分實權的小皇帝。曾經整個北國都掌握在本王手中,而你、是本王一手扶持着登上皇位的,以前您年紀小,整個北國大小政務,都是本王說了算,朝臣也不滿本王牝雞司晨許久了;

可在陛下您失蹤的兩個月里,您已經年滿十六了,要是您沒有失蹤的話,朝臣們恐怕早就逼着本王,將所有攝政權交還給您呢。

所以陛下,您可要思考,回朝後,您要不要跟本王爭權奪利?」

「你…你在騙我!」聞人故淵篤定到。

「臣怎麼敢欺君呢?」池魚笑道。

「你就是在騙我!我是失憶不是傻!如果真的像你說的那樣,你是個攻於心計、攻於權柄之人,那你剛剛就不該跟我說,你一直在壓制我,搶我的權柄。

你就應該騙我,說我以前跟你的感情很好,我以前非常相信你,我也不善於政務,那些朝臣才是奸佞之徒……」

「萬一我故意反著說,博取你信任呢?你看,你不就覺得,我是故意反著說的嗎。」

聞人故淵:「……」

………

三天後。

突然來了三千騎兵,停在村大門口。

一時間,把全村人都嚇到了。

而村長老頭兒聽說了后,忍着心中的恐慌,從地里扔鋤頭就朝村口跑。

當村長老頭兒喘著粗氣,跑到村口后,一眼看到騎在馬上、最前頭的那人時,震驚又不敢相信。

村長老頭兒:「北…北壯士?」

北闕微微點頭,承認對方沒有認錯人,「是我。」

接着,北闕向身旁的士兵命道:「分兩百人,立馬將禮品送去白水村,然後你跟我著進村接人,其他人守在村口,不得打擾村民。」

士兵:「喏。」

之後,士兵再給下面的人使眼色,然後他則是跟北闕進了村。

村長家。

池魚早就聽見了村外有馬踏聲,所以她立馬就對聞人故淵說:「接我們的人來了。」

不多時,果然如池魚說的那樣,北闕和另一個身穿士兵服的士兵,從門外走了進來。

士兵見到池魚和聞人故淵,一臉激動,大步走到兩人面前,單膝跪地:「拜見陛……」

「好了!」池魚迅速打斷他,「出門在外,不必這麼多禮。」

士兵也不是蠢的,立馬意會池魚說的不要暴露身份的暗意,起身抱拳道:「謝…公子、姑娘。」

之後。

池魚讓北闕拿了一張一百兩的銀票,然後走向在一旁默默看着的村長一家,她將手中的銀票,遞給村長老頭兒后說道:「村長大叔,這些天多謝你們的照顧,小小心意、不成敬意。」

村長老頭兒一看銀票上,一個大大的一百兩的字,不僅沒驚喜,反而惶恐擺手道:「這這這…這使不得、使不得。」

而老婦人同樣惶恐擺手,不敢接銀票。

她自從聽到村外,有許多官兵,而這些官兵是來接自己家裏兩個客人的,她便惶恐不安起來。

便覺得池魚和聞人故淵,根本不是普通富商之子,恐怕是官家子弟,她生怕池魚會秋後算賬,畢竟她貪心要了幾十兩銀子了,簡直比黑店還黑。

池魚再次往前遞了遞,一邊說:「還請村長大叔不要辜負我的心意,既然我拿出了,就算你不要我也會扔了,沒道理收回,讓我在下屬面前沒了面子。」

村長一家對於池魚話中的意思,簡直是驚呆了。

她在下屬面前給出了一百兩銀子,他們要是不收,不僅是不給她面子,而且她為了面子,寧願扔掉也不會收回。

『有錢人的作風,都是這樣的嗎?』村長一家同時想到。

最終,村長老頭兒還是接過了銀票。

而池魚見他接了,便也不再廢話了,直接道了一句:「告辭。」

說完,她就拉着聞人故淵奪門離去。

………

兩天後。

寬敞且平坦的官道上,三千行動有素的騎兵,護衛著一輛豪華的馬車。

而馬車裏,正是池魚和聞人故淵。

池魚認真的看着手裏的冊子,而冊子上的內容是朝廷里,暫時攝政的四人組,將最近的政事整理成冊、上報給她,而聞人故淵,則是不動聲色的伸著脖子偷看。

池魚感受到后,抬起頭來。

聞人故淵的身姿立馬朝後退,彷彿在說,『我沒看!』

掩耳盜鈴的樣子,池魚不由笑着搖頭,隨後突然興趣上來。

。 溫度很低,他的手觸摸上去,手指都要被凍傷。

他不由心疼死了,芋頭被凍成這樣,很冷的啊!

「芋頭……芋頭,你忍着點,我帶你走,帶你離開這個鬼地方……」

夏文楠唇角顫動地說着,用力把冷櫃箱拉出來。

宮玉的身體被凍得僵硬僵硬的,他不敢用力,費了好大的勁才把宮玉抱到地上。

抱着宮玉,那種冰凍的感覺傳到他的身上,他都冷得牙齒打顫。

但他不鬆手,恨不能把自己的體溫都給宮玉。

忽然想起自己的內力,他趕緊運功,用內力來融化掉宮玉身上的冰塊。

夏文棠這時趕到太平間,一眼望去,找到夏文楠的位置,他急忙跑過去。

「文楠,你找到女神了嗎?」

蹲在夏文楠和宮玉的旁邊,看夏文楠皺着眉頭,將手貼在宮玉的身上。

他愣了愣,不敢出聲打擾。

一刻鐘后,宮玉的身體終於不再僵直。

夏文楠又抱緊宮玉,疼得心都在滴血。

夏文棠瞧他那舉動,「嘖嘖」兩聲,奚落道:「你還說你不愛她,騙鬼呢!」

lixiangguo

「字面上的意思,方才你說的那些,對你來說,重要嗎?」江遠彥又問。

Previous article

「這就是武俠嗎?’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