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那楊廣看了看旁山風,問道:「那不知旁山風兄弟,我楊廣能做些何事?」

旁山風向楊廣行了一禮道:「不瞞楊廣兄,旁山風之前就是想解決這個問題,所以才想出去在街市上招募一些勇壯之士,不想遇見了楊廣兄。」

「招募?招募勇壯之事?這可不是一件簡單的事。

據我所知,招募到的人員都會要不菲的酬金,人數越多,就需要更多的財貨投入,這招募一事,可不是兒戲。」

旁山風見楊廣說了這話,頓時接著道:「所以,阿風才想請楊廣兄助我們一臂之力,屆時,若是賺了利頭,我等共分之,不知楊廣兄意下如何。」

楊廣聽了旁山風的條件,頓時有些意動,但仍舊有些猶豫,而他猶豫的表情,被旁山風盡收眼底。

「不知楊廣兄還有個為難之處,還請告知阿風,阿風定當為楊廣兄排除一切萬難。」

楊廣聽后道:「其實也沒什麼為難,旁山兄弟有困難,我楊廣絕不袖手旁觀,只是我還有幾個兄弟,仍舊進不得這夷城,住在外面,不僅忍飢挨餓,還時不時被城外面那些無所管束的人欺凌和傷害,所以,我有些擔心。」

旁山風一聽,笑的更大聲了,道:「楊廣兄,這有何難,無非是這財貨而已,拿去,這是三十銅錠,楊廣兄,你且先去將貴兄弟領上三人進城,全部先安心住在陽亭之中,待我們第二爐開后,賺了財貨,再將貴兄弟所有人都接進來也不遲,不知楊廣兄以為如何?」

那楊廣見旁山風給出了如此優渥的條件,頓時一激動起身向旁山風行了一個大禮。

旁山風看著楊廣拿了財貨急匆匆地出了陽亭,去接他的兄弟們了。

而旁山風一看天時還早,又趕緊出了門,去磨坊找丑樁去了。

當旁山風剛到磨坊后,就看到丑樁師徒齊齊坐在堂中休息,並無生意。

旁山風見了丑樁就將自己的來意說了個明白,想雇傭他們師徒二人。

丑樁聽了旁山風的提議后,有些猶豫,而他的徒弟丑木一聽,卻欣喜的不得了。

「樁叔,這一次,我們只鍛鑄了三個鐵鉤,你可知那三個鐵鉤賣了多少財貨?」

「多少?」丑樁問。

「七十二個銅錠!」 白素素道道:「為何如此?」

不一會旁山風便領著那大漢來到了陽亭居,分賓主坐下,請臘梅給這大漢上了一壇剛從深井中打出涼水。

那大漢端起罈子就大口大口的喝了起來,一直喝了半壇才停了下來。

旁山風一見那大漢喝的痛快,心中歡喜。

「在下旁山風,正是這間陽亭居的半個主人,不知壯士大名,還請賜教。



那大漢剛喝的痛快,這半壇涼水,夠涼,夠甘甜,然而當那大漢剛放下罈子,突然聽到旁山風說自己是這個陽亭居的半個主人,頓時驚了一跳,這麼大的宅院,其主人竟是眼前的這個半大孩子。

那大漢暗中打量了一番旁山風,趕緊抱拳道:「多謝主人款待,在下名為楊廣,無姓,只是一介布衣平人。」

「楊廣,好名字,我旁山風雖然有一個賤姓,但怎比得上壯士這般的勇士。

不過,不知壯士你可覺得在下是不是有些面熟?」

楊勇正身抬頭仔細的看了看旁山風,狐疑不定,心中確有些覺得面熟。

楊廣還是搖了搖頭道:「主人家見諒,楊廣實在覺得主人家似乎有些面熟,但就是一時間想不起來,在哪裡見過。還望見諒!」

旁山風笑了笑,又跟楊廣喝了一大口涼水,道:「壯士你再好好想想?」

那楊廣仍舊搖頭苦笑,實在是想不起來。

旁山風又笑了笑道:「壯士可還記得之前購買鐵鉤之時……」

還不等旁山風說完,那楊廣便瞪大了眼睛指著旁山風道:「是你?怪不得我老覺得你面熟。

哦對了,我看你最後跟那個賣鉤的姑娘離開了,你跟她熟嗎,你們認識嗎?」

旁山風笑了笑道:「哈哈哈,我們不但認識,還是好朋友,那個姑娘名叫鄭茹,就住在這陽亭居里!」

楊廣驚奇的說:「這麼巧,真是人生一大快事。」

旁山風神秘兮兮的說:「正是,此番機緣,豈是我等所能錯過的。

既然是機緣,如果閣下不嫌棄的話,旁山風我想稱呼你為大哥,無需那般客套,不知意下如何?」

「當然可以啊,阿風我就託大,你稱呼我一聲為楊兄即可。」

楊廣說。

「那求之不得,求之不得!實不相瞞,還請楊兄勿怪,今日茹兒姑娘私自前去街市之中,欲將那幾根鐵鉤賣掉,適逢楊兄捧場,否則也不會賣的如此之好。

方才,與楊兄於街市上相遇,在下便馬上認出了楊兄,有心感謝楊兄,又想與楊兄相識,正好天公作美,讓我與楊兄有如此機緣,相坐一堂,幸甚至哉,幸甚至哉!」

「旁山兄弟客氣了,今日能夠與君暢談暢飲一番,楊廣心中感激。」

旁山風與楊廣又聊了一會,感覺二人的關係又密切了幾分,旁山風才佯裝嘆了口氣。

「旁山兄弟,何故嘆氣啊!」

「楊廣兄有所不知,眼下我們打算做一樁生意,奈何遇到了一些困難。」

那楊廣一聽,來了興趣道:「哦?旁山兄弟不妨說來聽聽,興許愚兄還能出一分薄力!」

旁山風搖了搖頭,感覺十分苦惱。

「不瞞楊廣兄,之前茹兒姑娘所售賣的鐵鉤,正是我們陽亭居所鑄!」

「啊?那幾個鉤子就是你們鍛鑄的?我還以為是從哪裡來的新鮮貨呢!」

旁山風笑了笑道:「楊廣兄見笑了,幾個殘次品而已,無足掛齒。

不過,我等今日所遇到的問題,正與那鉤子有關。」

「哦?是何問,旁山兄弟,不妨說出來聽聽。」楊廣說。

「楊廣兄,在下也不瞞你說,近日我們所做得生意,正是鍛鑄這鐵鉤之類的器物,怎奈,對於鐵鉤鍛鑄方面,我們在經驗方面還欠缺一些經驗,同時我們這陽亭居人手嚴重不足,本來之前就計劃說要買一些奴隸來作為幫工。

但由於我們來此地人生地不熟,想找一些可靠之人,難如登天。

而且,這鍛鑄之事,又事涉隱秘,所以阿風才一直苦惱於此。



那楊廣看了看旁山風,問道:「那不知旁山風兄弟,我楊廣能做些何事?」

旁山風向楊廣行了一禮道:「不瞞楊廣兄,旁山風之前就是想解決這個問題,所以才想出去在街市上招募一些勇壯之士,不想遇見了楊廣兄。」

「招募?招募勇壯之事?這可不是一件簡單的事。

據我所知,招募到的人員都會要不菲的酬金,人數越多,就需要更多的財貨投入,這招募一事,可不是兒戲。」

旁山風見楊廣說了這話,頓時接著道:「所以,阿風才想請楊廣兄助我們一臂之力,屆時,若是賺了利頭,我等共分之,不知楊廣兄意下如何。」

楊廣聽了旁山風的條件,頓時有些意動,但仍舊有些猶豫,而他猶豫的表情,被旁山風盡收眼底。

「不知楊廣兄還有個為難之處,還請告知阿風,阿風定當為楊廣兄排除一切萬難。」

楊廣聽后道:「其實也沒什麼為難,旁山兄弟有困難,我楊廣絕不袖手旁觀,只是我還有幾個兄弟,仍舊進不得這夷城,住在外面,不僅忍飢挨餓,還時不時被城外面那些無所管束的人欺凌和傷害,所以,我有些擔心。」

旁山風一聽,笑的更大聲了,道:「楊廣兄,這有何難,無非是這財貨而已,拿去,這是三十銅錠,楊廣兄,你且先去將貴兄弟領上三人進城,全部先安心住在陽亭之中,待我們第二爐開后,賺了財貨,再將貴兄弟所有人都接進來也不遲,不知楊廣兄以為如何?」

那楊廣見旁山風給出了如此優渥的條件,頓時一激動起身向旁山風行了一個大禮。

旁山風看著楊廣拿了財貨急匆匆地出了陽亭,去接他的兄弟們了。

而旁山風一看天時還早,又趕緊出了門,去磨坊找丑樁去了。

當旁山風剛到磨坊后,就看到丑樁師徒齊齊坐在堂中休息,並無生意。

旁山風見了丑樁就將自己的來意說了個明白,想雇傭他們師徒二人。

丑樁聽了旁山風的提議后,有些猶豫,而他的徒弟丑木一聽,卻欣喜的不得了。

「樁叔,這一次,我們只鍛鑄了三個鐵鉤,你可知那三個鐵鉤賣了多少財貨?」

「多少?」丑樁問。

「七十二個銅錠!」 旁山風握著鐵盾。

隋定聽了旁山風的脈后,心中疑惑,此時這個少年的脈象平穩,緩和,完全不似聽了簫聲後有過頭暈眼花之象,但他又不明白其中究竟是什麼原因,讓旁山風免疫了自己的簫聲。

不過,隋定卻有了一個猜測。

眾人見隋定放下了旁山風的手,都十分好奇。

「爹爹,怎麼樣,他是不是說謊了?」

隋聆急問。

「沒有!」

隋定只說了兩個字,眾人便齊刷刷的將目光投向了旁山風。

「說,你究竟是怎麼做到的,為何阿爹的簫聲會對你無效?」

隋聆指著旁山風問。

「我……我真的不知道,就是聽那簫聲跟普通簫聲一般無二,甚至比別的簫音還要難聽許多。

那時,阿風以為,興許是這位隋定大叔不會奏簫而已。」

隋定一聽旁山風說他吹的簫音難聽,瞬間感覺滿頭黑線爆發,而他又不能發作,只好又一次將斗笠拉低了一些。

隋定雖然自恃身份,選擇了剋制,可是其他人就不同了。

「你胡說八道什麼?我師父乃絕世鑄劍大師,他老人家的簫聲豈是你這個粗鄙之人所能識得真音?休要亂言,否則別怪我姬無懼對你不客氣!」

姬無懼大聲斥責旁山風,這頓時又讓旁山風不知該如何解釋。

「就是,要不是爹爹的簫聲,此時,你說不定早已死了。



隋聆道。

眼看旁山風一句話,無意間得罪了隋定一系,鬧得大家都很尷尬,這時白素素勸道:「小女子斗膽請大家息怒,這其中定是有些誤會,我想旁山風他也只是一時口誤,得罪了隋先生,還請隋先生以及諸位同行不要介意才好。

阿風,你趕緊向隋先生賠禮,以釋自己無心之過!」

白素素的話落下后,卻遲遲不見旁山風有所動作,她便抬頭看了一眼旁山風,只見他這時眼中放著精光,直直的看著隋定。

白素素以為旁山風會耍倔脾氣,不願向隋定賠禮。

她正要再次提醒旁山風,突然看到旁山風問隋定,道:「你真是鑄劍師?」

眾人被旁山風這一問給問懵了,紛紛看著隋定怎麼應答。

「不錯,老夫正是鑄劍師!」

「咚!」

隋定剛剛話落,便聽到了一陣咚響。

所有人都吃驚的看著旁山風跪在了隋定面前



白素素突然覺得因為一句口誤產生的誤會,就要旁山風給隋定下跪,未免有些過分,她甚至有些後悔,不該讓旁山風向隋定賠禮。

同時,隋聆看到旁山風突然向自己的父親跪下,也覺得這一禮有些重了,而且對自己之前為難旁山風的行為有些慚愧。

正在所有人都吃驚之時,旁山風的下一句話更是差點讓大家的眼睛跌在了地上。

我的妹妹是idol 「請您收我為徒!」

……

一片寂靜,靜的可以聽到烈日晒焦了土地的聲音。

「這……」

眾人的目光此刻都集中在了隋定身上。

這時候,隋定的斗笠很低,大家都看不到隋定的面容,只好等著他回應。

而作為徒弟的姬無懼與有名氏,更是能明白求人收徒的心情,然而二人此刻卻是截然不同的想法。

首先,有名氏作為隋定的大徒弟,而且旁山風此刻拜師的情景與當日他在司馬府求隋定收自己十分相似。

其次是姬無懼,他覺得旁山風冒犯師父在先,這樣一個不懂禮數之人,萬萬不可被收做自己的師弟。

再者,就是隋聆,她突然有些跟不上節奏了,之前兩家還有些彆扭,可馬上就要成為一家人了,隋聆有些接收不了事情變化的速度。

「你是否與秀雲城城主姬鈺有甚恩怨?」

隋定突然問了一個不相干的問題。

旁山風怎麼會跟秀雲城城主有恩怨?難道只是因為他是秀雲城的奴隸?

正當眾人如是想時,旁山風朗聲道:「是,我與他有殺父之仇!」

眾人聽了旁山風的話,頓時一片嘩然,而知道內情的凌岩,卻是慢慢地低下了頭。

「然而他卻在回望峰上救了你!」

隋定提醒旁山風說。

經隋定這一提醒,旁山風明顯現出了天人交戰之相,心中甚是矛盾。

一時間,所有人都看著旁山風,想知道他該怎麼抉擇。

「你可知秀雲城城主姬鈺是我得朋友?」

旁山風點頭。

「那你可知朋友間義字為先?」

旁山風又點了點頭。

「那我便不能收你為徒!」

隋定說得很是肯定。

隋定的拒絕,頓時讓凌岩、白素素等人甚是失望,而隋聆與有名氏竟有不同程度的失落。

旁山風眼眶中有了些淚花,但他忍住了沒讓淚珠滴落,而且這個時候是萬不能流淚的,因為流淚就等於他接受了拒絕。

「沒關係,我可以等,等到您收我為徒的那一天!」

旁山風咬著牙,堅定地說。

聽個旁山風的話,隋定二話不說,就轉身而去,似乎不願與旁山風多說一句話。

「我,旁山風,會等到您收我為徒的那一天的!」

旁山風看著隋定的背影,大聲喊著,喊出了自己的心聲,也喊出了自己的決心。

有名氏看著旁山風跪在地上的樣子,嘆了一口氣后,隨即也跟上了隋定。

接著便是姬無懼輕哼一聲,也離開了。

最後剩下隋聆,她什麼話也沒說,就轉身離開,只不過,她每走幾步,便回首看一看旁山風,似乎是在看他起來了沒有。

最終旁山風坐上了馬車,緊緊的跟著隋定等人的馬車前行。

這兩輛馬車俱是那隊商旅之物,不僅打造得十分精良,而且整個車廂也做得甚是寬敞。

凌岩一個人駕著車,而車廂里坐著白素素姐妹、臘梅以及旁山風。

lixiangguo

夜魅修噙冷的薄唇帶出一抹玩味的淡笑,然而笑意卻未達眼底,眸中的厲色恍若銳冰,帶著毫不掩飾的鄙夷和譏諷。

Previous article

「丹頓叔叔,救我!救救我啊,這些人要殺我!」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