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那就是小塔所說的空間葫蘆,屬於先天靈寶一類。

臨近山谷崖壁,許樂在周圍再一次察覺到了一些隱晦的野獸氣息,比之先前的那幫要更為內斂一些。

許樂依舊沒有去理會,抬腳向山谷崖壁走去。

然而就在這時,許樂心中警兆驟生,反手抽出背後的長刀,一刀劈出,卻是劈了個空,最後是一陣電流從刀身蔓延至許樂全身,將他電了一個外焦里嫩。

「啵」許樂張嘴,吐出一口黑色的眼圈。

「啊~」小塔打了個哈欠,似是察覺到了許樂的狀態,頓時幸災樂禍的道:「這裡是一處天然的蘊雷場,亂闖是會被電的,不過你多電一電也好,對於提高身體強度有好處。」

許樂:「……」鬼才想被電,就算是煉體也不想用這種方式。

於是接下來每一步,許樂都是小心翼翼,以駁回技能將不知從哪個方向飛來的電光擊散,饒是如此,後來措不及防之下還是被電了三次。

終於許樂臨近了哪個紫色的空間葫蘆,指尖輕輕一碰,那空間葫蘆便是自主落下,被許樂接住。

滴血認主這種老套路,果然還是小塔風格,許樂也只得照辦,在葫蘆口位置滴了一滴晶瑩的鮮血,再在葫蘆身的某個位置打上自己的靈魂印記。

一種奇特的聯繫出現在許樂心中。

不管怎麼說,這個珍貴的空間葫蘆總算是拿到手,置於小塔說的另外幾個像是什麼隱身葫蘆啊還是什麼的,許樂暫時也不去多想。

沿著原路返回的途中,許樂在先前經過的河邊洗了個身子,將立起來的頭髮平下去,之後便是一路不停的返回最初的『營地』。

還好,一切如常,在許樂離開的這段時間裡並沒有人偶然發現這裡堆積成山的金幣以及那八枚堪稱驚悚的彈頭。

「不過這寶貝該怎麼用?寶貝請轉身?不對,那是其他葫蘆的;我喊你一聲你敢不敢應?它彈頭應個屁。」許樂思維繼續發散,手掌下意識的在葫蘆身上摩挲了兩下,只是一晃眼的功夫,地面上堆著的一堆東西便是盡數自許樂眼前消失。

「嘿」許樂眼前一亮,憑藉著靈魂印記,與葫蘆取得聯繫,果真看到了其中物事分門別類、盡皆擺放的整整齊齊。

「不錯嘛。」許樂贊了一句,再次摸了摸葫蘆身,心念一動,一套乾淨的鬥氣大陸服飾出現在許樂面前。

現在是非常時期,許樂也顧不得出去被人指指點點,三下五除二將身上的破爛睡衣換下。

想了想,許樂接著又是將架在樹上的床收起來,若是被人發現恐怕明天就要上個頭條。

回歸現代社會,手機是必不可少的,許樂也只是下意識的打開手機,並不指望在這個深山老林之中會有信號。

然而令的許樂意外的是這裡不僅有信號,而且信號還滿格,手機不僅有電,電也滿格,許樂明明記得『一個世紀』之前的那一夜,自己是玩過手機再睡覺的,什麼時候國產機還有自動充電功能了?

在手機開機的那一刻,時間自動同步,看著上面的日期顯示十月八號,許樂鬆了口氣,還好時間不是同步的,在鬥氣大陸的幾個月,現實只過去了一個星期,只不過這難得的國慶假期算是泡湯了。

在手機上定位了自己目前的位置之後,許樂開始向就近的一個旅遊小鎮飛奔而去,約莫上午八點多的時候,許樂卡著商場開門的點進去,以最快速度買了一套運動裝換上,手機支付,心頭的一塊石頭才算落下。

這裡距離許樂父母所居住的杭城並不遠,在沒有身份證,什麼都沒有的情況下,許樂還能叫一輛順風車,用手機支付,這也是現代社會的便利之處。

事實證明,許樂目前運氣還不錯,不多時便有人接單,估計辦完事最多半個小時就可以出發。

這點時間許樂還是等得起的,去了附近的小吃街買了些燒烤和飲料,然後來到約定的地方靜靜等著,看著周圍的人來人往。

就在這時,許樂的視線落在對面街角的一個小巷子里,那裡幾個染著黃毛的青年小混混正威脅著一名面容精瘦老者進入小巷。

小混混,許樂以前沒少打交道,但是更令許樂感興趣的是那個臉上始終帶著淡淡微笑的老者。

…… 這年頭,敲詐勒索的事情,見得多了,也就見怪不怪了。

就算沒去鬥氣大陸之前,遇上幾個小混混,許樂也敢正面剛上一波,打不過再跑,更不用說現在。

許樂自認為不是一個大善人,不過路上遇到這種力所能及的小忙,許樂也不會坐視不理,這是良心。

原本許樂打算好言好語的去勸說勸說,若是對方執意不聽的話,許樂也不介意來一波黑吃黑,不過當看到那個被小混混們脅迫的精瘦老者臉上始終未曾散去的微笑之時,許樂改變了主意。

都說自古高手在民間,許樂觀察了下那個精瘦老者的步伐,覺得這老者看著弱勢,但是很可能是一個練家子,估計那些小混混還不夠人一隻手打的。

於是許樂一手拿著烤雞腿,一手端著關東煮,輕盈的穿過馬路,站在巷口的樹蔭下觀摩著巷子里發生的一幕『欺凌弱小』的戲碼。

許是察覺到了許樂毫不躲避的目光,青年混混們頓時露出不爽的神情。

「小子,看什麼看,滾。」一個小黃毛厲喝道。

許樂不為所動,無所畏懼。

「艹他媽的」其中一個小混混低罵一聲,藏在身後的右手閃過一道寒光,代表了一把利器。

而也就在這時,那精瘦老者終於動了,光是舒展雙臂向那小混混抓去的動作便是令許樂眼眸一亮,覺得先前並沒有看錯,這絕對是一個練家子,還是一個高手。

然而正當許樂準備看後續的時候,然後就沒有然後了,那正準備出手的老者動作一頓,接著整個人如同凝固了一般,直挺挺的倒地,撲街的同時老者打出了GG。

『噗』許樂喝到嘴裡的關東煮湯頓時噴出,這老頭子難道是一個專業的演員?

小巷子中那幾個小混混顯然也是懵逼了一瞬,而後紛紛怒罵出聲。

「艹他媽的,死老頭,你他娘的想碰瓷?」

「我可告訴你,這裡可沒有攝像頭。」

顯然,這些小混混只是求財,對於突然被『碰瓷』也是有些手足無措。

最後還是那個為首的混混頭子,揮了揮手,派出兩人準備將目睹了這一切的許樂抓進來敲打敲打,而另一個人則是向倒地不起的老者身上摸索而去。

事到如今,許樂也沒辦法在坐視不理,將手裡的竹籤準備的投進十幾米開外的垃圾桶,端著關東煮主動向小巷中走去。

「艹」一個小混混伸手向許樂的衣領揪去。

許樂身形晃了晃,待得那小混混反應過來的時候,一隻大腳出現在他面前,一腳將他按在了牆裡。

「啊哦,不小心用力過頭了。」許樂微笑著低語,鬆開腳,那滿臉血的小混混沿著牆壁倒下,已然昏迷。

腦震蕩是免不了了,至於會不會傻掉那就要看他的運氣了。

巷子中其餘的小混混此時此刻簡直都要嚇尿了,包括那個一副天大地大老子最大模樣的混混頭子,表情都是獃滯的。

「呵呵」許樂微微笑了笑,並沒有打算就這麼放過他們,總得給個教訓。

『咚咚咚咚』

許樂依舊是出腳,一腳一個將那些小混混放倒,手裡端著的湯水一滴都沒有灑出來。

之後,許樂心滿意足的從小混混身上搜颳了兩千塊左右的現金,走到那老者身旁。

「老爺子,不用飈演技了,起來吧。」許樂說道,並不擔心這老頭將髒水潑到他身上。

然而喊了幾句之後,許樂察覺到不對,這老頭好像是真的犯病了,連呼吸都開始不順暢了。

隨便來看個熱鬧都能遇上這種破事,許樂也是有些無語了,不過既然被許樂遇上了,那就是這老頭命不該絕,救吧。

許樂搓了搓兜里藏著的小葫蘆,一顆丹香濃郁的丹藥出現在他手中,許樂手中除卻那些可以回復鬥氣的丹藥無法使用之外,其他的救命丸子多少還是有點用處的。

將這顆『速效救心丸』塞入老者嘴裡,許樂想了想,將只剩下湯水的關東煮湯往裡灌了灌,待得察覺到老者逐漸紅潤的面色之後,才拍拍手起身。

「咳咳,小夥子,是你救了老頭子我啊,你叫什麼名字!」老者靠牆坐著,問道。

「雷鋒」許樂背對著老者,瀟洒的揮了揮手。

「咳咳」老者一臉錯愕,再想挽留,眼前卻是已經不見許樂的蹤影。

……

在約定的上車點等了不多時,許樂視線轉向路邊停著的那輛叫著喇叭的復古風豪車,仔細的對照了下牌照與車型,這才確定自己隨手叫的順風車就是這輛飛翔女神車。

先前許樂還真沒注意,自己今天這運氣,隨便叫輛車都是勞斯萊斯。

「哥們兒,上車。」一個留著小平頭的青年霸氣的一揮手。

許樂神色古怪,在周圍人群的羨慕目光中打開車門,坐在副駕駛座上,那些人恐怕沒多少人能想到其實許樂就是一搭順風車的。

平頭小青年對著人群中的幾個小美女吹了個口哨,一腳油門飛奔而出。

一個小時的車程,許樂就閉著眼睛,半點不理會這個青年富二代說個不停的開車泡妞事迹,否則人能跟你吹一路。

估摸著一個人自言自語有些尷尬,車內終於安靜了一會兒。

不過沒過多久,平頭小青年又開口道:「哥們兒,我都看到了。」

許樂依舊不為所動。

「你剛才那幾腳真是太帥了,踢起來褲腿都筆直筆直的,咱雖然沒練過,但是也看過一些高手,哥們兒以你的實力,都專業水準了吧,看你跟我也差不多年紀,怎麼練的啊?能否指點小弟一二。」平頭小青年誠懇的說道。

許樂終於睜眼,不是因為被平頭小青年的誠意打動,而是因為這小子開始亂來了,越說越激動,方向盤都被帶著亂扭,車身也開始扭動起來,後面喇叭聲不斷,險些釀成事故。

許樂眼疾手快,一隻手伸出幫著把控住方向盤。

「開門,我要下車。」許樂眼皮狂跳。

「噢噢噢,對不住對不住。」平頭小青年頓時收心,不想惹惱了許樂,接下來的車程安安穩穩,愣是沒有再出聲。

終於,車輛進入了杭城地界,許樂沒想讓這小子直接送到家門口,直接在還有幾站的地方下車。

饒是如此,平頭小青年還是沒有放棄,硬是將自己的名片塞給許樂。

「哥們兒,你還沒告訴我你的名字呢?」方小康扯著嗓子喊道,只不過許樂拐了個彎,轉眼便從他眼前消失。

「嘿」方小康卻也不惱,看了看四周,決定每周來這邊逛一逛,碰碰運氣。

…… 由兩個人變成五個人確實要熱鬧得多,山本良太儼然成了最活躍的人,沒有了土谷西川等人和他爭,他可以一個人討好班長小濱麻里奈。

當然,這裡的討好,並不是說要追求班長大人,李學浩冷眼旁觀,知道山本良太主要因為她是班長,所以這才討好她。

畢竟身為一個普通的學生,要想以後在班裡可以更加「自由」,討好高高在上的班長大人是理所當然。

「真中,我們去那裡吧。」一邊討好班長大人,山本良太一邊雙眼放光地看著繁華街道兩邊的商店,突然眼睛大亮,指著其中一個店鋪說道。

「不去。」李學浩瞄了眼那個店鋪,居然還是一間金店,立刻拒絕了。

山本良太絲毫不感到氣餒,滿臉期待地看向了旁邊的小濱麻里奈:「班長,我們……」

「我覺得還是到處看看比較好。」小濱麻里奈雖然沒有直接拒絕,但話里的意思非常清楚。剛剛發生了那種不愉快的事情,雖然並不代表會再次發生,但她已經對那種地方產生了不好的心理,加上某人也拒絕了,她更不會去。

「唉——」山本良太長長地嘆了一口氣,沒有人支持他,他一個人也不好去。

幾人繼續往前走,路過一間餅店時,小濱麻里奈忽然停了下來:「真中同學,山本同學,我們去裡面看看吧。」

李學浩和山本良太也停了下來,餅店其實並不止是餅,還有糕點、糖果等零食。

意識到這是個「零食」店,山本良太原先沒能再去欣賞珠寶的失落瞬間消失,連連點頭不跌:「真中,正好我想買點禮物回去,你幫我翻譯吧。」

「那就進去看看。」李學浩點了點頭,其實去哪裡他都無所謂。

一行五人走了進去,餅店裡裝修得頗為雅緻,類似超市的那種風格,但給人的感覺卻要高檔得多。

一排排的貨架上滿是各色的糕點和糖果,包裝也非常喜慶,大紅色夾雜著鮮艷的黃色,看上去就讓人有種想買回家的衝動。

「真中,這是什麼?」山本良太指著其中一排貨架上的紅色盒子問道。

李學浩看了一眼盒子上的字,然後說道:「花生糖。」

「花生……糖?」山本良太愣了一愣。

「嗯,主要原料是花生和蔗糖,混合在一起,差不多是這樣。」李學浩也不是很懂,但從字面上理解應該沒錯。

「好吃嗎?」山本良太仔細看了看紅色盒子的外包裝,有切好的花生糖圖案印在上面,看上去賣相不錯。

「你可以買來親自品嘗一下,順便可以送我一些。」李學浩慫恿道,主要不是為了吃,而是為了佔山本良太的「便宜」,帶著半開玩笑的性質。

「多少錢?」山本良太似乎是被說動了,眼睛直勾勾地盯著紅色盒子。

「我看看……120港幣,換成日元的話,差不多是1800円左右。」李學浩計算道。

「1800円,好像貴了點。」山本良太皺起眉頭,他這次總共才兌換了差不多兩萬円的外匯,只是為了買一盒零食,似乎有些不划算,他還準備買很多東西回去。

「我要一盒。」正在猶豫之間,旁邊的小濱麻里奈卻已經抓起一盒花生糖,拎在手上。

這樣的舉動多多少少有些出乎意料之外,李學浩看了她一眼,心想女孩子喜歡吃甜食,這很正常。

幾人又繼續逛了逛餅店,但直到最後,山本良太都沒有下定決心買下任何一樣零食,倒是小濱麻里奈買了一盒花生糖。

付賬之後,幾人出了餅店,小濱麻里奈突然把手上用紙袋裝著的花生糖遞給了某人:「真中同學,送給你。」

嗯?送給我?

李學浩微微一怔,這是什麼意思?班長大人送禮也不是第一次了,當初搬到隔壁的時候,也送了很多零食過來,不過他最後可是幫忙做了事情的。

眼下送他禮物,難道是又有用得著他出力的地方?

似乎是知道他的想法,小濱麻里奈溫和地笑道:「這是感謝真中同學剛剛幫我們解圍的謝禮,希望你能收下。」

語氣說得很誠懇,態度讓人挑不出任何錯漏之處。

李學浩稍稍遲疑了一下,還是接了過來:「那我就不客氣了。」這並非貪吃,而是班長大人在大庭廣眾之下送他禮物,要是不收,可能會好事變壞事,畢竟身為女孩子的班長大人,同樣也有著女孩子的自尊心。

果然,見他收下來,小濱麻里奈臉上的溫和笑容似乎更濃了。這一幕看得邊上那一胖一瘦兩個跟班詫異不已,不知道是驚奇於班長大人給一個男生送了禮物,還是驚奇於第一次見到班長大人這樣發自內心的笑容。

山本良太卻看得很眼紅,他自己討好了半天,可是班長大人明顯把他當成了透明人,倒是某人什麼話也沒說,就是在之前的珠寶店裡嚇跑了那個胖女人,居然得到了班長大人送出去的禮物,還是價值那麼高的。

當然,他心裡也清楚,如果不是好友幫忙的話,可能剛剛班長大人就要陷入困擾之中了,所以收到那樣的貴重禮物,似乎也是理所當然的。

半個小時的時間很快過去,尤其是在一眾學生興奮激動的情緒下,幾乎感覺不到時間的流逝,一轉眼就過了。

lixiangguo

一聽這話,四周靜了下來,不再有人嚷嚷了。

Previous article

拿著美女主管剛才拿過來的紙筆,葉天興奮的將之遞向那名男星,說道:「你可是個大明星!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