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那女人哭得成了個淚人兒,她感激地看了李天鳴一眼,雖然剛剛那個過程太神奇了,她完全看不到李天鳴為什麼突然之間將兒子搶過來,也就是說根本就看不清他是怎麼出手的,但是他救了男童無疑,所以女人非常感激他。

「你們先帶這位先生到一邊喝茶吃飯,待我們回來謝他!」

女人說完也跟著跳上了120,救護車呼嘯而去。

李天鳴擦了滿頭的大汗,眾人見狀,紛紛激烈地鼓起了手掌,在熱烈的掌聲中,李天鳴也感覺到自己的眼睛微微地濕潤了。

有兩個黑衣男人走過來,恭敬地對李天鳴做了一個請的手勢,「李先生,請跟我們來,等下我們家主人會回來向您道謝的!」

李天鳴本來打算去吃飯了,他也不太想承那個女人的恩情,並且剛剛那一招並不是他的真本事,不過說來也奇怪,到底是誰教他那一招的?

顯然兩個保鏢都不情願讓李天鳴離開,說他離開的話,他們會連工作也丟了,因為做不到主人要求的事。

李天鳴見那兩個保鏢口氣低下,態度也很好,當人保鏢也挺可憐的,於是跟著那兩個保鏢到最近處的那個大飯店,先點了飯,一起吃飯了。

兩個保鏢對李天鳴非常客氣,他們都是三星保鏢,可是卻沒有看注意到小主人在超市裡亂跑,結果就被那個男人劫持住了。

「李先生,看你比我們還年輕,你會是五星保鏢吧?」

那個叫宋長chūn的保鏢問。

「是啊,看你的樣子,大概也只有二十二歲左右吧?」另外一個叫余有德,也是一臉崇拜的表情,因為剛剛李天鳴的表現實是太駭人了,幾乎所有人都清不清他到底是怎麼樣動手的就將人救了下來。

「呵呵,我一星保鏢也不是呢!」

余有德和宋長chūn都驚訝地張大眼睛,「不是吧?你連一星保鏢也不是?可是你的身手實是太神了!」

「也只是一個偶然的機會而已。」李天鳴不好意思地摸摸下巴,他怎麼好意思說是一個高人傳招給他的呢?

不過李天鳴實是很興奮,這些rì子以來他身邊連著奇迹發生,還跟他有關的,那麼未來還會有什麼奇迹呢?

這時門外走進來一男一女,還有兩個黑衣保鏢,余有德一見,連忙和宋長chūn站了起來,「陳先生,陳太太,你們來了。」

李天鳴回過頭,只見剛剛那個男童的母親和一個高大的男人一起走過來,男人身高米八左右,穿著很隨意的休閑襯衣和西褲,但面目清朗,眼如有神,一股正氣於眉間散發出來。

「市……市長?」李天鳴雖然不是南平正市人,只是南平鄉下的一個小農民,但在南平理工大學上了兩年的大學,他還是知道誰是市長的!

陳天平,南~平市的市長,好評指數非常高,傳說中兩袖清風的清官,平時李天鳴都是在報紙上,電視上見到這個男人,但還真的第一次在現實中看到他!

「對,是我,小夥子,今天太謝謝你了,如果不是你,我兒子就……」陳天平的聲音有些顫抖,過來緊緊地握住了李天鳴的手。

李天鳴像做夢一樣,他完全想不到,自己救的是一個市長的兒子!

而當時的陳太太,穿著也不算高貴,看起來只是一般的良家婦女,沒想到竟然是市長太太!看他們穿得那麼平凡,李天鳴就感覺到一種親切的感覺。

「不用謝,其實……我也是無意中救下小少主的。」李天鳴謙虛地笑笑,陳太太眼圈一紅,她早就哭得沒有眼淚了,眼圈還腫腫的。

「這位先生,您的大恩大德我們沒齒難忘啊!以後有什麼困難,儘管找我們就是了!」陳太太感激地說,而陳天平拉著李天鳴坐了下來。

「孩子沒什麼事吧?」李天鳴最關心的還是那個男童了,那小傢伙長得白白胖胖的,連他作為一個大男人也非常喜歡。

「嗯,主要是救得及時,我兒子已沒事了,謝謝你!」陳天平感激地看著李天鳴微笑著說。

李天鳴連忙擺手,示意不必客氣。

「重新上菜吧!」他掃了一眼桌上的剩菜,李天鳴連忙搖頭,「不了,我都吃飽了,不過你們要是餓了的話……」

「嗯,我們餓了哦,所以一起再吃一個飯吧,你不用緊張,我們也只是叫很普通的菜而已,來來……」陳天平笑著說,他很平易近人,李天鳴暗中有所驚喜,沒想到自己竟然能和一個市長那麼親近,還真是意外之中的呢。

「那好……」李天鳴也不再拒絕,陳天平果然叫了一些很普通的菜式,看得出他們平時的生活也非常省,不像一般的達官貴人一樣,奢侈之風橫行於生活當中。

再一次道謝,陳天平夫婦都幾乎說不出話來似的,李天鳴都被弄得不好意思了,吃了一頓飯之後,陳天平便將自己的名片放到了李天鳴的手上。

「小夥子,以後有什麼困難找我就行了,雖然……我錢不多,但是你的困難我會努力為你排除的。當然,只要是合理的困難,天鳴啊,我作為一個市長,也會有顧忌的東西。」

「我知道分寸的,市長!」李天鳴的心裡充滿了興奮,第一次和名人那麼親近,他可是草根啊,最重要的是這個傳說中的包青天,給人的感覺還真的不錯。

「你呀,怎麼一上來就這樣說話!」陳太太不悅地瞪了丈夫一眼,陳天平憨厚地笑了起來。

「其實……我覺得那歹徒雖然很可恨,不過那家超市也應該徹查,現在的毒nǎi粉到處都是,那可是禍害國家的未來希望啊!」李天鳴想起那個歹徒,心裡有一種惋惜。

「你放心,這一件事我一定會處理的!」陳天平的臉sè嚴肅了起來。

得到市長的名片,那可是人人想都想不到的大好事!李天鳴連忙恭敬地收下,最後他是怎麼走出飯店的,怎麼來到醫院的,都有些回不過神來。

李天鳴無意之中救了市長的兒子,因此也得到了陳天平的關注,當天就讓人送來了二十萬,為李母交上了欠著的醫療費。

; 李天鳴非常感激,坐在母親的病床前,握著她的手,眼圈微微發紅。

陳太太跪在歹徒前面的那一幕,他看到了所有天下的父母心。

「媽……你快點醒來吧,兒子來看你了。」李天鳴默默地看著那瘦削的李媽媽,心裡一陣陣的難受。

媽媽車禍至癱瘓,左手都動彈不得,所以只能專門請個特護來看護她。而爸爸外出打工多年都沒有音迅,一個好好的家庭就有些家破人亡的傾向,叫他怎麼不心酸?

醫院裡熱鬧如常,太陽光微微地透了進來,落在窗帘之上,這裡沒有空調,不過李媽媽還住得比較放心,為了讓媽媽能過上好一些的生活,李天鳴還特意請來了一個年輕一點的特護來照顧她。

因為一般的傭人,都不像特護那般有護士知識。

握在手中全是皺紋的手微微地顫了顫,李媽媽睜開眼睛,看到了李天鳴,微微一怔,渾濁的眼裡閃爍著驚喜的光芒。

「天鳴……你來看媽媽啦?」

李天鳴連忙點點頭,「對,媽媽,你這幾天還好嗎?」

都有四五天沒有來看媽媽了,李天鳴感覺到好象很多年都沒有見過她一樣,感覺到她又老了一些。

李媽媽淺笑著點頭,蒼老的臉上卻有著一縷掩飾不住的悲哀,那些皺紋因為一笑,倒像一朵白菊。「我很好,天鳴,將我帶回家以……這裡的醫療費太貴了,我們這個家擔當不起,你還……要上大學呢!」

李天鳴連忙搖搖頭,「不了,媽媽,我不能將你送回家!你一定會好起來的!」

李媽媽蒼然一笑,摸摸李天鳴的頭,「傻瓜,媽媽的身體情況我知道的,你不用瞞,一個人一直躺在床上動不了,怎麼還有好的可能呢?何況我都躺了一個多月了,哎……」

想到那一筆數目很大的醫療費,李媽媽就擔憂無比。

「媽,你不用擔心,我們還清所有的治療費用了。」李天鳴將今天的事略說了一次,當然隱去了那個高人所說的那一招,李媽媽聽得直瞪大眼睛,有些不可相信地看著李天鳴。

「天鳴,你說的是真的嗎?你……不會是在騙媽媽吧?」

「我怎麼會騙媽媽呢?瞧,這個還是市長的手機號碼,他說還是私人的手機呢!」李天鳴不由得將自己拿到的名片在媽媽前面晃了晃,然後放到她的手心上。並非他想炫耀些什麼,而是想讓媽媽相信他,讓她安心地在這裡住下去。

何況他當了趙雪曼的保鏢,以後每個月有兩萬,完全可以支付得起住院的醫療費了。

只希望真的有治療的方法吧?

李媽媽只是淺淺一笑,眼中的溫柔更濃了,「孩子,你好好讀書,照顧好你自己就是了……」

李天鳴點了點頭,他有些擔心,媽媽明顯是不相信他的話,但是他真的解決了那一筆欠著的債。

幸好醫院裡的一個老醫生是爸爸的同學,否則媽媽還真不可能欠著二十萬的費用在這裡繼續治療下去。

李媽媽叮囑了李天鳴很多事情,然後才閉上眼睛休息,李天鳴輕輕地為媽媽掖好了被角,這才走出房間。

他來到了主治醫生趙醫生的辦公室,趙醫生是李爸爸的老同學,非常要好,所以一咬牙,就將那二十萬的費用背在了自己的身上。

「趙叔叔!」

李天鳴推門而進,看到趙醫生正坐在那裡看著一張病歷,他是專家,一般都要挂號才能看的,而現在卻是休息時間。

「喲,天鳴,你來了?」

趙醫生抬起頭,看到了李天鳴,李天鳴點點頭,「趙叔叔,我想問問我媽的情況,如果我有足夠的錢……是不是可以讓她重新zìyóu活動?」

趙醫生聽了李天鳴的話,不由得輕輕地搖搖頭,「天鳴,你太天真了,你媽媽……她的傷情比較嚴重,不可能會站得起來了。」

李天鳴聽罷,心裡一陣陣的悶痛,他有些不相信,為什麼媽媽這樣,卻救不了!

「現在的醫學不是很發達嗎?為什麼會這樣?」李天鳴喃喃地說。

「哎,你媽媽的下半身……細胞都死掉了,怎麼可能重新站得起來?天鳴,你別想太多了,下個月還是將你媽媽送回鄉下,請一個便宜的傭人來照顧她,否則這樣下去……」

趙醫生皺起了眉,他擔心的是李天鳴為李媽媽付出太多,會將這個家拖累的。

「不,趙叔叔,我還是有能力支付這裡的費用……畢竟在醫院裡,能及時得到最新的消息,我想讓媽媽重新站起來!」李天鳴堅定地說,他無法看著媽媽一生都躺在床上或者坐在輪椅之上。

趙醫生輕嘆一聲,搖頭,不再說什麼。

從他臉上的無奈表情,李天鳴看得出,或者媽媽的傷還真的沒有好的希望了,不由得和趙醫生再聊了幾句,心情非常重沉地走了出來。

「哼,只不過是一點小傷而已,這個世界的醫術居然也治不好,此處的人類,太弱了!」

一個冰冷的聲音在腦袋裡響了起來,李天鳴全身一震,他左右看了看,都沒有看到人,但他確信這個聲音就是在陳天平兒子被劫持的時候所聽到的那個聲音!

怎麼回事?難道那個高人跟著來不成?

不可能啊,到處都是匆忙的醫生和病人,怎麼可能會有他說話?

李天鳴好奇地看了看周圍,還是沒有看到一個可疑人物。

「不要看了,我在你的身體里!」

「什麼?」李天鳴大吃一驚,震驚地看看四周,對,那個聲音真的響起來,他沒有聽錯。

周圍的人見李天鳴一驚一乍的,都不由得向他投來了驚訝又輕蔑的目光,以為他是一個jīng神病人。

「我是說,我在你的身體里,骷髏珠子的那道光,就是我化成的,不過你放心,我不會奪去你的身體,因為我需要你去找一些東西為我重塑**!」

那個聲音淡淡地說,李天鳴嚇得連忙躲進了一間衛生間里,可是聲音真的清晰無比!

他臉sè大變,想了想這些rì子以來的奇遇,大概還真的是了!否則他怎麼可能無端端長高了?

「你可以用思想和我交流,不必說話。」那人又道。

「你……你是誰?怎麼在我的身體里的?」李天鳴用意識和那個「人」交流著。

「呵呵,我是誰你暫時不用知道,我只能告訴你,我來自另一個世界的奇人,擁有很多絕門武學,以及玄術……反正天下之大,我樣樣jīng通,而你這個世界的人類實是太弱了,你母親的傷完全是可以治好的!」

李天鳴獃獃地立在那裡,幾乎不敢相信自己所聽到的!

媽媽的傷可以治好?那就是說她可以重新站起來了?

「你是說……我媽媽的傷可以完全好起來,她可以zìyóu活動?」

「對,就這麼簡單,不過前提是你要學會煉藥,並且……要答應我的要求!」那個人的聲音清冷無比,李天鳴覺得這個人生前一定是一個很高的奇人,只不過遇險了不得不隱身於一串奇怪的骷髏珠子之中! 「什麼要求?」

李天鳴急急地問,他的手心都滿是冷汗,這些奇迹,他是從來沒有想到過的。

「我需要靈氣,需要神氣,需要很多東西,你不要急,我會指點你一件件地來的!」

那個人淡淡地說,李天鳴皺皺眉,「先生……您知道的,我媽媽的傷拖不了多久,她好象很絕望,我怕她會想不開自盡……」

李天鳴又不是傻子,怎麼沒看到媽媽那絕望的眼神呢!

媽媽是怕拖累了他,所以……也許會在短時間之內尋短見,這也是李天鳴最怕的了!

「你不急,如果她真的自盡,在二十小時之內我還是有能力救活她的,你要相信我,我讓你的**重新改造了,所以你要相信我的能力!」那個人淡淡地說,李天鳴想了想,也是,他的**得到了改造,並且今天所遇到的事,也太奇怪了。

「你還會****?」

「對,我會的很多東西,比如說廚藝,還有雕刻,煉金,煉藥師……天下所有的東西,我都會!」

那人有些得意,口氣張揚。

李天鳴聽得瞪大了眼睛,他不是不相信那個人,而是覺得這麼高明的一個人為什麼會隱身於骷髏珠之內?

難道他的那個世界里,還有比他更高明的人?

「那……我現在最需要的是做什麼?」李天鳴輕輕地問,衛生間傳來了其他男人的腳步聲。

「你先去買葯。」

「什麼葯?」

「哼,什麼葯?你也不問問你現在有錢買嗎?」那人好象知道了李天鳴的狀態,李天鳴吃了一驚。

「我沒錢你也知道?」李天鳴真的不可思議地瞪大眼睛,這太神奇了!那個住在他身體里的人,居然也知道他的想法!

「哼,我都說了,天下之大,我什麼都會,我還會讀心術!你的情況,我一讀就知道了。」那人輕笑著,口氣張狂無比!

李天鳴暗中佩服,如果自己也能成為那個人的話,那天下無敵了!

「那現在……我是先要去賺錢?」

「對!」

「您有技術要傳授給我嗎?」

「對不起,這些得你自己去找,因為你這個世界我還不太熟悉!還有,如果你連一點錢也賺不來,憑什麼我會和你交易?」那人的口氣輕蔑無比!

李天鳴聽了,不由得狠下心來,決定用幾天的時間去先賺一筆,買來一些葯來治好媽媽再說!

「行,給我五天的時間!」李天鳴冷靜地思考了一下,現在掙錢的機會還真少,除了陳天玉,他好象沒有人可求了!

趙雪曼不是嗎?她挺有錢的,如果能向她借錢就好了!

李天鳴打算去向趙雪曼借錢,但是又打消了這個念頭,因為他是男人,怎麼可以去看一個女人借錢?

那是多麼沒面子的事啊,李天鳴立在醫院門口,皺著眉實著不知道往哪裡去是好。

lixiangguo

但實際上,極劍星雖然也有煉器師,他們始終無法成為真正的強者,反而是依附強者。

Previous article

小木桌前,蕭備、洛薩還有萊恩湊在一起討論著接下來的行動。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