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那個姜烈不甘心,直接看向百流木郎,「師兄,走!」

百流木郎顯然對那手套勢在必得,所以此刻的他雙眼是貪婪的,兩眼死死盯著夜修背影,直到走出天寶閣。

然而姜家的隨從直接把夜修攔截在不遠處街道上,那個姜烈威脅道,「小子,再給你一次機會,給不給。」

「不給。」

「不給,你休想走!」

夜修笑了笑,「你不怕我把巡邏護衛叫來?」

那個姜烈卻自信冷笑,「我姜家跟城內很多護衛都很熟悉,你叫他們來,他們也只會睜一隻眼閉一眨眼,所以你還是放棄吧。」

夜修沒想到四大家族的人口氣夠狂,而那個百流木郎一副高高在上的樣子說道,「小子,只要你願意讓給我,以後你就是我百流木郎的朋友,誰要是敢欺負你,你只要報我名字,或者我宗門,他們就不敢惹你了。」

結果夜修卻不屑道,「不好意思,這東西,我不會給你。」

百流木郎沒想到自己好心勸說卻不給面子后,轉頭看向姜烈,「師弟,你看著辦吧。」

「放心,師兄,今天我一定要讓他把這東西給你。」

說完,那個夜修看向周圍的隨從,「發什麼呆,上,給我把他打殘廢!」

「是。」

這一群隨從平常囂張跋扈怪了,所以一點都不客氣,一下子就要動手,可夜修嘴角勾起,雙手掌打開,一下就震飛兩人,剩下的人大驚。

姜烈則大怒,「廢物,上啊!」

剩下的人再次衝上去,結果一樣,而那個百流木郎則一邊說了句,「師弟啊,看來你們家丁的能力,太弱了。」

姜烈尷尬,「他們怎麼也都有地血境,怎麼可能會不如他呢。」

然而這時一群護衛隊這邊經過,看到有人打鬥,立馬圍了過來,而為首的隊長叱喝道,「誰在搗亂。」

姜烈立馬看向那個隊長,直到他走到有光的下面后笑說,「原來是胡護衛啊。」

那個叫胡護衛的人,是一個虎背熊腰大漢,而且身穿銅色加白石鎧甲,顯然跟原來那個夜貴妃府邸的流護衛地位一樣,六品低階將軍。

他一把黑色鬍鬚,猶如張飛一樣盯著姜烈笑說,「原來是姜公子啊。」

「正是。」

那個胡護衛顯然很會巴結人,看了看夜修一個沒見過的人後笑看姜烈,「不知道姜公子有什麼要幫忙的嗎?」

姜烈正好自己的家丁不行,於是立馬對胡護衛說道,「胡護衛啊,這傢伙偷了我東西,我讓他還給我,結果他不給,還打傷我的人,你看怎麼處理。」

那個胡護衛立馬叱喝,「那當然好好收拾一頓。」

姜烈則笑說,「有勞了。」

那個胡護衛立馬兇巴巴來到夜修面前質問,「小子,你知道錯了嗎?」

夜修卻笑說,「如果,我說是他想搶我東西,你會相信我嗎?」

那個胡護衛頓時一股自以為是的說道,「姜公子什麼人?最有錢家族的人,會搶你東西?你覺得我可能信嗎?」

「哦?這麼會說,你不信?」

「對!」

夜修卻笑了笑,「那你可以去天寶閣,好好調查一下,我是不是花了大價錢在裡面買了東西,等你問好了,再過來審問我。」

可胡護衛卻瞪了一眼,跟田螺大的眼睛盯著夜修,「你以為你誰啊?讓我去調查,我就去調查?」

一邊的姜烈更是加油添醋,「胡護衛,這小子,就是不把你當回事,你就該好好收拾他。」

胡護衛嗯聲,「也對,我這就讓人收拾他一頓。」

說完,那個胡護衛喊道,「來人啊。」

那些護衛立馬上前,而夜修可不想跟這些護衛打鬥,不然會吸引更多護衛,到時候有理說不清,所以他直接拿出一塊令牌,「你們有資格動我嗎?」

那些人盯著那個令牌好一會,而且嘴裡還重複那一具,「南部六宗代言人。」

那個胡護衛一下就好像想到了什麼一樣吃驚道,「你,你是夜家那個傢伙?」

姜烈聽到這話也驚呆了,而夜修收起令牌笑說,「胡護衛,竟然你已經知道我身份了,那麼請你好好把這些妖搶我東西,還要打我的人,抓起來吧。」

這個胡護衛果然是見風使舵的人,一看情況不對,趕緊看向姜烈,但是他也知道姜烈不能得罪,所以他盯著那些下人,「給我,把這些家丁全部抓起來,明天,那個,等我審問完,明天姜公子再派人來取吧。」

姜烈此刻就猶如啞巴吃黃連一樣,有苦說不出,只能幹瞪眼看著夜修,而胡隊長趕緊灰溜溜拉著那些家丁逃離,深怕捲入糾紛。

那個姜烈氣得面紅耳赤,而那個百流木郎卻很平靜的盯著夜修,「你的事,我今天也都聽說了,只是沒想到十五年前那個夜家混血人,竟然有今天這成就,真是不簡單。」

「謝謝誇獎。」

百流木郎冷笑,「怎麼?你以為我誇獎你?」

「難道不是嗎?」

百流木郎收起笑容一陣陰冷的盯著夜修,「我是想告訴你,天才班選拔那天,我一定不會讓你進入前十!到時候你的身份令牌,自然也就失效了。」

夜修沒想到自己跟國主的賭約,一個外人都知道,不過想到姜家乃四大家族之一,肯定關注著自己,知道也很正常,所以他很快平靜下來。

笑看著那個百流木郎,「你還是想想你自己,到時候別所謂天榜第三的人,連天才班都進不去!」

「可笑!」

夜修才懶得跟對方廢話,直接一個轉身離開,只留下憤怒的兩人,可他們卻絲毫不敢動手,畢竟夜修可是六宗代言人,光這個身份,要是他在這動手,那些護衛肯定向著他的。

至於夜修也不想跟他們糾纏,唯一的辦法,就是選拔那天,打殘他們就是了。

所以夜修很快就回到了府邸,並且拿出那個手套,只見這個手套,是黑色的,而且五手指露出來,只是一個保護掌心,掌背的手套。

「中品天器,也不知道以我現在三百倍煉化的速度,能否在後天選拔前煉化好十分之一。」

夜修在那暗自嘀咕后,馬不停蹄的就煉化起來。

直到次日天一亮,葉貴跟夜貴妃就早早來到了夜修屋外,而夜修打開門后笑說,「兩位,看起來,你們昨天沒睡好啊。」

夜貴妃擔憂道,「我怕你第一關,就被淘汰了。」

「放心吧,要是我進不了學院,那其他人更進不了。」夜修自信笑說。

看到夜修依然天不怕地不怕樣子,夜貴妃只好深吸一口氣,「那我們走吧,路上說。」

隨後府邸外準備一馬車,三人坐了上去,同時身後還有一行護衛隊跟著,而夜貴妃在車上對夜修叮囑道,「今天第一關,雖然沒有打鬥,但是測試力量,而且挑選前兩百最強者。」

夜修則好奇問道,「招兩百人?」

「嗯,每天除了天才班破格的,就招兩百人,而且年齡都是在十八歲以下,所以大部分都是天髓境天才,他們的力量,按照以往的入選經驗,大部分都是二十萬元力以上的。」

夜貴妃說話擔憂的看向夜修,可夜修卻笑說,「才二十萬啊?那簡單。」

一邊的葉貴楞了,「少公子,這可不簡單,即便大圓滿天髓境,大部分人都只有十幾萬元力,甚至十五萬都上不去,而能到達二十萬的,非常少。」

夜修卻自信笑說,「放心吧。」

夜貴妃看到夜修依然不當回事後只好祈禱道,「希望十大宗門,還有各類小宗門的天才,其他隱世天才少出來一些,不然二十萬,可能都不止。」

夜修可不當回事,直到馬車來到天龍學院附近,那裡就已經被無數人堵著,而這些人自然都是來報名的。

當夜修透過窗口看出去時都驚呆了,這簡直比一個市的人高考人還多,所以一眼望去,學院門口外四處都是人。

這些人,有些是來報名的,有些人是看戲的,有些人是家長或者親人陪同。

正在夜修好奇什麼時候才能進去時,附近傳來一熱鬧聲音,「看,天榜雙雄也來了!」

這時低空中飛來兩個人,一人身穿紅長袍,一人身穿藍長袍,而且年齡都在十七歲樣子,修為卻很強,兩人飛行在一起時,還能看到紅光和藍光結合的元氣非常絢麗。

一邊的夜貴妃看到他們吃驚道,「他們也參加了?」 一邊的葉貴也吃驚,「傳聞天榜第一第二,號稱雙雄的千炎,千淼,竟然都來了。」

此刻不僅車上兩人,在外面更是熱鬧,「他們不是說不參加嗎?」

「這你有所不知。」

「怎麼了?」

「傳聞天龍學院前段時間發現了一個修鍊之地,需要天才班的人才進去,所以這次不僅那些天才榜的人,甚至一些不在天才榜上的高手,都一一來了呢!」

「原來如此!」



在馬車上的夜修卻疑惑,「姑姑,這個修鍊之地是什麼?」

「這個我還不知道,只是聽聞天龍學院確實發現了一個好地方,能讓人修鍊事半功倍。」

夜修沒想到還有這樣的事,可夜貴妃臉色卻難看,「如果真這樣,今天會比以往競爭激烈,甚至各處隱藏的天才都會出現。」

夜修卻依然鎮定自如,而外面的行人則一點點前行,而一些測試力量的人,有的在等待消息,有的失落落離開,甚至早已算到結果一樣。

直到半個時辰后,夜修的這一行人,才到達隊伍前面一些,但是即便如此,前面還有數十人。

不過夜修此刻能看到前面測試情況。

只見天龍學院那巨大石門兩旁有兩根巨大柱子,而柱子周圍則連接牆,這些牆上則有陣法,讓人無法穿過牆,也不能看到牆內情況,只能從正大門進出。

然而此刻正大門是關閉的,而門外則臨時搭建了一個擂台一樣的地方,不過這擂台周圍也布置了結界,讓人無法看到擂台內情況。

唯有在擂台一旁有一個木板,在木板上寫著二百個名字,而每個名字下有標註測試結果,至於沒上榜的,自然都是失敗的。

即便在榜單下墊底的人,也要時刻關注榜單,防止後面測試的人,把他們踢出去了。

因此在這榜單周圍特別多人,時刻關注著榜單變化,一旦有變化,就有人大叫,「第二百名的元力已經23萬。」

這話讓後面一些排隊的人,陸續少了一些,顯然覺得沒希望,而馬車內的夜貴妃眉頭緊皺,「23萬了,別說明天參加選拔,就是學院,都難啊。」

葉貴也著急抱怨,「都怪今年天龍學院發現了什麼可修鍊之地。」

可夜修卻依然很平靜,直到快輪到夜修時,從一旁的人群內走出一些人,這些正是陸家的。

為首的陸少天,正是為了昨天丟臉的事來報復的,尤其此刻這裡這麼多人,也是給自己挽回面子的時候,而且他也知道那個萬毒欣就在附近。

所以他故意叫得很大聲,「夜家的,出來。」

周圍眾人聽到這是夜家的馬車,立馬喧嘩起來,而且紛紛議論道,「夜家的人,真來了?」

「夜家的那個傢伙,貌似有點能力啊。」

「什麼能力啊?終究只是玄骨境,如果論力量,這榜單肯定沒他的份!」

眾人覺得有理,畢竟夜修之前表現的是煉丹師的身份,以及血戰連贏榜的本事,可不是真正的實力,所以大家都認為一個玄骨境,不可能有超過二十萬的元力。

這讓陸少天心裡很高興,繼續喊道,「怎麼?夜家的膽小鬼?不敢出來了。」

這時葉貴探出腦袋,「我說陸公子,昨天輸得還不夠慘嗎?今天還有臉叫?」

一聽到這個,陸少天就來氣,而周圍的人看熱鬧的笑了起來,直到陸少天哼道,「我現在還要跟那小子賭,讓他出來。」

葉貴卻說了句,「我家少公子說了,不管你賭什麼,都是輸的,他不想跟你浪費時間。」

眾人沒想到這個夜修口氣這麼狂,而陸少天怒道,「小子,別廢話,有本事就賭!」

葉貴看了看馬車內,聽了夜修幾句話后又說道,「少公子說了,趕緊走吧。」

陸少天看這樣都無法逼夜修,所以哼道,「小子,我們最後賭一次!要是你贏了,我給你元石,可你要是輸了,給我道歉,還要求饒!」

葉貴看向車內,而那個夜修嘆道,「真是吵人,這樣吧,你跟他說,如果他輸了,我不要他元石,只要他站在天龍學院大門那邊跪著地上一天就可以。」

葉貴楞了下,雖然有些怪怪的,但是還是對那個陸少天說了這話,而眾人驚呼,陸少天看到夜修上鉤后說道,「好,只要你答應我賭局,不管誰輸了,都要站在大門口跪一天,如何?」

葉貴聽了夜修的回話后問道,「不知道陸公子,這次要賭什麼。」

「很簡單!賭他力量測試進不了前一百!」

這話一出,眾人立馬看了看榜單后,有人驚道,「前一百,可是要三十萬元力啊!」

「這,怎麼可能呢!」

「這簡直不可能。」

那個陸少天深怕夜修反悔,趕緊開口道,「怎麼樣?敢不敢?如果不敢,就繼續做縮頭烏龜。」

可夜修這時從馬車上下去,也不管夜貴妃怎麼阻攔,他還是來到了陸少天面前笑說,「立約吧。」

眾人沒想到夜修竟然還有膽量接,而且還要立約,而那個陸少天趕緊拿出武道神約,立馬立下了約定后哈哈大笑,「小子,今天我看你得跪一天了。」

夜修卻看了看陸少天後神秘一笑,然後轉身回到馬車上。

陸少天實在看不慣夜修這種一點不當回事的樣子后冷笑,「看你等下下跪,還敢這麼狂不!」

說完,陸少天對隨從笑說,「去,給我準備一堆髒東西來,到時候他下跪,就給我死勁砸!」

「是!」

眾人沒想到陸少天這麼卑鄙,可陸少天才不注意大家說什麼,反而在那四處尋找萬毒欣的蹤跡,然而此刻萬毒欣站在附近一屋子內,靜靜的看著。

lixiangguo

風絕塵和另外兩名紅衣男子落在地面。

Previous article

(後天恢復更新)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