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那倆個粉絲一看到熱水潑出來,尖叫著跳到了一邊。

顧兮兮手忙腳亂的,連忙沖了過去,順勢將他們攔了下來:「你們沒事吧,沒受傷,沒被燙到吧?」

那兩個人心急火燎的想要拍蘇蘇,這個時候也顧不得其他。

他們想要甩掉顧兮兮。

可是顧兮兮卻堪堪擋在了他們的面前,拉著他們不讓走:

「兩位,真的非常抱歉,你們沒事吧,要不要去看看醫生啊?」

兩個人被纏的不耐煩了,一把推開顧兮兮:「你有完沒完啊,我說了沒事,不用你管!讓開!」

顧兮兮這才可憐巴巴的讓開了。

那兩個人拔腿就往前追。

可是跑了兩步,這才發現蘇蘇的影子早就不見了。

「靠,跟丟了!」

兩個人氣急敗壞,正準備回頭去找顧兮兮的麻煩呢。

可是,身後哪裡還有人啊?

「真是倒霉。」

「就是啊,本來拍到蘇蘇的照片,我們一定可以上熱搜的好嗎?」

「太可惜了,竟然就這樣錯過了!」

「算了算了,真倒霉!」

兩個人收起了手機,悻悻的朝著外面走了過去。

而另一邊,蘇蘇壓著帽檐,低著頭,飛快的往外面走。

因為怕被人認出來,所以她走的是樓梯。

這一路往下,她頭也不敢抬,腳下的步子飛快。

以至於,不小心撞到了一個人。

「啊!」

腳下一滑,她右腳踩空,整個人瞬間朝著樓梯下面栽了過去。

眼看著她的臉就要地面來一個親密接觸的時候。

突然,一直強勁有力地大手一把攬住了她的腰肢。

緊接著,一個回拽。

她竟然一頭栽進了一個寬大的懷抱之中。

是個男人!

心中一股厭惡涌了上來,她眉頭一皺:

「謝謝!」

她忙不迭從男人的懷中退出來,後退了兩步。

她討厭跟男人接觸。

可這個動作,讓她忽略了身後的台階。

她再一次踩空了。

不過這一次,她剛剛往後仰倒,男人就出手了。

他拽住了她的胳膊。

「放手!」蘇蘇厭惡男人碰她。

不過,男人卻沒有放手,他突然靠近,「一次就算了,還有第二次,你這是欲擒故縱么?蘇蘇小姐?」

這個聲音——

原本為了避免被人認出來所以一直低頭的蘇蘇,在聽到這個聲音之後,整個人就好像是被雷劈過似的。

她猛的抬頭。

發現站在自己面前的,是一個非常高大的男人。

他戴著鴨舌帽,穿著黑色衛衣。

衛衣的帽子蓋住了鴨舌帽,黑色的口罩將整張臉遮去了大半。

黑色的劉海將眼睛也擋住了,根本就看不清楚容貌!

「你……」

記憶深處那個聲音跟面前的這個聲音逐漸重合。

緊張,激動,無措——

各種各樣的情緒,一瞬間涌了上來。

情急之下,蘇蘇突然伸手,想要將男人臉上的口罩扯下來。

男人似乎也沒有要拒絕的打算。

他就那樣安靜的站在原地。

即便是被劉海擋住了,蘇蘇依舊能夠感覺到後面那雙眸子里投射出來的犀利目光——

會不會是他?

眼看著她的手就要拽上那枚口罩。

就在這個時候——

「蘇蘇!」

一道男人的聲音從走廊的盡頭傳來了過來,陰森而不悅。

蘇蘇回頭看了過去,赫然看到顧斯年沖著自己走了過來——

。 打電話都找不到孫欣欣,李初晨急得馬上聯繫白澤,讓白澤迅速根據孫欣欣的電話,找到定位。

等定位結果出來,發現孫欣欣是在泳池附近,李初晨這才放下心來。

他給母親唐麗君倒了杯茶,讓母親在別墅的客廳里坐著等待。

而李初晨自己,則是往泳池走去。

整個天海別墅區,都被李初晨買了下來,並把這個別墅區,送給影子。

所以,此時天海別墅區的泳池,除了孫欣欣和盼盼這對母女之外,就沒有外人了。

李初晨找到泳池附近,一眼就看到孫欣欣托著盼盼小丫頭,正在教她游泳。

不過,孫欣欣這教學的方法並不是很科學,所以,盼盼一直沒能學會游泳,並且,她還喝了好幾口水。

「媽媽,爸爸回來了!」

孫欣欣因為是背對著李初晨,她沒有第一時間發現李初晨。

而盼盼正好是對著李初晨走來的方向。

小丫頭隔著大老遠的距離,看見李初晨,她就興奮得大喊大叫起來。

孫欣欣聞言,也急忙回頭,往李初晨走來的方向看過去。

看見李初晨的那一刻,孫欣欣頓時熱淚盈眶,內心無比的激動。

邊疆戰場那兇險無比的一幕幕,深深烙印在孫欣欣的腦袋中。

孫欣欣心裡很清楚,她險些就失去李初晨。

在沙莽揮舞大刀砍向李初晨的脖子的那一刻,如果不是李初晨恰好暈倒,他的腦袋會搬家。

孫欣欣此時也不可能再見到李初晨。

所以,再一次見到李初晨的時候,孫欣欣的內心是激動的。

而且,孫欣欣也正式做出決定,她,是時候把自己交出去了。

孫欣欣擔心她再猶豫就會失去李初晨。

她現在真的很害怕,害怕戰爭,害怕李初晨會再次從她身邊離開。

「爸爸快來,盼盼還沒有學會游泳,爸爸快來教盼盼游泳。」

盼盼小丫頭高興地大叫著。

而李初晨走近之後,卻眉頭微皺地看著孫欣欣。

「老婆,你怎麼了?」

李初晨看到孫欣欣流著眼淚,就急忙轉頭看向盼盼小丫頭,「盼盼,你又不聽話,把媽媽氣哭了嗎?」

「沒有沒有,盼盼很乖,盼盼沒有惹媽媽生氣,媽媽媽媽,你怎麼了?」

盼盼小丫頭一聽孫欣欣哭了,她頓時也著急了,拉著孫欣欣的手追問道。

孫欣欣急忙擦拭臉上的眼淚,開口回答道:「媽媽沒事,是爸爸看錯了,媽媽沒哭,媽媽臉上是泳池裡的水。」

「爸爸,媽媽說你看錯了,媽媽沒哭,媽媽臉上不是淚水,是泳池裡的水,盼盼臉上也有呢!」

小丫頭用雙手划著水,加快腳步,向李初晨走過去。

等她走到面前,李初晨就伸手把盼盼從泳池裡撈出來,抱在懷裡,親了又親,簡直疼愛有加。

「爸爸,你的鬍子好扎人呀!」

盼盼被李初晨的鬍子扎得好癢,一邊躲避一邊說道,「爸爸爸爸,你快去換衣服,教盼盼游泳好不好?」

「好,爸爸教你,但不是現在。」

李初晨解釋道,「盼盼的奶奶來了,在別墅里等著呢!」

「盼盼聽話好不好,今天先不遊了,咱們先去見一見奶奶。」

「老婆,你也上來吧!」

孫欣欣此時身上只穿著泳裝,而且還是比較露的那種,她蹲在水裡,都不好意思站起來。 宸王府。

陳嬌嬌最近很是上火,自打得了那側妃名頭后,她更是連裴珩的面也見不了,每次她上門求見,裴珩總有借口拒她。

她也曾攔過幾次他的路,裴珩面色淡淡不陰不陽的與寒暄幾句,久而久之這府里的下人反倒說她不知羞,整日追着男人。

讓她最接受不了的,則是今上為宋青蓮和裴珩賜婚的諭旨。

那宋青蓮從前不過是她的婢女,就算如今飛上枝頭變鳳凰,那又如何?

一日為奴,終身下賤。

可陳嬌嬌心裏清楚,自己不過是個側妃,若是宋青蓮嫁入王府,自己還得向她執妾室禮。

這讓陳嬌嬌如何能甘心,當務之急便是懷上子嗣。

裴珩沒有子嗣,若是自己能一舉得男,那更是不得了。

陳嬌嬌如此盤算著,可奈何裴珩連看都不看她一眼,更何談在她房中過夜。

倒是婢女朱錦勸她,「世上哪個男子不喜歡小意溫柔的女子,側妃不如就和王爺服個軟,王爺心軟,說不定就來咱們這邊歇了。」

陳嬌嬌覺著此話有理,又想着做戲怎麼也要做全套,便跑去主院外面站了一夜,那誠心悔過的姿態放的極低,繞是在鐵石心腸的人也不忍在冷落她。

陳嬌嬌在夜風裏受了寒,正好藉此大病一場。

裴珩雖然還計較着她從前所做的種種錯事,又忍不住心軟,去探望了她幾次。

那大夫又說,陳嬌嬌當初受了刀傷,刀傷直入臟腑,本就將養的不好,如今又受了寒,再加上鬱鬱寡歡,這樣下去遲早憂思成疾。

裴珩聽過,便越發念着她曾經為自己捨命擋刀的情誼,漸漸地也歇在她房裏。

只是裴珩到底不是當初輕易被沈蒹葭玩弄股掌之中的小夥子了,他深知自己既已求娶宋家女為妻,若是成婚前讓陳嬌嬌有了身孕,這讓宋青蓮作何感想。

所以雖然時時歇在她房裏,第二日一大早便讓人送避子葯給她。

陳嬌嬌心涼了一大截,可越是這樣,她越要表現出乖巧聽話的樣子,表面上喝了那避子葯,卻在裴珩的人走之後,背着眾人扣喉嚨又將那葯吐出來。

如此一來,倒是神不知鬼不覺了。

……

lixiangguo

「別想再占我便宜,再見!」小喬拿起一旁的花束,站起身直接跑了。

Previous article

聽到筷子落地時的清脆響聲,莫如剛忙彎腰去撿。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