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還有木小姐,腳踝骨粉碎性骨折,再好的藝術也沒有恢復的可能,這輩子恐怕要拄著拐杖,度過下半生了。

另外那丫頭,因為大力撞擊腰部的原因,腰部重要脊椎骨,嚴重骨折了,恐怕永遠都無法支撐起自己的上半身。」

「唉!老夫雖然精通太古神針,但還是無法還給她們三人一個完整的身體。這也許就是她們的命運吧!」神醫九塵滿臉無奈的說。

神醫九塵的話,讓所有人的希望一下子破滅了,尤其是西天王和冷冰冰,他們兩個臉色一個比一個白,這個結果他們是萬萬沒想到。

冷冰冰此時此刻,真想脫掉軍裝,活活抽死西天王的心都有了。

她臉色一片冰寒,刀子般的犀鳳眸。唰一下看向西天王,「都是你乾的好事!」

感受到強烈的壓迫力,西天王直冒冷汗,但是他卻不知道說什麼好了,他現在真的很想一頭撞死在牆上,一了百了。

嗖!

突然,就在這時,一道人影突然出現在冷冰冰的面前,他就好像是憑空出現的一樣,所有人都沒有看清他是從那個地方出現的。就連冷冰冰也是。

冷冰冰看清喬君的臉,下意識的開口,「師弟……」

但是喬君的回答卻是一臉冷漠,臉上沒有任何溫度,「這就是你給我的保證?哼!」

喬君冷哼一聲,轉身大步誇進了手術室內。很快,手術室內,五六名專家醫生,以及三名最專業的年輕護士,被一股強大的力量,從手術室的門內卷了出來,直接丟垃圾一樣丟了出來,外面的好幾個醫生以及院長被砸的人仰馬翻。而那孤魂小隊的人第一時間躲避掉了。

砰!一聲,很快,手術室的門被重重關上,緊接著一道閃爍著紫光的結界,憑空出現在手術室門口,將手術室嚴密封鎖了。

就連神識都掃不進去。

神醫九塵反應過來后,從地上爬起,臉色難看無比,「混賬東西!」

說著他就要進手術室,但是結界之上,一道強大的力量直接將他震飛了出去,再次砸向了人群。

神醫九塵從幾個醫生的身上站了起來后,一下子恢復了冷靜,他知道剛剛那人絕不是泛泛之輩,他就算再德高望重,再受人尊敬,也不能一時衝動,犯了大忌。

冷冰冰此時此刻,看著眼前的這道結界,俏臉上充斥著各種複雜之表情,有自責,有悔恨,有震驚,有苦澀,更多的是,難言的慌亂之色!

對,就是慌亂,當兵當了快十多年,,這種慌亂的神色,很少在她臉上浮現。她一向處事處變不驚,雷厲而風行,不管是跟強大的敵人打的昏天地暗,還是闖入敵營竊取情報,或者取人首級,她從來都是百變不驚,淡定而坦然面對。

可是這次,冷冰冰的的確確慌亂了,因為喬君的那個眼神非常冷漠,冷漠到讓她都快,不認識自己的師弟了。她怕喬君永遠不理她,永遠不原諒她,

她的師弟從小就懂事,她和他的師兄們無論怎麼樣訓練他,折磨他,他從來都打不還手,罵不還口。可是今天的這個師弟,竟然性格大變,陌生到,讓她這個師姐都不認識了。

剛剛他的那道眼神充滿了肅殺之氣,充滿了不信任。冷冰冰突然覺得自己就算是他的師姐,一旦觸怒了他的底線,喬君照樣敢揍她。這就是她在他心目中的地位。

冷冰冰怔怔的看著手術室的門,她把所有希望都寄托在了喬君身上,只要他救好了他心目中最重要的三個女的,他的心情也許好一點,也許會原諒她的過錯,也許跟以前一樣,尊敬她,以她為榜樣。

另外,她可以給組織領導一個交代,給雲城曾經那麼多無家可歸的人或者無數被林傾城和木蘭蘭捐助過的人給一個交代。不然的話,她這輩子都良心難安。

「冷隊長,他到底是什麼人?」神醫九塵走過來問道。

「他就是我跟你提起過的神醫!」冷冰冰繼續盯著手術室的門,看都沒看一眼神醫九塵。

「是他!!」神醫九塵一驚,「難怪我看他此目中無人,原來深藏不露啊!」

「閉嘴!」冷冰冰突然看向神醫九塵,冷厲的鳳眸爆掠出一道厲芒,喝斥起來,「我告訴你,你的那點醫術只是一點渣渣,在他的醫術面前,你還是沒進修的實習生。他目中無人,難道你就目中有人了?」

「你?冷隊長,你竟然跟老夫這樣說話,你好大的膽子!!」神醫九塵暴怒。

「把他轟出去!」冷冰冰冷冷的下達了命令。

「是!」

站在一旁的兩個身材壯碩,目光犀利的孤魂隊員,直接走過來將神醫九塵按抓住,輕描淡寫的提著他向電梯方向走去。

站在一旁,腰桿挺拔的北天王看到這一幕,面露苦澀,再怎麼說神醫九塵保住了他的性命,否則他怎麼可能等到喬君來救他?

但是,冷冰冰的性格,他最清楚不過了,現在西天王犯了這莫大的錯,她已經怒火中燒了,如果他再去觸霉頭,哪就自認倒霉。

神醫九塵一向目中無人,得罪了醫院的很多專家,現在他被趕出去了,相反的,其他人的臉上並沒有露出任何同情心。倒是對裡面的喬君充滿了期待。

因為冷冰冰的話,大家都聽到了,這些醫生和孤魂隊員都聽過北天王被救活的事情,所以大家都很期待,喬君能再創醫學奇迹。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了,可是手術室的門始終沒有打開。

冷冰冰站在手術室門口,臉上沒有任何錶情,就那樣靜靜的等待著,等待著喬君能創造奇迹。

凌珊珊,北天王,南天王,東天王,以及所有的孤魂成員,也是如此。而那些專家醫生,護士,院長等為了見證醫學奇迹,也跟著大家一起等待著。

當五個小時過去后。

手術室內,喬君擦了擦額頭上的冷汗,對著已經被完全治好的木蘭蘭說道,「你下床走走看!」

木蘭蘭從震驚中回過神來,輕輕下了病床,她沒有像喬君所說的那樣走走看,而是直接抬起蔥白如雪的素手,動作輕柔的擦了擦喬君額頭上的細汗,「我以為我這輩子可能要當一個瘸子了,但我的男朋友沒有讓我失望。你是這個世界上最棒最優秀的男人!我能喜歡上你這樣的男人而感到無比的驕傲!」

喬君仍有木蘭蘭給他擦汗,「你們三個人是我喬君拿生命來保護的人,同樣的,我能有你們這樣朋友而感到無比的自豪。」

「嗯嗯,那我們就彼此自豪吧!好了,喬,現在把寶貴的時間留給傾城姐和巧兒,你快快讓她們醒來吧!」木蘭蘭的美眸中閃爍著柔情。

「她們兩個會在五分鐘之後醒來,傾城的意識還在恢復當中。我怕巧兒看到你們兩個的樣子,會受到刺激,影響我治療。所以我提前點了她的昏睡xue,五分鐘之後,我保證她們倆都會醒來。」喬君道。

「我相信你。」木蘭蘭眨了眨長長的睫毛,「自我落入海水中的時候,我就相信你會來救我。

那個時候,我在想,如果我木蘭蘭被海水中的鯊魚當成了午餐,你會不會感到傷心難過?

但此刻我知道了你心裡的答案!你是很在乎很在乎我的,我木蘭蘭這輩子有你真的足夠了。我不祈求你能時常陪伴我,我只求你的心裡有我的一席之地!」

「說什麼傻話呢?再說我可生氣了。你是我的女朋友,今後無論發生什麼都不許說這種什麼一席之地的話,我的心裡怎麼可能沒有你們?」喬君沒好氣的道。

可是他的臉上卻始終遮著一層烏雲。木蘭蘭看在眼裡,卻不知道如何開口勸阻他放下發生過的一切恩怨。

人面不知去,桃花依舊笑 在她心裡只要喬君能回來跟她聊聊天,她就知足了,至於腳上的疼痛又能算的了什麼?

「喬,他們都是你的戰友,可不可以不要跟他們反目成仇?」木蘭蘭終於鼓足勇氣說道。

「不行!世界上哪有這麼多便宜的事情?如果今天,我沒有這身出神入化的醫術,你們三個死的死,殘的殘!你叫我如何面對你們?

我堂堂七尺男兒,怎麼可能眼睜睜的看著你們受傷而不顧?作為一名軍人,首先保家衛國,其次才是守護家人,你們就是我的家人,如果我連你們都保護不了,談何保家衛國?

人活在世上,如果恩怨不分,談何做人?我喬君雖然不是什麼真人君子,但我恩怨分明,有仇報仇,有恩報恩!

白髮魔女傾世暴君 今天他如此對待你們,不管什麼理由,都不能彌補他的過錯。他是一名軍人,軍人就更要以身作則,保家衛國。

可是他呢?對你們動手,你們難道是他的敵人不成?哼!今天他就算找出一萬種理由,我照樣讓他嘗嘗生不如死的滋味!」

喬君厲聲說道,英俊的臉上已經開始烏雲密布了,可見他到底有多憤怒?

「大哥哥……」就在這時,昏睡中的林巧兒突然睜開大眼睛,脫口而出的第一句話就是大哥哥,很快她猛的坐了起來,所有的記憶如潮水般湧進了她的大腦,隨機她大聲喊道:「大哥哥,媽媽,媽媽被人欺負了!你快救她!」

喬君一個箭步過去,來到林巧兒的病床前,溫柔的說道:「巧兒,大哥哥已經救了你的傾城媽媽,你的傾城媽媽現在睡覺呢?馬上就會醒來。」

林巧兒看清喬君的臉后,一下子撲進了喬君的懷裡,「嗚嗚嗚,大哥哥,你終於回來了,太好了太好了!」

喬君拍了拍林巧兒的後腦勺,臉上閃過一抹難以掩飾的殺機,很快他溫柔的說道:「沒事了,沒事啦,大哥哥這不在這嗎?走!大哥哥抱你過去,看你的傾城媽媽!」

「嗯嗯!大哥哥!媽媽沒事吧?你真的救我們來了嗎?」林巧兒的失控的情緒,在喬君的溫柔語氣中,終於得到了緩解,俏臉上再次綻放了天真般的笑容。

喬君抱著這丫頭,走到林傾城的病床前,笑著道:「巧兒,待會只要你數十下,你的傾城媽媽就會醒來,你信不信啊?」

「信!」林巧兒很是果斷的說道。

「好!開始吧。」

「一!」

釋天九界 「二!」

「三!」

……

「九!」

「十!」

當林巧兒數到十的時候,林傾城緩緩的睜開了眼睛,她的美眸閃爍著淚花,心裡湧上無盡的暖流!她就那樣怔怔的看著喬君抱著林巧兒的幸福樣子。

「耶!大哥哥說的真准!媽媽,你真的醒來了耶!」林巧兒在喬君的懷裡,很是高興的說道。

「嗯嗯,大哥哥是神仙,神仙當然算的很准了。」林傾城優雅的坐了起來,就像一名絕美仙子一般,美到嬌艷動人,傾城傾國。

喬君問道:「感覺怎麼樣?還有什麼地方不舒服的?比如說你的意識,是不是很模糊?」

「嗯!有點。剛才我的大腦中,放電影似的,從小到大的記憶都過了一遍。不過現在不是很痛,我已經好多了。」林傾城道。

「那就好!」喬君鬆了一口氣,剛才,他用北斗七星針的時候,他釋放意識探查林傾城的大腦空間時,他無意間發現林傾城缺失了一塊記憶,而這塊記憶恰巧跟林巧兒有關,林巧兒出生到一歲的記憶,全部被人抹除了。

喬君在讀取那塊記憶的時候,終於知道了所有的真相,那就是林巧兒並不是林傾城的親生女兒,而是被調包的一個替身。真正的林巧兒很可能被人帶到了另外一個地方。

喬君在得知這個情況后,果斷的放棄了恢復那塊記憶。北斗七星針的強大功能就是恢復意識以及生機!雖然那塊記憶被抹除了,但經過北斗七星針治療的人,所有記憶都可以再次恢復。 「喬!」林傾城從喬君溫和的笑容中清晰的感受到了他內心深處極力壓制的滔天怒火,「我知道你現在很生氣,但我還是希望你能放下一切恩怨,不要為了我們,跟你的戰友反目成仇,這樣……」

「傾城,你別說了。我知道你要說什麼。這件事,你們倆不要管了,我知道怎麼做,我有我的底線,我有我的做人原則。

任何事我可以容忍,可以寬宏,可以大度,但這件事不可以,這件事已經跨過了我的底線。」喬君用毋庸置疑的語氣冷聲說道。

林傾城知道再勸下去,也是徒勞,只好放棄了繼續勸說,「喬,那你答應我,不要做出格的事情。一但你殺了他……」

「這個我知道,我只想好好收拾一下這不知天高地厚的傢伙!」

喬君冷聲說著,大手猛然探出,巨大的神龍手瞬間被他體內瘋狂湧出的一道道恐怖的紫色真元幻化而出,那巨大的神龍手帶著可怕的氣勢洪流,如同狂風驟雨一般對著手術室的門口,抓了過去!

這一抓,恐怖如斯,強大的力量直接把手術室的鋼化玻璃門,連同那道紫色結界,抓成了粉碎!

「吼吼!!」神龍手帶著可怕的龍嘯之音,排山倒海一般,震飛人群,直接抓向了西天王。

西天王在巨爪之下,全身的力量被鎖定,被束縛,弱小的如同一隻螻蟻,連反抗掙扎一下的力量都無法釋放出來。

紫色神龍手瞬間將西天王抓進了手術室內,那可怕的力量,令人膽寒,就算是擁有元嬰一層修為的冷冰冰也在巨抓之下,心神劇顫。沒有任何與之爭輝的勇氣,更別說第一時間阻止喬君了。

「師弟不要!!」冷冰冰反應過來后,臉色大變,瞬間就來到喬君面前,用哀求的語氣說道:「你不能殺他!!」

「我不能殺他??女人,你信不信我連你一起收拾!不要認為你是我的師姐,就可以阻止我收拾他!」

喬君臉上殺機涌動,渾身的氣勢已經暴漲到了一個極點,所有人感覺此刻的喬君就好像是一座即將崩爆的火山,強大的氣勢在他體內翻滾不休,如同恐怖的漩渦洪流一樣流轉,讓所有膽戰心驚。

冷冰冰聽著如此讓她無法接受的話,看著如此殺機爆掠的喬君,她下意識的後退了幾步,冰冷的俏臉上閃現出一抹無法掩飾的不敢置信之色,她最疼愛的那個小師弟,竟然用這種語氣跟她說話,還冷漠無情的叫她女人,還要收拾自己,難道在他的內心裡自己就這麼沒有分量?

但無論怎樣,她必須要阻止喬君錯下去,一旦他失手殺死了西天王,那是要上軍事法庭,接受軍法的審判。

西天王雖然有錯,但在組織領導的處分沒有下來之前,不是她冷冰冰一個人能說了算的,也不是他喬君能說了算的。

「師弟,無論你打我也好,罵我也罷,師姐求求你不要再錯下去!」冷冰冰短暫的思量過後,立刻再次哀求道。

「師姐,我有沒有告訴過你,這個人不可靠!我有沒有告訴過你我翻臉不認人?我喬君一向說話算話,曾經你是我師姐,我敬你,但是現在你很讓我很失望,你寧願相信一個傻逼,也不相信我。我從小到大過得是什麼日子,你不是不知道,她們三個已經成了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三個人。

我在她們眼中就是親人。她們在我眼中也是親人,我感覺到了家的溫暖,可是你們呢?給過我溫暖的感覺嗎?

我從小到大,接受的折磨和教育是我付出了所有的童年時光,別人可以擁有一個完整的家,而我呢,有嗎?你們給過我關心嗎?你們給我自由嗎?你們給過我溫暖嗎?

我累了,困了,病了,誰來安慰過我?你們除了折磨我,拼了命的訓練我,還能給我什麼?

現在我長大了,你還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樣子,你什麼事情都不為別人考慮。現在看到結果了吧?如果今天沒有我,你拿什麼臉面站在這裡阻止我!

你現在給我滾!!我不想再看見你這張充滿冷傲的臉蛋!!」喬君語氣沙啞冷漠的說完,大手一開一合之間,神龍手瞬間捲起渾身顫抖的冷冰冰,直接將西天王和冷冰冰,如同丟垃圾一樣丟出了手術室。

很快,他大手一揮,一股恐怖的真元直接捲起獃滯中的林傾城,木蘭蘭,林巧兒三人,直接化作四道遁光消失在了手術室內!

此時此刻,無論是衝進來的孤魂隊員還是站在外面的所有專家醫生,都被剛剛喬君那恐怖的氣場震懾住了,里裡外外都是鴉雀無聲。

所有人好半天都沒有反應過來,很快,率先反應過來的凌珊珊趕緊走過去,將無比落寞失神的冷冰冰扶了起來,「隊長,你沒事吧?」

冷冰冰眼神獃滯狀,空洞無采,一張絕美的俏臉此刻蒼白一片,整個人無精打采,顯得無比的落寞,喬君最後說的那句話,彷彿一把刀子插進了她的心臟,讓她心痛的快要窒息。

「隊長!」

「隊長,你沒事吧?」

……

所有孤魂隊員看到如此落寞的冷冰冰,一個個立馬關心的問道。

可是冷冰冰無動於衷!就那樣無精打採的坐在冰冷的地面上,神色獃滯,目光空洞無物。

「隊長,那小子也太目中無人了,他敢這樣對你,哼!我去好好教訓他!教他怎麼做人!」南天王實在看不下去了,很是憤憤不平的說道。

其他人跟著他一起附和道!

「南天王說的對,教他好好做人,我們就算打不過他,也要跟他魚死網破。」

「對,那小子太狂了,太囂張了,今天我非要教訓他不可!我們走!」

「走!他娘的!」

「站住!」冷冰冰突然站了起來,瞬間將負面情緒一掃而過,恢復了往日的銳利和幹練,她纖纖玉手指著,所有大老爺們,大聲喝斥道:「你看看,你看看,你們這群人,還像不像個軍人了?啊!!他目中無人,太狂了,太囂張了,那你呢?你們目中有人了,你們不狂了?不囂張了?

難道你們就沒看出,他剛才是給自己找台階下!!也是給她們台階下!?哼!」

冷冰冰冷看著這些聽了她的話后,低下頭,羞愧難當的孤魂隊員,突然目光冷冽的看向了神色灰白的西天王,「扣起來!」 黑夜如同一張巨大的黑網,漸漸的籠罩了整個雲城,使得燈紅酒綠的雲城陷入了昏暗之中。

喬君站在別墅的觀星台上,眺望著無盡的虛空,一雙星眸之中透著無盡的深邃。

林傾城穿著一襲白裙,款款走到他身旁,笑著問道:「喬,你在想什麼?這麼入神?」

「我在想小時候的自己。」喬君頭也沒回的說道。

「你還在為白天的事苦惱,是不是?」林傾城輕聲問道。

「談不上苦惱!只是我覺得自己今天的行為有些過了。師姐其實很關心我的,她就像我的親姐姐一樣,只是她關心我的方式和別人不一樣罷了。

從小她就對我百般嚴厲,什麼事都要讓我爭取拿到第一。久而久之,我對她有點抵觸情緒。

長大了,這種情緒依然在我腦海中揮之不去!這次,把這種抵觸情緒發泄出來后,我覺得渾身輕鬆了很多。」喬君雙手放進迷彩褲兜里,幽幽說。

lixiangguo

真的是!!!

Previous article

“鄰居一場,我姐如今雙眼失明,我來問問情況,不至於這麼幾句話的時間也不給吧?”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