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還好,效果非常顯著,但是,後遺症也是很明顯的。

不過一次攻擊,她幾乎就要抽空了自己的力量了。

最後的那一爪子,可都是靠她的意志力堅持下來的。

現在敵人解決了,她也快要虛脫了。

饅頭也從那蝙蝠的背上下來,一臉的憤怒。

「太過分了!」

想起剛才差點被人抓走了,饅頭就要炸毛了。

它這還是第一次吃這樣的虧!

要知道,它從出生到現在,除了剛開始沒有力量的時候稍稍吃了一點虧之外,之後可都是順風順水的。

再說了,它可是靈獸王者啊,怎麼能被別人這樣對待呢?!

要不是雲千幽來得及時,可能它現在已經被余青松帶走了!

想到這裡,饅頭就恨不得一爪子下去,將余青松的腦袋都給抓爆了。

不過,看著一臉慘白的雲千幽,它還是先關心她,「怎麼樣?沒事吧?」

「沒事。」雲千幽搖搖頭,臉上露出一絲蒼白的笑容。

「我休息一下就行了。」

很快,雲千幽緩過氣來之後,將余青松和他的靈獸帶進了空間裡頭。 余青松和他的靈獸都還沒死,雲千幽也沒讓他們那麼快就死了,因為她還有話要問他們。

不過,在問他們話之前,她還得先處理了這裡的事情。

她出來了之後,這才發現,外頭還有一個靈器。

那靈器可以將這裡的舉動都給屏蔽了,讓外頭的人不知道這裡發生什麼事情。

看來,余青松也是有備而來,也不想讓別人知道這裡發生的事情。

而雲千幽之後又加了一層保障,所以這裡發生的事情,並沒有影響其他人。

不過,地上被那隻蝙蝠震暈的人還躺著呢。若不是這隻蝙蝠出現,其他人不會發現這裡的問題。

還好,他們雖然暈了過去,但並沒有什麼大問題。

最重要的是,他們都不知道這裡發生了什麼事情。

確定他們沒事之後,雲千幽沒有急著將他們弄醒,而是先將這裡的痕迹都給清除了。

雖然不知道這余青松是什麼來頭,但是,他肯定不是普通人。

——以他五級馴獸師的實力,哪裡能是普通人。

雲千幽現在就怕,余青松還會引來其他人。

未免麻煩更多,她還得先處理了現場。

想了想,她將其他靈獸都找了過來。

那些靈獸之前就被余青松給控制了,但現在余青松都去了半條命了,自然沒有本事繼續控制它們。

它們過來的時候,都是滿心的尷尬和忐忑。

雖然以它們的本事無法抵抗余青松的控制,那是很正常的,但它們還是怕雲千幽會懲罰自己。

但沒想到,雲千幽找它們過來之後,給它們的命令竟然是——打一場?

這是什麼情況?

所有靈獸都驚呆了,雲千幽怎麼會突然讓它們做這種奇怪的事情?

而且,眼前這個院子都幾乎完全坍塌了,它們還鬧一場的話,這裡還能要?

但云千幽卻很堅持,讓它們能有多少力度就用多少力度,將這裡毀了最好。

這樣奇怪的要求讓靈獸們傻眼,就沒聽說過人類有這樣的喜好的。將自己住的房子給折騰沒了,這也太重口味了。

不過,雲千幽有令,它們自然得聽話。

在開始打起來的時候,它們還是有點猶豫的,但到了後面,它們還真的打出了真火了。

於是,它們還真的將這個院子都給折騰完了。

而它們打起來的動靜也不小,也成功吸引了周圍的人家。

這大半夜的,雖然很多人不用睡覺,但也不能這樣擾民啊!

有人很是不滿地走出來了解情況,心裡想著要好好教訓鬧事的人一頓。

不過,在知道是哪裡鬧事之後,他們的表情就變了。

竟然是雲老師那邊出了事情?

所有人都驚呆了,立刻沖了過來。

而那些被震暈的守衛們也醒過來了,然後就發現,家裡的靈獸竟然打起來了?

天!這是怎麼回事?!

所有人都驚呆了,然後發現雲千幽也過來了。

「給我住手!」雲千幽大吼一聲,表情陰沉難看。

她的臉上帶著一絲蒼白,看得出來是被這些不安分的靈獸給氣壞了。可能是在休息的時候被吵醒了,很不舒服。

她吼了一聲之後,那些靈獸也乖乖停了下來,心裡更加忐忑擔心。

它們終於明白了,雲千幽讓它們做這樣的事情,其實也是在懲罰它們。

它們剛才打起來的時候,還真的受傷了,也很疼啊!

雲千幽這是讓它們互相懲罰啊,真的是太狡猾了。

人類果然比他們靈獸更加狡猾!

靈獸們蔫頭耷腦的,很是可憐。

「你們瘋了嗎?竟然半夜鬧起來?」雲千幽的表情很是生氣,「你們這是怎麼回事?!」

其中一隻靈獸嗷叫了一聲,聲音裡帶著緊張和委屈。

「什麼?!竟然有人讓你們打起來?!」雲千幽瞪大眼睛,表情震驚,「是誰?!」

靈獸們傻眼,它們沒說這樣的話啊。

「雲老師,剛才我們見到了一隻飛行靈獸!」

有人開口了,表情也是很震驚,「也不知道那靈獸是哪裡來的,一張嘴,我們就暈過去了!」

「飛行靈獸?是什麼樣的?不會是咱們的靈獸吧?」雲千幽看向那人。

「不,看起來像是一隻蝙蝠,不過體型非常的巨大。」

那人也不隱瞞,就將自己看到的東西說了出來。

「蝙蝠?!」雲千幽倒抽了一口氣,表情疑惑,「不對啊,咱們的飛行靈獸裡頭可沒有蝙蝠!」

「可能是其他人帶來的!」有人找到了解釋,「而且,那蝙蝠將我們暈了之後,這些靈獸就打起來了。」

看現場的狼藉就知道,這些靈獸肯定打得很厲害,才能夠將這裡折騰成這樣。

要知道,他們的房子可都是用很堅硬的材料製成的,普通的攻擊可不會造成那麼兇殘的效果。

「外來的?」雲千幽開始深思,然後眼睛一亮,「不會是?!」

有人也很快反應過來了,「對!肯定就是那幾個外來的馴獸師!」

也只有那幾個外來的馴獸師,才會做出這種事情!

而且,他們之前還要求他們雲老師跟他們走,還要承認錯誤呢!

但是,雲千幽一直都沒有答應。

看來,是他們生氣了,所以才想著半夜跑來報復雲千幽!

至於為什麼只是讓這些靈獸鬧起來,而沒有做其他事情,這就不是他們考慮的問題了。

在這些人看來,肯定就是那幾個外來的馴獸師惹出來的事情,不然的話,這些靈獸怎麼會突然暴動呢?

「肯定是他們!他們也是馴獸師啊!」

「這也太噁心人了吧!雲老師不願意跟他們走,他們就做出這種事情來噁心人!」

「我想,這應該是他們的一個警告。若是雲老師還不答應他們的要求的話,下次出事的……」

「天!那些人也太喪心病狂了吧!」

「對!太過分了!咱們可不能放過他們!」

大家立刻憤慨起來,異口同聲,都是要教訓那幾個馴獸師。

雖然那幾個馴獸師的實力不錯,但這裡畢竟是他們的地盤啊!哪裡容得下他們這樣鬧事?

「咱們去找他們算賬!」有人高聲喊道。

「對!找他們算賬!」 有人說要找那些馴獸師算賬,立刻便有人響應了。

大家都知道,雲千幽的身份不一樣,最重要的是,她的為人特別的好。

要知道,幾乎每家每戶都有人在雲千幽的手下幹活,對很多人來說,雲千幽可是他們的再生父母啊!

要沒有她的話,他們現在還是以前的生活。

所以說,他們怎麼能容許別人欺負雲千幽呢?

要是他們不擺明姿態的話,是不是下次就會發展成對付雲千幽了?

因此,大家轟然響應,要去找那幾個馴獸師討個說法。

雖然可能不能殺了他們,但是,他們北沙城的人也不是任人欺負的!

都已經踩到他們頭上了,難不成還要繼續退讓?

於是,一群人便簇擁著雲千幽往清源居去。

清源居現在除了是酒樓之外,還兼了客棧的活,可以安排住宿。

沒辦法,隨著北沙商會的發展,越來越多的商人到這裡來。

到了這裡之後,他們自然要找落腳點。

於是,清源居的客棧業務便應運而生。

清源居的客房裡頭的各種條件都非常的好,而且非常的舒服。

可以說,在裡頭住過的,都捨不得離開,畢竟裡頭實在是太舒服了。

而現在,清源居每天都是滿人的。

因此,當大家簇擁著雲千幽到這裡來的時候,這裡的人都被吸引了。

「怎麼了?」

大家都很好奇,怎麼外頭突然那就鬧了起來呢?

「將那幾個馴獸師給我請下來。」雲千幽對清源居的掌柜說道。

「好的。」掌柜也不問原因,立刻便上去將那幾個馴獸師請了下來。

那三個馴獸師在房間里修鍊呢,突然被打斷,有點不滿。

不過,聽說是雲千幽找他們,他們都忍不住心裡一顫。

他們對雲千幽還是很畏懼的。

沒辦法,雲千幽的實力比他們強,而且他們之前還在她的手中吃過一次虧呢。

他們之前不知道雲千幽竟然有那樣強悍的本事,便直愣愣找上門來,讓她道歉,然後被狠狠收拾了一頓。

那一次之後,他們才知道,原來那些靈獸都是雲千幽自己一個人幫忙契約的!

他們傻眼了。

他們之前看到有那麼多人有契約靈獸,還以為是好幾個馴獸師幫忙的呢。

但是,不管是幾個馴獸師幫忙契約的,這事情都不能這麼輕易過去。

畢竟他們馴獸師可是很要臉面的,哪裡能那麼隨便契約呢?

lixiangguo

如果那個針刺蔓藤沒有聽取陸塵的命令,繼續的吸取下去的話,待吸收完陸塵丹田裡的氣息之後,接下來吸取的就是他的血肉了。

Previous article

當我邊把另一個世界之樹的觸鬚不斷往我身上纏,邊想著該如何去太空的時候,我突然感覺到了某種由身體的左後方傳來的巨大壓迫力,然而此時我身上還纏著很多看不見的觸鬚,情況一下子變得危險了起來。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