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這顆珠子旋轉著飛到他們的頭頂,泛著攝人心魄的詭異的光暈。

四個毒龍幫大漢看得目眩神迷。忽然,那顆珠子毫無徵兆地爆裂開來。

如同血幕一般,瞬間將四個毒龍幫大漢裹住,旋即,小女孩看到那四個在家的惡漢居然憑空消失了!

蕭怒隨便凝出一顆血河珠,就不費吹灰之力地幹掉了四個惡漢,然後對小女孩努努嘴道:「去吧,把你的夥伴們都叫出來吧,我帶你們離開這個又臟又臭的地方,好嗎?」

見小女孩遲疑了一下,他又道:「放心,我會問他們,願意跟我走的我才帶走,不願意的,他們想去哪就去哪,我不會管。」

小女孩想了想,一溜煙跑進一側破朽不堪的屋子裡,很快,就帶出來八個比她還要小的面黃肌瘦,渾身長滿膿瘡的小孩子,也就四五歲大小。

孩子們十分害怕,全都往小女孩身後躲去。

蕭怒心生惻隱,走近幾步,柔聲道:「欺負你們的那些壞人,都被我殺了。我家有好幾艘大船,船上有很多很多好吃的,還能帶著你們到處去玩,你們願意跟我一起去嗎?」

讓蕭怒意外的是,這八個小孩,竟齊刷刷地看向那個小女孩,顯然,在這九個小孩中,小女孩就是他們的頭!

蕭怒不知道,當初爺爺遇見阿蘿的時候,阿蘿是不是也跟這些孩子一樣。

他覺得,今日自己碰上這些孩子,未嘗不是一種緣分。

至於會不會遭到巡邏隊的打擊,會不會遭到冰天商會郭大少的報復,他根本不在乎。

人生在世,有所為,有所不為。

若不能快意恩仇,活著還有什麼意義?

或許,正是蜃境的經歷,帶給了他太多太多的感悟,他的心性悄然改變了許多而不自知。

他覺得那些惡漢都該死。

真的該死。

這些孩子身上的傷口,膿瘡,只需要用點祛毒丹化水淋在他們傷處,就會讓他們不再受到痛苦折磨。

一顆六級的祛毒丹,連一塊戰晶都不要!

蕭怒深吸一口氣,見小女孩還在沉吟不語,便取出七八顆七級的祛毒丹、復生丹,對那小女孩道:「有水井嗎?」

小女孩指了指院子角落。

蕭怒徑直大步走了過去,將打上來兩桶水,把丹藥化掉,攪拌均勻,然後提著葯桶回到孩子們身前道:「這是一種可以讓你們身上的傷口、膿瘡立刻消失的藥水,怎麼不信?誰大膽一點,過來試試,我給他一件新衣服!」

小女孩勇敢地走了過來,背轉身,掀開衣服,蕭怒看到其後背上幾乎完全爛掉了,膿瘡比那幾個孩子的還要嚴重,幾乎可以看到白骨了。

真不知這小女孩是如何堅持下來的。

他顫抖著,盛起一瓢藥水,輕輕澆在小女孩後背上。

一個時辰之後,蕭怒帶著九個宛如脫胎換骨的孩子,走出了小巷。

小巷入口外,三十個凶神惡煞的騎士,攔住了他們的去路。

金湯城巡邏隊!

(本章完) 八級血獸虎紋馬,九級戰甲漆黑如墨,米長精鐵大砍刀,清一色的十級戰將,為首騎士星燈懸浮頭頂,赫然有齊整的十二朵燈花!

「囡囡,你跟他們都把眼睛閉上,等我叫你們再睜開好嗎?」

蕭怒摸摸小囡囡的頭,輕聲吩咐道。

已經對蕭怒十分信任的小女孩,立刻與其他八個孩子一起轉身,果真閉上了眼睛。

蕭怒無懼地上前三步,正視著為首的十二級戰王的眼睛,沉聲問道:「你們就是與毒龍幫狼狽為奸的巡邏隊?」

那巡邏隊小隊長明顯一愣,獰笑道:「小子,你知道得太多了,你以為金湯城是你可以耍小聰明的地方,哼哼!」

蕭怒正色道:「你們與毒龍幫的勾當,我也不想再深究。讓我帶走這些可憐的孩子,這件事就到此為此吧。」

「哈哈哈,你以為你是誰?兄弟們,將這個禍亂金湯城的小子,消去四肢,懸在城門上示眾七日!」為首騎士一揮手上的大砍刀,高聲下令。

其時,小巷附近再看不到任何一個閑雜人等。

兩名騎士催動虎紋馬,揮刀看向蕭怒。

蕭怒輕輕嘆息一聲:「自作孽,不可活!怨不得我咯!」

話音未落,對準巡邏隊騎士們屈指一彈。

一顆拇指大小的血河珠,閃電般出現在那為首的戰王騎士頭頂,也就在兩名騎士剛衝出陣列的一剎那,血河珠啵的一聲炸裂開來。

血河之水,瞬間如一道道血幕,將這三十米虎紋馬騎士覆蓋。

血河之水一閃而逝,三十名巡邏隊騎士均魂消骨散於其中,百分之一息后,蕭怒已將血河水收回神宮,而神宮中驟然多了三十頭八級的虎紋馬。

一頭八級的虎紋馬,市面上售價七八十萬戰晶。

在聯邦幾支集團軍中,花費巨資組建了幾支騎軍,就是以八級血獸虎紋馬作為戰騎。

小巷之外,悄寂無聲,空氣中的濃郁殺戮氣息消弭一空,這支巡邏隊就像從未出現過一樣。

「好了,沒事了,你們可以睜開眼睛了!」蕭怒輕聲對孩子們說道。

孩子們睜開眼,卻沒有看到巡邏隊凶神惡煞的騎士,於是,一個個看向蕭怒的眼神,無不充滿了崇敬。

之前,蕭怒輕描淡寫的幾瓢水,就治好了他們身上傷和膿瘡,現在又讓巡邏隊的騎士消失得無影無蹤,他簡直就像無所不能的神。

在蕭怒的身上,孩子們感受到了強大的安全感。

「咱們走吧!囡囡帶路,我們儘快從北門出去。」

這群孩子對金湯城熟悉無比,領著蕭怒輕而易舉地出了北門,到了碼頭,蕭怒指著其中四艘大船道:「看到了嗎,那就是我家的大船,以後,等你們長大了,我一人送你們一艘,好不好?」

孩子們簡直難以置信,他們也可以擁有這樣的大船?

遠遠的,邱雲傑領著八個護衛迎了過來。

「雲傑,你把他們帶上船,交給小姐安排一下。」蕭怒給邱雲傑交待了一番。

孩子們遲疑了一下,還是跟著邱雲傑幾人上船了,蕭怒這才重新回到城中。

此時的金湯城卻已經處於戒嚴狀態。

一支三十人的巡邏隊離奇消失,而且是在城中離奇消失的。這件事,震驚了基地聯盟。

於是,十幾支百人巡邏隊,開始在城中四處盤查,但凡看到可以人等,非殺即抓。

蕭怒不為所動,若無其事地來到了福源客棧,這是他跟劉一水約定的見面地點。

福源客棧,每一間客房,都堪比一間精緻的修鍊靜室。

一間普通的房間,一日的租金就要五千戰晶。

蕭怒租下一間,一口氣支付了一個月的租金。

房間很大,陳設豪奢,蕭怒坐下剛喝了半盞茶,劉一水就到了。

「蕭少爺,不負所托,那些洗魂水我都處理好了。價格相當理想,一滴賣出了一萬五千王級戰晶的天價!這是戰晶卡,您收好。」劉一水的辦事效率的確很高。

能將洗魂水價格提升一半,說明他這次一定很費了一些手腕。

「多謝劉執事。您推薦的這家客棧

(本章未完,請翻頁),確實不錯。我準備在這裡衝擊一下戰王境。所以,我蕭瑟爺爺他們,還有我四艘船,就麻煩劉執事多多費心關照了!」

蕭怒為劉一水斟茶后謝道。

「蕭少爺客氣了。劉某蒙受你祖父和蕭叔的大恩,未能報答點滴,做這點事,根本不值一提。蕭少爺安心修鍊吧,我十日後再來看你。」

劉一水也不久留,告辭離去。

蕭怒旋即出門,按照劉一水的指點,徑直找到了五大商會之一的五嶽商會。

五嶽商會,是金湯城五大五級商會之一,是岳家的產業。旗下,擁有四級商會七個,三級商會二十餘個。主要經營丹藥和藥材。

基地最優質的丹藥,幾乎都只能從五月商會購買,當然,最頂級的,往往會出現在拍賣會上。

而拍賣會,其實也是五大商會控制的。

蕭怒步入五嶽商會,由於他穿著普通,根本沒有夥計前來招呼他,他樂得在一層大廳閑逛。

商會會三層,第一層是將級區,第二層則是王級區,第三層則是神級區。

不管你有沒有錢,修為不到條件,就不能逾越。

好在,第一層的丹藥應有盡有,蕭怒很快看上了品質極佳的一批和順丹、天元丹、修神丹、蘊力丹。

他叫來夥計,每一種,一口氣要了一千瓶!

夥計驚嚇不已。

如果不是大貴族勢力,誰有這麼大的手筆,一次性購買如此多的將級丹藥。

夥計殷勤起來,很快就給蕭怒算好了價錢,共計三塊王級戰晶!

這點錢,對蕭怒而言,根本不以為意。

他詢問道:「我購買如此多的丹藥,居然沒享受到半點折扣,你們商會真是夠黑啊!」

夥計一本正經地道:「貴客,咱也是沒辦法,誰讓您沒有出示聯盟標識呢?」

蕭怒點點頭道:「算了,也懶得跟你計較了。再給我拿一百瓶破壁丹,一百瓶點星丹。」

夥計一愣。

破壁丹是巔峰戰將突破王境時專用的,而點星丹只是普通人點亮星燈時用的,蕭怒真是很奇怪。

但他也沒多問,算好了價格,一百塊王級戰晶不多不少。

蕭怒一愣,「破壁丹一塊王級戰晶一瓶,那點星丹好歹也是一千戰晶一瓶啊,怎麼不收我錢呢?」

那夥計笑著遞給蕭怒一塊牌子道:「尊客,您一次性消費湊足了一百王級戰晶,所以您已經成為我們五月商會的黑鐵會員了,可以享受九九折的優惠。所以,這批點星丹,就算是折扣,贈送給您的。」

蕭怒很滿意的樣子,笑道:「很好,把東西給我送到福源客棧十一號房間就行了。這是賞你的,記住我,下次我還來找你。」

丟給那夥計一塊王級戰晶,蕭怒瀟洒離開。

夥計欣喜若狂。

一塊王級戰晶,他要在五月商會做上一年了!

他覺得,這個貌不驚人的年輕人,很快就會成為一個大人物,覺得自己算是運氣來了。

蕭怒回到客棧不久,五月商會就派人把他購買的丹藥,送入了他房間。

整整十二箱。

蕭怒收入神宮,旋即便開始修鍊。

他不斷地精鍊破壁丹,接連吞下了七十二粒極品破壁丹,終於,神魂忽然發生劇烈的變化。

星燈的光芒變得越來越強盛,而神宮內的魂力開始圍繞星燈聚集,凝出一個袖珍的蕭怒的魂體。

高不過七寸,旋即如一個坐蓮的童子,盤坐在十朵燈花之上。

須臾之後,星燈從第一朵燈花開始,急速變色。

前五朵原本是聖潔的白色,卻逐漸變成了淡銀色、轉為深銀色直至暗銀色。後面五朵同樣也是如此。

而且,童子的身下,一朵嶄新的燈花凝形,一出現就是暗銀色。

蕭怒心神微顫。

王境的標識,首先是燈花達成第十一朵,顏色為銀色不假,可沒有理由,之前的十朵燈花也盡皆化為暗銀色啊?

忽然,石鐘乳洞穴內,石窠中的洗魂水一滴滴成線,被那童子張嘴攝入。眨眼,已經吞噬了近萬滴洗魂水!

與此同時,一根根噬魂須也飛入其體內,甚至那些游弋的箭魚身上的鱗片,腦中的魂絲,那些遊盪在血河池塘邊的八級虎

(本章未完,請翻頁)紋馬的魂絲,都朝著那童子的身體涌去。

同一時間,蕭怒感知到,池塘里的血河水,竟消減了三分之二有多!

也就在這之後,池塘里的噬魂須一根都不剩下了,全部被童子給消融掉了。

恍惚間,童子渾身澄澈空靈,似乎與蕭怒的意識完全相融,蕭怒再也感知不到自己肉身的存在,霎時間,靈魂出竅。

童子從他毫無知覺的肉身天靈飛出,欣喜地在房間內飛舞起來!

他忽然張嘴用力一吸!

方圓一里內的天地本源,皆在百分之一息間,被他吞噬一空。

這突如其來的變化,讓這範圍內的武者們驚駭莫名。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很快,天地本源又從別處補充過來,人們沒有感知到什麼,也就不再關注。

神魂童子重新飛回神宮,盤坐在十一瓣燈花蓮台之上,寶相莊嚴,靈光無限。

霎時之後,蕭怒忽然明悟。

lixiangguo

「看到我頭頂這東西,不是應該馬上就知道,我是杜飛了么?」杜飛隨手指了指自己頭頂那巨大的血光,而後自嘲一聲道。現在自己頭頂這東西已經是不少人最大的談資了,這萬寶樓既然販賣消息,顯然不可能不知道自己的。

Previous article

索爾阻止了格雷的阻攔,看著遠走越遠的馬克說道:「這人就這個脾氣,不過非常有能力,他要忙的事情可比我們更多,附近這些平民和物資的疏散都要靠他,我們還是不要打擾他為好!」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