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這隻大妖舉著一個叉子,唰的一下,猶如閃電一般扎向姜枉甫。

姜枉甫冷哼一聲,一劍揚起,劍光與叉子撞擊一處,光芒閃耀,二者倏然而退,鬥了半斤八兩。

紅鼠怪突然一張口,一道血光吐出,擊向姜枉甫。

姜枉甫冷哼一聲,劍鋒一橫,一道劍氣掠出,與血光碰撞,發出一聲激烈爆鳴。

紅鼠怪腳下的雄鷹忽而騰飛繞轉,劃出詭異弧度,噗嗤一聲,一位正與妖怪交戰的瓮州聯盟長老被擊穿了軀體。

姜枉甫見此,勃然大怒,運轉一身真氣,縱身而去,撲殺向紅鼠怪。

紅鼠怪腳下的雄鷹不斷閃避,劃出道道詭異弧度,而紅鼠怪本身則不斷朝姜枉甫發動攻擊,或者說,是抵擋姜枉甫的攻擊,而雄鷹一旦離開姜枉甫的攻擊範圍,又離別的瓮州聯盟高層近,便悍然襲擊。

好在,有一位長老中招后,眾人都提高了警惕,輕易不會中招。

時間不長,妖怪大軍竟然已經攻上了城牆,擅長攀爬的妖怪率先攻上了城牆,與城牆上的瓮州聯盟弟子廝殺起來。

刀光劍影,喊殺震天,雙方氣勢都極為強盛,可這次的妖怪攻城明顯與以往不同,這回是真拚命了。

有一隻蜥蜴攀上城牆,雙目赤紅,妖氣狂暴,猙獰咆哮,朝附近的掌弩弟子衝上去便撕咬,一道道劍光殺來,竟然不閃不避,硬挨着被劈成幾節,生生將一位掌弩弟子的腦袋咬掉,更將巨弩撞翻。

如此還不罷休,轉頭又噴出一道光芒,向另一個掌弩弟子攻去,真是臨死前也要拉個墊背的。

城牆上的瓮州聯盟弟子都嚇到了,這些妖怪,都瘋了!難道是被控制心神了?眼中只要殺戮與兇殘,着實可怕。

妖怪大軍依舊在瘋狂進攻,漸漸的,殺上城牆的妖怪越來越多,光芒四處閃耀,打得不可開交。

有些妖怪嘴饞,叼起屍首一邊啃一邊揮爪攻擊,結果往往就被一道劍光削中咽喉,血光迸濺,撲通倒下,而口中的人類屍首還有一半留在外面呢。

空中的高層大戰中,瓮州聯盟也不見什麼優勢,可以說,瓮州城岌岌可危,若無意外,早晚覆滅。

砰!!

天空中,紅鼠怪腳下的雄鷹突然在某個時機張口,噴出一道細小光束,突兀的擊穿了姜枉甫的胸膛。

後背遭到擊穿,鮮血拋灑天空,姜枉甫不可置信的吼道:「紅鼠怪,你陰我!」

「哈哈哈!陰你如何?你們人類自詡聰明,還不是被算計了?哈哈哈……」紅鼠怪猖狂大笑,移開身子,不再踩着雄鷹,與雄鷹並肩懸空,咧嘴道,「鷹兄,勞煩了,也得罪了。」

「不客氣,又不是白受這委屈。」雄鷹冷哼一聲,瞥了紅鼠怪一眼。

雄鷹這一擊,絕對不遜色紅鼠怪,也就是說,它與紅鼠怪平級,在妖怪界,讓同級大妖踩在背上,這可是莫大恥辱,是什麼竟然讓雄鷹如此作為?

而且,這隻雄鷹姜枉甫竟然不認識,以為只是紅鼠怪的助力,卻不料,此妖如此強大,關鍵時刻,給了他致命一擊!

姜枉甫面色難看至極,突遭重創,又要面對兩個幾乎同級的大妖,還能有什麼希望?

姜枉甫倏然後退,兩隻大妖咆哮著殺向姜枉甫,姜枉甫取出一個瓷瓶,將裏面的丹藥盡數倒入口中……

「不要給他機會恢復!!」

紅鼠怪厲吼一聲,一邊發出尖銳刺耳的音波攻擊,一邊揮舞利爪,重重卷向姜枉甫。

雄鷹展翅,羽翼化作鋒銳疾馳的烏光向姜枉甫殺去。

姜枉甫一邊吞下丹藥,一邊奮力一劍,劍光炸裂如一面盾牌,愣是擋住了兩隻大妖的攻擊,可想而知,此人本領之高牆。

「叉死你!」

紅鼠怪大吼一聲,舉著叉子捅向姜枉甫的眉心,姜枉甫一劍盪開,胸膛又冒出一縷鮮血來。

雄鷹則騰空繞轉,伺機而動,不時爆發烏光攻擊姜枉甫,甚至突然俯衝,猶如捕獵一般,抓向姜枉甫的腦袋,險些就給抓穿了。

因為姜枉甫遭創,有聯盟高層驚慌失措,被一爪子劈中,鮮血淋漓,倉皇而逃。

而城牆上,已經擠滿了妖怪…… 長安城。

位於渭河平原之上,曾也是熱鬧繁華的都市,但自從連年羌亂侵襲將戰火引到關中圓陵。

一連數次,也逐漸使關中殘破不堪。

現下的長安遭受十餘萬眾西涼軍的反撲,一番戰火的侵襲下,令那昔日美好的街市彷彿成為了人間煉獄,到處沾滿了血色的陰霾。

西涼士卒入城嗜殺無度,諸民眾、官吏……無不深受其害。

縱然賈詡看不下去,連連勸誡李傕、郭汜等將收斂,但卻效果不佳。

西涼軍那野獸嗜血的本性一旦激發,又豈能彈壓住?

連日以來,西都長安上空飄著陰沉沉的雲端於上空,好似在昭示著城裡的不平事。

……

這日。

車騎將軍,池陽侯,司隸校尉府。

一位年過四旬,身長八尺左右的中年身席儒袍徐徐進入府間,沿途之間暢通無阻,無人阻攔。

此人便是獻策助西涼軍反攻長安的功臣賈詡賈文和。

攻破長安,李、郭,樊等諸將擅政以來,自然也未虧待他,大受親待,並賜以尚書一職,主選拔人才。

更是擁有自行出入車騎將軍李傕府邸之權。

此刻的府內,一聲聲淫笑從屋舍間徐徐傳出,以及女子的諂媚、魅惑般的笑容無不令人聽罷下身便蠢蠢欲動,血脈膨脹。

李傕稍顯肥碩的身軀居於蒲團上,一邊由數名姿色尚佳的貌美女子服侍著,如捶腿揉肩、侍奉敬酒的。

而他眼神隨著醉意越發朦朧起來,雙手也開始不安分……

朝著各隱私部位……

而就在最高潮之際,正欲發泄,府外下人卻忽然奔門闖入,拱手高聲稟告著:「啟稟將軍,賈尚書請見!」

「賈詡?」

「他怎麼這時候來了?」

一時,聞聽賈詡來臨,李傕稍顯清醒了數分,但面上明顯有數分不耐煩的神色,只得暫且屏退數女。

熄了慾火,李傕身形坐定,沉聲道:「宣其入內!」

「喏。」

應諾一聲,下人迅速出府請賈詡入內。

待步入府閣,賈詡環顧四周,瞧著四方處一片狼藉,心下便已知其二,但面上卻並未表露,只是恭敬的拱手作揖道:「下官賈詡參見車騎將軍。」

「哦,是文和啊,你親自前來有何事見教,快快請坐。」

聞言,李傕連忙面浮笑意的伸手示意其落座。

賈詡微微坐定,輕輕拱手問詢一番:「將軍,如今我西涼軍聚十餘萬眾控制了朝廷,掌控了富饒的關中之地。」

「詡有一言相問,不知將軍願聽否?」

「文和有何話,儘管試言之!」

這連日來,賈詡所展露的智謀堪稱精湛,早已令李傕是又敬又憚,現聽聞此言不由面上立即露出了數分期待之色。

「當今關東時局有變,正逢天賜良機於我西涼,若將軍願執大眾出關,則勢必將攪動天下風雲,足以令關東局勢更為糜亂。」

一言而落,李傕尚且有些狐疑,不由問著:「文和何意?」

隨即,賈詡才緩緩從懷間取出一封信箋,緩步呈遞李傕案前,并行禮道:「將軍且看。」

言罷,李傕便拾起案上信箋攤開迅速掃了信間大致內容,隨即面上喜色越發濃厚,大笑道:「那袁術意欲爭奪中原諸州,卻即將與袁紹展開激烈的會戰?」

「將軍所言甚是!」一語落罷,賈詡拱手附議,隨即說著:「此信乃是袁術膝下嫡子袁耀派遣使者送來,那使拜訪於詡說以厲害,其意便希望我軍能夠率眾出關寇虐兗、冀邊境,襲擾斷絕袁紹與曹操間的聯繫。」

「如此一來,以曹操的實力若缺少了袁紹的援助,恐怕難以抗衡袁術。」

「不知文和如何看待二袁相爭一事,若未有袁紹的援助,袁術是否能盡取中原腹地?」

一席詢問,賈詡沉默半響,遂眼神忽是露出精明的目光,直言道:「若純論實力而言,現階段袁術遠超曹操數倍,但……」

話鋒一轉,卻又凌厲指出:「據近日潛藏關東的探子呈稟的消息,曹操原本只是袁紹所表舉的東郡太守罷了,起初極度勢弱。」

「但在兗州諸士人迎其為兗州牧后,短短三個月內,其平定了百餘萬眾黃巾亂軍,收降其間精銳編為青州兵,至此麾下實力大漲。」

「若論勢力之廣,曹操遠不及袁術,但此人能力超群,手腕強勁,恐怕縱然單獨對戰袁軍,戰局勝負也難以預料。」

一席話落,賈詡肯定了曹操之能,更傾向看好他不會如此輕易被袁術一舉擊潰。

「那文和認為,我軍下一步應當如何行事,是否如信中之言般,率眾出關助袁術一臂之力?」

「將軍。詡建議我軍當立即整軍備戰,作壁上觀,派遣斥候深入中原探聽情況,隨時掌握關東眾諸侯的一舉一動。」

「待二袁相爭至激烈化時,忽然大舉出關東進搶佔雒陽、滎陽周遭之地,逐步將我軍勢力拓展至關東一線,此方為上策!」

說罷,他又深入解釋著:「自從昔日董相國遭受關東諸侯討伐因避其鋒芒而選擇了火燒焚毀帝都雒陽,遷都長安。」

「至此,我西涼軍只得做困關中之地,卻喪失了問鼎中原,逐鹿天下的資本。」

「袁氏祖上家世顯赫,乃四世三公的名門,門生故吏遍布中原州郡間,二袁相爭則定是驚天一戰,若將軍胸懷大志,願成大事者,則此乃天賜良機,可有充足的時間布局中原,逐步將勢力再度擴展至關東領地。」

言語落下,賈詡面色再度勾起一絲冷笑,冷冷道:「不僅如此,我軍大可遣騎士襲擾兗、冀,助袁術一臂之力,只有如此,才能越能積攢袁紹、袁術二兄弟間的矛盾而不死不休!」

「他們越大打出手,對於我軍而言便越發有利。」

賈詡深思熟慮后,徐徐獻策道。

「先生此策甚妙,本侯當立即傳令各部即日起開始整軍備戰。」

李傕一時也受賈詡之策鼓舞,不由士氣大增,連忙應聲道。

隨即他又面浮笑意,笑道:「據信中言,現袁術之子已經在奔赴長安的途中,在計劃重奪關中以前,本侯也是時候好好會會袁家小子。」

話落,李傕傲然道,卻也絲毫未將袁耀放在眼中。

在他眼中,袁耀不過是乳臭未乾的毛頭小子罷了…… 屍體失竊的案件在勞幼鑫這裏斷了線索,之後一連幾天都沒有什麼進展,無奈之下,我也只能暫時把這事情放在一邊。

王波一家三口被滅門的慘案,即便與靈異事件無關,也足夠轟動,街面上傳的沸沸揚揚,說什麼的都有。最近怪案頻出,整個市區都有些人心惶惶,媒體上也多了不少指責警方辦案不利的聲音。

看到這些報道,我也是搖搖頭,這些人哪裏知道裏面的內情,有些事情壓根就不是警方能查得出來的。

因為發生了這一檔子事,我和秋娍妍的旅行顯然已經不能再繼續下去了。於是,我倆商議之後覺得先回去再說。一來警方已經參與了調查,再沒有新的線索之前已經沒有我什麼事情,二來後院起火也不是鬧着玩的,萬一那幫老娘們把家給拆了,那我回去住哪兒?

幾天後的一個下午,我無所事事,只能窩在家裏打遊戲。

「林坤,你跟我說說吧,這幾天幹嘛去了?」唐嫣沙發上撒嬌道。

「爬山。」

「爬山?就只爬了山?」

「那是,我多安分守己啊,一不泡妞二不打架,天天都擱屋子裏打遊戲看電影,不信,你聞聞我身上這味,夠宅不。」我打趣道。

lixiangguo

陳錦山微微挺直了胸脯,恢復了一絲世家公子的氣派,深吸一口氣,小聲回道:「對對對,不能露怯,不能顯得太沒出息了。」

Previous article

就當蘇離打算敲響第六次門的時候,城主府的大門打開。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