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這道境像元神一旦被毀,到那時,自己就是不死也會變成個痴獃傻。

便在他的境像元神十分虛弱之時,韓星第一次感覺主體元神動了!

他的腦海中瞬間便多出了這些斷斷續續的信息……

而這些信息正是他自己所不知道的——荒古血脈成就荒古聖體的關健神秘之所在。

第一代荒古血脈成就天帝,為防止自己元神飛灰湮滅,無法再入輪迴重生,便以大神通將元神移位至丹田,只生出境像存於識海。

以境像元神佔據識海統領全身,本來這一切在強者身上也屬正常,但沒想到在天帝隕落時,他的神闕穴連丹田一起,卻慘遭天道封印,將他識海中的境像元神與主體元神完全割裂,不存在一絲聯繫。

久而久之,沒有主體元神統領識海,境像元神竟然自主成神。

在天道的腐蝕下,境像元神竟多出了一份抗拒荒古血脈演變成荒古聖體的意識,它要鴆占鵲巢,不讓主體元神回歸。

歷經九世輪迴的每一位荒古血脈,都只是按照常修鍊法則去致力於激活神闕穴,揭開體內的天妒封印。

只是這種修鍊,若沒有外部內量介入,便得不到境像元神的認可,任你把修為煉到登峰造極,也完全改變不了荒古血脈向聖體的轉變……

所以,歷代荒古血脈,不過都是自己元神「分身」的奴隸,只有殺了另外一個「自己」,才能讓主元神歸位。

這具軀體真正的主人,才能去開啟荒古血脈真正神聖的宿命……重新君臨天下!!!

自斬境像元神,置之死地而後生,這便是鳳凰磐涅,浴火重生真正意義!

除了韓星之外,歷代荒古血脈從來無人敢使出鳳凰磐涅,浴火重生這一招,而等待他們的無非是成就了一種偽聖體,反上天庭無一不被殺死,而元神每次在輪迴中都自動分解,又重歸老套。

今世,韓星陰差陽錯,在大機緣之下,得諸天仙寶,才導致今日局面,而赤紫黑火正是能徹底磨滅境像元神讓自己「重生」之物。

豁然間,一股不屈不甘的意志從韓星心底升起,他對自己那境像元神頓生厭惡、仇恨的情緒。

與其被第二個「自我」所控制,苟且人生,上不能逆天,下不能激活聖體,倒不如來個魚死網破!

韓星的這種逆天念頭一出,原本晴朗的天空,忽然變得陰晴不定,天上烏雲蓋頂,「豁啦啦」一聲響,一道焦雷竟劈向了青銅鼎。

天雷滾滾,碧光爆舞,衝撞而下,卻被青銅鼎內的赤紫黑火沖向高空的烈焰所抵消,光芒乍爆,消失於空中。

若非出現如此變數,只怕現在虛弱不堪的韓星會被一擊斃命!

是什麼原因讓天地瞬間色變併產生出了要毀滅一切的力量?

韓星凝望著上空,忽然心有所感,天地間的一切彷彿在昭示著什麼……

是天道,一定又是天道!

韓星雖不知天道究竟為何物,但他肯定一點,天道是有意識的!

此刻,他竟從丹田內發出了一聲厲喝:「不管你是誰,都休想控制我的元神與軀體,給我滾!」

一道咆哮,瞬間通過韓星的境像元神傳入他的心底:「天道以合,不尊天道,就是叛逆,必受天譴!」

「譴你媽個頭……我就是要逆了你,反了你!」此刻韓星也不知道哪來的力量,竟用僅剩白骨的手掌,打出了青鼎擊天的印訣。

轟的一聲,從青銅鼎中噴出一道井口粗細的綠芒,如颶風狂浪,直擊長空。

空中轟然連震,滿天烏雲被炸的分崩離析,那道聲音也隨之不見,一切天道法則的波動與異像徹底湮滅。

一股衝天豪情在韓星心中鼓盪而生:「荒古血脈,逆天改命,沒有大磨難又怎能成就大造化!我今日必將激活聖體,有朝一日踏臨仙界,將你這天道的畫皮盡數扒開,還天域蒼穹一個朗朗乾坤!」

韓星想通此事,心中念頭頓時一陣通達,乾脆將生死置之度外,他放開丹田,任由赤紫黑火去煅燒那二道最後的天妒封印—-

他要將自己的元神解救出來!

突然,他又感到一陣劇疼鑽心……原來,赤紫黑火在煅燒那二道封印的同時,連他的元神也捎帶上。 韓星的元神被束縛在二道封印中,雖看不太清,但其上卻是透出了一股令他感覺熟悉的氣息。

現在,自己真正的元神,就像一個嗷嗷待鋪的嬰兒,迫切的需要保護,韓星絕不允許讓它有半點傷害。

《道經》!

韓星心中默運《道經》心法,連額頭上的「道」字也浮現而出,從中射出一白一黑兩道光束,演化成一對陰陽魚,繞著他的元神旋轉不一。

《道經》的符文與陰陽魚產生的玄光交相呼應,光波蕩漾,耀亮四方,對抗著赤紫黑火焚天的力量。

道紋的光暈形成了一道結界,擋住了赤紫黑火對元神的侵害。

《道經》一出,韓星的丹田雖有赤紫黑火在燃燒,但讓人感覺一陣清涼,這讓他沐浴在了生的希望之光中。

「剛才很是驚險,如果任由赤紫黑火施虐,只怕就要被這狂暴仙火將自己的主元神摧毀,繼而陷入經脈寸斷、萬劫不復的地步!」韓星暗自心驚道。

就在此刻,韓星卻猛然覺得天爐封印被焚燒的一動,被天道封印在其內的幾股荒古血脈本源之氣,似驚濤駭浪,波濤洶湧,從內往外撞擊而出。

韓星瞳孔劇烈收縮,天爐封印動了,可自己的元神卻依舊被封在裡面一動不動!

更可怕的是,如此巨大的消耗,讓他身上的靈力又開始消耗殆盡。

沒有靈氣支持,只怕韓星連一息時間都堅持不了!

突然,他眼前出現了一串《道經》的玄文浮現在前方:「道沖,而用之或不盈……」

韓星豁然醒悟,要衝開封印,需要海量的靈力,怪不得神尊昊浩宇曾言……打開封印,成就荒古聖體,需要兩樣東西……赤紫黑火與真龍大脈。

取真龍大脈之意,是龍脈沾染了真龍氣息,蘊含了絲絲天地大道,將巨大的靈脈精華盡數吞噬,與赤紫黑火相輔相乘,凝聚大道的火靈氣之威能,經全力催動后,能形成一股強大的道衝力量,才能破開最後二道封印。

「修行本就是逆天,我便用混沌玄黃丹藥強行提高靈力,再以自身為鼎爐,溝通天地,融煉火靈之氣化為真元,破開封印!」他一招手,從鼎內取出了三粒混沌玄黃丹一次性吞了下去。

丹藥吞服下去后,他目光閃爍,面上神色一陣陰晴不定……

因為混沌玄黃丹威力太大了,他不知道自己能否承受的住。

片刻,強勁的藥力如洪水猛獸,在韓星的經脈中四處奔騰,所有被燒焦癟成了一根細管了的經脈,瞬間被衝破拓寬,恢復如初。

劇烈難忍的疼痛,讓他整具的白骨架都在劇烈顫抖!

他強忍著巨庝,感覺到全身的經脈賁漲欲裂,灰白色真元靈力瞬時間在經脈中增粗了百倍有餘。

「嗡」的一聲,《道經》竟在此刻再度自動運轉……

有《道經》加持,韓星如一塊磐石端坐鼎底不動,默默運轉玄經上記載的「道沖」法則,與青銅鼎外的天地溝通。

他要把幽火嶺所有的火靈力都吸引進鼎中,讓赤紫黑火的威力再大些,以便凝聚成「道沖」之力!

他感受到體內的變化,以自身做天地鼎爐,放開滔滔真氣,牽引火靈力徐徐進入鼎內……

幽火嶺沸騰了,火靈力聚集成了無數條火龍瘋狂涌而至,剎時間就被赤紫黑火吞噬融合,連他自身經脈中的真元靈力,也變的絢光流舞,與火靈力交相感應。

韓星一臉的震驚,他沒想到幽火嶺的天地靈力這麼充足,隨即狂喜:「哈哈,幽火嶺果然名不虛傳,不愧是靈地。許昌橫,這可要多『謝』你了,早知這樣就留你一條狗命!」

現在就算是拿整個龍淵宗與他換,他都不會幹……

因為在此地修鍊,提升修為的速度,將會是外界的數十倍之多。

瞬息之間,幽火嶺山谷中撲天蓋地的火靈力就被吞噬進了一半,赤紫黑火的力量得到恐怖的增強。

韓星體內二股陰陽氣機旋轉的速度也越來越快,漸漸的,連上空彤紅的雲層里的火靈氣也被牽引的怒旋狂轉不一,圈圈蕩漾,向下方灑落。

長生不死 遙遙俯瞰看去,竟彷彿像一個巨大的太極圖在飛速旋。

殷凌站在遠處被嚇的已近乎石化,她心下大駭,只見韓星立於鼎中渾身被一層火雲包裹,讓人看不清其真實模樣。

再仔細看去,人,己被燒的只剩下一幅白骨架子,只剩下了個頭尚且能動。

再不施救必死無疑!

「師付!」殷凌眼睛驀然張大,流露出無盡驚恐,她嚇的尖叫一聲,轉身向山下戰力殿方向急奔求救而去。

忽然,一聲慘叫低吼驟起,卻是韓星那鏡像元神被燒成了飛灰!

鏡像元神被毀,相當於韓星自已殺了自己另外一具分身!

瞬間他便遭逢重創,己是面色煞白,氣息虛弱,若再無另外一個元神快速進入識海,接替主持他的腦海意識,他便死定了!

便在此時,赤紫黑火在含有混沌氣息的靈力作用下,發生了翻天覆地的劇烈變化。

赤紫黑火整個焰火光芒大作,發出了璀璨絢麗的光芒。

其中有一朵純紫一朵純金的火焰尤為顯眼。

這二朵焰火就像是具有了某種意識,或者是出於本能似的,開始朝那二條天妒封印狂涌而去。

二道封印竟發出「滋啦啦」劇烈的金屬切割聲,快速震顫起來,似乎下一刻便要崩潰。

「嘭」的聲一聲巨響,二道封印終於被赤紫黑火熔煉的直接爆碎。

封印一破,丹田內盤膝而坐的元神小人體內猛得爆發出一陣金光,韓星只覺得一股暖意由丹田湧向全身的骨骼,一條金影猛然竄入腦海中,他的神識頓時清明了過來。

極限伏天 再審視時,那金光閃閃的小金人己經端坐在識海中。

「玄火令,控火」韓星發出了一聲清亮的長嘯,他知道封印已經被打開,這才用玄火令將青銅鼎內的焰火又都拘到了火槽之內。

青銅鼎內霎時間清涼了起來,又露出了本來面目。

韓星端坐鼎中,頭上高懸「道經」,一道道符文與道痕從書中散發而出,散落在他的骨架上。

轉瞬之間,便有無數靈力在骨架上瘋狂彙集滋生,這些純凈濃郁的火靈氣沿著經脈快速運轉了一個大周天,便以肉眼看的見的速度慢慢轉化為血肉。

當他親眼看到自己沒有一點血肉只剩白骨的雙手上重新生長出與常人一樣的手掌,他知道自己已經浴火重生了!

當最後一點知覺重回身體,他放聲大笑:「哈哈哈,我又活過來了!」

他看了看自己全身,只見肌膚如同琥珀血玉一般,晶瑩剔透,全身撒發出一股火靈之氣。

「赤紫黑火果然歷害,非但打開了荒古血脈的最後封印,而且把自己煅燒的如同脫胎換骨一般,時刻只怕己進步入了荒古聖體。

他用神識不斷的觀察著自己身體的變化,感受到自己身體里至少蘊藏著百萬斤以上的力量。

韓星漂浮在鼎口中央,整個人像一件發光的寶器,身軀也突然膨脹起來,金光燦爛,光華四射,從丹田衝出一道道絢光,像極光漫舞,並伴隨著陣陣濤海驚浪之聲。

「稱熱打鐵,能否成功,在此一舉,決不能功虧一簣!」他眼前盡紅,血氣翻騰,要將這具新生血肉的軀體再藉助此地的靈火加以鍛煉。

「玄火令!雷池」韓星大喝。

一聲雷霆大響,一道天雷夾帶著一團濃重的火靈氣重重的劈在了他的身上!

玄火令得這股雷霆元力相助,瞬時間將狂暴的雷霆火源與幽火嶺地下的火精呼嘯著引入韓星體內,融入到經脈中化為更強盛的真元。

他的骨骼漸漸由白化為了金色。

「逆天!」韓星沒再遲疑,將混沌玄黃丹又掏了出來,也不管有用沒用,不計後果份象吃黃豆似的狂嚼下去。

「轟」的一聲,丹藥狂暴的藥力化為滔天的靈力,與蜂擁而至的大股真元合二為一,以更為精純的力量,衝擊向他每一處穴道與奇經八脈!

整個幽火嶺都被渲染成了一片熾火雷海。

「咔嚓!」整整三天,在千錘萬擊之下,韓星的整具軀體宛如純金鑄造,從十萬八千根汗毛孔中放射出七彩混沌玄光。

他將荒古聖體硬生生變成了荒古混沌玄金聖體,這種體質唯有大羅金仙才具備,比仙人的都高了一個檔次。

韓星的荒古混沌玄金聖體雖然初成,但威力無窮,他一抬手「澎」的一聲,一道光芒衝出掌中,帶著雷音,宛如一把利劍,劈中了天邊翻騰的彤雲。

只見轟隆一聲巨響,天空所有的彤雲剎那間被這一擊擊震得粉碎,眨眼之間消失得無影無蹤。

豁然間,天空開裂了一道巨大縫隙,從深處有一隻月盤大的眼眸射出一道精光向韓星身上橫掃過來,片刻,天空又從新合攏,巨大的天眼消失不見了。

蒼穹之上只留下斷斷續續的滾滾之音「荒古混沌玄金聖體……出現……暗黑大劫終於又要開始了…」

彤雲消散,熾熱全無,天空中忽然悠悠揚揚的吹來了一陣冷風,韓星在光華內斂中緩緩站了起來。

荒古血脈自荒古封印億萬載,今日隨了著荒古混沌玄金聖體被激活,又重新傲立於天地間!

霎時間,他整個人宛如從荒古走來,多了一種吞天噬地的霸氣。

從這一刻開始,他清晰的知道,自己將走上與前九世截然不同的迸天之路! 整整三天,韓星一動不動,將進入體內的赤紫黑火和玄黃之氣慢慢煉化。

眨間三天過去了,韓星緩緩張開了雙眸,張口將肺腑中的雜污之氣吐了出來,雙眸之中各有一道金芒,一閃而過。

此時韓星的五臟六腑,經過赤紫黑火與雷霆靈力以及混沌玄丹藥力的煅煉改造,己經絲毫不弱於銅澆鐵鑄般的強度。

就連他丹田內的戰魄珠也變得如同雞蛋一般大,散發著七彩光亮,貫穿於整個身體各處經脈之間。

荒古血脈成就的混沌玄金聖體,果然神異非常,雖然只是初成,但業己產生了大道天像。

轟隆……隆!

丹田內的吞噬世界,彷彿破開了一般,較前增加擴大了數倍,吞噬能力也再次擴張。

韓星早已經預料到,自己體內會發生異變景像,所以並沒有驚慌。

他將神識探入裡面,只見自己丹田演化的吞噬世界,現在完全成為了另外一方世界。

吞噬世界內業己分出了陰陽,而且似乎有某種強大的生命正在孕育。

他用神識朝吞噬世界遠處無盡的虛空看去,只見白日眩光流彩,夜晚星光燦爛,宛如真實世界一般。

從荒古秘地所得的長生樹與菩提種子雜交而成的混沌靈根—-建木正屹立在吞噬世界中央,樹高己經沒入雲端。

韓星大吃一驚,這是真的嗎?

自己的吞噬世界怎麼像一個混沌體,難道將來能夠演變成與羅天世界一般大小,變成了無盡的星域?

看著這新形成的空間世界,他忽然想到了什麼……覺得這片丹田世界之中,空蕩蕩的一片,裡面缺失的東西太多了……

特別是缺少的是森林、山川河流和生靈,沒有這些就不成為世界。

他意念一動,他把所有的仙寶都移了進去,暫時先讓山河社稷圖幻成的自然景觀,替代裡面沒有的東西。

這方世界什麼都能裝下!

現在,他就是這方世界,這方世界就是他!

lixiangguo

宋晏殊拿起一口雪茄來,吐露出煙霧。

Previous article

「好了許多。」公孫婉兒的臉上,泛起了紅暈。她長長彎彎的睫毛撲哧著,煽動著,顯得嬌羞。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