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這次他簡直是得不償失。

因為慕雲傾,把墨華君跟宗主都得罪了,以後還不知道會怎麼樣,等他回到宗門,宗主那關他估計也過不了。

元清揉著太陽穴,煩的不得了。

相對於元清,孫長勝的心情反倒是沒有那麼糟糕。

雖然他不待見慕雲傾,加之上次墨華君對他動手,心裡對兩人很是記恨,可這次畢竟沒有跟他相對立。

反倒是慕雲傾沒有測出來仙根,讓他多少感到高興,沒有仙根在修仙界就是廢物!被墨華君收為弟子也無用,難不成墨華君還能教一個沒有仙根的人仙術嗎?

再看慕雲染幾人,各個都擁有仙根,慕雲柔還是三階仙根,日後想要對付慕雲傾,那都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這讓他怎麼可能心情不好。

至於仙閣。

事情上報到尊主那裡,尊主反倒不以為意。

這種事情發生在墨華君身上,他覺得很正常,並且,就算不收徒,墨華君也是孤身一人,所以這個徒弟有沒有仙根,沒有什麼區別。

但上官堂可沒有尊主想的豁達。

墨華君因為一個女子就如此肆意妄為,沒有仙根卻仍舊要收為弟子,這些全都是因為慕雲傾的錯!

像慕雲傾那種沒有仙根的人,如何有資格修仙,更別說是進入仙閣了。

就算是收在墨華君門下,那也是仙閣的弟子!

簡直太胡鬧了!

……

慕雲傾等人趕了三天的路才回到京城,接著各自回去辦理自己的事情。

蘇芷韻去找皇兄,容迦則回成安王府將自己修仙的事情說一下,容衍陪著慕雲傾回將軍府。

路上,慕雲傾問道,「容衍,之後我要去重新修復仙根,你呢?」

「跟你一起。」容衍想也不想的回著。

「你跟著我?」慕雲傾微微吃驚,她倒是沒有想到容衍會這麼說。

「嗯,修復仙根這件事應該不是那麼容易的,所以,我要跟你一起,並且,你們都不在蒼國了,我待在這裡,又有什麼意思?」容衍說道。

慕雲傾沉默了一會兒。

容衍既然如此說了,他就定然會去做。

跟容衍一起,如果真的遇到什麼事情,也可以多個幫手。

「好。」慕雲傾笑道,「謝謝你。」

「謝我幹什麼,別忘了,你還要幫我治病。」容衍漫不經心的回著。

「那倒是,可我現在還沒有任何頭緒,希望之後能找到方法。」慕雲傾說道。

馬車很快到了將軍府,慕雲傾下車進去,馬車則調轉了方向離開,然而,跑到一半的時候,容衍突然喊道,「停車。」 馬夫將車停了下來。

只見容衍從此車內下來,背身對著馬車揮了揮手,「你先回宮吧。」

「那王爺您呢?」馬夫問道。

慕大小姐不是已經送回將軍府了嗎?那王爺現在不回宮,是要去幹什麼呀?

「本王有事。」容衍隨口答道,轉眼間人已經消失在了馬夫的視線內。

馬夫實在搞不懂容衍的想法,堂堂王爺,就算是有事也可以讓他駕著馬車去辦,何必自己走著去呢?

……

慕雲傾回到院里,先去看了一下小龜。

出去的幾天,她將餵養小龜的事情交給了煙兒。

煙兒不知道這是獸寵,只以為就是個小寵物,大小姐喜歡所以就養著了。

慕雲傾不在的時候,她將小龜照料的很好。

打開柜子的時候,小龜剛好吃飽了在休息,慕雲傾剛準備動一下小傢伙,卻察覺到了異樣。

她趕緊將柜子門關上,折身出了房間。

屋外。

一道白色身影懸於空中。

天地間萬物全然失色。

慕雲傾應著陽光眯眼看向站在凝氣而成的長劍上站著的人。

「師父。」

墨華君衣袖揮動,慕雲傾只覺得身體頓時變得輕盈,接著便落在了墨華君的身後,踩在凝氣而成的劍上。

慕雲傾心裡微驚。

竟然凝氣成實物,她原本以為以她現在沒有仙力,是根本無法踩在上面的。

等著慕雲傾站穩,墨華君便御劍離開。

兩人在行進在虛渺的雲霧中,峰巒山河全都踩於足底,衣袂隨風舞動飄揚。

不知飛了多遠,墨華君才停下,平穩的落於地面。

「師父,你怎麼來了?」慕雲傾驚訝的問。

「你當時突然離開,我仙閣中又突然有事,所以先走了,辦完事,再來看看你。」墨華君說道。

「師父,你來的真是太及時了,我有事情要跟你說。」

「什麼事?」

墨華君眸底閃過凝重的光澤。

「我救了只桃花妖,她說,有人在奪取妖丹修鍊。」慕雲傾說道。

墨華君的神色變得更加深沉,「你在哪裡救的桃花妖?這些人又在那裡?」

以妖丹修鍊絕對不是小事。

必須要儘快查到,然後將去解決,否則後果不堪設想,又會是一場劫難。

更何況,現在整個修仙界已經將大部分精力都投入道了魔神轉世的事情上,很多魔界的人藉此機會擾亂仙界,更容易使得那些想要通過某些極端手段獲取成功的人鑽空子。

慕雲傾斟酌了片刻,才開口,「我在蒼海雲都救的桃花妖,至於為什麼在那裡,還請師父原諒,我暫且不能相告。」

墨華君眼睛微眯。

似是在想著什麼事情,不過也就是片刻,說道,「嗯,既然你有自己的原因,那為師便不多問,你方才說在蒼海雲都?待我回去之後會仔細去調查。」

「師父,我聽桃花妖以及那些人所說,好像之前已經獵殺過不少妖類了,他們以天羅網追捕小妖,奪取金丹,我當時沒有發現任何關於他們身份的東西,也只有這天羅網一樣了。」慕雲傾說道。

天羅網??墨華君聽著,覺得事情有些棘手。

天羅網這種東西,有些大陸上的捉妖者都會擁有,分佈範圍太廣,想要確定身份根本無處下手。

見墨華君不說話,慕雲傾微微側頭,擰眉,「是不是不容易查到?」

「嗯。」墨華君點頭,「不過,我會讓人在蒼海雲都好好調查。」

慕雲傾覺得現在也只能這樣了。

畢竟他們沒有任何確切的線索。

但如果師傅去查,應該也是可以查到的吧。

「這件事我會盡量處理的,為師這次回來找你,是有一件東西要給你,現在你仙根被毀,無法修鍊,萬象金丹雖然可以修復仙根,但需要的時間也很久,這期間為師不可能一直都在你身邊,所以將此物給你用來防身。」

墨華君說話間,攤開手掌,掌心上出現一把白玉長劍。

「這是玉魄劍,雖然是玉石所做,但削鐵如泥,堪比任何一把利器,並且玉石汲取天地精華,靈氣更甚,對付魔獸的殺傷力要比其他劍類更強,你隨身攜帶,若是遇到魔獸,也可以抵擋一番,你現在還沒有仙力來將其受到虛界內,不過玉魄劍可以隨著你的心意變換長短大小,也方便你現在攜帶,今後你就是它的主人了。」墨華君將玉魄劍遞給慕雲傾。

「上次遇到你被魔獸追擊,為師出手相助,但不可能每次都如此巧合,以後還是要靠你自己。」墨華君說道。

「徒兒知道,謝謝師傅賜劍。」慕雲傾將玉魄劍接了過來。

她放在手中,試了一下讓劍變小,果然,下一刻手中的長劍變成了如玉墜一般大小,躺在她掌心兒里。

「師傅,這件法寶我特別喜歡。」慕雲傾笑道。

「雖然你現在還未正式踏入修仙界,但既已是我的徒弟,那關於修仙界的一些東西還是要慢慢學會的,現在為師先跟你說一下關於法寶的一些區別。」墨華君指著慕雲傾手中的玉魄劍,「雖然玉魄劍是法寶,可更確切的說,是靈器。」

慕雲傾沒有說話,仔細聽著。

她得到無量袋的時候,安慰前輩留下的話中說無量袋是寶器,現在師傅又說玉魄劍是靈器。

那肯定是有所不同的。

墨華君見慕雲傾認真的聽,於是繼續說道,「像玉魄劍這種屬於攻擊類的法寶,歸於靈器一類,靈器的得來已經十分不易,不過仍舊有人用魔晶以及靈石來進行淬鍊,想要將靈器煉為神器,只不過成功的沒有幾人,世間所存在的神器也不過就那幾件。」

慕雲傾懂得了。

不管是無量袋還是玉魄劍統稱為法寶,若是細分,像刀劍一類攻擊的是靈器,可以淬鍊為神器。

這時,墨華君的聲音又響起,「還有一類則被稱為寶器,各大門派測試仙根的法寶,則被歸於寶器一類,不過……」

說到這裡,墨華君停頓了下來。

「不過什麼?」慕雲傾好奇的問道。 馬夫將車停了下來。

只見容衍從此車內下來,背身對著馬車揮了揮手,「你先回宮吧。」

「那王爺您呢?」馬夫問道。

慕大小姐不是已經送回將軍府了嗎?那王爺現在不回宮,是要去幹什麼呀?

「本王有事。」容衍隨口答道,轉眼間人已經消失在了馬夫的視線內。

馬夫實在搞不懂容衍的想法,堂堂王爺,就算是有事也可以讓他駕著馬車去辦,何必自己走著去呢?

……

慕雲傾回到院里,先去看了一下小龜。

出去的幾天,她將餵養小龜的事情交給了煙兒。

煙兒不知道這是獸寵,只以為就是個小寵物,大小姐喜歡所以就養著了。

慕雲傾不在的時候,她將小龜照料的很好。

打開柜子的時候,小龜剛好吃飽了在休息,慕雲傾剛準備動一下小傢伙,卻察覺到了異樣。

她趕緊將柜子門關上,折身出了房間。

屋外。

一道白色身影懸於空中。

天地間萬物全然失色。

慕雲傾應著陽光眯眼看向站在凝氣而成的長劍上站著的人。

「師父。」

墨華君衣袖揮動,慕雲傾只覺得身體頓時變得輕盈,接著便落在了墨華君的身後,踩在凝氣而成的劍上。

慕雲傾心裡微驚。

竟然凝氣成實物,她原本以為以她現在沒有仙力,是根本無法踩在上面的。

等著慕雲傾站穩,墨華君便御劍離開。

兩人在行進在虛渺的雲霧中,峰巒山河全都踩於足底,衣袂隨風舞動飄揚。

不知飛了多遠,墨華君才停下,平穩的落於地面。

「師父,你怎麼來了?」慕雲傾驚訝的問。

「你當時突然離開,我仙閣中又突然有事,所以先走了,辦完事,再來看看你。」墨華君說道。

「師父,你來的真是太及時了,我有事情要跟你說。」

「什麼事?」

墨華君眸底閃過凝重的光澤。

「我救了只桃花妖,她說,有人在奪取妖丹修鍊。」慕雲傾說道。

lixiangguo

第二天。

Previous article

就在兩人聊天的時候,麗塔順著樓里走到草坪上。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