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這樣的力量完全超出了靈嬰境的極限,在他們眼中只有化神境才能做到,那就是神明的級別了。

這怎麼可能?

鳳千凝和呂問霞也張大嘴巴,足以吞下一隻蛤蟆。

就算凌天的力量翻兩三倍,她們也不會驚訝到這種程度,但凌天的力量足足增長了十幾倍。

這還是單純的靈力增長,其中含有的法則之力,鳳千凝和呂問霞竟然一時沒察覺到有多少道。

沒錯,以兩女敏銳的靈覺,竟然有多少道法則之力都沒有看清楚。

唯一可以肯定的是,凌天掌握的法則之力要超過四道,從輕易粉碎陰陽二老的攻勢來看,很可能有六道,甚至七道也說不準呢。

大敵啊!這是真正的大敵啊!

鳳千凝和呂問霞兩人心臟撲撲的跳,之前太低估凌天了,這小子的實力實在強大到可怕!

兩女互視一眼,都自認就算兩人聯合起來,要擊敗凌天也未必有十成的把握。

「你……你究竟是誰?」太子嚇的癱軟在椅子上,指著凌天,手指微微顫抖。

「山南凌天,你不知道嗎?」凌天淡淡道。

「你是寂滅冰帝?那個征服了山南的人?!」太子猛然想到了什麼,驚叫起來。

凌天征服山南有一段時間了,消息足夠傳到玄武國,太子也不是閉塞之人,早就得到了相關情報,但初見凌天時,先入為主,一時沒有將這少年和山南的征服者聯繫在一起。

(本章完) ?凌天神色淡淡,陰陽二老的陰陽無極防禦確實強大,即使以他的力量,要強行攻破也沒有那麼容易。

但陰陽二老卻露出了一個大大的破綻,凌天當然不會放過這樣的機會。

在陰陽二老放出黑白劍時,陰陽無極圖出現了一絲動搖,凌天立刻抓住機會,以巨力撼動無極圖,果然成功。

說起來也是陰陽二老自己作死,如果他們只是利用陰陽神刀的力量,不自作聰明的創造出黑白劍,還不會敗得這麼慘。

黑白劍等於分散了陰陽無極圖的防禦力,對於一般的修士來說,也許這一點分散也算不了什麼,但對於凌天來說,只要一次機會,陰陽二老就再也沒有翻盤的可能了。

「你征服了山南?」鳳千凝臉上也多了一分凝重之色,山南雖然是蠻荒大陸的邊陲之地,但窮山惡水出刁民,修士的戰鬥力不比玄武力差,此子能征服山南,也是有點能耐的。

「不錯。」凌天道。

「我知道了,就是他殺死了本門的孫芷雲!」呂問霞猛然想到了什麼,大叫起來。

冷王獨愛:嬌柔小師姐 聽了呂問霞的話,鳳千凝也與腦中的情報聯繫起來,果然此子就是殺害本門同胞的兇手。

在溪國的金台上,正是凌天擊殺了鳳儀門的使者孫芷雲,本來此事凌天都快忘記了,呂問霞這一提才想起來。

「孫芷雲是你殺的?」鳳千凝道。

「正是。」凌天淡淡道。

鳳千凝和呂問霞的臉都黑了下來,本來孫芷雲這樣的低級修士,還入不了她們的眼,但不管怎麼說,孫芷雲畢竟是鳳儀門的人,凌天殺了鳳儀門的人,就必須死,不然兩女回到宗門中也無法交待。

太子聽到凌天和鳳儀門竟然還有這樣一層糾葛,更是心中大喜,如此一來,就是不死不休的局面,就算鳳儀門想要和解也是不可能了的,她們只能堅定的與凌天為敵,扶保太子。

鳳千凝本來還想借鳳儀門的名頭,把凌天嚇住,最好能不戰而屈人之兵,畢竟凌天的實力太強,鳳千凝也沒有必勝的把握。

但凌天曾殺死鳳儀門弟子的事情爆出來之後,這個想法就扔到腦後了。

「還等什麼,鳳使者,呂使者,咱們一起上!」陽無壽的靈嬰嘶喊道。

「我要把他碎屍萬段!」陰無祿的靈嬰抱著陰神劍,也咬牙切齒道。

陰陽二老雖然敗給了凌天,但並不心服,因為他們的陰陽神劍並沒有發揮出最大威力,兩老都認為輕敵才讓凌天鑽了空子,如果發揮出陰陽雙神劍全部的威力,就算贏不了,也不至於輸得這麼慘,連靈嬰都被打得脫出體外。

「呵呵,你敢殺本門弟子,就是粉身碎骨的下場!」

鳳千凝說著,她身上的氣息陡然大漲,化為一具閃電巨人,她揮手一刀,刀起混沌,如天外神電斬來。

這一瞬間,鳳千凝展現出了毀天滅地的力量,先前凌天那一袖之威也遠遠比不上。

「這……這是什麼?」

除了鳳千凝,所有人都目瞪口呆,不敢相信眼前這一幕。

「這好像是……雷獄血脈啊!」陽無壽失聲叫道。

雷獄血脈,傳聞是神界遺留在人界的血脈,據說在神界有一個雷獄,神界之人便在雷獄中修鍊,鍛煉雷法的力量。

雷獄血脈是極為罕見的,上億修士也未必能見到一個。

只是萬萬想不到,這種極為罕見的血脈,竟然在鳳千凝身上。

光是大周巨門的身份已夠強的,此人竟然還有雷獄血脈,凌天該怎麼擋?拿命來擋啊!

在鳳千凝顯露出雷獄血脈的這一刻,所有人都認為凌天輸了,在這樣擁有神界血脈的天之嬌子面前,凌天是不會有任何機會的。

「鳳師姐的雷獄神刀!你拿什麼來擋?」呂問霞微微搖頭,她並沒有出手,因為在她看來,鳳千凝連血脈都激發出來了,應付凌天一人應該是足夠了。

而且鳳千凝身為巨門弟子,也有傲氣,她要是貿然上前幫忙,對方也不會領情。

鳳千凝整個人都化為一個朦朧的雷電巨人,這一記雷獄神刀,虛空生電,天上地下到處都是雷電的海洋,周邊數里內已沒有一塊完好的建築。

在雷電海洋中,一道狹長的漆黑如墨的刀芒,以將天地劈開的氣勢,向凌天當頭斬下。

「來的好!」

凌天冷漠的雙瞳睥睨天地,那劈開天地的雷刀,不能動搖他的心志分毫。

只見凌天手臂一振,拉出了一道長長的法劍,那法劍一出,便金光萬丈,猶如一串太陽降臨世間。

正是玄劍門的絕學真武法劍,由數十個靈嬰境修士的靈嬰煉製成劍心,法則之下可謂無敵。

而此時已掌握了法則之力的凌天再使用真武法劍,將法則之力融入其中,威力更是強大到了恐怖的級別。

那劍芒璀璨如太陽神降臨世間,一劍撕裂虛空,凌空迎向雷獄神刀。

這堪稱玄武國最強一戰,終於是開啟了。

轟轟轟!

萌妻專業坑總裁 劍刀交擊!

真武法劍受巨力影響,如大蛇一般,在半空中盤旋,但並沒有斷裂。

而天空中的雷獄神靈,斬出了一道道的空間裂縫,就算是掌握了法則之力的修士,在這一刀面前,恐怕也會被捲入空間裂縫中,沒有抵擋的餘地,除非是法則之力大到了能抵擋空間裂縫的地步,那就不是一兩道法則能應付的情況了。

只是這道道空間裂縫,卻對凌天沒有效果,凌天在裂縫中遊刃有餘,一點也沒有受到影響。

看到這一幕,鳳千凝更是提高了對凌天的評價,看來此子掌握的法則之力,遠遠超出她之前的估計。

「再來!」凌天暴喝一聲,真武法劍如鞭子抽上。

咚咚咚咚咚!

一瞬之間,凌天連攻了十多劍,而鳳千凝只回了一刀。

整個天地都開始旋轉起來,更多的空間裂縫向方圓百里擴散。

圍觀眾修士早就逃得遠遠的,在眾人眼中,這兩人的恐怖,簡直無法用語言來形容,兩人再打一陣,整個皇宮恐怕都會被毀掉,玄武城能不能存在都是一個問題。

有眼力的修士也看出一些東西,凌天的真武法劍更加靈活,但威力不如雷獄神刀,而鳳千凝的雷獄神刀威猛有餘,靈活卻遠遠不如了。

但要說誰佔了上風,一時還分辨不出來。

(本章完) ?眾人已幾乎看不清上方的戰鬥,只見半空中兩道身影如陀螺一般不停的旋轉,反覆碰撞,每一次撞擊都如天地大衝撞一般,道道空間裂縫崩了出來。

凌天的真武法劍如巨蛇,泛出璀璨的金光,每一劍斬出,彷彿整個天地都被劈成了兩半,他的力量池的力量已動用了一半,但讓凌天產生無力感的,短時間內仍然無法撼動鳳千凝。

而鳳千凝靠著雷獄神刀的厚重,沉穩應對,一時也不佔下風。

沒有人能形容兩人對戰的恐怖,在眾人眼中,只剩下光芒璀璨的巨大一刀一劍,它們撼動虛空,湮滅心神,那恐怖的力量,深深的摧毀了每一個人的心靈。

「破!」

鳳千凝身上雷電大作,無數道黑色閃電匯聚手中,化為一柄更強的雷刀,一道長長的空間裂縫如天河一般切開,向凌天急斬而去。

而鳳千凝化身的閃電巨人,更是瘋狂咆哮,震天動地,猶如上古神靈一般。

「凌天擋不住的!」呂問霞道。

呂問霞的話也獲得了陰陽二老等修士的認同,看了這麼久,大家也看出些門道了。

之前凌天只能勉強與鳳千凝打個平手,此時鳳千凝的雷獄神刀威力猛然翻了好幾倍,其中法則之力化形更是達到了極致。

凌天掌握的法則之力雖然不少,但論技巧似乎比鳳千凝差上許多,他的真武法劍只是單純把法則之力摻入其中,不像鳳千凝的法則之力與雷獄神刀完全融合。

凌天到底是年紀太輕,雖然突破了靈嬰,掌握了法則之力,但是在火候上還是遠遠不如鳳千凝這樣活了幾千年的老妖怪。

接下來果然不出呂問霞所料,凌天甚至連抵擋的心思也沒有,直接把真武法劍收了起來,身形向後疾退。

「是我高估他了,想不到他選擇了逃跑。」呂問霞微有失望道,不過轉念一想,這也是自然的選擇,打不過難道還硬扛嗎,逃跑當然是最佳的選擇。

太子臉色得意,關鍵時刻,還得靠大周巨門的修士。

姬明月面如死灰,心想凌天一逃,自己是必死無疑了。

就在眾人以為這場最終戰結束了時,接下來讓人震驚的一幕發生了,只見凌天仰天咆哮,震動天地,在這一瞬之間,凌天身上散發出一股上古神獸的狂暴氣息。

「嘭!」

凌天不閃不避,任由那長達百丈的雷獄神刀轟然斬在凌天身上,他的身形被打退了十丈遠才停了下來。

在被雷獄神刀擊中的一瞬間,只見凌天身體上一道道龜紋亮起,那些黑幽幽的能撕裂空間的雷電,只是在凌天身體上劃出數道白色的淺淺印痕,而且這些印痕很快就消失掉了。

這……這怎麼可能?

所有人目瞪口呆,不敢置信的看著這一幕,凌天的身體竟然強悍到這個地步,就算那些肉身比人體強悍十倍的同級別的妖修,面對這撕裂空間蘊含法則之力的一刀,也只有斷為兩截,沒有第二種可能的,但凌天竟然擋住了,這是何等的卧槽啊。

難道凌天並不是人類,而是某種妖類偽裝而成的人類。

就在眾人這麼猜測的時候,呂問霞突然大叫一聲:「龍龜!他是龍龜之體!」

眾人聽了呂問霞的話,再細看凌天身上那些古怪的龜紋,頓時恍然大悟,想不到凌天竟然是龍龜之體。

龍龜紋並不難認,只是大家誰也沒有想到這方面,龍龜可是上古神獸中號稱防禦第一的神獸。

擁有特殊體質的修士本來就極為少見,即使是特殊體質中的優秀者,也最多擁有大妖巨獸的小部分特性,而神獸體質更是聽都沒有聽說過的事情,畢竟神獸是萬獸中最為高貴的獸類又極為稀少,不可能和人族扯上關係的,但凌天的出現打破了眾人心中的固有想法。

鳳千凝臉色尷尬,一時坐蠟了,萬萬想不到凌天是龍龜之體,雷獄神刀是她最拿得出手的殺招了,連雷獄神刀也無法奈何對方,那她也沒招了。

「就算是神獸之體,他最多擁有神蓋的極小一部分特性罷了,不可能無堅不摧的,而且他不過是防禦力強,肉身強可擋不住毒術。」這時呂問霞的傳音,讓鳳千凝又恢復了幾分信心。

正如呂問霞所說,肉身強並不意味著就無懈可擊了,而有多種方法能繞過強悍的肉身的,毒術便是其中之一。

鳳千凝雖然有些傲氣,一開始想要一個人解決凌天,但也不是拘泥不化之人,一見形勢不利,立刻要與呂問霞合作。

「師妹,你要把那寶貝拿出來吧?」鳳千凝道,一想到呂問霞的那件寶貝,也是心中一寒,如果呂問霞將那件恐怖的東西拿出來,就算是自己也沒有辦法抵擋的。

呂問霞微微一笑,一拍寵物袋,對凌天道:「神獸之體又如何,你要能贏了我的寵物,那才服你!」

只見嗤溜一聲,隨著呂問霞的話音,一隻奇形怪狀的生物冒了出來。

那生物有十丈高,大腦如蜥蜴,四肢如蜘蛛腿,長長的尾巴如鱷魚一般,只有軀幹和人類差不多。

更讓人覺得大為噁心的是,那奇形生物身上布滿了一層粘液,猶如鼻涕一般,光是看上一眼,就令人想要嘔吐,一股如酸襪子一般的臭味向四周擴散開來,即使隔著百丈之遠也能聞到味道,圍觀眾修士不得不閉住了呼吸,甚至修為較低的要用靈力抵抗。

「鬼道友,這是什麼東西?」赤面尊者也算見過識廣,但對這奇形生物卻完全摸不著頭緒。

「我也不知道,」鬼屠搖了搖頭,「似乎是毒界的東西,我們還是小心一點,離得遠些好。」

毒界是一個完全被毒物覆蓋的世界,裡面的絕大多數東西對於人物都是劇毒之物,沾之必死,魔界的生存環境也算殘酷,但是和毒界比起來,就算是小巫見大巫了。

這異形雖然噁心,但在場在靈嬰修士都是千年人物了,什麼樣的噁心場面沒有見過。

恨嫁豪門:撒旦老公戲甜心 而且除了噁心,似乎也沒有什麼特異之處,論體型和氣息,似乎還不如一些常見的凶獸。

除了鬼屠等少數靈覺敏銳的修士,大部分修士都沒有意識到危險的降臨。

「抱毒母蟲,去!」呂問霞一聲嗤喝,那異形四肢匍地,速如疾電,向凌天奔去。

原來這怪物叫抱毒母蟲,凌天心思。

蟲還未至,凌天立刻感覺到周身一緊,一股股濃烈煞氣撲面而來,有一股腐蝕的味道,比起魔界的魔瘴之氣還要危險,凌天甚至產生了一種感覺,這股毒性也許可以腐蝕自己的龍龜之體,即使是神獸之軀也未必抵擋得住。

就在凌天全神戒備的時候,突然之間,包括凌天在內的所有人都意想不到的一件事發生了。

搞什麼?凌天眼睛一眯,又是驚訝,又是疑惑,抱毒母蟲的攻擊目標竟然不是他。

(本章完) ?眼看那抱毒母蟲就要撲到凌天身上,突然之間,那抱毒母蟲一個轉向,瞬間就出現在了一個靈嬰境修士身上。

那靈嬰境修士是郡主一方的修士,雖然是靈嬰三重宙光期的修為,但事起突然,他一時還沒有反應過來。

只見那抱毒母蟲四肢一開一合,如牢籠一般,將那修士死死困住,修士的上半身完全被母蟲蓋住,猶如一把大傘合攏了一般。

那修士靈力暴震,死命掙扎,但是卻絲毫動彈不得,而周圍的修士避之不及,哪有一個人願意幫他。

只聽那修士慘叫一聲,緊接著他的身體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開始迅速腐爛,而母蟲仍然是死死的如一把大鉗子將他固定住。

又過了數息的時間,嘭的一聲,那修士猛然爆炸,化為無數毒水。

最初的驚恐之後,眾人的心也定了下來,略微一想,這抱毒母蟲雖然看著噁心,但殺傷力似乎並不是很強,只是把一個靈嬰境的修士化為毒水而已。

這種程度當然比一般的毒物要強多了,但要對付凌天,似乎還遠遠不夠。

就在這時,讓眾人更為震怖的一幕發生了,只見那修士爆開后化作的毒水並沒有四處流淌,而是結成了一個又一個的水團,漂浮在半空中。

這是什麼?

lixiangguo

媽媽被嚇唬住了,她可沒有!

Previous article

「鏡姐老婆,不要急。我很快就過去的。你們先休息好。等我就是了。」羅陽說道。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