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這木神國千餘的兵力頃刻間就剩下不足一半,而且也因為這突如其來的爆炸,令這剩下的木神國士兵一下子慌得猶如熱鍋上的螞蟻,慌亂起來,自亂陣腳,還以為是遭到了什麼突襲。

而就這黑煙瀰漫,塵霧漫天之,王統領率領幾名宜城守軍從石牆后殺出,殺得那些剩下的木神國士兵措手不及。

另一邊,這率軍看守的木神國統領一聽前面忽然響起了強烈的爆炸聲,緊接著,就看到煙火衝天,就感覺有些不妙。

而見到爆炸忽起的宜城守軍的眾統領,馬上就知道計劃成功了。

「殺!」緊接著,這木神隊看守之的宜城守軍,突然一陣氣勢洶洶的喊殺聲響起,兩位精騎統領率領幾位千騎統領以及剩下的宜城守軍,直接赤手空拳的對圍守他們的木神隊動進攻。

而林、李兩位精騎統領是一路強沖,直接找上了率軍的木神國統領,聯手圍攻。

這率軍看守的木神國統領這次意識到他們似乎計了,臉色驚變,但是,這赤龍軍的兩位精騎統領也都是天宗級的高手,而木神國統領也就天宗一級,所以,兩位精騎統領的夾擊之下,自然雙拳難敵四,很快就敗下陣來。

這木神國統領一落敗,這剩下的木神國兵力也猶如決堤之勢,很快就被赤手空拳的宜城守軍給解決了。

隨後,王統領和瑞統領也帶回將近三名的宜城守軍,與其他統領匯合。

「我們還剩多少人?」王統領立刻問道。

「大約還有一千五白左右。」經過清點后,林統領應道。

「想不到我們只用了五人,就消滅了木神國兩千人。」瑞統領都自己都有些難以置信。

「這多虧了白統領的神機妙算,不過,我們還要馬上趕去訓練場,支援白統領他們……」王統領點點頭,便下令整軍。

隨後,王統領的率領下,眾統領和宜城守軍以快的速趕往大本營西北方向的訓練場。

此刻,就大本營西北方的訓練場之,一場十分激烈的攻防戰正打得不可開交,宜城守軍姬無雙的指揮之下,收自如,硬是讓木神隊猶如無頭蒼蠅,無法攻入峽道之內。

「還沒有攻下來嗎?」木子夜目光冷簇,不免顯得有些焦躁,因為從他來到這裡到現,已經過了一個多時辰,可是,木神國這邊足足千的兵力,卻攻不下只有不到兩千人築起的防線。

「皇子,這宜城守軍實密不透風,而且,他們選擇的地形本來就易守難攻,還布下了大量的陷阱,讓我們的兵力無法集攻勢,何況,這率軍防守的還是位狂神級的強者……」一位木神國統領臉色難看的應道,不是他們不想攻下,只是因為這宜城守軍實頑強,這攻了一個時辰,他們已經損失了將近千名士兵,但卻連一條縫都沒有打開。

「她到底是什麼來歷?為何會一直跟白洛奇的身邊……」木子夜聽完,眉宇皺起,自從河馬地見過姬無雙后,他就對姬無雙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所以,對姬無雙也十分好奇,但是,根據他所掌握的情報,這姬無雙並不是赤龍軍團的人,而且似乎有白洛奇出現的地方,姬無雙就會出現,所以,他也覺得十分奇怪,因為如果沒有什麼原因的話,一位狂神級的強者為何會一直跟白洛奇身邊,而且似乎也保護白洛奇,所以,若不是兩人的關係非比尋常的話,就是白洛奇有著其他特殊的身份。

但木子夜也知道有姬無雙坐鎮的宜城守軍,肯定難以對付,這一個狂神級強者,可是擁有以一擋千的強大戰力,而且普通的士兵根本無法傷及,再加上他率領來的木神隊,實力強也就天宗四級的高手,也就是跟他身邊的烈陽,可是,之前烈陽已經被姬無雙打傷,還療傷之,而其他三位天宗級高手,除了一位是天宗二級外,其他兩位也還是天宗一級的,不可能是姬無雙的對手,所以,單是要對付一個姬無雙,就足以令他們頭大了。

「你們也去幫忙!」木子夜猶豫了一下,立刻對身旁負責保護他安危的三位天宗級高手,示意道。 三位天宗級高手面面相覷,臉色都不太好看,因為他們知道這一上去,肯定要對上姬無雙,這和找死可沒什麼區別,但皇子之命不能違抗,所以,他們也只有硬著頭皮上了。

「繼續加大攻勢,無論如何也要給我攻破他們的防線。我就不信我們幾千的兵力就攻不下一個兩千人不到的防線。」木子夜揮手下令道。

木神隊加強攻勢后,宜城守軍的防線壓力也立刻加大,管有姬無雙坐鎮,但兵力的劣勢,后還是讓防線的輪轉出現了破綻。

而木神國主刻利用這破綻,迅速將防線打開了一個豁口,頃刻間,木神國的御靈者小隊以及士兵就猶如潮水般攻入峽道之內。

「撤!」姬無雙見防線已破,馬上一聲令下,帶軍往峽道深處撤去。

就此時,突然峽道上方的突然間無數落石墜下,至少有數名木神國士兵死亂石之下。這峽道很快就被一堆亂石暫時堵住,這木神隊只得先將亂石清除,才能繼續追進去。

此刻,姬無雙的率領下,撤入峽道深處的宜城守軍,也暫時喘了口氣。

「這傢伙怎麼還沒出現?」姬無雙見白洛奇遲遲都沒有出現,心裡不免也有些焦急,也不知道王統領那邊的計劃是否順利,她所率領的宜城守軍的已經只剩一千多點,而外面馬上就有五千的木神隊攻進來,眼下的情況已經是危急到了極點。

「他會不會出了什麼事情了?」馬嵐不由擔心幾分。

姬無雙也是眸光一黯。

另一邊,王統領等眾統領率領剩餘一千五名兵力,已經進入了訓練場,一路潛行到木神隊的後方。

不久之後,王統領等眾統領就見到一道身影突然出現面前。

「白統領?」王統領等統領一見到白洛奇,馬上面露喜色。

「都準備好了嗎?」白洛奇目光沉著地問道。

王統領立刻點了點頭。

「等會,我先率領五人去吸引開一部分敵軍的注意,等我引開之後,你們馬上從後方攻入,與姬統領裡應外合。接下來就是決一勝負的生死戰了。」白洛奇神色認真的說道。

王統領等眾統領也是神情嚴肅,一絲不苟,他們也都明白這站打到現,比得的就是誰能撐到后,管他們兵力明顯趨於劣勢,但是,他們用一萬的兵力和木神國的三萬大軍打得這份上,實際上已經夠本了。

「開始。」白洛奇說完,立刻召集五名宜城守軍,迅速繞到木神隊的右側。

「沖!」白洛奇手握霜風炎刃,率領五名宜城守軍突然從木神隊的右側殺入,立刻殺得正清理峽道的亂石,準備攻入峽道之的木神隊有些措手不及。

「皇子,我軍右側遭到偷襲……」很快的,就有位木神國統領前來稟告道。

「什麼?這宜城守軍不是都裡面嗎?怎麼還會有……」木子夜面露詫異之色,覺得實奇怪,但立刻問道:「有多少人?」

「應該有五人左右。」

「你立刻帶一千人迅速將其擊退。」木子夜猶豫之下,馬山下令道。

那木神國統領立刻轉身離去,隨後帶領千名士兵朝從右側突襲而來的宜城守軍衝去。

率軍突襲的白洛奇見木神國有千餘兵力迎來,馬上嘴角一勾,迅速帶軍回撤,引著那千餘兵力往西面而去,撤了大約千米之後的一處坡地,才停了下來。

「你們到坡上埋伏,等我的命令。」白洛奇對身後的五宜城守軍示意道。

那五名宜城守軍立刻撤到坡上,就地埋伏了起來。

很快的,那木神國統領就率軍追擊而來,但就見白洛奇一個人站那裡,其餘的宜城守軍不知去哪了,頓時面露奇怪之色。

「小子,別故弄玄虛了,快快束手就擒!你們西南路的宜城守軍,已經投降了,你們已經輸了。」那木神國統領一臉狂傲道,似乎覺得木神國勝券握了。

「是嗎?有本事的話就過來。」白洛奇冷笑一聲。

「給我抓住他。」那木神國統領氣急敗壞地大叫道。

瞬間黑壓壓一片的木神國士兵馬上湧向白洛奇,可就此時,就那些木神國士兵的腳下,突然響起猶如轟雷般的震動,頃刻間,地面龜裂,土崩瓦解,整塊地面竟然完全轟塌下陷,化作黑漆漆的深淵。

這至少三四名的木神國士兵一時猝不及防,隨著地面一同墜落了下去,之後,地下面就響起陣陣駭人的慘叫聲,而後面的士兵也跟著慌亂了起來。

那木神國統領臉色一變,才知道了埋伏。

「殺!」這時,白洛奇一聲令下,埋伏坡上的宜城守軍趁亂殺出。

同時,白洛奇一馬當先,直接沖向了那木神國統領,氣勢如虹,手的霜風炎刃化作道道月刃,瞬間逼近那木神國統領。

另一邊,王統領見白洛奇引開敵軍的一些兵力后,馬上和眾統領率軍從後方殺入,這剛剛清除亂石,準備攻入峽道內的木神隊,哪裡想得到後方會有宜城守軍殺來,一時間也是反應不及。

而峽道內的姬無雙和馬嵐,一聽到外面突然殺聲震天,馬上相視一眼。

「看來王統領他們的計劃成功了。」馬嵐露出欣喜之色。

「我們也殺出去!」姬無雙氣勢一震,立刻率軍直接衝出峽道,給木神國大軍來了一個前後夾擊。

這木神國大軍受到夾擊之後,陣形大亂,軍心動搖,相比之下,已經抱著必死之心戰鬥的宜城守軍,士氣高昂,拚死一戰,所以,也將戰力揮的淋漓致。

但見整個區域內人影涌動,喊殺聲,拚鬥聲,慘叫聲,不絕於耳。

因為兩軍的御靈者幾乎都之前的戰鬥消耗殆,所剩無幾,所以,這剩下的幾乎都是士兵之間的拚鬥,所以,兩個時辰之後,雙方兵力都急速銳減,宜城守軍這邊后只剩幾人,但木神國這邊也好不到哪去,也只剩不足兩千人,顯然,木神國這邊的損失還加慘重一點。 此時此刻,木子夜的臉色已經鷹沉到了極點,他萬萬沒想到,他率領的三萬大軍,竟然被一萬的宜城守軍硬是給耗得就剩幾千人,損失慘重,如果這樣都還攻不下宜城的話,那這次的計劃完全就功虧一簣,得不償失了。

「馬上去把守大本營外的剩餘兵力,全部調集過來。」木子夜立刻下令道,現也顧不上什麼,先將這些宜城守軍給收拾再說。

而就兩軍拚死一戰之際,白洛奇帶著不足一人也趕了回來,加入了戰鬥之,他的手裡還提著一顆人頭,

「木皇子,這送給你。」白洛奇將人頭朝木神國那邊丟了過去。

木子夜一見到那人頭,臉色是一沉,因為這人頭正是他木神國一位統領的。

「還要繼續打嗎?」白洛奇目光冷凝,散出冷酷的氣息道。

「打,當然要打,你們已經沒有兵力了,就憑眼前這剩下的區區幾人,你們能支撐多久?」木子夜還是保持幾分鎮定道,因為現木神國還佔據著兵力的優勢,而宜城守軍就已經剩下幾人,不到一個時辰的時間,就可以消滅掉。

「哦。不過,如果繼續打下去的話,你恐怕連剩下的兵力都留不下,只要有一隻赤龍軍隊前來支援,到時,這宜城你們還沒坐熱,就要將雙手奉還了。」白洛奇眉宇一挑道。

木子夜一聽,整張臉都不禁有些扭曲起來,因為白洛奇說的沒錯,如果繼續打下去,他這后的兵力恐怕也要所剩無幾,木神國大軍從三萬的兵力一直銳減到現的四千不到,而宜城守軍雖然已經不剩幾人,但是,宜城守軍用了不到一萬人,就讓木神國大軍損失了接近三倍的兵力,單是想一想就覺得令人難以置信。

可是,事實是擺眼前的,白洛奇神乎其技般的用一萬宜城守軍,抵擋住了他們木神國三萬大軍的攻勢,所以,就算他們木神國得到宜城,這場戰其實輸得是他們木神國,而不是赤龍軍。

「木皇子,還是退兵,這次又是你輸了。」白洛奇目光冷凝道,他的身後明明就只剩幾人,可是,他的話說出來就好似身後有千軍萬馬,氣概山河一般,,令場的所有人聽耳里,都為之一震。

「不,我無論如何也要打下宜城,哪怕是守不住……」木子夜似乎難以接受這樣的失敗,與其說是難以接受,其實,也是自尊心作祟,畢竟如果這次能拿下宜城,木神國這次的兩國之戰,就佔據了絕對的優勢,而他也等於是立下了汗馬功勞,這對他奠定自己木神國的地位,這對他競爭木神國國主之位是極為重要的,這也就是為什麼這次他會親自率軍而來的原因。

所以,如果木子夜這次打不下宜城,而且還損失了這麼多的兵力,這對他來說,絕對是不能允許的,若是傳回王宮,對他來說不是件好事。因此,哪怕是明知道守不住宜城,他也會先拿下宜城,至少不枉損失了這麼多的兵力。

「那看來我們也沒得選擇了,只有拚死守住宜城了!」白洛奇神色篤定,他就知道木子夜不會就此罷休,他剛才的那番話其實也只是為了動搖一下木子夜的信心,但看來木子夜比他想象還要執著。

白洛奇的話也一下子激起了眾統領,以及已經只剩區區幾人的宜城守軍的鬥志,齊聲高呼,簇擁到白他身旁,準備與他並肩而戰。

「所有人都給我上!」木子夜一聲令下,木神國這邊還剩下的幾位統領和負責保護他的三位天宗級高手,以及將近兩千名木神國士兵齊齊湧向以白洛奇為的宜城守軍。

白洛奇也拔出霜風化作炎刃,召出龍不像,率領身後宜城守軍的后戰力,再次與木神隊交鋒。

而這一次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白洛奇一路衝殺,過關斬將,龍不像的掩護之下,直接朝著木子夜的方向殺去,眼神之已經閃過強烈的殺機,其實,他並不想對木子夜下手,但是,木子夜如此執著的要拿下宜城,如果要保住宜城,那木子夜就必須死不然,無法動搖木神國的軍心。

木子夜似乎也感覺到了白洛奇的殺意,臉色微變,但卻面不改色,直到白洛奇殺到面前。

「你打算殺我嗎?」木子夜鎮定的問道。

「我已經給過你機會。」白洛奇冷聲應道。

「就算你殺了我,你們也未必會贏。」木子夜篤定的說道。

「那也未必會輸!」白洛奇目光一沉,身形一閃,揮動起霜風炎刃,迎向了木子夜。

就此時,一道身影立刻攔了木子夜身前,臉色有些慘白,但氣勢不弱的怒喝道:「休想對皇子動手!」

這身影正是之前被姬無雙打傷的烈陽。

白洛奇見烈陽一心護主,卻沒有停下沖勢,手的霜風炎刃破空斬出,一道黑色月刃呼嘯地斬向烈陽。

烈陽因為被姬無雙打傷,傷勢未愈,實力多少受到了影響,但差不多還是能與白洛奇不相上下,所以,也是直接出手轟出一記雷芒,與黑色月刃撞擊一起,下一刻,半空便是一陣極為耀眼交錯閃爍。

緊接著,兩道身影這耀芒之下相互交錯,每一次出手,都會帶起強烈的餘波,波及四周。

一時間,風沙舞動,雷影涌動,黑炎如浪。

兩人足足僵持了半個時辰,難分上下。

烈陽沒想到從上次交手之後,白洛奇的實力竟然有如此突飛猛進,加上傷勢的影響,讓他無法佔據上風。

烈陽目光突然閃過一抹鷹霾,大喝一聲,聚靈一震,但見半空之一道裂縫豁然打開,只見無數猶如觸手般的綠色藤蔓急速而出,直衝白洛奇。

白洛奇見那些藤蔓又急又快,臉色一變,馬上揮動霜風炎刃交織成一道密不透風的劍幕,剎那間,那些藤蔓就撞上了劍幕,隨後,那些藤蔓忽然釋放出驚人的雷力,竟透入劍幕,朝白洛奇籠罩而去。

白洛奇見勢不妙,馬上撤身急退,同時,再斬出一道黑色月刃,才擋住了那襲來的雷力。 緊接著,就見到那裂縫之,鑽出一隻玄木獸,落烈陽的身旁,全身藤蔓纏繞,紅眼亮。

不過,接下來的一幕,也讓白洛奇露出幾分驚異之色,因為他見到烈陽身上和玄木獸身上,竟然出現了相互輝映的光芒,相互連接。

只見烈陽大喝一聲,全身雷芒暴漲,氣息一下子增強,雖然並不像是靈神合體,但是卻有靈神合體般的效果,也不知道是用了什麼奇異的招數。

「龍不像……」白洛奇見烈陽突然實力大增,以他現的實力不可能是這樣狀態的烈陽的對手,所以,唯一能對付的,自然也是和龍不像靈神合體。

聽到白洛奇聲音的龍不像,馬上騰空飛來,落白洛奇身邊,同時,周身光芒湧現,馬上與白洛奇相互融合起來。

可是,讓白洛奇沒有想到的是,融合的同時,他現自己竟然無法與龍不像同步,所以,也無法和龍不像進入靈神合體的狀態。

「難道是因為龍不像的實力超過了我,所以,無法再靈神合體了?」白洛奇不禁有些詫異的猜測道,不過,這對他來說,可不是什麼好消息。

而此刻,實力大增的烈陽,已經化作一道雷光,迅如疾影,肉眼難及地沖向白洛奇。

「好快!」白洛奇見烈陽眨眼間就到了眼前,臉色登時一變,但馬上就揮動霜風炎刃抵擋。

可是,就霜風炎刃斬出的瞬間,烈陽忽然又消失眼前,等白洛奇反應過來的時候,就感到身後一陣強烈的雷力襲來,這烈陽竟不知何時已經繞到了他的身後。

頃刻間,白洛奇就覺得那襲來的雷力就好似一張大網,竟然將他完全籠罩,無處可逃。

說是遲,那是快!

就見龍不像突然全身邪炎暴漲,直接朝那雷力撞去。

嘭!

一聲震響,就見撞上那雷力的龍不像,邪炎涌動,與那雷芒相互抗衡。

白洛奇見狀,立刻揮動霜風炎刃,化被動為主動的攻下烈陽,而烈陽的玄木獸也馬上藤蔓猶如群魔亂舞般的甩向白洛奇。

這兩人兩獸,再陷入僵持,不過,比起四周的拚鬥之,這絕對是一場十分精彩絕倫的對決。

這姬無雙見白洛奇對上烈陽,卻絲毫沒有出手的打算,因為她知道自己不能每一次都幫助白洛奇,這對白洛奇的成長並沒有好處,御靈者想要增強自己的實力,就必須一次一次的生死之戰得到歷練,她之所以能有現的實力,也是她師父用了非同尋常的方式對她進行歷練,才有她的今天,當然,這所要付出的代價,也是非常大的。

雖說白洛奇現已經有天宗三級的實力,而這天宗三級或許軍團之算是佼佼者,已經達得上是精騎統領的級別,但比起軍團那些隱藏的戰力並不算強,就比如赤龍軍團的精英團,這精英團的主要成員,絕對大部分都是天宗級以上的,天宗三級之上是不乏少數。當然,除了赤龍軍團外,這天霜軍團,或是霸天軍團等聖龍國的大軍團,也都像精英團一樣有卧虎藏龍的戰力。不過,非要關鍵時候,這種隱藏的戰力是不會輕易動用的。

除此之外,聖龍國的皇族以及那些鼎鼎有名的御靈者家族,人才濟濟,這天宗三級的實力,其也只能算是下流的實力。

不過,姬無雙雖然覺得白洛奇現的實力還不算強,但是,對於白洛奇的實力進展速,她卻感到十分震驚,從她第一次見白洛奇到現,短時間內,白洛奇就已經有了驚人的實力超越,這一般人要幾年內才可能達到的程,白洛奇卻能以極為神奇的速達到。如果按照白洛奇這樣的實力進步,他要成為狂神級的強者,也是指日可待。

而以白洛奇的年紀來說,這樣的實力提升,絕對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

姬無雙原本以為自己的資質天賦已經算是非常難得的,唯一能比她強的只有聖龍國的大皇子龍傲,龍傲和她同樣年紀的時候,實力甚至還她之上。可見龍傲的天賦是何等的驚人,也難怪也被看作是下任龍皇的繼承者。不過,如今見到白洛奇后,她才知道什麼叫做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這就白洛奇和烈陽陷入僵局之時,宜城守軍因為兵力屈居劣勢,而各位赤龍軍統領也因為連日激戰,已經達到了極限,除了姬無雙之外,這宜城守軍已經陷入十分疲憊的狀態。

相比之下,已經有充分休息過了木神國的御靈者和士兵,還保持著相當的戰力,此消彼長之下,這宜城守軍的區區幾人,頃刻間,就剩不過兩人,而且也已經被逼退到了死角,堅守而戰。

lixiangguo

可這次,情況怎麼不大對勁?

Previous article

「……嘿嘿,那小子還有兩下子,連藍英都能搞定,我當初還想著,整個學院中,誰能壓住她。」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