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這時,那個奧義傀儡已經來到顧銘身邊,但是並沒有發起攻擊,而是停下了來,目不轉睛的盯著顧銘。

顧銘扭頭看了一眼。

就在這時,識海中的一個九龍神鼎突然轉了起來,散發著一股光芒。

而顧銘眼前的這個奧義傀儡,竟然在慢慢的變小,最後變成了一塊奧義碎片,而後飛入了顧銘的識海之中。

顧銘一怔,沒反應過來。

難道還可以這樣玩嗎?

不管怎麼說,顧銘還是十分激動的,能夠不動手,便能夠獲得奧義碎片,這是多麼令人開心的事情。

此時,易自明已經將雷芮婉和侍女小月帶出了奧義之地。

看著他們離開,顧銘感覺渾身一輕,易自明雖然該死,但是也算是間接的成全了顧銘。

顧銘微微一笑,隱去身形,向著奧義之地深處飛去。

就在他離開不久,就在剛才那個奧義傀儡消失的地方,那隻奧義傀儡重新出來。

時間一天天的過去,顧銘也沒知道在奧義之地呆了多久。

隨著深入,顧銘的識海中的九龍神鼎,已經有七個全部補全了奧義,顧銘的境界已經達到了一百六十二品神境。

這讓顧銘很是無語,但是他的實力卻是無比的恐怖。

聽說過用眼神可以殺人嗎?

這對顧銘來說只是小意思,他現在一個眼神就能讓一個萬丈高山瞬間消失。

可見他的實力是多麼的恐怖。

奧義之地內的所有奧義傀儡,已經全部被顧銘查看了一遍,但是另外兩個九龍神鼎不停沒有補齊,換句話來說,在這奧義之地內,根本就沒有它們的奧義碎片。

「難道還有地方存在這些奧義傀儡嗎?」

顧銘很是疑惑,只好帶著遺憾離開了奧義之地。

幸好這裡的奧義傀儡可以無限的重活,否則的話,一定會引起天道的注意。

進來時是四人小隊,而此時只有他一個人,都是滿載而歸。

顧銘在補齊九龍神鼎的同時,也積攢無數的奧義碎片,這些東西是他用來和別人交換的。

萬一有人手中有另外兩個九龍神鼎的奧義碎片呢?

顧銘剛走出奧義之地,就看見雷芮婉和侍女小月兩人憔悴的站在奧義之地入口處。

當看到顧銘后,兩人直接跑了過來。

「蕭銘,你終於出來,你沒事吧?真的對不起,我不知道易自明會那麼做。」

雷芮婉激動又歉意的看著顧銘。

顧銘微微一笑,目光向四周看去,並沒有發現易自明,這讓他很是疑惑。

「沒事,我這不是安全的出來了嗎?」顧銘微微一笑,「你們怎麼在這裡,沒有回家嗎?」

聽了顧銘的話,雷芮婉搖了搖頭,「一年前,我們離開奧義之地后,便回了家族,我跟父親說了此事。」

「父親急忙派家族長老跟著我們過來找你,可是找了半年也沒有找到你,奧義之地深處,我們又不敢進去,所以我們就出來。」

雷芮婉的話說完,侍女小月附和道:「小姐已經在這裡等半年了,幸好你出來了,要不然小姐會內疚一輩子的。」

顧銘聞言,沒想到雷芮婉竟然如此的單純,竟然會了他這個陌生人做出了這麼多的事情。

「謝謝你!對了,易自明呢?」顧銘問道。

「哼,那個白眼狼,自從一年前出來后,他和他的爺爺便投靠了汪家。現在已經成了汪家的狗,處處針對我們雷家。」

提到易自明,雷芮婉閃得十分的憤怒,眼中閃動著殺意。

顧銘一怔,沒想到還有這樣的事情發生。

投靠了汪家,應該是汪正文的家族吧?

「我這次收穫不小,這些送給你,如果你們雷家有什麼事,儘管來找我,我會到第二個廣場去修鍊。」

顧銘微微一笑,小聲說道:「我跟中帝有關係,一個汪家罷了,我根本沒放在眼裡,有事儘管來找我就行了!」

說著,顧銘送給雷芮婉和侍女小月,每人十個奧義碎片。

並不是顧銘吝嗇,而是擔心給多了,給雷芮婉帶來麻煩,而十個二十個的奧義碎片,在這萬重山之中,根本不會被人放在眼中,更不會有人去搶奪。

但是給多了就不一樣了。

不僅會給雷芮婉帶來麻煩,同時也會給顧銘自己帶來麻煩。

「這,這些都是你獲得的嗎?」

雷芮婉驚訝的看著手中的奧義碎片,隨即反應了過來,急忙說道:「不行,我不能要,這是你冒著生命危險得來的。」

「拿著吧,我還有一些。如果你認我這個朋友的話,就收著。時間不早了,你們也早點回去吧!」

顧銘看了一眼慢慢暗下的天空,朝著雷芮婉微笑道:「咱們就此別過,我要回去閉關了。記住了,如果汪家再找你的麻煩,就來找第二個廣場找我!」

顧銘說完,轉身離開。

看著顧銘離去的背影,雷芮婉久久沒有收回目光。

侍女小月看到她的樣子,抿嘴一笑,輕聲說道:「小姐,天不早了,我們該回去了。」

「嗯!」

雷芮婉回過神后,俏臉不由一紅,急忙離開,速度奇快無比。

侍女小月急忙跟上,時不時的發出笑聲。

她越笑,雷芮婉的俏臉越紅,滾燙滾燙的。

跟雷芮婉分別之後,顧銘向著第一廣場走了過去,目光之中閃過一抹奇異的神然。

這一次,顧銘打算去拜會那個能夠煉製奧義仙器的煉器師,這樣的人物,顧銘必須要認識一下。

雖說他也會煉器,可是試了無數,每次都是以失敗告終。

這次過去,可以說是偷師去了。

他想看看那個煉器師是如此將奧義碎片加入到仙器之中的。

此時,顧銘直接穿過廣場,來到了那邊的仙坊之中。

在靠近第一廣場旁的一間屋子,掛著一塊古樸的牌子,看起來十分的普通。 這樣的店鋪,在這仙坊之中,沒有一千也有八百,任何人都不會發覺這裡有什麼不對。

但是顧銘的目光之中,卻掠過一抹怪異的神色,此時沉吟了一會兒,邁步走了進去。

推開那老舊的房門,裡面的場景,瞬間映入顧銘的眼中。

裡面十分的乾淨,四面牆上掛滿了仙器,只不過都是一些十分普通的仙器,水平並不高。

看到那些仙器,顧銘便明白為什麼這裡幾乎沒有人來了。

這萬重山之中,所有人都是九品神境的強者,到了這個境界,哪個不是富的流油,誰會缺這些普通的仙器呢?

不過顧銘卻明白,這店鋪的主人,可不是靠著這些仙器,他可是能夠煉製出奧義仙器的人。

若是放出話去,恐怕整個萬重山都會發生二十級的大地震。

「有人嗎?」

顧銘掃視了一眼,直接開口問道。

這房子看起來不大,除了前方的一個櫃檯之外,便就是一些柜子了,上面依然放著一些普通的仙器。

顧銘感覺到,這裡並沒有人,心中不由的抹過一絲無奈之色。

「難道那位大師沒在家嗎?」

顧銘心中疑惑,於是再次高聲叫喊道:「有人嗎?小子蕭銘前來拜訪!」

「喊什麼喊,打擾到老夫睡覺了!」

隨即一道懶洋洋,且又冰冷的聲音響起。

顧銘聽后,心中一動,臉上閃過一抹驚訝的神色出來。

聲音傳來的地方,顧銘剛才已經看過了,卻什麼也沒有發現,而且此時竟然從櫃檯那邊站出來一個蒼白的老者,目光之中,帶著一股不悅的神色。

看到老者臉上的神色,顧銘微微一笑,「是晚輩唐突了,還請前輩原諒。」

此時顧銘的目光之中,滿是歉意閃動,心中卻是很無奈。

老者的境界並不高,可是顧銘卻感覺到,老者的身上有著一股奇異的力量,那種力量說不出來,很是詫異。

顧銘更沒想到,自己剛到這裡便給老者留下了一個不好的印象。

那邊的老者見到顧銘的樣子后,滿意的點了下頭,直接開口說道:「罷了,你這個小娃娃,過來找老夫幹什麼?想要什麼仙器,隨便選,都是一塊奧義碎片!」

老者說完話,見顧銘一動不動,臉上閃過一抹尷尬之色。

「前輩的仙器還真是便宜呀!」

顧銘策微微一笑。

要知道這些東西別說是對顧銘,就是隨便進來一個人,都沒有人會看上眼,而老者竟然還敢要一塊奧義碎片,簡直是太黑了。

若是誰真的買這些東西,那可真是一個傻子。

老者聽到顧銘的話后,依然沒有任何的察覺,反而十分自得的說道:「我從來不欺騙人,物有所值,一塊奧義碎片,其實還是比較划算的!」

顧銘聽后,很是無語。

見過不要臉的,卻沒見過這麼不要臉的,真不知道對方的臉皮怎麼那麼厚。

老者見到顧銘這副樣子,再次開口說道:「你到底買不買,如果不買的話,門在身後,我還要睡覺呢!」

說著,老者打了一個哈欠。

顧銘苦笑,索性直接說道:「前輩,我想找你煉製一件奧義仙器,不知道行不行?」

此時顧銘直接開口詢問,這話一出,那邊的老者臉色頓時一變,剛才還有些迷糊的眼睛,猛然睜開,一雙目光炯炯的眼睛,直直的看著顧銘。

「原來是這事呀,你怎麼不早說,浪費我的時間!」

老者說著,那目光卻令顧銘有一種被人看穿的感覺。

從老者的目光之中,顧銘感覺這個人,絕對不會簡單。

顧銘並不是害怕他,只是對這個老者產生了濃厚的興趣,這是一個有故事的人。

「麻煩前輩了,我這次過來,就是為了這件事!」 愛住不放 顧銘微微一笑。

老者看著顧銘,目光之中閃過一抹輕鬆的笑意:「好說好說,想要奧義仙器,那就拿出奧義碎片就行了。」

老者說的很隨意,但是話語之中,卻蘊含著一股自信。

顧銘聽后,心中有種怪異的感覺,感覺奧義仙器就如同眼前這些普通的仙器一樣,都是老者隨手煉製出來的。

會不會太隨意了?

顧銘疑惑的想到,隨即將這個想法甩到腦後,輕聲說道:「前輩,這是我所有的奧義碎片,希望前輩能夠給我煉製一件足夠珍貴的仙器!」

顧銘說著,取出五十塊奧義碎片。

顧銘的態度,令老者心中一驚,臉色閃過一絲驚愕之我。

「你這個小傢伙,還真是單純呀,就不怕老夫私吞了你的奧義碎片?」

老者說話的時候,連看都沒看一眼那些奧義碎片,目光盯著顧銘,閃過一道欣賞之色。

朕的皇后誰敢動 顧銘微微一笑,「我相信前輩絕不是那種人,而且這些東西根本入不得前輩的法眼!」

「哈哈哈,你這小子,還真是一個聰明人,你叫蕭銘對吧?」

老者大笑,顯得很是開心。

「沒錯,小子的名字正是蕭銘。一年前才來這萬重山的,是經朋友介紹,才來到前輩這裡的!」

除了名字,顧銘並沒有隱瞞,一五一十的全部告訴了老者。

因為他沒有說謊的必要,在這萬重山之中,想要調查一個人,應該是非常輕鬆的。

特別是蕭銘的名字,已經在整個萬重山傳開,不說所說人都知道,也差不多有一半人認識他。

聽了顧銘的話,老者微微一笑,不停的點頭。

「你那們朋友,不會就是那個老連頭吧?」老者問道,眼中帶著一絲戲謔之色。

顧銘一怔,隨即點頭,「前輩說的不錯,正是老連頭。」

如果不是老連頭告訴他這些,顧銘也不會知道老者的存在。

「果然是他,這個老連頭呀!看來你們的關係應該不錯。」

老者開口說道,笑容比之剛才又濃了許多。

看他的樣子,應該和老連頭非常熟悉。

聽到這話,顧銘心中一動,開始對老連頭的身份產生了懷疑。

一個只有九品神境的老頭,竟然能夠在這萬重山之呆了那麼久,而且什麼事都知道,如果沒有一個特殊的身份,他可以在這裡呆這麼久嗎? 顧銘抬著看向老者,微笑道:「前輩,這下子你應該相信小子了吧,這仙器?」

他的話剛說完,老者隨手一扔,直接將一把仙劍扔給了顧銘。

顧銘連忙接住,臉上閃關一道疑惑神色,表情怪異無比。

看著手中的仙劍,顧銘抬頭向著老者看了過去。

「前輩,這是什麼意思?」

「你不是要仙器嗎?這就是給我的仙器!」老者說道。

顧銘一怔,看著手中的仙劍,雖然能夠感覺到其中蘊含奧義波動,但是怎麼看都是一件不知道煉製了多久的仙劍。

而且顧銘並不僅僅是為了奧義仙器來的,更是想知道老者是怎麼煉製的。

「這,這就是奧義仙器?」

顧銘詢問,目光之中滿是疑惑之色。

「沒錯,這就是老夫煉製的奧義仙器,裡面蘊含了三十塊奧義碎片,憑著老夫實力,收你二十塊奧義碎片,完全全理。」

老者開口說道。

顧銘一聽,頓時愣住了。

靠,要不要這麼黑呀?

竟然收了他二十塊奧義碎片,五十塊奧義碎片竟然就這麼沒了,而且換回來一把沒用的仙器。

裡面蘊含奧義又如何,對於顧銘來說根本沒用。

他想學煉製方法,他要將奧義碎片加入到霸龍槍之中。

這可是他未來大戰天道時所要使用的武器。

「前輩,小子想跟你學習這煉製方法,還請前輩傳授!」

lixiangguo

想著有些日子沒出去了,也不知現在外面城中是怎樣一副光景,是以林昊也沒有拒絕。

Previous article

時間太久了,如今才一百年他就覺得像是輪迴了好幾世,左歌手中撫着挽情劍,他喃喃道,“挽情,你的主人會回來的對嗎?”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