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這時,她近旁的一個女職工,幾步來到她的身邊,關掉了電動機。

電動機停止了轉動,可是那女職工半個頭皮上的頭髮,卻被硬生生的剝去了,她的頭上是鮮血淋淋,慘不忍睹的一片,鮮血在如注地流著。

地上面,已經有了較大的一塊血跡了。

搶救室的門外,錢興祥,錢學民,魏作炳和一起來的幾個職工以及初步的幾個主要負責人,就在那裡轉悠著,他們的惡臉上,一個個都堆著濃重的陰雲。

誰都沒有說話。氣氛變得十分凝重,讓人感到窒息。

魏作炳站在錢興祥的身邊,正在想著自己的心事,自己剛接手管理,就出現了這樣的事情,應高注意一下安全工作了吧。

「魏哥,你別這樣。這件事情不是你的責任,是我們的責任。」錢興祥看著魏作炳安慰著說道。

「興祥,我們是不是應該以這件事情作為契機,來進行一次大範圍的安全生產教育。防止再出現來時的事故。」魏作炳看著錢興祥說道。

「好,這件事情就有你具體去辦理吧。要什麼幫助,就跟我說。」錢興祥輕輕地拍著魏作炳的肩膀說道。

「阿祥,事情怎麼樣了?」老書記錢東照也急急忙忙地來到了錢興祥的身邊,剛一站定,他就看著兒子錢興祥說道。

「爸,你怎麼也來了。還正在搶救呢。」錢興祥看著自己的父親說道。

「要妥善處理好這件事情,不然,就會有較大的後遺症的。」

錢東照說著剛想去摸煙,可是還是把伸出去的手,放了下來。

「嗯,爸,我知道的。」錢興祥看著自己的父親說道。

第二天,在整個欣欣村的所有工廠里,幾乎都貼上了安全生產的標語。

「女職工一列需要簡短頭髮,戴上工作帽,才能上班。」

「安全生產,人人有責。」

「關愛生命,從我做起,從下平時做起。」

厂部的高音喇叭里也正在播放著厂部剛發出的「安全生產條例」。

…………

這談商務,魏作炳剛剛在廠長辦公室里坐下,車間主任錢學民就帶著一個年輕漂亮的女孩子走了進來。

本書首發於看書罔

… 「魏廠長。她不肯把頭髮剪短。」一進門,錢學民就看著魏作炳囔囔著說道。

「噢,你出去吧,我來處理這件事情。」魏作炳看著錢學民笑著說道。

錢學民一聽,看了那個女孩子一眼,也就出去了。那女孩子卻是一副無所謂的樣子站在那裡。

「坐。」魏作炳看著那個女孩子說道。

那女孩子大約二十六七歲的樣子,兩條彎彎的娥眉,標準的瓜子臉,一雙不大不小的迷人的眼睛,正忽閃忽閃地看著魏作炳。

筆挺而小巧玲瓏的鼻子,一張櫻桃小口,也著實迷人。

穿著工作服,卻也盡顯她的嫵媚多姿。

也難怪他要不肯剪頭髮了,這樣漂亮的模樣兒,當然是不甘心把自己迷人的長發,給剪掉了。

魏作炳一邊看著她,在心裡暗暗地說道。

「你叫什麼名字?」魏作炳看著她問道。


「姚新娟。」那女孩子輕輕地說道。

「來廠里工作幾年了?」魏作炳看著她問道。

「三四年吧。」姚新娟說道。

「最近,我們廠里出台了安全生產條例,你知道了嗎?」魏作炳看著他平靜的問道。

「為了職工的安全唄。」姚新娟說道。

「條例中對女職工有什麼要求嗎?」魏作炳看著她問道。

這時,姚新娟說不出話來了。一會兒,他終於扭扭捏捏地說道:「可人家好不容易才養這麼長的。」

「我問你,是生命要緊還是髮辮要緊?你還想再次出現這樣的事故嗎?」魏作炳看著姚新娟這個只知道漂亮,不懂得安全的重要性的女孩子又好氣,有好笑地說道:「去,明天一定要把髮辮剪短了在來上班。」

姚新娟看了魏作炳一眼,很是不情願的一扭身子,走了出去。

這天傍晚,錢興祥剛剛興沖沖的回到家裡,還未走進院子,就聽到裡面傳來一陣陣的歡聲笑語。

一走進家門,就看到自己的岳母和大姨,小姨,以及兩個姨丈都在,家裡顯得熱鬧異常。


兒子錢希望在大姨丈的懷抱里玩樂著。這孩子一點也不認生。

惡魔總裁,吻上癮

小姨子和陳玉蓮正在一邊歡快地忙碌著。岳母也錢興祥的母親,正坐在電視機隨眠的沙發上,手拉著手,一邊拉著家常,一邊看著電視,顯得是那樣的親密無比。

「岳母。」錢興祥一走進裡面,就看著陳玉蓮的母親親熱的叫道。


「哎,興祥,回來了。」陳玉來的媽媽眉開眼笑地看著這個自己的女婿說道。

「嗯,有良,快把孩子放下。」錢興祥看著自己的岳母微微一笑,就轉過頭來,看著自己的大姨丈說著,一邊就來到了他的身邊,伸手就去抱自己的孩子。

哪知錢希望反而一扭身子,緊緊地抱住了李有良的脖子,把他的小臉蛋都藏到大姨丈的腦後去了。

「哈哈,興祥,我抱著一樣。」大姨丈李有良笑著說道。

「這孩子,就不讓你舅舅休息。有良,來,坐吧。別寵壞了孩子。」錢興祥說著,就給大姨丈搬過來一把椅子。

「興祥,你們的發展速度真是驚人啊,幾年的時間,都差點不認識了。」小姨丈毛學林坐在錢興祥的一邊,微笑著看著他說道。


「學林,不滿你說,我正在打算向著更好的目標前進呢。」錢興祥微笑著說道。

「是嗎?真有你的。」大姨丈李有良笑著說道。

「哇,興祥,你呀,正是雄心壯志沖雲天了。生活在你們這裡真是幸福。」大姨丈李有良看著自己的妹夫很是羨慕地說道。

「哈哈,在過幾年,你來的時候,保證讓你有事一個驚訝。」錢興祥很有點自負地說道。

「哦!今天怎麼這樣熱鬧啊?」外面傳來了老書記錢東照洪亮的聲音。

隨著聲音,錢東照健步走了進來。

這時的錢東照,跟幾年前相比,並不顯得變老,依舊是那一頭黑黑的刺蝟一樣的短頭髮,滿面紅光的,要說有變化,只是在他的額頭上有多了幾條歲月刻下的創傷。

「親家公。」正在跟錢興祥的媽媽交談著的陳玉蓮的媽媽,一看到錢東照,就親切地,大聲地叫道。

「他呀,一年到頭就是不管家裡的事情,天天總是這樣早出晚歸,進進出出忙碌著。」錢興祥的媽媽看著自己的親家母半是訴苦,半是驕傲地笑著,看了一眼自己的老伴,說道:「仙子阿,幸虧有了阿蓮,要不然啊,必定非得把我活活累死不可。」

「親家母啊,親家公要操勞這麼大的一個攤子,也已經夠累的了。她啊,你可別誇她了,年輕人干點活也是應該的。」

陳玉蓮的媽媽說著話,不覺就轉過頭去,看了一眼正在廚房裡勞作著的自己的女兒,聽著親家母的誇讚,她的心裡也是蠻高興的。

「吃飯了。」

這時,陳玉蓮說著,端著菜,走了出來。其他的人也就洗了手,圍坐到了餐桌邊上。

一會兒,陳玉蓮姐妹倆就把滿滿的一桌飯菜搬了上來。

大家圍坐在桌前,就開始吃了起來。

「親家母,吃。」錢興祥的媽媽說著就夾著一大塊煎魚,放到了陳玉蓮的媽媽的飯碗里。

「親家母,我自己來。」陳玉蓮的媽媽笑著說道。

「他舅,來,干。」錢東照看著李有良和毛學林,舉著手裡的酒杯說道。

「干,」

「干。

「干。」

四個大男人一起舉起了手裡的酒杯,「叮叮叮」的碰了一圈,一個個揚起脖子,把杯子里的酒一飲而盡。

「姨姨。」這時,坐在大姨子陳明珠身邊的錢希望,叫了一聲,用他那胖乎乎的小手,指著三鮮說道。

「媽媽,我也要。」大姨子的女兒,也看著她的媽媽說道。

「好。一人一個。」大姨子陳明珠笑著,一邊給兩個孩子,一人一個,夾去了兩個魚圓。

一頓飯大約吃了大半個小時,終於在一片歡聲笑語中結束了。

飯後,錢興祥的媽媽就陪著親家母到外面起散步了。

這時,欣欣村的真箇村莊里,已經是一片華燈初上了。

一家家的房屋,在綠樹掩映之中,一家家的窗口裡,都散發出明亮的燈光。特別是那一片街處和工廠處,更是燈光輝映。熱鬧異常。

處身在這樣一個美麗的地方,簡直就像是置身在一幅巨大的畫卷裡面一樣。

在這裡居住了幾天。陳玉蓮的媽媽跟兩個女兒和女婿就一起回去了。

幾天後的一個上午,在紡織廠的廠長辦公室里。錢興祥,魏作炳和王曉宏三個人,正在辦公室里閑聊著。

「興祥,我覺得你爸爸在群眾裡面的威信是蠻高的。想必他老人家從一開始就蠻受人歡迎的吧?」王曉宏看著錢興祥微笑著十分羨慕地問道。

「嗯,還可以吧。從我開始懂事的那天起,他就一直是這樣的。」錢興祥平靜地說道。

「是嗎?像伯父這樣的老幹部真的多好。對了,興祥,能跟我們說說你爸爸的事情嗎?」王曉宏看著錢興祥詢問道。

「我爸爸的故事可多了。說什麼呢?」錢興祥微笑著問道。

「隨便說吧。就說說你感興趣的事情吧。」魏作炳忽然說道。

「好,就說說我自己批鬥我爸爸的事情吧。」說著,錢興祥遞給魏作炳一根煙,又喝了一口茶,就看是說了起來。

「那是在大鳴大放大字o報的年代里,紅衛兵小將們隨時隨地都可以去把一個幹部扣上一頂帽子,抓起來進行批鬥。

當時我爸爸就是一個走資本主義道路的當權派。我爸爸雖然沒有被打倒,但也是時不時地要接受批鬥的。」

說著,在錢興祥的艷情就有出現了十幾年前的那一幕幕的情景。

那時一樣個盛夏的上午,雖然是緊張繁忙的夏收夏種季節,但由於一切以階級鬥爭為綱,紅衛兵有著至高無上的權力。

他們一聲號令買酒可以召集全大隊的所有人員和幹部,不然就給你扣上一頂現行反革命的帽子。

那天上午,在大隊部中間的那塊操場上,用幾隻打稻桶擱上級扇門板,搭起了一個檯子,上面蓋上了幾張曬穀的竹簟,一個用來批鬥走資派的檯子就搭成了。

這天上午,從早上開始就沒有一點點的風,瓦藍瓦藍地天空中,火球一樣的太陽就掛在半空中,炙烤著大地。

給原本就已經夠悶熱的天氣更增加了無窮的熱量,讓人們覺得真的就像是在一個巨大的蒸籠里一樣的悶熱異常。

彷彿就快要被窒息一樣的快要喘不過氣來了。

八點鐘的時候,操場上已經坐滿了人。最前面的是大隊小學里的師生們。後面就是全大隊的社員們。

坐在那裡的人們,一個個人的身上的衣裳都已經被汗水緊緊地黏貼在身上了,讓人覺得難受的很。

要是再稍微活動一下,就會讓你大汗如雨。

這時,操場上的高音喇叭里廣播著雄壯的國際歌聲喝**語錄歌曲。

台上的擴音機旁邊,已經坐上了一個臂膀上戴著一個紅衛兵紅袖章的人。一邊的台上沒捉著一男一女兩個紅衛兵。

本部小說來自看書罔

… 台的中間的前面,放著一張桌子,上面放著一個話筒。

一個戴著紅衛兵袖章的男青年來到台上,對著話筒,大聲地說道:「偉大領袖**教導我們:敵人是不會自行退出歷史舞台的,這就像掃地一樣,掃帚不到,灰塵照例不會自己跑掉。廣大的社員同志們,批鬥大會現在開始!走資本主義道路的當權派,錢東照上台接受批鬥。」

他的話音剛落,於是,時任大隊黨支部書記,公社黨委委員的錢東照,就被幾個紅衛兵押架著來到了台上。

所幸的是這裡的幾個紅衛兵,還沒有達到極端,沒有給錢東照乘飛機。只是押著他,讓他自己慢慢的走上台去,站到台上的一邊,接受批鬥。

「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勝利萬歲!」

「打倒走資派錢東照!」

「**萬歲!萬歲!萬萬歲!」

台上的一男一女兩個紅衛兵,輪流著帶著大家高呼著口號。

錢東照低著頭,站在那裡,他的胸前掛著一塊牌子,上面寫著:


走資派錢東照

幾個大字。

接著,就有一個小個子的紅衛兵上台開始批鬥錢東照的所謂罪行。

在他批鬥錢東照的過程中,坐在台上一邊的一男一女兩個紅衛兵不斷地帶著大家高呼口號。

打倒走資本主義道路的當權派錢東照!




lixiangguo

南常擦了一把汗,彎著腰道:「回總管,保不準青公公吃壞了肚子,如今人在茅廁。」

Previous article

背後一位年紀略大的男人,面容冷峻,稜角分明,一邊整理牲口上的貨物,一邊對慕炎說。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