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這是一個很接地氣的武者。

這還是一個讓人很難不生出親近感的高手。

「魅力,實力,這兩者相合,也怪不得這麼多年輕人會興奮了。」方恆這時候暗道一聲,臉上露出了笑容。

其實不止是別的年輕人興奮,這時候的他也興奮起來。

這個龍行亂,他能看出來一些表面的東西,只是深處的東西,他看不到。

平常方恆見到的年輕人,他都是一眼看破這些年輕人的本事,甚至就是比他高出境界的人,都難以瞞過他的洞察力。

現在,他在這個龍行亂的身上,卻只能看到表面,內里,他根本看不清,只能看到一團迷霧。

就這一點,就能證明這個龍行亂有多強了,見到這麼強的人,還是和自己都是年輕人,方恆自然是更加興奮的。

「龍行亂。」

就在這時,剛剛穿上白虎徒服的王天也是冷冷的吐出了三個字,目光看向了天空上的那個青年。

「今天,是我王天加入白虎岩的日子,是喜事,朱雀,玄武兩派都是發出慶賀,你來這裡,一句話都不說,只是大笑,這有些失禮了吧。」

「呵呵,失禮?我看是你失禮才是,王天,你在我天龍城成名,卻加入白虎岩,你這把我天龍宗當什麼了?雖然宗內高層都不在乎這點小事,不過我等弟子,卻是不能不在乎的,而且最關鍵的一點,這一個十年,是我天龍宗招收弟子的十年,你卻要家如白虎岩,呵呵,你這分明就是瞧不起我們天龍宗,你都瞧不起我們天龍宗了,我們還要對你客客氣氣么?」

這話一出,四周的人也都是不由自主的點點頭,道理就是這樣,說到底,這件事情還是王天做錯了,加入白虎岩就加入白虎岩,關鍵還搞出這麼一個大陣仗,就算這個陣仗不是他王天想要搞的,是白虎岩高層的決定,只是這件事情的起因卻是他王天,那王天自然要承受責任。

「我沒有瞧不起天龍宗的意思,我加入白虎岩,是白虎岩內有很多適合我的東西。」

這時候的王天也是冷冷道,「不過你們非要理解成我這是瞧不起天龍宗,那我也沒辦法。」

「呵呵,你什麼意思,除了你自己,誰都不知道,我們只能通過你的行為來看你什麼意思,而現在,你的行為表達的就是瞧不起天龍宗的意思。」

龍行亂笑著說道,「所以,你就別怪我這個天龍宗弟子無禮,因為,這僅僅是剛開始。」

轟!

嗷嗷嗷!

就在龍行亂話語剛剛說完的換件,一道震動聲也猛然從龍行亂的體內傳出,隨著這道聲音的傳出,緊跟著出現的就是無數的龍吟聲,一股煌煌龍威,猛然散發,金色的光華瞬息間就覆蓋了整片天空,這時候的龍行亂站在金色的天空之上,好似這片天地唯一的主宰一樣。

「嗯!」

一看到龍行亂釋放出這股氣勢和氣息,那群白虎岩的年輕弟子,此刻也都是臉色變了,那為首的弟子嘴巴一張,似乎想說些什麼,只是就在這個關頭,王天的聲音卻開始響起。

「原來如此,龍行亂,你這次過來,就是要對我動手的。」

就在這時,刀絕王天也是抬起頭,看著龍行亂不停點頭道,「既然如此,你早說就是,我王天橫行天龍城三年有餘,你龍行亂的名字我也沒少聽,只是卻一直無緣切磋,沒想到今日我告別天龍,你龍行亂就過來了,這樣正好,我也早就想見識見識,你龍行亂的神龍手有多強!破天八式,殺!」

唰!

話語說完,一道赤紅色的刀光就猛然從王天的身上爆發了出來,只是瞬間,就沖向了天空中的龍行亂。

同時,一道刀光還只是開始,隨著一道刀光的出現,另外足足七道刀光開始爆發出來,再爆發出來的瞬間,就一起向著高空斬殺過去了,一瞬間,那金色的天空,都被紅色覆蓋,好像要被這赤紅色的刀光給徹底撕裂。

「神龍手,天下殺。」

見到這些刀光來襲,這時候站在高空中的龍行亂也是喝了一聲,雙手突然一震,金色的光華立刻從龍行亂的雙手中爆發出來,下一刻,龍行亂的身影就是接連閃爍,對著那些刀光就抓了過去。

砰砰砰!

爆炸聲接連響起,隨著龍行亂的動作,那八道赤紅色的刀芒當即開始炸開,同時一股股天下大亂,處處征戰殺伐的氣息開始從龍行亂的身上散發,眨眼間就讓無數的人都是身體一震。

這時候這片天地間的所有人,都感覺自己好像進入了凡人世界一樣,成為了亂世中的一員,每天都提心弔膽的活著,甚至有的人還感覺自己變為了流亡的百姓,流離失所,苦到了極點。

「嗯?刀定天下!」

同樣,眾人都有了這種感覺,這時候的王天自然也是有了這種感覺,只是他的戰意卻沒有退縮,反越來越濃,龍行亂代表亂世,那他就要定下這亂世!

一股股的霸氣從他的身上爆發出來,隨著這股霸氣的爆發,王天的手裡也驀然出現了一柄白色的長刀,對著虛空就狠狠劈了過去!

喀拉拉!

這一刀劈出,虛空空間接連爆炸,同時一股掃蕩天下,我為真龍的氣息猛然從王天的身上釋放,一瞬間,天地間那些人都是激動的看向了王天,好像見到了真龍天子一樣,打算臣服。

「霸非王道,聖德真主!」

就在這時,龍行亂看到這王天的攻擊卻是淡淡的說了一句,本來他的雙手手抓竟一下放平,化為了手掌,下一刻他的雙掌合十,不閃不避,直接對著那白色的刀光走了過去。

嗡嗡嗡!

劇烈的震動聲響起,只見那霸氣無邊的白色刀光一到了龍行亂的身上,竟然龍行亂的身體都開始飛快的震動起來。

只是,在一陣劇烈的震動之後,這白色的刀光,竟直接消散了,同時一股股真龍天子,道德真人的氣息從龍行亂的身上散發,一時間天地間無數的人也都是震撼的看向了龍行亂。

似乎這一刻,他們這些亂世之民,才見到了真正的天下之主,真正的天下之主,不是用刀兵橫掃,是心懷天下,情系黎民之人。

「可惡!」

感受到這股氣息,這時候的王天也是大罵一聲,「不行殺伐,何來安寧,以殺止殺,才是至理!給我破!」

唰!

喝聲傳出,又是一刀從王天手掌上斬出,白色的刀光橫貫天地,只是這時候的龍行亂依舊是雙手合十,一點都不抵擋,那刀光只是引起了龍行亂的身體嗡嗡震動,卻再次消失了。

「可惡啊!到底怎麼回事!」

見到這一幕,王天大罵一聲,這時候的龍行亂卻是淡淡一笑,「殺伐之道,卻有其用,以殺止殺,也有道理,但卻不是至理,真正想統一天下,靠的,還是仁德大智,停止兵戈,如此才能四海昇平,眾生其心,武道也一樣,修武到了極致,也是止戈,你若是為了戰鬥而戰鬥,那就偏離了真正的武者大道,如此的你,又如何與我爭鋒?」

話語說完,龍行亂的合著的雙手就是一開,直接化為了手掌,向著王天就隔空一推。

轟隆隆!

一股爆炸聲響起,隨著這股爆炸聲的出現,一股截然不同的氣息也開始升騰出來。

好像這一刻,天下已定,真龍以出,王天就是天下最後一個大梟雄,真龍只是一道聖旨傳出,立刻就是天下齊心,開始對其進行剿滅。

噗嗤!

沒有任何的意外,在這股氣勢和力量之下,王天當即就噴出了一口血,身體直接從虛空中掉掉在了地面上,氣息一下衰敗起來。

勝敗已分!

「啊!可惡!」

剛剛掉在地面上,這時候的王天也是大罵一聲,猛然一個翻滾就站起身來,似乎還要在戰。

豪門絕戀 只是這時候的龍行亂卻是淡淡一笑,「今日你我交手,勝敗已分,我是沒心情再和你打了,所以再見,不過你記住,別以為你頂著一個刀絕的名號撐了三年你就已經是無敵了,能打敗你的人,還有很多,你不加入我天龍宗,我天龍宗,也不稀罕你加入。」 ?嗖!

話語說完,這龍行亂的身體就是一閃,直接在虛空中消失了,天地間的人看著龍行亂消失了,也都是眼神一陣變換,卻都無言。

太厲害了。

爪決,龍行亂,不出手則已,一出手,就是如此威力。

這已經不僅僅是武學就能形容的了,這完全就是道,真正的煌煌武道。

這讓眾人都是心神震撼,他們都明白,看到了這郴手的他們,以後有任何進步,恐怕都要感謝龍行亂今天的出手。

「當真是個高手。」

就在這時,人群中的方恆也是笑著說了一句,聽到這話,聖心眉毛一挑,笑道,「比起方兄,方兄覺得如何?」

「呵呵,現在的我,不是他的對手。」

方恆立刻笑道,「他的境界,是高階神武,他的武學,已經到了真正的大道層次,他的精神氣魄,也都是巔峰中的巔峰,如此人物,現在的我是無法贏他的。」

「是么?我還是第一次聽到你方兄這麼評價一個人呢。」

聖心這時候也是笑了,「不過我有些不明白的是,既然方兄說了自己現在不是他對手,那方兄為何還這麼開心?」

「哈哈,那當然要開心。」

方恆大笑一聲,「同階同年齡中,我無敵太久,可是今天我見到的,不管是這個輸了的刀絕,還是這個龍行亂,都是高手中的高手,都讓我感覺到了差距,這讓我有了更大的動力,我豈能不高興?」

「呵呵,看來高手寂寞這句話,說的真不錯。」

這時候的聖心也是笑著點點頭,「不過方兄來到這裡后,可以肯定的是,以後不會在寂寞了。」

「所以我才高興。」

方恆笑了笑,

同一時間,就在方恆和周元說著這些事情的時候,承那站著的王天,臉色卻是無比難看。

此時此刻,他身上本來潔凈無比的白虎徒服,已經被他自己的鮮血染紅了,同時由於之前他摔在了地面上的緣故,塵土和鮮血混合,立刻讓這白虎徒服變的不倫不類起來,好像一件叫花子衣裳。

看到這一幕的眾人,此刻眼中也都是閃過了一抹嘲諷。

剛才的王天,還一副風光無比,不可一世的摸樣,被龍行亂打敗之後,卻成了這個樣子。

這當然是讓眾不屑的。

「可惡」

一道低低的罵聲從王天的嘴裡吐出,此時此刻,王天的雙拳都已經握緊,他自然也是能夠感受到四周人對他的不屑的,這讓他很是憤怒,只是現在他非常清楚,自己就算很憤怒,也不能直接表現出來。

沒有被打敗之前,他或許還能表現出來自己的憤怒,現在的他已經被龍行亂打敗,那他哪裡還有資格憤怒?

敗者,什麼都不配擁有,哪怕憤怒,都不配。

這就是武者的鐵則,王天對此,非常清楚。

沒辦法,王天的目光一轉,看向了那群來迎接他的白虎岩年輕人。

那為首的年輕人一看到王天的目光,也是目光一閃,下一刻就笑道,「呵呵,師弟,你過來吧,之前的事情,也不要太往心裡去,畢竟武者戰鬥,勝敗是很正常的,而且打敗你的,也不是什麼無名之輩,是龍行亂,這就沒什麼了,這次他打敗了你,以後師弟找機會再找機會打敗他就是。」

一連串的話語吐出,聽到了這些話,天龍城四周的人都是露出了冷笑,他們都明白,這個青年,這時候就是在為王天找回面子了。

當然,眾人對此也說不出什麼,不管怎麼說,擊敗王天的,都是龍行亂,這是被冠以一絕名號的人的戰鬥,別人自然也是沒資格評論什麼。

「呼。」

果然,這時候的王天也是深深的吐出了一口氣,神情間舒服了許多,下一刻就抱拳對著那白衣青年道,「師兄放心,今日之恥,他日師弟必然會找回來,師弟絕不會墮了咱們白虎岩的名聲!」

「哈哈,好!我相信你!」

聽到了王天的話,那白衣青年也是大笑起來,下一刻就手掌一揮,喀拉拉聲音響起,一條巨大的空間通道,頓時在虛空中成形。

「師弟,走吧,咱們回門。」

就在這時,白衣青年再次轉頭,對著王天說了一句,王天也是再次抱拳行禮,下一刻就身體一動,就直接進入那空間通道中消失了。

等龍行亂消失在空間通道中,這時候那些白虎岩的弟子也都是紛紛向著空間通道中進入,片刻之後,這群白虎岩的高手,就徹底不見。

眨眼間,天地之間,徹底安靜了。

看著這一幕的天龍城眾人,也都是目光閃爍起來,很快,他們也散去了。

他們知道,這一次的事情,算是徹底落幕了。

本來白虎岩想要借著過來接刀絕王天,來諷刺天龍宗找不到好弟子,只是天龍宗的戰絕龍行亂出現,擊敗刀絕王天。

這一下,就讓事情變質了,天龍宗沒有受到嘲諷,同樣,白虎岩也沒有佔到便宜,總的來說,雙方還是那樣。

至於刀絕王天和戰絕龍行亂的事情,這起不到決定性的作用。

絕與絕之間的戰鬥,向來是長久的,是以龍行亂和王天的戰鬥,這只是一個序幕罷了,以後他們會見到更多的。

「我們也走吧。」

就在這時,看到了四周的人都開始走掉,這時候的聖心也是對著方恆說道,方恆直接一點頭,「嗯,我們也走。」

見到方恆同意,這時候的聖心也很乾脆的一轉身,開始帶起路來,很快,就再次帶著方恆等人會到了之前的豪華客棧房間。

一進入房間之中,方恆幾人也都是呼出了一口氣,下一刻方恆就笑著對聖心道,「對了,絕和絕之間的戰鬥,勝負一分,那這個名號會怎麼辦?」

「呵呵,絕和絕之間的戰鬥,只要不是分出生死,那名號都會彼此保留的,除非是一方死亡,那這個名號,就會消失了,直到新的繼承者出現。」

聖心點頭道。

「原來如此,不過這所謂的繼承者,是什麼意思?」方恆道。

「就是自封。」

聖心笑了笑,「打個比方,如果剛才的刀絕王天死了,那麼有擅長使刀的武者,而且對自己很有信心,那他就可以自封為刀絕,只要他敢自封,那無數的高手都會上門挑戰的。」

「這個挑戰,有什麼有什麼類別限制?比如自封刀絕,那別的挑戰者也都必須使用刀。」 初夏的微傷 方恆問道。

「呵呵,這個沒有,總體來說,不管你自封什麼絕,都會有人挑戰你的,而且挑戰的人各式各樣,他們的目的只有一個,那就是把你打死。」

聖心笑道。

「這麼直接。」

方恆也是一愣,下一刻就笑著點點頭,「不過這也好,倒是沒什麼暗箱操作的空間,一切都是看真本事。」

重生之財氣沖天 「那當然,敢自稱絕的,沒真本事的都是找死,沒人喜歡找死。」聖心也是道,「不過,話說回來,方兄,你實力這麼強,你什麼時候也自稱一絕?」

這話一出,周元和荒虎也都是眼神一亮,荒虎更是點頭道,「不錯,方兄實力,驚天動地,神武之中都屬頂尖,方兄要是自稱一絕,那絕對是沒問題的。」

lixiangguo

話音落地,林穎群立馬哆哆嗦嗦了起來。

Previous article

「美麗的安娜貝爾小姐,我是斯巴達克斯的城主李爾,傑瑞米帶我來向你致以誠摯的問候,並且我也希望能和你建立良好的友誼。」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