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這句話聲音不大不小,所有人都聽得清楚。

它猶如***一般,徹底惹怒了雲海聯盟的衆人。

“林洛,你有本事就把人叫來,別在這裏噁心人。”

“對啊,你要是真能叫來外資聯盟的高層,解決這件事情,我跪地上給你磕三個響頭。”

“不要以爲你是神農蔬菜的研製人就可以爲所欲爲,胡言亂語。”

……

衆人越說越激烈,林洛已經變成了批鬥對象。

“好了,大家別說了。林洛也是爲了聯盟在考慮,你們不要惡語相向。”

顧詩詩站了出來,護在林洛身前,好言勸道。

見顧詩詩都這樣了還護着林洛,龍飛亞心中就更不是滋味了。


這小子何德何能,能讓詩詩青睞有加?

“詩詩,不是我們說他。年輕人心氣高能夠理解,但站在這裏的,都是行業內的前輩。林洛說這樣的大話,難道不是侮辱衆人嗎?”

龍飛亞三言兩語就將林洛拉到了衆人的對立面。

他又補充道:“只要林洛能夠誠心道歉,大家也都能原諒他。我們作爲前輩,這點胸襟自然有。”

龍飛亞見林洛一副驕傲自滿的樣子,心中斷定林洛不會道歉。

這樣的話,他無疑要承受所有人的怒火與鄙夷,到時候顧詩詩也護不住他。

林洛不知道這龍飛亞一直在那裏自導自演個什麼玩意。

還有這羣堪比吃瓜羣衆的大佬,一個個慷慨激昂,開批鬥會一樣。

怎麼就那麼多內心戲。

自己都說了寧安集團的人會登門拜訪,他們靜靜等着看結果不就好了?

爲啥和自己過不去?

“我都說了,對方會來的。”林洛無奈的又重申了一遍。

衆大佬一時間怒火中燒,再也無法控制,就要化身噴子開始制裁林洛。

就在他們準備羣起而攻之,用唾沫星子淹死林洛的時候。

門外,一個服務小生火急火燎的跑了進來。

他看了看衆多大佬似乎都面色不善,有些心慌。

剛剛林洛特別招呼了他,要是有一位女士求見,直接放進來就好。

不過大佬們開會,張董和顧總都在,他也不敢單獨聽林洛的,便過來特意報備一聲。

他小跑到林洛跟前,恭敬道:“林總,您說的那位來了。”

服務小生特意說的大聲些,衆人聽得清清楚楚。

他們心中同時冒起一個念頭,難道林洛說的是真的? 七樓迴廊,依舊穿着一身襯身紅旗袍的何語曼款步姍姍,搖曳生姿。

曼妙的背影瞬間吸引了衆多服務小生的注意力,讓他們移不開目光。

林洛先行一步走出休息室,他一眼就看到了迴廊那頭儀態萬千的何語曼。

後者也同樣看見了他,伴隨着落落大方的笑容優雅的打了個招呼。

隨後,張毅等人也探出頭來。

“何語曼!”

他們只在瞬間就認出了來人,不禁有人低呼出聲。


其實來這裏之前,何語曼大致就猜到了林洛的用意。

最近雲海市兩大聯盟商業對決的事情鬧得如此火熱,而外資聯盟的事他的丈夫杜聰更是主導者。

林洛此時約她在雲海集團見面,肯定和此事有關。

在看到張毅等人後,她更是斷定了心中的猜想。

她有些疑惑林洛一個大夫爲何會攪合到雲海市的商業聯盟對決之中。

“林神醫,沒想到這麼快又見到您了。”


何語曼走至衆人跟前,並未理會雲海聯盟的領頭羊張毅,而是非常禮貌的和林洛先打招呼。

並且她言行舉止之中,無不表露她對林洛的尊敬,連稱呼都是使用‘您’。

還有剛纔何語曼喊林洛叫林神醫,難道林洛還是個醫生?

他們這羣人包括顧詩詩都不知道林洛除了擅長研製農產品,還懷有一身神奇的醫術。

林洛的身影在他們眼中一下子變得神祕起來。

寧安集團如日中天,何語曼雖然沒有在集團任職,但她在行業的地位比起張毅這些人只高不低。

連何語曼都對林洛如此尊敬,而他們剛纔卻還在質疑林洛。

尤其是龍飛亞,只感受到臉上一陣火辣辣的疼痛,恨不得找個地洞鑽進去。

“何小姐,我也沒想到這麼快就要麻煩到您。”

林洛客氣的回以微笑,這一次何語曼算是給足他面子了。

三言兩語之間就給他充了一波臉面。

兩人說完話,張毅才厚着老臉走上來,跟何語曼打了個招呼。

何語曼也不是傲慢之人,這裏畢竟還是雲海的地盤,她還是要給幾分薄面的。


不過,何語曼對他的態度也僅限於此了。


她再度看向林洛,後者也會意。

“何小姐,事情進屋我再和你詳談吧。”

林洛做了一個請的姿勢,將何語曼迎進屋中。

其他人有些尷尬,不知進還是不進,畢竟何語曼是林洛邀請來的。

他們剛剛還質疑林洛呢,現在也不好意思舔着臉進去。

最後,張毅還是遣開了衆人,讓顧詩詩先招待他們,自己厚着臉皮跟着進了屋中。

何語曼只是瞥了他一眼,並未說話。

反倒是林洛迎了上去,請張毅入座,給了他一個臺階下。

畢竟雙方還是合作者,自己客氣一點好。

張毅感激看了林洛一眼,示意林洛繼續,自己聽着就好。

他也很有自知之明,何語曼是林洛請來的,能談成什麼樣子也全看林洛。

“林神醫,有什麼事情您就直說吧。但凡我能夠辦到的,都會不遺餘力的幫你。”

何語曼的目光放的很長遠。

在她的眼中,林洛的價值比之一個小小的雲海市市場要珍貴的多。

只要林洛一句話,她可以毫不猶豫的放棄外資聯盟的這次機會。

“何小姐,你應該也猜到我請你來的用意了。那我也直話直說了,我不敢要求你撤去外資聯盟,只要你們保持完全中立就行。”

林洛的要求很簡單,他不奢望寧安集團能夠撤去外資聯盟。

只要他們能保持絕對中立,不做趁火打劫之事。憑藉着絕對的產品市場優勢,林洛相信雲海聯盟可以輕鬆幹掉水天一色和聽雨樓。

聽了林洛的請求,何語曼捂嘴輕笑。

張毅在一旁聽得比誰都緊張。

“林神醫,我有個問題想冒昧請教一下您。”

何語曼沒有直接回答林洛,而是反問一句。

“請說!”林洛頷首。

“不知林神醫與雲海集團是何種關係,竟然願意親自下場幫助雲海集團?”何語曼提出心中的疑惑。

林洛輕笑一聲,也沒打算隱瞞。既然都請人家幫忙了,自然要做到誠心而至。

他迎上何語曼的目光,眼中有一股驕傲之意涌現,挺胸說道:“不瞞何小姐,其實我就是神農蔬菜的研製者,而云海集團是我的合作商。”

簡單的一句話,在何語曼的心中卻掀起了驚濤駭浪。

林神醫竟然是神農蔬菜的研製者?

何語曼先是震驚,轉而心情變得狂喜。

他和丈夫杜聰來雲海市有兩件事。

這第一件事是她聽孃家說,附近出了一位神醫,專治疑難雜症。

爲了生育的希望,她肯定要試上一試。這也是對她來說是最重要的事情。

結果就是碰到了林洛這位年輕的神醫,只用了一次鍼灸便幫她解決了困擾多年的難題。

第二件事,表面上是成立外資聯盟,趁機壓制雲海餐飲三巨頭。實則是盯上了最近火爆雲海市的神農蔬菜。

總裁女兒愛上我

並且他們可以將價格拉到比傳統中餐更加誇張的地步,只不過前提是需要壟斷神農蔬菜的供應權。

令何語曼沒有想到的是,這兩件大事都和林洛有關。

這一下,林洛在何語曼的心中也變得神祕無比了。

林洛年紀輕輕,就擁有如此高深的醫術,還是影響整個雲海市場的神農蔬菜研究者。

這兩個成就,可能是許多人一輩子都達不到的目標。

在何語曼的心中也不由自主的浮現了一個念頭,林洛背後是不是站着某個隱藏的超級勢力?

都到了這一步,何語曼知道該如何決斷。

就算林洛不說出最後這句話,她還是會選擇幫助林洛的。




lixiangguo

“我真的想不到他居然會用這種偏激的方式來解決問題!真的,真的是太偏激了!”卓不羣哈哈大笑幾聲:“哈哈哈!不過我喜歡,我就喜歡這種性格偏激的人才!”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