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這個時候,龍蛋開始發出咔擦咔擦的聲音,好似要破殼而出。

太上長老滿眼擔憂,連忙開口:「大人,大人,我聽您的,我來帶路,你路上在安心閉關」。

聽完這話,龍蛋開裂的速度這才戛然而止:「如此,還愣著做什麼,出發!要是出了什麼事情,到時候你可擔待不起」。

「沒有這麼嚴重吧,他們又不弱」,有龍族和那些人幫忙,天道和神女不至於那麼弱吧。

龍蛋飄起來,居高臨下的看著太上長老:「我沒有跟你開玩笑,除了天道,還有一人,但若是混沌之神傷害了他,等著這個世界毀滅吧」。

「毀滅?大人,為何這麼說?」,太上長老心中一咯噔,不是吧,太誇張了好么,但是轉念一想,自家大人的身份,肯定不會開玩笑,咽了咽口水,沒有繼續往下問。

龍蛋顯然不想繼續說下去,轉了一圈:「磨嘰什麼,還不走?」。

「哦哦,大人稍等」,太上長老戒指一閃,拿出一個柔軟的墊子,還有一塊上好的布,撐開,鋪好,然後龍蛋就這麼落在了軟墊上。

隨後,太上長老小心翼翼的將龍蛋包裹起來,抱在懷中:「大人,就先委屈你一下了」,說完,收進戒指中。

「儘管趕路,務必在三天內到達戰場上」,只有解決完這次的事情之後,他才能去做另外的事情,還有一點,在解決混沌之神之前,這個秘密堅決不能暴露。

這一次,太上長老也不再倔強,從剛才凝重的話他不難聽出,那邊的戰鬥肯定已經開始了,而且還很激烈。

「放心吧大人,屬下知道怎麼做,你放心,三天內,一定能到那邊」,看樣子撕裂空間不說,還要不眠不休的飛行才可以啊。

「別偷懶,我即使煉化這蛋殼的力量,也知道你在做什麼」,似乎是擔心太上長老會因為怕打擾他修鍊而放慢速度,龍蛋繼續吩咐道。

太上長老哭笑不得:「是大人,屬下遵命」,無奈之下,他也只能答應,讓他放心。 就這樣,太上長老安置好了龍蛋,化作一條龍,跳進那個水潭,穿過湖底,朝著深淵上方的光點而來,金色的龍身在陽光之下有些謠言。

「咦?爺爺,那個是什麼,龍么,金色的龍」,一個年級大概在十歲左右的小丫頭伸出手小手,指著太上長老的方向,激動的扯著身旁一位老者的袖子。

老者抬頭一眼,天空空空如也,不由得輕笑一聲:「什麼都沒有啊,你看錯了吧,這龍在龍之界,才不會出現在這裡,好了,不說了,你眼神好,快給爺爺看看,哪裡有靈草,我們去采」。

身上背著背簍,上面還掛著繩子,看樣子是專門尋找靈草作為生計的人。

雲層之上,太上長老有些噓噓,怪他太得意忘形了,被人發現,換做是在平時,消息傳出去,恐怕會打擾到大人的修鍊,他可就是死也難逃其咎,好在今天離開,被發現而已無所謂了。

想到什麼,他拿起一個海螺,頓了頓,對著裡面開口,大概的說了自己的計劃,以及高速龍陌風他們,他現在準備前往瞭望平原。

別問太上長老怎麼發現的,出來覓食的時候,這些魔獸,還有到處走動的人都知道,瞭望平原,兩宮兩宗的人在開戰。

雖然沒有提到神女和混沌之神具體的消息,但是他也從隻言片語中嗅出味道。

「希望才開始,能夠來得及,也不知道龍族的其他人來了沒有,是否已經接應到了」,喃喃的開口,太上長老一個擺尾,遠遠地飛出去,攪動了漫天的雲層。

而另一處,在太上長老的消息發出去后不久,也就是距離玉絕塵和雲絕殤開戰過去一個晚上和白天的時間,龍陌風聽到海螺在震動。

「嗯?難道是太上長老來信了?」,龍陌染指著龍陌風手中的海螺,兩人對視一眼,想到什麼,連忙拿著海螺去找雪蘿玥和雲絕殤。

正巧這一家人正在用晚飯,而且正進行到一半,他就急匆匆的撩起真帳篷的帘子。

雲絕殤頓時投來不滿的眼神,感受到這銳利如實質的攻擊眼神,龍陌風和龍陌染兄弟倆頓時無言,尷尬一笑,往後退:「呃……不好意思,我,我們等下再來」。

雪蘿玥無奈的瞥了一眼雲絕殤,輕輕搖頭,對龍陌風等人開口:「有什麼事兒,進來說吧,邊吃邊談也是可以的,對了,你們吃過飯沒有,要是沒有一起坐下來吃」。

小雪和小雲兩人停下筷子,就這麼盯著龍陌風兩人,不用明說,他們的眼神也是拒絕的,好好的一家人難得在一起吃飯還要被打擾,他們能高興得起來。

龍陌風兩人不傻,連忙搖頭:「不了不了,也不是什麼大事,我們等下再來」,說完放下帘子,噠噠幾下,便跑走。

「爹爹,你真棒」,小雪嘟嘴,這才是好爹爹,再重要的事情,都沒有一家人開心在一起的時間來得重要。

雪蘿玥一陣無奈:「好了,少說話,吃飯,你龍叔叔過來,肯定是有事」。

小雪小雲兩人對視一眼,乖巧的點頭吃飯,在龍陌風兩人離開不到半柱香的時間,一個手下被喚過來,隨後去通知剛才的兩人。 進入帳篷內的龍陌風和龍陌染兩人不敢去看雲絕殤的眼神,他們能夠感受到從他身上散發出來的冷氣,剛才,剛才的怒氣還沒有消散,他知道的。

雪蘿玥當然知道玉絕塵不高興的原因,這也不是什麼大事,只不過今天的晚飯的確是他們一行人來到這裡正常時間,唯一一次單獨用餐。

其實的時間,大家都是一起用餐,商量事情來著,用餐完畢又去做事去了,鞏固修為或者修鍊。

雲絕殤他缺失了小雲小雪一年多的童年時間,對他來說,一家人的時光難得可貴,所以才會鬱悶。

「對了,剛才看你們兩個那麼急,是不是有什麼事情?」,問話的同時,她看了一眼臉色還有些冰冷的雲絕殤。

感受到雪蘿玥的眼神,雲絕殤的臉色這才好了一些,不再陰冷,但他還是不語,抬眸看著對面站著的兩人:「坐」。

「哦哦」,兩人有些受寵若驚的走過來,坐著。

以前還不知道雲絕殤天道的身份,他們或許沒有這麼拘束,但知道以後,知曉了龍族同天道他們的淵源,便沒有那麼放得開,骨子裡對雲絕殤,情不自禁的帶著尊敬。

「何事?」,雲絕殤又回到了以前惜字如金的時候,好在他們似乎已經習慣他這種捉摸不透的性子,也沒有在意。

龍陌風拿著海螺,雙手舉著,遞給雲絕殤:「這應該是太上長老傳來的消息,我覺得可能跟公子你有關,所以先給你」。

而且,這海螺裡面的聲音只能聽一次,第二次就會模糊,第三次直接聽不清楚,為避免他們漏掉什麼線索,保險的情況還是給雲絕殤。

接過海螺,雲絕殤將靈力注入到海螺之中,便看到一圈圈的淡藍色如同海洋顏色的波浪,一圈圈的從海螺的口那裡向四周擴散。

與此同時,他們似乎聽到了一絲絲海浪的聲音,緊跟著,太上長老的聲音響起。

聽完所有的話,海螺恢復了平靜。

將海螺還給龍陌風,雲絕殤的眉頭皺了皺:「這個傢伙,我怎麼感覺不靠譜?」,這都過去了多長的時間,一點緊迫感都沒有。

其實,這也不能怪太上長老,龍族的生命太漫長,加上他已經很久沒有指揮或者思考部署戰鬥的原因,對時間的概念沒有那麼強。

龍陌風兩人嘴角抽搐,兄弟倆心照不宣的對視一眼,其實,他們也是這麼想的,只不過沒有說出來罷了。

「既然太上長老往這邊來,同時也通知了其他的夥伴,我們的勢力又多了一些」,雪蘿玥的臉倒是笑著,有人幫忙,自然是好的。

這一場戰鬥,他們帶來一百多萬人,兩場戰鬥死掉的人已經有接近三分之一,別看最後的勝利光榮,這都是用了不知道多少人的血成就的。

「是啊,只要三天後,他們就會到,我們龍族支援的那些人恐怕也快了,到時候,一定打得他們落花流水!」,握著拳頭,龍陌染有些信誓旦旦的開口。

雪蘿玥微愣:「他們,也來了么,大概多久能到?」,集結隊伍,外加簡單的訓練和準備,對於玄靈大陸那邊的援兵遲遲不到,她是理解的。 更不要說他們跨越的是兩塊大陸,雖然當時他們從火神宗,用傳送陣過來,時間快速,但是援兵那可不是幾百上千人的問題。

這麼大規模的走動,走傳送陣是想都不用想的問題,唯有可能的便是從秘境的那片海域過來,從那兒到這兒,也是有些距離的。

龍陌風沉思了一下開口:「我想,大概明日傍晚之前,我能感受到大家的氣息」。

「哇……那大姐是不是也要到了,我好想她啊」,小雪睜著亮晶晶的小眼神,一瞬不瞬的盯著龍陌風。

眼神純凈而透亮,龍陌風的緊張感頓時消失,只有點頭:「應該也快了吧」。

「不過此次開戰,龍族出現,玉絕塵恐怕也會有相應的對策」,想到什麼,雪蘿玥皺了下眉頭,為了減少人員傷亡,她和雲絕殤不得不讓龍族出手。

包括那些跟隨前來,與鳳凰一族契約跟隨來的鳳凰們,讓他們出戰,而這也代表著,他們的底牌又打出去兩張。

剩下的第三場戰鬥,就只有她了,現在玉絕塵身受重傷,只希望他晚一點開戰,給彼此喘息的機會。

是的,雪蘿玥想要趁熱打鐵,但是她知道,自己參戰的話,雲絕殤不放心,在緊要關頭,說不定又會來給自己擋劍,便作罷。

雲絕殤抿了抿唇:「放心,他的傷沒有那麼快好,就算能好,最快也需要三天時間,如今才過去一天半」。

「殤兒」,雲絕殤的話音落下,虛渺宗宗主的聲音便在門外響起,緊跟著他走進來,手中捏著一封信。

他的身後還跟著楚墨等人,包括臨淵宗宗主和神女後裔族長,他們臉色似乎都不大好。

「怎麼了,怎麼這幅表情?」,莫名的龍陌風兩人有不好的預感,下意識開口。

虛渺宗宗主也不說話,將信封遞給雲絕殤。

他直接打開拿出來的紙,掃了一眼上面的字,眼中閃過一道暗芒。

「婉琳死了,還是我殺的,開什麼玩笑?」,雪蘿玥嘴角抽了抽,一頭霧水,她什麼時候殺了那個女人她怎麼不知道。

疑問剛過,她頓時明白了什麼:「呵呵……拿這個當成開戰的借口,畫風還真是無比清奇,呵」。

「是天星宮宮主來約戰的,也代表玉絕塵的意思,看樣子,婉琳真的死了」。

雪蘿玥挑眉:「不是吧,從昨天到現在,我可都沒有出去,不可能殺人」,雖然她是現代來的殺手女王,也是暗月這個殺手組織的老大,但是她已經不做殺手好多年了好么。

從良了,啊不對,是不再搞暗殺,而是光明正大的殺敵人好么。

虛渺宗宗主嘆了口氣:「我的意思不是丫頭你做的,但是那婉琳死是事實,你被背黑鍋了」。

雪蘿玥冷笑:「我知道是誰設套了,呵呵,為了陷害我,居然連自己人都坑,玉絕塵啊玉絕塵,還真是小看了你的狠毒」。

「所以師兄,師嫂,我們怎麼說,這擺明了陷害我們不說,壓根不給我們喘息的機會」,現在他們這裡的主心骨之一的雲絕殤傷勢還在養的過程中,這麼做,太陰狠了。 雲絕殤淡定的給葡萄剝皮,喂到懷中小雪的嘴裡,眼眸微閃:「你急什麼,你師兄我又不是殘廢了」,這傷在自家可愛的女人之下,也給治療得七七八八了。

今晚再接再厲的恢復一下,明日一起戰鬥沒有問題,別忘了,空間里的聖靈水裡的力量可是要被他個榨乾了。

好在大戰之前,雪蘿玥儲藏起來不少,供給完全沒有問題。

「呃」,楚墨無言,沒有繼續說話,好吧,這麼有信心,他也不說了。

「反正明日開戰,要算我一個!」。

「對,我們也要去」,子墨和陌塵竹他們紛紛開口,這第三場戰鬥,說不定就是決勝的最後一戰,他們要盡自己的一份力量。

雪蘿玥和雲絕殤對視一眼,抿了抿唇,點頭:「好」。

楚墨得意,一拍手:「哈,當然得同意,因為你們拒絕不了,腿長在我們身上」。

「欠揍?」,雲絕殤停下手中的動作,挑眉,掃了一眼得意忘形的楚墨,雖然這是明擺的事實,非要說出來?這個白痴。

紫嫣一看楚墨在雲絕殤面前像個小孩子,也無奈的笑了。

「好了,這個話題止住,我們商討一下明天一早的戰略部署………」,虛渺宗宗主嫌棄的掃了一眼楚墨,正襟危坐。

他無比鬱悶,收了三個,阿不,四個弟子,連紫嫣都那麼沉穩,為何會有這麼一個逗比,一點都不嚴肅,真是不懂。

其實啊,楚墨部署不聰明,而是在大家面前,他喜歡用自己的方式讓大家開心,特備是大戰臨近,每個人的臉上有笑容,但那笑容卻是裝的,並非發自內心。

「明天,我們按照這樣………」,拿出草原的地圖,看著一片的地形開始安排,雖然說草原一望無際,但是有的地方也有丘陵和稀疏的灌木,並非都是草坪。

這一場戰鬥,人數肯定不是之前四五十萬人,加起來百萬人的戰鬥,肯定只會很多,傾巢而出的那種戰鬥,那麼,戰鬥的戰圈就會向四周移動。

到時候,誰佔據好的地形,打起來勝算就會有利,所以,他們要結合自己的情況,佔領地盤,在不影響他們自己人支援幫助的情況下,分組作戰。

這就是謀略,雖然他們戰鬥是靠實力,但是計謀不能少。

太陽已經沉沒,月光皎潔的照著這片草原,雪蘿玥他們商討明日開戰相關事宜,一晃眼已經快要到深夜。

不過好在事情商討完畢,大家紛紛離開,安心的去休息,這一晚,守夜的人腳步放得更輕,連呼吸都不想打擾到他們。

晨曦微露,橘黃色的陽光從地平線升起來,雪蘿玥他們的軍營之里,大家心照不宣的起身,穿上統一的衣裳,有鎧甲的更是不吝嗇,套在了身上,迅速的來到場地集合。

等雪蘿玥和雲絕殤他們來到場地的時候,這些士兵已經集合在一起,看到他們的時候,迅速的站成一排排,無比整齊。

沒有訓練過的他們,本著本能的軍人意識,像一個個將軍,昂首挺胸。

雲絕殤和雪蘿玥稍微站得高一點,在半空,銳利的眼神掃了一圈眾人,往前一揮手:「出發!」。 聽著雪蘿玥的指令,這一幫人齊刷刷的轉身,騎馬的掉轉馬頭,步行的步行,一個個,迅速且整潔的轉身,朝著戰場而去。

隨後,雪蘿玥和雲絕殤溫柔的看著站在原地等候的小雪小雲,寵溺一笑:「乖乖的,在這裡,等娘親回來,要是有什麼事情,第一時間保護好自己,知道么」。

平時嬉笑的小雪在這個時候無比乖巧,臉上散發著成熟的氣息,她點點頭,拍拍自己的胸脯:「放心吧娘親,我和哥哥會在這裡乖乖等你們回來的」。

雲絕殤寵溺一笑,抬眸看著小雲,雖然什麼話都沒有說,但是,一切盡在不言中,男人之間,有些話不需要說,一個眼神足夠。

小雲知道自家爹爹的意思,保護好妹妹,照顧好自己。

隨後,雪蘿玥抿了抿唇,視線落在一旁的玲瓏身上:「有什麼問題,第一時間帶著他們藏起來,明白么?」。

她倒是可以帶著玲瓏一起上戰場,但是,她怕遇到事情的時候,玲瓏忍不住出手幫她,到時候在空間里的兩個小傢伙會忍不住要看外面的情況。

還有一點便是,戰場上廝殺起來是沒有人性的,紛紛中就有數百人死去,到處是血腥味,那戰場的血腥,她不想讓兩個孩子看到。

這個世界險惡沒錯,但是,她會盡她所能,給孩子一個美好的童年,她無法忘記,小時候自己從孤兒院被帶到殺手組織訓練時候的辛苦。

更不會忘記在那個世界也有戰爭,經歷殘酷戰爭的小孩子,他們眼中失去的童光,不想自己的孩子有那樣的經歷。

「姐姐放心吧,玲瓏在,一定不會讓其他人傷害他們一分一毫」,玲瓏認真的看著雪蘿玥,鄭重的說道。

本身,她作為玲瓏乾坤塔,具有強大的防禦力,但是戰鬥經驗卻很少,身為超級神器,卻不過因為這得天獨厚的空間以及裡面的資源,並非對外戰鬥如鳳梧劍那種。

雪蘿玥笑了笑,看了一眼小雪手腕上小小的鐲子,同雲絕殤頭也不回的離開。

這一天,不知道是不是連老天也知道是一場無比激烈的戰鬥,才出來沒多久的陽光便潛入了雲層,不似平時那麼明媚。

雲絕殤和雪蘿玥兩人站在龍傲的身上,紫金色的龍飛舞著,越過下方的軍隊,宛若閃電一樣朝前而去。

下方的中人們見狀,紛紛加快了速度,很快的,雙方人馬如同隔天前一樣,站在那條小河的兩邊。

經歷過兩場戰鬥,這條小河依舊存在,只不過,河水的流向已經被改變不說,河面也拓寬了不少,而這一次,即使是經過大雨的洗涮,但是,那浸入泥土的血還是有少部分流入了喝水中。

散發著淡淡血腥味和泥土味的土黃色河水顯得無比渾濁,之前能夠照出人影的河水,在這一刻,因為戰火的肆虐,變得像殘喘的某種生物一樣。

「奇怪,怎麼回事,敵人今天居然沒有到位?」,楚墨站在一隻鳳凰的身上,一隻手遮著額頭,很是疑惑的開口,難道是對方怕了么,速度這麼慢。 遠遠地,雪蘿玥一行人便看到了對面煙塵滾滾,他們上空的光線在這一瞬間,似乎都暗淡下來。

「絕,有點不對勁!」,雪蘿玥皺了皺眉,心中有種不妙的感覺,而且發自內心的,她感覺到氣息有種似曾相識。

玉絕塵點點頭:「看看再說」,這氣息,有古怪,特別的古怪。

子墨同虛渺宗宗主一行人也是各自站在自家的飛行魔獸身上,就這樣,形成了兩撥人,有飛行魔獸的站在半空,高低各不同,靜靜地站著。

下方,那些契約獸不能飛行的,則是站在自家魔獸的身上,拿著武器,這一次,他們要完美配合自家的契約魔獸,好好的大戰一場。

很快的,雪蘿玥等人的視線中出現了玉絕塵和冷柔芳兩人,今天,兩人依舊是一襲白衣,遠遠看起,倒是像一對仙人。

可惜了,只要仔細觀察,他們周身縈繞的戾氣,生生的破壞了這仙氣。

lixiangguo

辰落利用前世的記憶在體質上靈根上動了手腳,除了像林歌這樣修鍊宇宙法則之人能一眼看清虛實,他人自然無法看出其中玄妙。

Previous article

這時,趕來的阿修羅見到自己的住處被毀於一旦之後,心中的怒火頓時暴涌而出,尤其是見到熾天使竟然朝著冰棺出手,就更加的抑制不住心中的憤怒了,以最快的速度衝到了冰棺的面前,毫不猶豫,迎著熾天使,阿修羅一記重拳就轟擊了出去。 ?也許是因為熾天使也是有所忌憚的,所以在對冰棺出手的時候,並沒有動用多少力量,而正因為如此,阿修羅那飽含憤怒的一拳,卻是剛勁無匹的很,猶如狂風吹熄了一片火焰一樣,轟然一聲,便是將熾天使的掌勁擊潰,緊跟著拳勁趨勢不減繼續朝著熾天使奔襲而去。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