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這個問題……”紳士搖了搖頭沒再說下去。

事情的進展比預想的更加不順利,別墅裏的情況有多複雜他們不知道,只是他們根本就沒機會查到更多的東西,紳士每天盯在別墅的外面,幽靈一直想進去看看都沒有得到允許,這件事太重要了,不能太草率,就連CIA那邊也沒有什麼進展,也只是在外面盯着,兩方面的進展彷彿同時陷入了瓶頸。

前往世界各地的追查電話來源的小組陸續傳回了消息,很大一部分都是中轉站,只有布魯斯的一組人查到了信號的來源,就是這裏,那棟高級別墅區。

“至少目前爲止我們的方向還算正確,現在我們是找到了整個鏈條不相連的兩個環節,只差中間的連接,順着連接我們就能查到買的那個在什麼地方。”紳士說,“至少能查到非常有價值的線索。”

“可是現在我們卻卡死在這,不知道該如何前進。”幽靈無聊地用軍刀戳着左面,上面密密麻麻的全是刻痕。

“現在的問題是我們不能鬧出太大的動靜,如果這裏是馬丁的據點那我們已經離目標很近了,只是如果這裏只是他偶爾來或者手下的一個據點我們折騰太大的結果就有可能驚擾到馬丁,他會藏匿起來,我們就更難找到他了。”紳士嘆了口氣,頗爲無奈地說。

“瞻前顧後可不解決問題,在這耗下去也不是辦法。”幽靈將軍刀戳在桌上,“要我看就試試進去查個究竟。”

逍遙凰妃 “如果實在不行就直接將這個別墅毀了,殺光所有人。”重拳兇狠的說,“至少給馬丁添點堵。”

“你覺得CIA能讓我們這面幹嗎?” 蜀山魔門正宗 紳士點上煙,“現在可不是我們自己就能說了算的。”

“操,得到的比市區的還多。”重拳罵道,這話說的有點言過其實了,他們從CIA那得到的實惠可是多於失去的權利。

“麻煩。”軍醫也是一臉的愁苦。

就在他們一籌莫展的實惠赫斯那邊反饋了大量的信息回來,但全都是一些邊緣性的信息,不過卻從側面證明了這個地方和馬丁有着很直接的聯繫,兩個月之前他的確在這裏出沒過。

“這些有什麼鳥用?他曾經來過也不能說明他就在這裏,他來過也不能說他是常住在這裏。”重拳覺得這些都是馬後炮,沒有什麼實質性的幫助。

軍醫擺了擺手:“我們可不可以這麼去考慮問題?這些信息中有一部分和拉莫斯招認的信息在時間的上是重合的,也就是他最後一次見‘老闆’的時候馬丁也在這裏,這是否能說明馬丁和‘老闆’就是一個人呢?”

“這還是沒有解決問題現有的問題,‘老闆’是不是馬丁是目前我們關心的次要問題,我們現在關心的是他在不在這裏,我們該採取什麼樣的行動。”幽靈說,“首先我們不能放棄這裏,其次我們不能隨便採取行動,這纔是重點。”

“可現在最大的問題是我們沒辦法確認。”軍醫說,“這纔是最大的問題。”

就這樣幾個人各持己見爭論不休,獅鷲始終一言不發,只是默默的盯着別墅,這個時候如果沒有好的辦法解決問題還是不要添亂的好。

“現在我們只有兩個選擇,幹,還是不幹,幹風險性大一些,不幹只是消耗更多的時間,要我說就幹,還是那句話就算鳥毛都查不到一根也能給馬丁添點噁心,反正已經確定他和這裏的關係,這至少是一個他手下重要的據點,是一個控制中心,一個爲他賺錢的機構,我就不信這裏毀了他不惱火,不跳腳,不發狂。”

“這只是下策。”紳士煩惱地說,“不過也可能是唯一的選擇,再等一天,如果不行就幹,這也算是給CIA一個交代。”

一天不長,但對他們來說就是煎熬,等待永遠是最不划算的,但事情永遠不可能總是向着期待的方向發展,事情就是事情,一切都是機緣巧合,改變只是掙扎的方式,成功與否只能聽天由命,人總要不停的給自己找活下去的理由,不停地找事情做,活着的本質是生存,貢獻只是副產品,紳士他們的目的是復仇,復仇的目的是改變現狀讓給自己爭取更好的生存空間,然而一切都已經變得越來越糟,他們也只是在不停的掙扎罷了。

一天以後一切都沒有改變,不管是紳士他們還是CIA都沒有獲得更多實質性的進展,看來只能採取非常手段了,原本紳士考慮的是通過這條線找到馬丁,但現在看來好像只能用最笨的辦法,殺進去看看馬丁是否在裏面,如果不在就只能當做是給馬丁添點堵了。

既然走到了這一步那就得繼續走下去,顯然CIA是不打算趟這趟渾水,他們是絕對不會擔這個責任的,但他們又不甘心馬丁被紳士他們找到,所以只是拍了兩個人跟隊,海濱別墅這邊赫斯跟着一起行動,至於別墅區那邊由布魯斯的人負責,另外一名CIA的特工跟着一起行動,其實這就是一種監視。

布魯斯最終還是被紳士拖下水,現在居然走到了要和CIA直接合作的地步,這也是一種無奈的結果,也不是他當初參與此事的初衷,不過他還是採取了一些必要的措施,就是參與的人員是以紳士的僱傭軍身份出現,並非直接由他派遣,這也是一種自我保護,以他的能力給自己的隊伍做一些掩護還是完全沒有問題的。

四個小時,所有準備工作都完成了,鬍子邋遢的紳士丟下菸頭:“幹,他孃的,逼着我們幹粗活,馬丁這個王八蛋。”

“我們就沒幹過多少不是粗活的工作。”重拳拉栓上膛,“幹,祈禱馬丁在裏面,弄死他我們就退休。”

“他要是在我一定打的他媽都不認識他,讓他受刑一年半載的不許死,操。”幽靈也是慷慨激昂。

“期待越多失望越大,放平心態,我們不是來發泄情緒的,各位。”軍醫提醒他們…… 任務是晚上展開的,敵衆我寡不可能正面交鋒,那是不明智的選擇,凌晨三點,敵人在毫無察覺的情況下遭受襲擊,這些敵人不簡單,在電子預警設備遭受攻擊的瞬間敵人就反應了過來,只是爲時已晚,外圍的哨兵已經被幽靈和重拳悄聲無息的情況下幹掉,進入內部必須經過層層電子封鎖和人員守衛所以只能先對各種報警設備下手,這裏的電子預警系統非常先進,三重加密,在無法破解的情況下只能破壞無法滲透進去。

紳士在系統裏植入病毒將核心燒燬,同時也會觸發警報,以目前他們的設備和能力來說是沒辦法避免的,警報響起也是他們正式交鋒的開始,側門的警衛在反應過來的瞬間就被幹掉,幽靈和重拳從車庫進入別墅,和紳士他們裏外夾擊,獅鷲在外圍使用熱成像瞄準鏡開始射殺裏面的敵人,算數三方面同時動手,一時間戰鬥非常激烈,但還是出於消音設備的使用並沒有鬧出太大的動靜,直到幽靈的幾次爆破纔算是鬧出點聲響,定向爆破聲音並不算太大,但別墅西區坍塌的巨響到時傳的更遠。

幽靈在進入外圍之後就在敵人分佈最多的西區外牆安裝了足夠的炸藥,在敵人警覺之後衝出來準備增援的過程中引爆,至少五分之一的敵人被埋在了廢墟里……

“裏面的敵人正在衝出來。”重拳一邊射擊一邊說。

“外圍壓力較大,儘快清理入口。”紳士在耳機裏說,他那邊的聲音非常嘈雜,是敵人主要的進攻方向。

“再來一輪!”幽靈說着再次引爆剛剛佈置完的炸藥,別墅北側一層的樓梯和電梯全都被炸燬,大量的敵人被暫時困在二樓以上,重拳連續發射昏類彈藥,這是一種美軍新研製的麻醉氣體,尚處於試驗階段,是赫斯弄來的一批試用品,這裏算是成爲美軍的一個小規模新式武器試驗場,很快空氣中瀰漫着濃烈的煙霧,但並不刺鼻,甚至聞不到什麼味道,就像是乾冰形成的煙霧,敵人很快就意識到這煙霧有問題,但已經來不及了,抵抗力稍弱一點的人已經開始失去意識,緊跟着更多的人東倒西歪的趴在地上,稍遠一點的跑了幾步也不行了,全都被煙霧放倒。

“這玩意兒還真不錯。”重拳踢了他地上昏迷的敵人,完全一點反應都沒有。

“別玩兒了,還有很多能動的,在北區上層,繼續前進。”幽靈在前面說。

“還有一些,全都給他用上,反正帶回去也沒什麼鳥用。”重拳檢查了一下彈藥,還有幾枚,兩人一前一後的向內部推進,後面的紳士等人在敵人失去抵抗能力之後也迅速跟了上來,現在別墅裏大概還有十幾名敵人在活動,全都在上面的樓層裏。

“速戰速決,我們耗不起。”紳士掃了一眼腕錶,從開始行動到現在剛剛六分鐘不到,這效率也算是足夠高了。

“我這邊已經清空,能看見的敵人全都被清理了,剩下的應該是在防護後面。”獅鷲在耳機裏說。

“收到,繼續監視,剩下的交給我們。”紳士回覆,此事他和軍醫已經從另一側攻上二樓,有重拳和幽靈吸引敵人的火力他們這邊基本上沒有遇到什麼像樣的抵抗,敵人兵力迅速減少之後雖然沒有陷入混亂但也已經捉襟見肘,表現的嚴重人手不足,不過他們還是反應相當迅速的,很多人都找帶上了防毒面具,可見這裏的應急準備有多充分。

這麼一來重拳和幽靈的連續進攻效果並不明顯,雖然只剩下十幾個敵人,但他們只有兩個人,在麻醉氣體失效之後還是以少戰多很難佔到便宜,敵人帶上防毒面具之後催眠氣體也沒了多大的作用,一時間壓力倍增,直到紳士他們殺到敵人背後他們纔算是得到了一些喘息的機會,不過他們的目的總算你是達到了,起碼紳士和軍醫已經上了二樓,這麼大的一棟建築敵人太少到處都是漏洞,兩人立即脫離接觸找機會往上爬,將敵人全都幹掉從是目前他們急需解決的問題。

攀上二樓兩人交替掩護迅速向前推進,敵人已經將兵力集中在三樓的樓梯口固守,師徒擋住他們,這正是之重拳他們期待的,敵人集中在一起雖然火力猛烈,但也有助於集中消滅。

幽靈和重拳同時換上特種榴彈,一種美軍新改良的重型閃光震撼彈,這玩意兒也是赫斯提供的,這次帶了十二枚,原本是打算每人兩枚試用,可是全都被幽靈和重拳拿走了,這種東西他們用這東西永遠不嫌多,於是敵人的噩夢開始了……

榴彈一枚姐一枚的砸過去,在二樓和三樓的樓梯上連續爆炸,巨大的聲響把在另一側進攻的紳士和軍醫震翻在地,雙耳轟鳴頭痛欲裂,隨着後續的爆炸他們兩個一次的被震得從地板上拋起來,爲了減小對內臟的傷害他們用手肘和膝蓋撐起身體,讓軀幹離開地面迅速往更遠的地方爬去,知道甘泉的地方從鬆了口氣。

“你大爺的,我們在這邊。”紳士根本連自己的聲音都聽不到,儘管他是在大聲吼叫,可是除了嗡嗡的轟鳴聲,軍醫受損更嚴重,已經蜷縮在地上嘔吐了起來。

震撼彈用於製造強烈閃光和巨大噪聲音的非殺傷性手榴彈,常用於封閉空間內的反恐行動。普通閃光震撼彈裏面的化學裝藥有兩種:一種是銨,是由氨分子衍生出的正離子,因據金屬性而寫作銨,能爆炸產生巨大聲響。另一種是鎂粉。聽說過鎂光燈的人都知道只要一點這玩意就能製造出強烈的閃光。普通震撼彈能產生相當於約800萬支燭火的強烈閃光和170分貝左右的巨大噪聲。由於人眼的視覺細胞有畫面停留效應(電影就是依靠原理,使多個畫面在人腦中連接成一段動態視頻),至少需要5到10秒時間才能恢復視力。而如果不帶耳罩的話,這麼大的噪聲足以把人震暈過去。

以上是普通軍警使用的手投式震撼彈所產生的威力,而這次他們使用的是改裝成四十毫米榴彈,使用新研製的裝填藥物,威力翻倍,用來對付戰壕或者地下掩體裏的集羣敵人,二這次卻被他們用在了這種地方,這簡直不是非致命武器,完全是用來虐殺封閉空間裏的敵人的。

“哈哈,你們應該在安全距離之外。”幽靈瘋狂的大笑,其實他和幽靈也被這玩意兒搞得非常狼狽,第一枚爆炸的時候他們兩個同事一陣踉蹌,差點趴在地上,他們在大罵赫斯提供東西不靠譜的同時迅速退後將剩下的榴彈全都打了上去,這下可熱鬧了,因爲榴彈的威力太大導致三層的樓板都被震塌了,很多被震暈的敵人被埋進了破碎的樓板廢墟中,更有甚者七竅流血被直接震死。

發射完所有榴彈之後一分鐘樓裏沒有任何的動靜,紳士和軍醫坐在另一側的一個房間裏半天緩不過神來,這玩意兒太刺激了,他們幾乎被震得思維停滯,靠在牆上幾乎不能思考,只能傻愣愣地看着前方,像是得了老年癡呆的阿甘。

“草他大爺的……”重拳抹掉鼻子裏流出來的鮮血破口大罵,這東西的威力實在是太大了,簡直要了他的小名。

幽靈在不遠處不停地拍着耳朵,他根本就聽不清重拳在說什麼,雖然他們之間不足五米,但就像隔着好幾堵牆說話一樣,完全聽不清。

等他們完全清醒了才發現三樓一片狼藉,樓板被扎住一個巨大的洞口,敵人橫七豎八的散落在二樓和三樓,很多敵人都是在試圖逃跑的時候中招的,全都趴在樓道里,七竅流血,幽靈檢查了一下,這些人基本沒救了。

“十分鐘,不管找到什麼我們都必須走。”紳士看了一眼手錶,“分頭行動,動作快點。”

別墅佔地面積不小,算上地下室有四層,既然迅速行動起來,到處都是昏迷的敵人,他們在搜索的同時將這些敵人逐一射殺,這次他們根本就沒打算留活口,想給馬丁製造麻煩就得讓他感覺肉痛,整個據點被搗毀對他來說無疑是一個不小的打擊。

在對地下室搜索的過程中他們發現了以暗室,裏面是個辦公區,到處都擺滿了電腦,有十幾個人在裏面工作,這些工作人員很幸運的被紳士集中到牆角打成了篩子,這次行動的確夠瘋狂,他們幾乎把這裏的人全都殺了。

“這裏面好像有很多有價值的東西。”軍醫迅速瀏覽着電腦上的內容,“應該用得上。”

紳士取出一個稍打點的U盤插在電腦上,等上面的幾個燈全都變成綠色之後鬆了口氣,“好了,所有電腦裏的全部數據都會在最短時間內傳到布魯斯那邊,這裏沒用了,裝炸彈。”

兩人迅速搜索了辦公區之後在房間的白磷炸彈,顯然他們沒打算給這裏哪怕留下一點東西。

搜索很快借宿,讓他們失望的是沒有找到馬丁,整個別墅被他們翻了個遍基本上沒發現什麼有價值的東西,幽靈捉了個俘虜,這個人在別墅裏有點地位,監視的時候發現他經常只會別墅裏的警衛幹一些工作,另外來訪的客人或者其他不明身份的人對他都是客氣有加,這傢伙也是被震撼彈放倒的,劇烈的震盪搞得他大小便失禁的同事昏迷不醒。

幽靈將他塞進一個裹屍袋扛走,幾個人迅速從後門撤離,警車已經到了別墅的正門,離開時候他們回頭看了一眼從發現別墅損壞的有多嚴重,外圍的牆壁大部分在第一次爆破中被炸塌,別墅中間出現了一天巨大的缺口,和兩邊的殘垣斷壁形成了一個階段的V形結構,很多地方還在不停的冒煙……

“我靠,着玩意兒破到這個地步居然沒塌,我們運氣真好。”重拳低聲罵了一句。

“豬頭,我做的可是定向爆破,如果都塌了多毀我手藝?”幽靈回頭看了一眼,“只是那榴彈的威力的確超過的我的預計。”

“你大爺的,差點被你害死。”紳士心有餘悸的罵了一句。

“我也是受害者。”幽靈一臉無辜的說,表情滑稽。

“操,快走,警察已經到了。”重拳從破損的窗戶看到了對面缺口閃爍的警燈。

“這速度值得嘉獎。”幽靈說。

“都過十五分鐘了,他們纔來,獎個毛,有點什麼事兒指着他們還不如自己家裏多放幾把槍,十幾分鍾足夠一個人被殺掉十幾次了,報警不如反抗,有槍在手天王老子都不怕,警察還是去巡邏站崗比較好。”重拳罵了一句緊跑幾步去發動汽車。

“估計接到報警也就是在第一次爆破之後,從那時候算到現在也就十分鐘多一點,行了,警察叔叔不容易,別要求太高,別忘了你的出身,維持治安的和衝鋒陷陣的軍人根本不在同一個水平線上,沒有可比性。”幽靈將俘虜塞進後備箱上車,他倒是沒有和重拳爭着開車。

“可惜了這些敬業的警察。”紳士看了一眼時間無奈地搖了搖頭,他的話音剛落設置在別墅裏的炸彈就爆炸了,只要數據傳輸完成炸彈就會自動引爆,這種高速讀取數據並且傳送的設備已經被關聯在炸彈的引爆功能之上。

隨着一陣陣隱約的悶響從遠處傳來火勢迅速變大,爆炸的聲音並不算很響,有點像禮炮的聲音,他們設置的是普通炸彈和白磷彈混合使用,建築物完全被毀的同時還會燃起大火,將裏面的一切燒個乾淨。

遠遠的他們就看到白磷彈熊熊燃燒產生的耀眼的光芒幾乎把半個天空都照亮了,不知道有多少警察在毫無察覺的情況下被殃及,這玩意威力巨大估計連骨頭都不太可能剩下…… “白磷彈”誕生於二戰後期。最初美國人用它對付躲藏在太平洋諸島工事裏的日本守軍。隨着美軍在朝鮮戰場和越南戰場上大量使用凝固*,美軍認爲在攻擊堅固堡壘或巷戰時,面對不能充分燃燒的情況,凝固*的效能不夠理想,而使用白磷或黃磷彈則比較適宜。中加入了可以助燃並能夠提高燃燒溫度的鋁粉材料而得名。由於其內含一種叫三乙基鋁熱劑的燃燒材料,因此也被稱爲鋁熱劑燃燒彈。該彈可以用來燃燒通常難以點燃的物質,其特點是能夠在狹小或空氣密度不大的空間中充分燃燒,一般燃燒的溫度可以達到1000攝氏度以上,足以在有效的範圍內將所有生物體消滅。由於其溫度很高、但火焰不大,因此可以造成人員在外表上看基本沒有損傷,但是在高溫下其生物肢體內部的蛋白質變性凝固。

起初白磷彈曾被當作燃燒彈使用,白磷彈的危害性非常大,它碰到物體後不斷地燃燒,直到熄滅,因此,當它接觸到人的身體後,肉皮會被穿透,然後再深入到骨頭。白磷燃燒彈即應用此性質,沾到皮膚上的話很難及時去除,燃燒溫度又高,可以一直燒到骨頭,後來由於其給交戰國士兵造成的巨大身體及心理創傷而逐漸被各國棄用,被1980年通過的《聯合國常規武器公約》列爲違禁武器,不允許對平民或在平民區使用。

殺戮利器,恐怕別墅裏的屍體和傷員都得變成殘缺不全的白骨,這次造成的損失足夠馬丁抓狂了。

“瘋子,你們就是一羣瘋子,知道會有什麼結果嗎?”跟隨他們行動的CIA特工看到這一景象之後不由自主的發抖,他沒有直接參與行動,而是在戰鬥結束之後迅速進入現場,但也只是看到了滿地的屍體,基本上已經沒有喘氣的了,同樣他也拿到了那份資料的備份,但對這裏的慘狀他還心有餘悸,作爲一名經歷過特種作戰的特工也算是見過什麼是無情的殺戮,可這麼殘忍的行徑他還是第一次見到,看着紳士他們如此殘忍的確難以接受。

“你們乾的那些勾當也好不到哪去,我們只是直接殺人,你的一個非洲政策就得讓成千上萬的人成爲內戰的犧牲品,支持一個軍閥屠殺另一支軍閥死的人遠比我們今天殺的要多,二期是長期危害。”重拳冷冷地說,“大家都是靠殺人過日子的,只是方法不同,我們直接乾脆,你們卻只會玩兒陰謀詭計;大家都是雙手沾滿鮮血,誰也別說誰。”

一下子把這個特工頂的不知道該怎麼接話,紳士掃了他一眼說:“爭論這些有什麼價值?我們的目的是是什麼?馬丁給你們帶來的損失由多大你們比誰都清楚。”

另一邊高級別墅區的行動比這邊隱祕的多,布魯斯的人的確牛×,將敵人全殲的同事基本上沒鬧出多大的動靜,乾的比他們乾淨多了。

這次鬧的動靜太大,當局震怒,理解全市大戒嚴,但紳士他們早已經遠離城市在幾十公里之外了,俘虜並沒有招認出什麼和馬丁相關的信息,他是一家該集團下屬金融公司的負責人,這次是來做月報的,老闆沒見着反而自己落得這步田地,他和拉莫斯知道的差不多,基本上只知道‘老闆’和M先生這兩個稱號,對於其他事情的瞭解少得可憐。

這家金融公司是馬丁用來洗錢的幾家公司其中的一家,每個月都會有鉅額黑暗資金流入然後洗白變成合法收入,每年這裏都會有上億的黑錢被洗白,針不知道馬丁弄這麼多錢都幹嘛了。

“這傢伙知道的東西太少了,沒什麼價值。”幽靈揉了揉太陽穴,“這次行動出了給馬丁添堵就沒達到什麼有價值的目的。”

“事情進展不順利。”紳士說,“沒轍,馬丁沒那麼好對付。”

“看看從別墅里弄出來的資料能分析出多少線索再說吧,現在的情況下我們也沒什麼辦法可想。”重拳說。

幾個人只能悶悶地等着,現在除了等他們也沒什麼好做的,線索就這麼多,能追查的都已經追查了,大多都沒法確定,無奈太多。

赫斯的人在離開市區之後就匆匆走了,顯然他並不想和紳士他們這些人待在一起,他總有種掉進瘋人院的感覺,找了機會之後就跑了,對於紳士他們的所作所爲赫斯只是選擇的默認,就沒打算再提起。

幾個人在落腳點等了一天,等待布魯斯那邊的分析結果,同樣的文件備份赫斯那邊也有一份,現在看似所有的情報都已經共享了,但赫斯那邊拿出來的是不是全部也無從判斷,他們之間的勾心鬥角一直都沒有停過,CIA肯定會隱瞞一些東西,至於是什麼就無從知道了。

里約發生的事情鬧的動靜不小,如此之多的軍用武器出現讓當局頗感頭痛,特別是那種高級別的軍用麻醉劑,他們查了一下發現這玩意兒不是誰都能生產的,全世界有這種技術的國家不超過一隻手,全都是數一數二的國家,不是巴西能惹得起的,儘管事情發生在他們地頭上,他們是受害者,可要是和這些大國叫板他們還真得掂量掂量,最重要的是他們沒有證據,人跑了,裝備出了那種麻醉劑都是黑市能買到的,而那種麻醉劑也沒有任何能證明出處的東西,只能確定是高水準的新型產品。

所以他們只能從內部下手,先尋找線索,從走私渠道入手,畢竟這東西是不可能明目張膽帶進來的,於是部門迅速行動起來,在加強市區治安的同時開始着手新一輪的調查。

而紳士他們卻就在警察的眼皮底下幾次回到市區,對他們來說這種看似森嚴的警備級別和形同虛設沒什麼區別,這種陣勢他們見多了,就算軍隊圍城他們也不會害怕,偌大的城市成千上萬的人口藏幾個人並不困難。

兩天後赫斯那邊先有了消息,通過那些備份的資料查到十幾個海外賬戶、六家相關企業十幾個人關鍵人物,這些東西的全都指向了馬丁,這些纔是他真正的資產,這老小子產業龐大,可以說數以億計,從毒品走勢到販賣軍火,投資石油產業、在非洲開採鑽石、賭場、金融全都有所涉獵,前一段時間就光吞併“黑血”的產業他一次性就有上億的獲利。

“這小子是不是要把錢當柴火燒?”重拳看着他幾乎天文數字的資產不禁咋舌,數額實在是太龐大了。

“賺錢是一種顯示個人能力的手段,錢找過一定數字就是個數目。”軍醫說。

“一般情況下這種人賺錢肯定是有其他目的的,不過他爲什麼我不知道,反正不會只是爲了積累財富。”紳士一邊看着材料一邊說。

“十輩子都花不完。”重拳搖了搖頭,“這孫子什麼時候開始幹這些的?難道CIA就沒有察覺?”

“從資料上看這些大多都是他藉助當時在CIA的便利條件吞併所得,大多數都是馬爾南德斯一手操辦的,真不知道現在他沒了這個得利手下會怎麼樣!”紳士推開電腦,資料太多了一時半刻根本就看不完。

“現在馬爾南德斯在我們手裏,他不知道馬丁在哪其他信息也不知道?”重拳突然想到這個問題。

“他已經招認了很多有價值的東西,幾個海外賬戶基就三千多萬的存款。”紳士說,“這些現在就是我們的任務費用和情報費用,馬丁如果知道了估計會被氣死。”

“用他的錢找他們的麻煩,殺他的人,搗毀他的公司還追殺他,這滋味可不是什麼人都能承受的。”重拳很開心的說,“這麼說還真值,至少心裏舒坦。”

“馬丁應該很惱火。”幽靈說,“不過惱火歸惱火,還是弄不死他。”

“別急,把他的錢都用光,我就不信他不來找我們。” 極品腹黑未婚夫 重拳說。

“指着他找我們恐怕不現實,現在他只知道躲。”紳士搖了搖頭,“我們只能去找他,讓他整天心神不寧。”

“只是現在我們沒有任何辦法找到他,至少現在沒有。”重拳說,“CIA那麼牛逼也找不到他,我們又能有多大機會?”

“別太悲觀。”紳士攆着手裏沒點的香菸,“總會有辦法的。”

調查繼續進行,只是不管是之前得到的還是最近得到的情報數量都太龐雜了,要從海量信息裏理出頭緒來恐怕沒那麼簡單,這項工作是紳士他們幾個人無法完成的,只能交給CIA和布魯斯他們進行,在這方面他們的專業程度恐怕是全世界最高的了,布魯斯手下的情報分析師就有二十幾個,而CIA就更不用說了,只要有必要弄幾千人來都不在話下。

“赫斯他們那邊如果先出結果會不會單獨行動?”幽靈突然問,他和重拳一樣對CIA的印象始終不怎麼好,尤其是馬丁的事情之後,現在對赫斯也是戒備心十足。

“難說……”紳士皺了皺眉,“這也是我非得把布魯斯拉下水的主要原因。”

“布魯斯那點人怎麼能和CIA相比?那個是世界頭號情報機構。”幽靈說。

“不能這麼說!”重拳擡起頭,“布魯斯那個組織潛力無限,別小看了他們,之前我們沒有CIA的時候不也沒落後多少?不靠他們我們也查到了不少的東西!”

幽靈哼了一聲:“可沒查到馬丁這孫子在玩兒我們!”

“如果CIA早知道也不至於這麼被動,他們不也是沒查到?” 霸道總裁:嬌妻乖乖就範 紳士笑了笑,“他們是神牛,但別把他們想得那麼神,你覺得如果他們知道會縱容馬丁到今天?”

“孃的,這羣孫子什麼事兒幹不出來?”重拳撇了撇嘴,顯然他們他並不認同紳士的觀點。

“最討厭的就是等,着一天天的窩在這裏無聊的要命,有事惦記着心裏煩。”幽靈有身前的地面上丟滿了菸頭。

“新消息。”剛進去沒多久的軍醫跑了出來,“又找到了一個馬丁的產業,就在巴西。”

“切……”重拳的表情極度失望,“還以爲找到馬丁了,這他孃的算是什麼消息?”

“看來我們只能繼續給他添堵了。”紳士苦笑。

“這也算是個線索,多一條線就多一分找到馬丁的可能。”軍醫說,“不過咱們活兒乾的針有點像打雜。”

“奶奶個熊的,馬丁這王八蛋怎麼藏的這麼深?找了這麼多地方都沒找到他的影子?”重拳罵道。

“好了,牢騷發的也差不多了,幹活吧。”紳士丟下菸頭站起身,一邊走一邊自言自語地說,“孃的,這活的確不咋地。”

幾個人立即收拾東西準備出發,臨走的時候紳士突然想起來還有一個俘虜沒處理。

“不能帶着。”重拳說。

“已經沒什麼弄了,挖個坑埋了!”幽靈說。

“這也是一種浪費。”紳士思索了一下,“我倒是有個辦法,就是影響極其惡劣……”

一天後世界各地的幾家大網站同時有人上傳了一份視頻,裏面是一個被折磨得面目全非的人,整個人渾身上下,到處都是嚇人的口子,身上還貼着一張紙條:這就是馬丁走狗的下場。然後畫面一轉是一棟燒得面目全非的別墅。

世界各地的媒體紛紛轉載了這一消息,很多媒體講着列爲黑幫仇殺或者恐怖分子的內部鬥爭,總之引起了一場軒然大波……

這純粹紳士爲了噁心馬丁,人相信馬丁肯定能看到這份視頻。

“影響極其惡劣!”軍醫揉着太陽穴一臉的愁苦,他很頭痛這些同僚怎麼都變得如此瘋狂,就連紳士都開始用虐殺的方式對付馬丁的手下。

“到了這個地步我們也沒什麼顧忌的了,馬丁這孫子日子過得太好,我們找不到他也得給他添點堵。”紳士苦笑,“這個世界就是這麼瘋狂,我們只是做得太招搖了。” 魯內斯特巴西東部海濱城市,一個以旅遊業爲支柱產業的城市,林業資源和海洋資源發達,一年四季都有大量的遊客,不管是臨朐還是海濱都備受歡迎。

紳士等人穿過市區直奔近郊的林帶,在廢棄的工業區有一家馬丁的製毒工場,這正是他們的目標,在巴西毒品產業非常完善,從生產到終端銷售都有專人負責。

巴西是世界上第二大毒品消費國,毒品氾濫讓人們潦倒窮困。這個南美國家近十年來遇到了嚴重的公共衛生問題,很多癮君子聚集在一起吸食毒品。雖然政府在幫助這些人戒毒,同時也在努力阻止毒品的泛濫。但是還是有很多人深陷其中,其中有很多人都只是孩子,有調查顯示,在萬巴西有超過600人有過吸食*或其他毒品的經歷,佔全國人口的3.1%。至少有260萬成年人和24.4萬青少年以各種形式吸食*,其中27%的人每天吸食或每週至少吸食2次,14%的人承認曾進行過毒品靜脈注射。

據悉巴西接近一半的吸毒人員集中在東南沿海經濟發達地區的大城市,接近一半的吸毒者在不到18歲的年紀就有了首次吸毒經歷。在受訪者中,有78%的人表示毒品很容易搞到,10%的人甚至承認自己曾經轉賣過毒品。

調查人員說,精確統計全巴西到底有多少人吸毒難度很大,實際數字可能要比調查結果大得多。毒品價格低廉被認爲是巴西毒品氾濫的一大原因,在巴西毒販大多裝備精良和軍隊甚至警察槍戰的事情時有發生,很多製毒工場都有大批武裝份子保護,毒販甚至直接突襲警局搶奪被捕同夥兒,這是一個混亂的地方,毒品氾濫成災,治安惡化,城市繁榮之下的毒瘤。

魔鬼首領:纏情綿愛 “毒品,馬丁居然幹這行,他是缺錢還是缺德?”重拳看着路邊略過的樹木自言自語地說。

“他什麼都不缺,缺的是安全感和自由。”獅鷲說,“他這種人出了自由什麼都有,出了安全感什麼都不缺,向我們這種對他進行日夜追殺的恐怕不在少數。”

“這種日子過的有多無聊?錢多的能堆成堆給他火化的了,自己卻東躲西藏的過日子,圖什麼?”幽靈搖了搖頭,“我決定自己錢就不少了,幾輩子都花不完,他怎麼就不知道知足?”

“人是貪婪的,知足常樂是給沒錢的人聽的,能賺錢的人永遠不知道知足。”重拳伸了個懶腰,“在非洲他的資產能買下一個國家做皇帝了,要是做皇帝招募軍隊就算我們知道他在哪也沒那麼容易得手,真不知道他怎麼想的。”

“或許他有更高的追求,否則根本解釋不通。”紳士終於開口了。

“這孫子還能高到哪去?從算計我們開始就是爲了錢,整個公司的資產就夠他幾輩子的了。”重拳撇了撇嘴,“還沒我們高尚,現在一切行動都是爲了復仇,他埋葬了我們多少兄弟,幾十人的隊伍到現在只剩下我們幾個人,孃的,他把我們害慘了。”

“如果能弄清他的目的對我們的復仇肯定有幫助。”獅鷲說,“但這個問題恐怕沒那麼容易解決。”

這是軍醫擺了擺手叫大家別說話,他在接收赫斯那邊傳遞的消息,過了一會兒他摘下耳機:“俄國人在印尼抓了一批馬丁的人,他們的進度不比我們慢。”

幽靈幸災樂禍的說:“俄國人進來赫斯肯定很頭痛,如果馬丁落在他們手裏估計老美該坐不住了。”

“對我們來說也算是個好消息,俄國人蔘與進來對CIA是個壓力,他們想要找到馬丁就不能對我們隱瞞太多,從體來說對我們來說是有利的。”紳士說,“我們這批人其實處境很尷尬,和CIA的合作中我們處於劣勢,俄國人進來多少能平衡一下實力,也好我們從中漁利。”

“聽說聽過人和中國人都對馬丁很感興趣,發過也已經開始暗中調查,美國人恐怕要着急了。”軍醫關掉設備,“如果馬丁落在這些人手裏影響力不亞於斯諾登事件,他可是高級主管,掌握的東西泄露出去恐怕更加的驚人。”

“那多好,美國人再心焦一次,多爽。”幽靈樂呵呵的說。

“斯諾登是技術泄密,馬丁可是掌握了很多內部信息,包括很多的非法軍事行動,比如我們幹過的那些,雖然隊長手裏有直接的證據,但他作爲一個主管的言論和一些資深所擁有的信息足夠再引起一場軒然大波的。”紳士說,“所以美國人比我們着急。”

“我倒是樂的看到馬丁落在美國人以外人的手裏,那就熱鬧了。”幽靈說。

重拳搖了搖頭:“肯定都是暗地裏操作的,如果公開抓捕是不可能的,沒有哪個國家會傻到公開接下這個燙手的山芋。”

紳士卻不同意他的看法:“俄國人有可能哦,斯諾登就是他先例,他們可是明目張膽的接受他避難的。”

“不管啦,最好是落在我們手裏直接宰了,省的他們折騰。”重拳擺了擺手。

lixiangguo

殺生丸這句話一出口,陽明都不知道那些地方該抽搐了——

Previous article

萊娜倒吸一口冷氣,這是種聽起來極其冷血殘忍的方式。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