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視劇

這份採訪資料,周小琪作為《玉雪傳》劇組的受邀演員自然也收到了。

但是她此刻並沒有心思去看資料裡面的任何一個字。

「喂!我說的話你聽到了沒有?」

周小琪的助理抬起手來,在周小琪的面前晃了幾下。

她才回過神來:「你剛剛說什麼?」

「哈……我就知道你沒有在聽我講話!」

助理無奈又生氣地叉起了腰。

正當她要將剛剛說的話再重複一遍時,周小琪打斷了她。

「你現在立刻去給我買一袋麵粉和黃油!」

「為什麼要買這些?」

助理問她。

「我要做餅乾。」

周小琪回答。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王叔現在極度不相信自己,趙遙雖然很給力,但到底要防。

張曼仯很清楚,趙遙是在以為這次挑戰賽是小打小鬧的前提下,百分之兩百支持的。如果要是趙遙知道了張曼仯接近職業的真實實力,肯定會加以防範。

甚至直接翻臉,說個什麼之前被蒙蔽了,現在知道遊戲的壞處了,然後強制張曼仯戒掉遊戲。

不過,除了這兩個人,張曼仯實在想不到其他人選了。閨蜜什麼的,張曼仯記得原身倒是有個還不錯的朋友,紅魔穿過來就沒聯繫過。聯繫過又如何,普普通通的初中生,現在正不知道在哪兒上學呢。

這可怎麼辦呢?

啊!!!!!!!

張曼仯突然有了個人選,但,但,但。。。

算了,就找韓墨擎吧。有錢有權,標準BOSS,不管正的BOSS,還是反的BOSS,辦事肯定靠譜。

張曼仯翻出李瀾昨天晚上給自己的韓墨擎的手機號,猶豫了。

半晌過後,張曼仯撥通了修洺的電話。

沒錯,不是韓墨擎,也不是董晴東,是另外一位BOSS。

一位真正的渣男,一位有錢、有顏、有權、有勢,除了不愛你哪裏都好的渣男。

張曼仯在醫院認識的,在她隔壁的貴賓病房,聽說是自己把自己作進醫院的。

張曼仯隔壁病房,那鶯鶯燕燕就沒斷過。

後來康復練習的時候,修洺看見了張曼仯。雖然張曼仯實際年齡小,但長得高且漂亮啊。

修洺就盯上了張曼仯,沒事就找張曼仯交流,電話自然也是給了張曼仯。

電話一撥通,一道慵懶且富有磁性的男聲響起,「小曼仯,你可算和我聯繫了。」

張曼仯:「呵呵,我這不是想giegie~了嗎。」

「嘔嘔,打住,小曼仯你什麼情況?噁心死人了。」

張曼仯輕輕一笑,「不和你說這些了,我想讓你幫我件事。」

「行啊,你說吧。」

「也不是很難,我想去趟露市。」

修洺:」我要是沒記錯的話,今天是周三,你不上學,去露市幹什麼?「

張曼仯簡介明了的說了三個字:」打遊戲。「

修洺一聽,瞬間興奮了,」喲,逃學打遊戲,沒想到你路子這麼野。

行吧,我給你安排。你想怎麼去?「

」飛機沒問題吧。「

」當然沒問題,我給小公主整量私人飛機都行。「

張曼仯:」還小公主,你怎麼知道我說的不是私人飛機?「

修洺頓了頓,」這還是有點困難的。「

」行了,我不難為你,你趕緊訂機票,然後派量低調點的車來接我。到了給我打電話。那就這樣,我掛了。拜拜giegie「

」欸,我「,修洺還沒說完,就聽到「嘟嘟嘟嘟」的響聲,張曼仯已經掛斷。

修洺:「這個臭丫頭!」

張曼仯掛了電話,稍微整理了一下日用品,裝進了一個大雙肩包里。

認真收拾的張曼仯,完全沒有想:答應的如此痛快的修洺卻被掛了電話,會是什麼後果。 「這是!」看著那越轉越快的血色寶劍馮雲心中一驚,「血月劍訣?」

只過片刻,血子頭上便結出了一輪血色圓月。

看到這輪圓月,馮雲真是再熟悉不過了,因為他的百寶袋中正躺著一本來自歷成業的血月劍訣殘篇,他不禁心中暗道:「真是血月劍訣,他怎麼會血月劍訣?難道歷成業也與這血目教有關?」一時間,無數思緒在他心中閃過。然而血子可不會等他想出個所以然,一彎新月已是朝他飛來。

馮雲閃身躲避,新月在他身後不遠處炸開,吃驚過後,他這才壓下心思細細打量起了血子這招血月劍訣的月現,和歷成業相比,血子凝聚出的血月無論是凝實程度還是威力都要遠遠超過,甚至隱約釋放出一股月華照耀著整個大殿。馮雲不知是否是自己的錯覺,他隱隱覺得地面上崩潰的血池似乎被這月華所照竟有了些與血月呼應的感覺。

又是幾輪彎月飛來,馮雲或閃身或發出真元相擊,同時小心地朝血子靠近。血子自然也注意到了這點,面上卻依舊從容,只有那四條血色巨龍對著馮雲虎視眈眈,要想靠近血子,不過它們這關可不行。

隨著馮雲的靠近,血子的月現不再是一輪彎月獨出,有時竟是數輪血月首尾相連,幾乎同時朝馮雲的不同方向打來,不僅阻攔了馮雲的來勢,還逼得他不得不以真元防守,不多時,血月就已來到了弦月,威力也是越來越大,比起當初歷成業的速度快了不知多少,馮雲心中一沉。

血子的意圖非常明顯,就是要將馮雲拉入真元的比拼,以境界的差距碾壓馮雲,但馮雲卻也不得不接招,乃是一計陽謀。

「守不可久,我得想辦法逼他再拿出點東西才行。」馮雲心中暗定,握緊了自己的長刀。

彎月繼續打來,已是愈發接近滿月,馮雲或躲或拼,堅持著朝血子靠近。幾個呼吸間,馮雲身上便有了挂彩,但兩人的距離也已拉近,同時也進入了四條血色巨龍攻擊的範圍,兩條血龍一左一右朝著馮雲咬來,馮雲見狀瞬間將真元貫注於長刀之中,同時左手掐起手訣。

「陽雷指!」

彈指間,一道雷光閃現,臂粗的雷電打在血龍的頭上,炸出大片血花!但同時另一邊的血龍也已張著血盆大口咬來!

「鐺!」泛著純白光芒的長刀與血色龍頭撞擊在一起,衝擊的餘波將馮雲腳下的血水吹出陣陣漣漪。就在此時,馮雲的餘光忽然瞟到了血子身上,血子依舊雙手負背,一副仍有餘裕的樣子,面上更是露出一抹得意的微笑。

「不對勁!」一股寒意從馮雲的脊背竄向頭頂,剎那間,數道月光從馮雲腳下出現,隨即數輪彎月竟從血水中鑽了出來,同時朝馮雲射來!

歷成業擁有的血月劍訣僅是殘篇,這樣的法門也未曾記載其上,這數道彎月都是之前被馮雲閃過的攻擊,此時卻驀然從血水中出現,打了馮雲個措手不及。

兩條血龍封死了馮雲的動作,避無可避!

「五行雷決!」一口五行之氣升入喉頭,馮雲嘴上電光閃動!「轟隆——」

雷法一現,彎月與血龍盡數退避!

血子似乎早有所料,兩條血龍將他包裹其中,五行雷決雖然強大,但此時針對的對象卻不是他,僅僅是餘波想要傷他可還不夠。

然而雷光熄滅,眼前場景卻讓血子雙目一瞪。

只見一輪血月同時浮現在馮雲頭上!

「血月劍訣!」一瞬間血子不禁有些晃神。

擁有血月劍訣殘篇的馮雲自然也會這招月現,自從結出兩儀金丹悟出變化之道后,模仿其他功法使用法術馮雲已是越來越得心應手。

眼見一輪新月打來,血子才回過神來,餘裕的神情全然消失,雙目中一絲驚疑之色難以掩藏。

血龍抬首擋住彎月,「真是血月劍訣,他怎麼會血月劍訣!」盞茶之前馮雲心中的疑問,又在血子心中浮現,「難道是牡生?這如何可能,就算牡生那裡真有血月劍訣,以他本身的功法如何能使出血月劍訣?而且這威力……」

「嗡——」緊接著一聲從未聽過的悶響出現在大殿之內,將血子的心神重新拉回,然而無光無形,還未等他有所防備,一道不知從哪打來的震擊便正中了他的胸口!

「噗!」一口逆血頓時噴出,血子難以置信地看著前方的馮雲,這是什麼法術?

「陰雷指。」陽雷浩蕩,聲威一出,鬼邪退避;陰雷詭譎,無象無光,震於陰世。這是馮雲結合兩儀玄神寶經與五雷玉樞天經自創出的兩道法門,威力雖然遠不如五行雷決,但消耗也不比五行雷決那般巨大,而且陰陽交替之間,能讓敵人猝不及防,吃個大虧。

血子從未聽說過有這樣的法術,驚怒之下,只能讓兩條血龍纏繞在他的身邊以防不測。

「你從哪學來的血月劍訣。」血子瞪視著馮雲,沉聲問道。

馮雲立於空中,俯視著血子答道:「一位故人那裡學來的。」

「故人?」血子雙眼微眯,「不對,看他先前的樣子似乎並不知道藏月之法,他學的血月劍訣應該不是完整的!」驚訝過了一陣,他也找回了冷靜,片刻之間就看出了馮雲的真相。

血子盯著馮雲,嘴上輕笑一聲:「哼,我想起來了,兩年前我教的一名曾被賞賜過血月劍訣殘篇的下線消失不見了,看來這事恐怕和你脫不了干係啊。敢偷學我教功法,你想不死都不行了。」

馮雲則笑道:「說得好像我沒學過你就會放過一樣。再說我死不死不是由你說了算的。」說完,左手掐訣,又是一記陽雷指打出!

兩隻被削去半隻龍頭的血龍匆匆將這記閃電擋住,同時血子頭上的血月再次發出攻擊。數道彎月飛出,以不同的軌跡朝馮雲刮來。馮雲見狀,一邊左閃右避,頭頂血月也不禁發出血光,落下彎月與血子的彎月撞在一起。

在馮雲的注意下,三道彎月一道在血水上炸開,而另外兩道則是鑽入了血水當中,化作兩抹隱現的血中月。

一邊戒備著腳下,馮雲也開始著手反擊,彎月擊出的同時,手上雷決不變,攻擊不停轟擊在血子身前的血龍之上,血子微微沉眉,「嗡——」一聲悶響夾雜在法術的轟擊聲中,但依舊被血子察覺,血龍頓時收緊,下一刻,纏繞血子的血龍身上突然炸開,血子的護體神光也被打得急晃。

血子面色一沉,因為他的神識已經看到馮雲欺近的身影,隨即又詭異一笑。

兩人距離不過一丈,兩條殘破的血龍再次甩著巨大的身體朝馮雲壓來,四隻龍爪更是帶著破風聲襲來,血子頭上的血月更是血光閃動,一輪滿月即將脫劍而出,背後兩道血中之月也同時鑽了出來。

好不容易找到機會,馮雲怎能放棄,面對血子的殺招,他只得再拼一次,最後一次的五行雷決!

「唔!」兩道從背後射來的血月打在馮雲的背上,讓他發出一聲悶哼,血線由嘴角流出,五行雷決非是守身之法,自然護不住背後,這兩下只能硬抗。大殿之中再一次雷光大作,血月也好,血龍也好,紛紛破碎!

體內一股不同於燃血之後的虛弱之感瀰漫出來,馮雲明顯地感覺到了自己內腑的衰弱,五臟甚至隱隱作痛。但是戰鬥也到了關鍵時刻,馮雲抬手抓住頭上長刀,左手又是一記陽雷打出,纏繞在血子身上本就殘破的血龍頓時又添新傷。

長刀入手,白色光芒頓時從刀身上隱現。馮雲全力匯聚化作一招,平浪殺!

一刀出,血龍崩,寶光碎,血子驚懼的表情凝固在了臉上,一道大口從左肩及至腹部。但是,「這感覺……」馮雲回想著剛剛一剎那從刀上傳來的手感,有種說不出的異樣。

轉瞬之間,馮雲雙目微睜,只見本該到底的血子竟忽然全身變作血紅,最後連帶身上衣物化作一汪血水塌落,與腳下的血水融為一體!

一股警召瞬間在馮雲心中盪開,想也不想,馮雲全力撐起護體寶光朝一旁閃去。然而還是慢了一步,一抹血光自馮雲身後出現,剎那間刺入了馮雲身體。

「陽雷指!」馮雲口中含血,勉強地朝背後打出一記雷光,只見在馮雲背後出現的血子瞬間炸開,「也是假身!」

馮雲捂住傷口,艱難地轉過身來。

這時,血子才在稍遠處從血水中出現。

「呵,以金丹境能逼出本血子的血神分身,你很不錯。本血子破例給你個活命的機會,現在跪下奉我為主。」血子的聲音傳來,威嚴中帶著一絲自傲。

馮雲此時血流如注,口鼻也不停滲出鮮血,剛剛血子一劍他雖儘力閃避卻依舊被刺了個對穿,但好在險之又險地避開了心脈,只傷到了肺腑,不過血子劍上殘留的血色真元依舊還在他體內大肆破壞。 ,

第127章

重症監護室。

胡海媚,醒了。

門外,一直等候的家屬,是她年邁的老母親。

lixiangguo

什麼石料木材,甚至連肉食都買!

Previous article

江蘭佩最後低聲地:“你是。”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