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這些都是強大之極的人物留下,人力法抹平,只能依靠歲月的流失,讓上面存留的法則力量漸漸消失。

雄偉的城牆上,大唐王朝的九龍旗幟飄揚空中,一排一排守城戰士,冷冷的豎立在城牆之上。

只從外圍看,神帝城並非眾人想象一樣的奢華與壯觀,這裡看起來很冰冷。不過這只是神帝城外圍的防禦之象,當眾人的馬車進入到神帝城之中,才發現神帝城之內,金碧輝煌的建築物比比皆是,而且這裡的人,異常之多,大街上非常擁堵。[

「哇,帝都真的好美啊。」小紅在馬車中驚嘆道

「再美又如何?我們不屬於這裡。」紫珊冷聲道

小紅一滯,隨即笑道「小姐,等你從龍呤寶地出來,我們來這裡逛一逛好不好?」

「等我殺了龍驕陽,一定滿足你這個要求。」紫珊精緻的臉蛋擰在一起,她對龍驕陽的怨氣越來越重了。

小紅又不敢接話了,紫珊與龍驕陽之間的恩怨,她根本法說什麼。

進入神帝城后,依照慣例,龍呤大賽前十名的門派之人,進入鴻臚寺修整。而龍呤大賽的前十名將跟隨太子殿下,直接去往龍呤寶地。

龍驕陽,秦鵬,雷天絕,楚羽,紫珊等人終於聚集在一起。這幾日龍驕陽跟隨在太子殿下身邊,太子殿下雖然沒有跟他怎麼交談,可是也賞賜了他不少玉器與華服。

此時的龍驕陽一身白色武袍,腰系三塊玉佩,手上還帶著一個玉扳指,真可謂是屌絲變高富帥,整個人的氣質與以前完全不同了。紫珊見到這身打扮的龍驕陽之時,都不由一陣失神。

「諸位,你們是從數千人中,一路過關斬將比賽出來的勝利者,乃是人中龍鳳。我為大唐王朝有你們這樣的英才而驕傲,論你們是否願意加入天龍軍。這三日,屬於天龍軍的待遇向你們打開,請你們進入龍呤寶地之中,去掠奪屬於自己的一切。」太子李建很煽情的激勵道

太子李建訓話結束后,魏天南沉聲交代道「諸位道友,龍呤寶地劃分有數個區域,區分開了各種等級的異獸,如果沒有絕對的把握,你們不要闖入法對抗的異獸區域,這裡面可沒有軍士守衛,一旦出事,沒有人能救你們。」

龍驕陽等人點頭表示明白,魏天南帶著眾人走上去往龍呤寶地的傳送陣上,他再次提醒道「龍呤寶地之中,每一個區域之中都有兩個傳送陣,方位都在東南,你們如果遇到法躲避的危難,記得向東南方位跑,都記住了沒有?」


「記住了。」龍驕陽幾人齊聲點頭道

「好,全部收斂靈力,我帶你們去龍呤寶地!」魏天南沉聲說著,同時他身上湧現盡浩然正氣,這是大儒才會具有的文之正氣。

龍驕陽的劍意對浩然正氣,天生具有親近感。魏天南乃是當世大儒,他的實力雖然未曾達到聖級境,卻有著可以戰魔道聖級境強者的實力,因為心正所書寫的文字,都牽動著天地大道中的浩然正氣,這樣的浩然正氣具有克制魔道靈力的作用。

魏天南同樣對浩然正氣有著敏銳感應,龍驕陽身上劍意自然涌動的瞬間,所暴露的浩然之氣,讓他詫異之極,不過當著這麼多人的面,他沒有任何錶示。

魏天南開啟的傳送陣,閃動的帶著眾人消失在神帝城中。

龍驕陽收斂著靈力,等待著眾人一起降臨的時刻,只是當他眼前的場景一變,降臨在一座巨大島嶼之上后,他才發現自己身邊一個人都沒有了。同時龍驕陽耳邊傳來魏天南離別之時的話語:「為了防止你們內鬥,你們將被傳送到龍呤寶地的各個方向,不要浪費時間在內鬥之上,這裡有著盡的寶藏,只要你們肯去尋找,就能找到比別人更好的東西。」

「大唐皇族的防禦措施做的不錯啊!這樣省得我去防備楚羽。」龍驕陽很開心,他獨自一人在這裡,既避開了敵人楚羽,又避開了紫珊。

龍驕陽從後背上取出青龍劍,將其插在身前,他則從乾坤袋中取出續脈丹,吃下一顆開始穩固氣海丹田與經脈上的傷勢。這是龍驕陽要吃下的最後一顆續脈丹,他對氣海丹田與經脈的療傷就將結束。從今以後,龍驕陽可以所顧忌的突破修為境界。[

大約一炷香的時間,龍驕陽讓續脈丹的藥效發作,一頭倒在地上仰望蒼穹喃喃道「丹魔前輩,多謝你的救命之恩……不知道楚玲兒怎麼樣了?」


龍驕陽本來在感謝丹魔,可是他仰望的蒼穹中,突然浮現出了楚玲兒純凈的毫雜質的大眼睛,接著他不由想起了跟楚玲兒的吻,與楚玲兒光潔如劍的肌膚……

啪。

龍驕陽猛然坐起身,給了自己一巴掌,他鄙視自語道「龍驕陽啊!龍驕陽,你的思想怎麼如此齷齪了。對一個什麼都不懂的可憐女孩,還心生慾念,你真是個混蛋。」

哞、哞……

突然,龍驕陽耳邊傳來牛叫聲,他轉頭去看,只見一頭渾身青色,長約二米的小牛犢在不遠處,咧嘴嘲笑著龍驕陽。

「它在嘲笑我么?」

龍驕陽獃滯自語,他從未想過,在牛的臉上可以看到癟嘴嘲笑的動作。

「哞,哞……」青色的小牛犢抬起一隻牛蹄,挑釁的對著龍驕陽勾動著。

「這……我是被一頭小牛挑釁了么?」龍驕陽反應過來,他站起身奔跑的一躍而起,朝青色小牛的後背飛去。

「哞!」突然間,青色小牛一聲高亢嗷叫,它青色的皮毛瞬間轉成金色,有盡血氣狂涌衝出,爆發出窮的力量,一下子將飛躍而來的龍驕陽,一蹄子踢上了半空中!

龍驕陽氣血翻騰的嘴角溢血,青色小牛在地上興奮的嗷嗷叫,它來回奔跑彷彿在慶祝勝利,而後它還將自己的屁股對著龍驕陽,歡快的搖晃著尾巴。

「黃金莽牛……怎麼遇上這種牛族王獸了?」龍驕陽氣的哭笑不得,他這時候也認出了,這青色小牛的種類。 龍驕陽可不想摔一個狗吃屎,他這一身白衣武袍的帥氣造型不能亂,在墜落過程中,龍驕陽看向青龍劍低吼道「青龍劍!」

錚。

青龍劍破土而出,沖向半空中的龍驕陽,以劍身阻攔龍驕陽狼狽的墜水。

一直再向龍驕陽搖晃尾巴,開心奔跑的黃金蠻牛停下身子,它的大眼睛中透出意外之色,很顯然它沒有料到龍驕陽還有這一手。

「哞哞哞……」黃金蠻牛興奮躍起,雙蹄踏地,將小山石都給踩碎。它好像一個小孩,找到了心愛的玩具,非常的開心。

「走,不能停下來。」龍驕陽見黃金莽牛如此興奮,他臉綠的拚命催動劍意,勾動天地靈氣注入到青龍劍中,青龍劍帶著龍驕陽搖搖晃晃的飛向不遠處的一處水潭上。

「哞……」黃金蠻牛見龍驕陽飛走,它焦急大吼,一躍而起狂奔追擊。

龍驕陽並非聖級境修者,不具有御空飛行的能力,他現在只是全靠劍意在支持青龍劍飛行,這樣的飛行速度很慢,還無法持續太久。

踏踏踏……

黃金蠻牛飛奔的聲音,震動大地,將潭上的水都震的波浪起伏。

「哞……」在距離龍驕陽數米的地方,黃金莽牛雙蹄震地,怒聲咆哮,發出一道音波攻擊。龍驕陽的靈力本就消耗巨大,他又沒有料到黃金莽牛,會用音波攻擊,他很狼狽的從半空中一頭載入水中。

「哞哞哞……」黃金蠻牛興奮大吼,在岸上來回跑動慶祝著勝利,待龍驕陽從水中露頭,它將屁股對著龍驕陽,可惡的搖晃起牛尾巴。

「青龍劍——斬!」龍驕陽氣不過,以劍意催動青龍劍斬向黃金蠻牛。

青龍劍爆發出的天級力量,讓黃金蠻牛謹慎面對。

錚!

青龍劍爆發出三成力量斬向黃金蠻牛,黃金蠻牛血氣沸騰,全身金毛豎起,形成一道金色血氣的防禦光輝。青龍劍斬在上面,讓金色血氣的防禦光輝差一點破滅。

黃金蠻牛鄙視的看了龍驕陽一眼,轉身飛奔離開。

龍驕陽看懂了黃金莽牛離開前的表情,它在鄙視龍驕陽用外力取勝。

「怎麼這樣倒霉,居然被一頭牛給鄙視。」龍驕陽自嘲的游到水潭對面,牛是種族群居的異獸,他可不想招惹上一群黃金蠻牛。


龍驕陽游到水潭對岸,他的眼神被水岸旁的金色三葉草給吸引。

「黃金血草?」龍驕陽腦海中浮現出,關於黃金血草的記憶,這是一種沾染黃金蠻牛血液,而生長出來,蘊含著黃金蠻牛氣血力量的草,用它可以煉成單純增加力量的力拔山河丹。

哞哞……

遠方傳來黃金蠻牛雄厚的咆哮聲,龍驕陽急忙採集十幾株黃金血草,爬上岸遠離此地。

龍驕陽遠離一會兒之後,十幾頭血氣衝天,強悍之極的黃金蠻牛奔騰而來,沖入到水潭中。

「好,先找一個地方煉出力拔山河丹。在這龍呤寶地中,能單純提升力量也是好的。」龍驕陽心中暗道

龍驕陽腰間帶著五個乾坤袋,其中一個裝著煉丹爐,另外四個裝著各種藥材,這些都是他從玄女派帶出來的。

尋找了半個時辰,龍驕陽才找到一個乾燥的山洞。將青龍劍插在一旁,防禦被異獸偷襲后,龍驕陽從乾坤袋中取出煉丹材料與靈玉煉丹爐。

力拔山河丹的煉製並不難,它屬於三品丹藥中最簡單的。不過市面上,力拔山河丹卻非常少見。因為要找到煉製它的黃金血草很難。而後就是,力拔山河丹,只能單純的提升力量,而無法提升靈力,這讓它變得不受重視。

修者對戰,靈力決定一切,單純的人體力量能做什麼?

龍驕陽擁有丹魔的煉丹記憶,自然明白其中道理。不過在這危機四伏的龍呤寶地中,任何戰鬥丹藥都是有用處的。

龍驕陽以浩然正氣訣與大魔心經分別催動離位之火,煉製出了兩爐力拔山河丹,因為這力拔山河丹太過簡單,又非常好煉,在龍驕陽全力以赴的煉製下,一爐正氣靈力煉製的七轉力拔山河丹與一爐魔氣靈力煉製的八轉力拔山河丹就這樣誕生了。

「七轉?八轉?」龍驕陽望著手中的丹藥一陣失神,他腦海中屬於丹魔的記憶,只有關於力拔山河丹的藥性說明,並沒有煉製的記憶,看來丹魔不曾煉過這種丹藥。

「力拔山河丹,一轉可以提升力量三千斤,八轉不就是提升了二萬四千斤的力量?這樣強悍的力量,近身對戰,天級境的修者也難逃一敗吧?」龍驕陽喃喃自語,他發現這不受重視的力拔山河丹,比他想象中的要厲害數倍。

可是力拔山河丹,歷來不受重視,這讓龍驕陽對手中七轉與八轉的力拔山河丹都生出了懷疑之感。

「吃一顆試一試?」滿心懷疑的龍驕陽,覺得親身試藥。

力拔山河丹,是一種只增強力量,而沒有副作用的丹藥,所以龍驕陽並沒有想過吃下它之後,會出現身邊不良後果。

當龍驕陽將一顆八轉力拔山河丹吞下去之後,他頓時發現自己的想法是大錯特錯的,八轉力拔山河丹威力太過強悍,龍驕陽體內的血液因為它的融入,沸騰奔流。龍驕陽忍不住發出震天長嘯「吼……」

龍驕陽的力量狂增二萬四千斤,他吼動的聲音,自然形成了音波攻勢,整個小山洞都在搖晃,無盡龜裂橫加在小山洞的山壁上出現,龍驕陽拔起青龍劍瘋狂飛奔起來。

此時他的力量無窮無盡,他渴望一場大戰,要不然他體內讓血液蒸騰的力量無法宣洩。

在這一座巨島的另外幾個方向,有幾人聽出了龍驕陽的聲音,其中一個就是玄女派聖女紫珊。紫珊背後的翅膀支撐開來,她遁尋聲音傳來的方向飛馳。

龍驕陽飛奔的速度極快,他腳下的山石,無法承重恐怖力量的踩踏在紛紛裂碎,這一刻龍驕陽根本不是人,他就是成年的黃金蠻牛,充滿了狂暴之極的血脈力量。

「哞哞……」不知不覺間,龍驕陽跑回到遇到黃金小蠻牛的地方,黃金蠻牛也發現了龍驕陽,它驚醒的大叫起來。

「哈哈哈,太好了,就用你試一試八轉力拔山河丹的威力!」龍驕陽極速奔跑,將水潭踩的水珠飛濺,而這些飛濺出去的水珠蘊含著巨大殺傷力,四周的山石都被洞穿。

黃金蠻牛狂奔而來,要跟龍驕陽硬憾!

「吼!」

「哞!」

一人一牛狂奔撞擊,發生純粹身體與力量的碰撞之聲,他們腳下的山石碎裂,地面出現龜裂痕迹,龍驕陽沒有落敗,他抓住黃金小蠻牛的牛角,力拔山河的將其提起來,舉過頭頂! 龍驕陽此時氣血沸騰,力超二萬斤,黃金小蠻牛拚命抵抗,卻沒有能奈何龍驕陽。當被龍驕陽抓住牛角舉起來,它驚恐大叫,催動全身血脈力量,要掙脫龍驕陽的雙手。

「吼……!」龍驕陽不動如山,怒吼震天,在力拔山河丹的幫助下,龍驕陽在半個時辰之內,都將處於勇武超群的霸王狀態!

黃金小蠻牛沒有能掙脫龍驕陽的雙手,龍驕陽一躍而起猛然將黃金小蠻牛摔在地上,砸出了一個深坑!

「哞……」黃金小蠻牛嘴中吐血,疼鳴一聲。

龍驕陽得勢不饒『牛』,他飛躍坐在黃金小蠻牛的背上,一拳兩拳的打在黃金小蠻牛的頭上。

黃金小蠻牛防禦超強的皮毛裂開,鮮血飛濺。

「哞哞……」黃金小蠻牛悲叫抽搐。

龍驕陽沾染鮮血的拳頭,沒有再落下去,看著黃金小蠻牛眼中流下的眼淚,他訕訕道「別哭,誰讓你先欺負我的,我只是教訓你一下。」

「哞哞……」黃金小蠻牛委屈的眼淚流的更多了,它好像能聽懂人話。

「行了,我不打你了,我馬上離開,記住以後不要隨便傷人,以免被別人教訓。」龍驕陽沒有想到一頭牛的表情也這麼豐富,他急忙從黃金小蠻牛背上離開,游過水潭離開這裡。

黃金小蠻牛在龍驕陽離開之後,它掙扎的從深坑中站起來,望著龍驕陽快速離開的背影,黃金小蠻牛的眼中充滿屈辱與戰意。

龍驕陽離開隨時可能出現成年黃金蠻牛的水潭,一臉笑意道「力拔山河丹,果然丹如其名,真是力量強悍到極點。黃金蠻牛這樣強大的異獸,都可以制服。只是這樣厲害的丹藥,為什麼一直不被人重視呢?」

錚,錚,錚……

龍驕陽背上的青龍劍又開始細微震動,這讓龍驕陽不由警惕的停下腳步。這是天級法寶在預警,有心懷殺意的人在靠近。

「龍驕陽,你能躲到哪裡去?」在這一刻,空中傳來熟悉的聲音。紫珊聖女張著血色翅膀,呼嘯而來。

龍驕陽無奈苦笑,「終究是無法避開。」


紫珊從天而降,她腰間長劍已經出鞘,劍尖狠辣的直抵龍驕陽的心口處!

龍驕陽沒有躲避,他看過紫珊的身子,紫珊又是他的救命恩人,他無法對她強硬。

秋風蕭瑟,吹動龍驕陽與紫珊的長發,同樣也吹動著紫珊眼中流出的眼淚。

「為什麼?為什麼要騙我?」紫珊凄聲控訴道

「騙你?我沒有騙你啊,我已經加入天龍軍,用真實的煉丹實力比賽,不算是違反約定了啊。」龍驕陽解釋道

「我說的不是這件事情!」紫珊冷冷問道「龍呤大賽開始前的一個晚上,你到底去哪裡了?」

「我沒有去哪裡,我真是迷路了……」龍驕陽這般說著,可是在發現紫珊眼神越來越冷后,龍驕陽不由停止解釋道「紫珊,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紫珊慘聲笑道「哈哈,發生了什麼事情?你的女人出來找你了!」

「我的女人?你是說楚玲兒出來了?」龍驕陽瞬間想到了楚玲兒!

紫珊傷心欲絕,她手中用力,劍尖刺破龍驕陽的衣服,刺破了龍驕陽的皮膚,有鮮血頃刻間染紅龍驕陽的心口。

「說!為什麼要騙我?說什麼不回玄女派是怕高家的人,全部都是騙人的,你根本就是為了那個女人!」紫珊猙獰低吼。

「紫珊,我沒有騙你,這件事情並非你想象的那樣。你先冷靜下來,告訴我楚玲兒在哪裡?你在什麼地方見到她的?」龍驕陽激動異常道

紫珊眼中蘊含傷疼的盯著龍驕陽,她一字一句道「你喜歡上她了?」

「沒有,我只見過她一面。」龍驕陽矢口否認。

「不喜歡她,你會為她破心滴血,消耗自己的壽命,去替她破真愛石的封印?」紫珊厲聲質問。

「這事你都知道了?你見過楚玲兒,她還好么?有沒有逃離天玄劍池聖地?」龍驕陽急聲問著,對自己心口的傷勢都視若無睹。

紫珊臉上寒氣如冰,「什麼樣的情況下,才會讓一個男人,為了一個女人破心滴血,消耗自己的壽命去幫其破除封印?龍驕陽,你根本就是愛上了她,還狡辯什麼?我告訴你,從小到大,我沒有喜歡過誰,可是我愛上了你,你卻這樣騙我,我要殺了你!」

紫珊手中的長劍,再度緩緩刺入龍驕陽胸中,這一次龍驕陽伸出兩根手指,將劍身夾住道「紫珊,我還不能死,我還有一件事情要去調查清楚,要不然我死不瞑目。而且楚玲兒的事情,並非你想象那樣,你先冷靜下來,聽我解釋好嗎?」

「什麼解釋我都不要聽,我要你死!」紫珊運轉上天級境初期修者的力量,灌輸到長劍之中,硬是要一劍刺穿龍驕陽的心口,龍驕陽夾著長劍不動如山。

紫珊無論怎麼運轉靈力催動長劍,這長劍都無法動彈分毫,最終在兩人較量之中,這長劍漸漸彎曲起來,它快要無法承受兩種力量的擠壓。

「你突破到了天級境?」紫珊冷聲道

「沒有。」龍驕陽搖了搖頭道「紫珊,你先聽我說一說楚玲兒的事情行嗎?」

「要讓我聽你們卿卿我我的相愛故事么?」紫珊眼紅悲涼道

「紫珊,我遇到的楚玲兒,連男人與女人的區分都不知道,我能跟她談什麼?」龍驕陽道



lixiangguo

「你們讓開!」

Previous article

「啊!我姐生氣了啊?」蘇芊羽怯生生的看向院內,院子里的其他人都一副你自求多福的樣子看著她。看的蘇芊羽直咽口水,太驚悚了。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