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這些少年少女裏,只有兩個是女孩子,其他人都是少年,年齡也從七歲到十四五歲不等,走出來說話的,是一個十一二歲的少女,已經長開了的容貌,很是美麗,天藍色的大眼睛,金色微卷的頭髮,白皙的皮膚,精緻的五官,以及此時向中年人綻放出來的柔和笑容,都恰到好處的讓人感到心情愉快。

她的聲音,更是清脆悅耳,不快不慢的說出這一句話,似乎有着極大的誠意。似乎這些人,都對她很信服,她走出來代表說話,少年中沒有一人表示反對,而另外那個少女,則面無表情的站在人羣中,不言不語。

“小姑娘太客氣了,這是我的本職工作。來吧,你們都隨我進去。”中年人笑眯眯的迴應着,招手,讓這些人跟在自己身後,隨後,來到黃泉大門前,兩隻手按在第一扇門上,認真的用力去推,不一會,門咯吱咯吱的開了。

“快進去!”中年人催促。

少年少女們連忙鑽了進去,隨後,中年人動作極快的鑽入大門,大門在他的身後快速關上。

“大叔可真厲害啊!”有少年發出驚歎。

“呵呵,小鬼,你們在這裏真的待下去,會變的更厲害的!”中年人呵呵笑道。

“真的待下去?”有人抓住了對方話中的意思。“大叔,我們現在還不能留下來麼?”

“小夥子,聽說,你們這批,也是從流星街來的吧?”中年人笑容和藹的拍了拍發問的那個少年的肩膀。Shukeju?coM看小說就去……書_客@居!“既然如此,爲什麼要問這種問題呢?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不是麼?努力的活下去吧,小夥子!揍敵客家可不需要廢物喲!”

“……”這些少年少女聽了這話,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除了那兩個少女似乎早就料到會是這樣,其他人,本來鬆下來的心,又猛地緊繃起來。

“怎麼回事?”席巴望着監視器裏的這一幕,有些不滿。

他微皺着眉,問着身旁的人。“流星街什麼時候出現這種貨色了?”

“哦,親愛的,不要看我,我已經很久沒回那裏了。”基裘正在修剪着塗得紅亮亮的指甲,見丈夫望過來,難得的沒有尖叫抗議,只是聳聳肩膀,表示與自己無關。看的出,這幾天剛剛做出一批符合心意衣服的她,心情還是很不錯的。

“這幾次的僕人挑選,都是誰去辦的?是伊爾迷麼?”席巴問身後站着的梧桐。

“老爺,前幾次都是大少爺負責的,但這一次……不是大少爺去辦的。”梧桐恭敬回道。

“那會是誰?”

“是我。”一個身影,忽然出現在這個房間裏,身前掛着寫有“一日一殺”字樣布條的銀髮老者,笑呵呵說道。

“爸爸?”

“哦呵呵呵呵,席巴,你最近一直在忙着糜稽的事情,是不是忘記了什麼?”桀諾提醒着。“伊爾迷已經十歲了,你像他那麼大的時候,已經開始接受特殊訓練了。你忘記了麼?”

“十歲……”席巴摸着下巴,望着監視器裏的少年少女們。“果然忘了呢,幸虧爸爸還記得。 綜遊戲boss危險 既然是爲了這件事,那這幾個人就先留下來吧,如果真有符合條件的,就留在揍敵客家,不符合條件的,就讓伊爾迷處理掉。”

“梧桐,去告訴伊爾迷,一批新來的僕人到了,讓他負責訓練他們,到合格爲止。”席巴轉頭,衝着站在一旁的梧桐吩咐道。

“是,老爺。”梧桐躬身。

這麼一段時間,少年少女們已經被帶到了距離主屋還有着一大段距離的管家住處。

一個帶着眼鏡,身材魁梧,面容嚴肅的男子,正站在他們的面前,投在他們身上的目光裏,帶着審視。

“就到這裏吧,梧桐管家會告訴你們,接下來該怎麼做。”帶他們來的中年人和眼鏡男打過招呼後,轉身離開。只留下這些有些無措的少年少女們,面對着一個表情嚴肅的管家。

“隨我來。”梧桐淡淡的看了他們一眼,轉身離開。

少年少女們趕緊跟上。

在他們離開不久之後,兩個小小的身影出現在他們剛纔所站的地方。

“他們也是從流星街來的麼?”

“啊,爸爸說是。”

意思就是說,你不認爲他們是了?

劉雨聽着伊爾迷平淡無波的聲音,眼睛,卻一直望着那羣人離開。

“糜稽,你對他們感到好奇?”伊爾迷敏銳的察覺到弟弟對那羣人的在意,歪着頭,看過來。

“啊,的確是有些好奇,不過,他們看上去很弱的樣子。”劉雨反應很正常的回答。

可殺手的直覺告訴伊爾迷,對方似乎隱瞞了些什麼。他的目光也投向漸漸遠去的衆人身上,歪歪頭,大大的貓眼裏,有光一閃而過。

“唉,真是麻煩啊。”回到自己房間,倒在牀上的劉雨忍不住嘆了口氣。“一下來了兩個,而且都有着神賜的異能……”她可以申請一下補貼金麼?QAQ

剛靠近那羣人時,就接連響起了兩聲提示,經過查看,發現,這次的穿越者都是女性,而且是來到揍敵客家的這批新僕中,唯二的兩個女性。

根據劉雨瞭解到的情況,第1986號主神目前仍在自我維修之中,雖然不知道在沒受到破壞前是否也如此坑爹,但眼下的情況是,劉雨只能被動的去尋找穿越者,在固定範圍內,發現目標,任務啓動,而只有任務啓動後,對方死亡,她才能算是完成任務。如果在她找到對方之前,對方已然死亡,不會給她任何獎勵。爲了避免她因私人感情,而跳過某個任務目標,一旦某個任務啓動,除非完成,否則,即便啓動新的任務,並且將其完成,也不會受到獎勵。

劉雨不是沒有想過,這或許是一個永遠也無法做完的工作……但不去做,便永遠也不會有機會離開。

她只是一個普通的人,沒有仙魔血統,沒有超越凡人的智慧,即便是拿出那些讓揍敵客家族爲之震驚的發明,也不過是通過學習那些兌換了的資料得到的結果……

也許,當有一天,她可以擁有與主神對抗的力量時,她會仿效那些傳說中的任務者,將主神操控在手中,然後,輕鬆回家……也許,在那之前,她已經完成了任務,被主神送回了現實世界……就是這些“也許”,支撐着她,讓她的心裏,一直都存着希望。哪怕只是渺茫的一個希望。

“啊,果然不該對主神這貨抱有任何幻想啊!”查詢過對方的異能,對比自己現有的能力,劉雨躺在牀上,大字型的望着天花板,忍不住切了一聲。

一個被賦予了不死初級血統,一個被賦予了天使初級血統……

那位把主神系統廢掉無數的任務者還真是大方啊,再對比一下主神系統給自己的待遇,劉雨真想問一下對方,我可不可以跳槽咩?

不過……光有能力,沒經過訓練磨合,能發揮出多少威力,那就不爲人知啊。更何況,在獵人這個世界,比起自己曾看過的那本以主神系統爲背景的小說裏,所知道的高階任務者,這裏的念力高手,實力也絕不算弱。

在這個世界,能力強大詭異的魔獸也不在少數,可不照樣被幻獸獵人治得服服帖帖?

實力強大的正式獵人進了流星街,也有可能被幾個初學念力的少年揍個半死,這個世界,有時候,實力的強大,並不只以力量大小作爲參照物,你能不能完美的將自己的力量應用得當,伸縮自如的使用出來,這纔是真正屬於自己的實力。

“……大少爺,這是老爺交代下來的。”管家室裏,梧桐恭敬的站在少年面前,重複着自己的話。“如果只是普通的僕人訓練,交給梧桐自然就可以,可老爺說,這幾個人,都資質非常優秀,打算培養成專業的殺手,所以,需要大少爺親自去教導他們。”

伊爾迷望向窗外,幾個少年少女的身影,進入他的視線之中。

大大的貓眼一眨不眨的看了一會,倒是認同的點了點頭。“啊,的確資質不錯。”

“老爺說,這幾個人,都是剛剛被拋到流星街不久,便被老爺帶回來的,所以,在體能上,心態上,都缺乏鍛鍊,請大少爺認真的操練他們。每合格一人,老爺會按B級任務的薪酬標準,支付給大少爺。”

聽到這裏,伊爾迷終於鬆口了。大大的貓眼終於轉向梧桐,在他看來,這筆生意還是很划算的。

“啊,知道了。”

估算了一下可能會浪費的時間和完成之後的酬勞,覺得比較划算的伊爾迷點頭應下了。 [綜漫]糜稽的穿越任務 姐妹情深?

shUkeju?cOm看小說就去……書@客~居&

這一邊,伊爾迷已經接下了這個在他看來有錢可賺的任務,而另一邊,被安排住下來的少年少女們,唧唧喳喳的,對周圍的一切,都感到無比的好奇。shuKeju?Com看小說就去……書%客)居*海蘭娜嘴角含笑,和這些人有說有笑的,可一旦離開他們的視線範圍,臉上便會露出淡淡的嘲諷表情。

還真是一羣笨蛋啊!真以爲揍敵客家是這麼好進的?海蘭娜用手挽了挽散落下來的頭髮,扭頭,衝坐在自己不遠處的少女露出一個友好的笑容:“妮朵,到了這裏,你還感覺習慣吧?”

那個皮膚顯得有些蒼白的少女面無表情的看了看她,沒有說話。

海蘭娜的臉上,立刻浮現出一絲受傷。

“海蘭娜,她那個樣子,你還理她做什麼?”早有少年在一旁看不過去,開口幫腔。

“就是,你處處照顧她,她還一副不領情的樣子,這樣的人,怎麼看都不像是你的妹妹啊!”

“海蘭娜,她就是欠管教,你不要理她就好了。”

海蘭娜露出一個難過的表情,忙阻止道:“你們不要這麼說她啦!她好歹也是我的妹妹,只是小時候受到的關注少,有些自閉而已。”

“海蘭娜,你總是這麼好心……”少年們本來就對那個蒼白瘦弱的少女不感興趣,眼見着眼前這個美麗少女露出難過的表情,忙爭先恐後的安慰起來。

妮朵遠遠的看着這一幕,眼睛微垂,所有情緒,都被掩藏了起來。

……

“妮朵,不要忘了你的身份。”晚上休息時,兩個少女被分到了一個房間,一開始,倒還和白天的時候一樣,名叫海蘭娜的少女笑眯眯的,彷彿十分好說話的樣子,而名叫妮朵的少女,則是表情木然,似乎不那麼好接近。直到二人準備洗澡上牀睡覺的時候,海蘭娜從浴室裏面出來,一邊擦着未乾的頭髮,一邊與即將進去的少女擦肩而過,笑眯眯的在妮朵的耳邊警告了這麼一句,隨後,依舊是笑眯眯的模樣,走到自己的牀前,躺了下來。

被她警告過的妮朵身體一頓,隨後,走入浴室,只是,身體顯得有些發僵。

不一會,嘩嘩的水聲,就從浴室裏傳出來。shUkeju?cOm看小說就去……書@客~居&

海蘭娜躺在牀上,傾聽着水聲,淡淡一笑,閉眼準備睡覺。

浴室內,膚色蒼白的少女,仰着頭,站在蓮蓬下面。

閉眼任由水流從頭頂衝下來,滾燙的熱水,衝打到皮膚上,留下一片片的紅痕。

妮朵緊緊咬着下嘴脣,兩隻手,放在身體兩側,緊緊的握着,指甲,已經深入到皮肉之中,她卻彷彿毫無察覺。鮮血,滴滴答答的從手心裏落下,掉落在地面上,又很快被清水衝得乾乾淨淨。

在她的心口那裏,一朵妖豔的不知名花朵,緩緩綻放,水氣之中,憑添了幾分詭異。

不一會,洗過澡的妮朵也從浴室裏走出來,依舊是一副木然的模樣,躺到了自己的牀上之後,很快就睡着了,不多言也不多語。和她一室的海蘭娜看到她那副樣子,不屑的暗笑了一聲,倒是沒有再去和對方說些什麼。畢竟,這一天,對於她來說,也的確夠累的了。

第二天天還矇矇亮的時候,少年少女們就被叫了起來,在後山的空地上,站成了一排。

出現在他們面前的,除了昨天的那個眼鏡男外,還多出一個年紀和他們相仿的少年,眼鏡男十分恭敬的稱呼對方爲大少爺。隊伍裏,海蘭娜保持着微笑,看着眼前的貓眼少年,眼底深處,卻隱藏着一絲厭惡。

除了她身旁的妮朵,其他人都沒有察覺到一點。妮朵目光同樣投向不遠處的貓眼少年,卻正好與對方望過來的目光對上,難得有些緊張的收回目光,換來大貓伊爾迷的若有所思。

過了一會,那幾個少年少女隨着梧桐去學習僕人該有的禮儀。

伊爾迷沒有跟過去,而是站在原地,等待着什麼。

“大哥,僕人的培訓,應該不是你的事情吧?”身邊突然多出一人,同時,一道稚嫩的聲音也響起來。

伊爾迷早就察覺到了有人隱藏在一旁的大樹後面,因爲對方氣息十分熟悉,所以,大貓纔沒有第一時間扔釘子過去。

見對方現身,伊爾迷大大的貓眼轉過來:“有提成。”

“我就說嘛,大哥怎麼會對訓練僕人感興趣……”小小少年嘴裏叼着一根草棍,雙手放在腦後,枕着手臂,靠在樹幹上,一派悠閒的模樣。“而且,這些人一看,就不是做僕人的料嘛,真不知道爸爸爲什麼會讓他們來揍敵客家,該不會是……”

上上下下打量着伊爾迷:“怕大哥你這樣的面癱臉以後找不到媳婦,所以,提前選上一批,以備來日之需?”說着,還很惡劣的露出一個=皿=的表情。

伊爾迷沉默了一下。走上前,面無表情的開始揉對方的腦袋,直到對方叫着說不敢了,這才放手。

“……除了這個,還會有什麼理由啊!我看爸爸就是有這個意思嘛!”劉雨快速的捂住自己的頭,再接再厲的說着。

自從伊爾迷負責起她的刑訊後,可能是被打習慣了,劉雨已經開始破罐子破摔的敢和伊爾迷開玩笑了。

但後果也很嚴重。伊爾迷十分聰明的也隨之改變了對弟弟的教育方針,從以前的單一恐嚇,變成了恐嚇、嘮叨、壓榨、戲弄、安撫、縱容等不同態度,隨情況不同而隨機應變的情況。

但再怎麼腹黑,到底還是個十歲多的少年,雖然近半年來,伊爾迷身高猛竄了一頭還多,劉雨和他站在一起,需要仰起頭說話,可給劉雨的感覺卻沒怎麼變過。聽到劉雨的話,伊爾迷十分難得的皺了下眉,很快,又鬆開了。“我去找爸爸談談。”

望着伊爾迷朝主屋方向走去,劉雨爬上一旁的樹,坐在樹幹上,一直望着對方進入大門,她這才重新倚靠着樹幹半躺了下來。輕輕的嘆了口氣,她感覺自己的臉皮已經越來越厚了,扮起別人弟弟的角色來,也開始駕輕就熟起來。

不一會,那羣少年少女們從房子裏出來,路過劉雨爬上的那棵大樹。

走在後面的兩個少女,一個笑容甜美的試圖與對方溝通,另一個,則有些木然的迴應着。

在她們身後,聽着二人對話的少年們,則你一言我一語的替前者幫腔。

劉雨撓撓臉,頭頂的一縷翹起來的呆毛也隨之搖晃了一下,雖然依舊習慣性的面癱着一張臉,但察覺到的問題,已經讓她好奇起來。很明顯,從這些少年的話裏,能聽的出來,這兩個穿越女,在這個世界的身份,是一對姐妹,不知道她們是否知道對方也是穿越過來的,但從眼前的情況來看,這兩個人的關係,至少是有些微妙的。

“內部鬥爭麼?”她輕盈的從樹上跳落,準備跟上去。

“糜稽。”就在這時候,身後突然響起席巴的聲音。

“爸爸?”劉雨眨巴眨巴眼睛,轉過身,看着來人。

席巴看着面前這個表情和大兒子已經有了八成相似的二子,心裏暗歎着是不是該對這兩個孩子統一進行一下心理輔導,想他席巴是何等完美的人物,怎麼會生出兩個面癱兒子呢?面上卻絲毫不顯,依舊極爲威嚴的說着:“工廠那邊出了點問題,你這就隨我去那邊看看吧。”

“好的,爸爸。”劉雨簡潔回答。

關於她的任務,是絕不能讓這個世界的人知道的,所以,不能讓他們察覺到異常。

心裏嘆息着不能及早的進行行動,她的身體上已經做了選擇,轉過身,向着主宅走去。

因爲工廠那邊的情況有些急,沒有和別人打招呼,劉雨就跟着席巴上了飛艇。

揍敵客家控有大半股份的工廠,同樣建在海上,同樣是選在一座島嶼之上,但和劉雨第一次出海時不同,這一次,她一下飛艇,就受到了熱情的招待,不僅被安排住進了極爲豪華的海濱別墅居住,而且,各種服務,都極爲的到位。

看着眼前這臺,經她推出,讓她有着一種頗爲熟悉感覺的電腦,劉雨開口問着站在席巴和她面前的工廠負責人:“首次被攻擊,是在什麼時候?”

“回糜稽少爺,是在五天前,當時,防禦網絡阻擋了對方的攻擊,技術員追蹤了過去,試圖查到對方的地址……結果,卻被對方給纏上了。”工廠負責人苦惱的回答。

“是這樣……”劉雨眼睛望着已經亮起來的屏幕,雙手在鍵盤上劈里啪啦的敲打起來。“果然,對方很厲害。”真是不簡單,在網絡出現短短不到兩年的時間裏,居然就可以掌握到自己推廣開來的黑客技術,還能攻擊到自己爲工廠設置的防禦。

這個人,會是誰? [綜漫]糜稽的穿越任務 神祕黑客

shUkeju?cOm看小說就去……書@客~居&

流星,在外面的世界,象徵着美麗。shuKeju?Com看小說就去……書%客)居*在這裏,卻只是代表着拋棄。

被神拋棄了的他們,組成了新的團體。

他們叫這個地方,流星之街。這個地方,到處都是垃圾。

他們說,丟棄任何東西在這裏,都會被容許。

他們說,這裏有垃圾.武器.屍體.嬰孩…

他們說,這個世界…捨棄的…任何東西…這裏的居民…都會全部接收。

他們說,“我們從不拒絕任何東西,所以,也別從我們手裏奪走什麼。”

……

在這個世界,不是每一個角落,都孕育着光明。不是每一個人,都可以自由的站在陽光下仰望着藍天。光明的背後,勢必會隱藏着黑暗。獵人世界電視裏,每一天都會出現的閤家歡樂的場景背後,隱藏着的,是一些人正掙扎在溫飽線上的事實。

流星街,這是一個在獵人世界歷史上,1500年前就已存在的地方。

在那裏的居民是如何生活、接受什麼教育、相信什麼,都沒有人知道。

外面的人,只有想要拉攏人才的黑幫,纔會進一步的接觸那裏。

除了他們,還有帶着高傲姿態俯視着這片世界的飛艇,它們時不時的會拋下一些垃圾在這裏。

名門罪妻,總裁高攀不起 ……

流星街,一共被分爲十三個街區,前三個街區,因爲黑幫勢力的盤踞,有着初具規模的城鎮建築、街道、酒吧、旅館,甚至還有着各種足以媲美外面世界的娛樂場所。在這裏生活的人,大部分都是黑幫成員,能安全來到這裏進行消費的,也多是流星街的強者。弱者來到這裏消費,很可能一頓飯的時間不到,就從主顧,變成了被消費品。

所以,對於大部分流星街人來說,這三個街區,是無比危險的地方。Shukeju?coM看小說就去……書_客@居!

這裏的街道,是乾淨的,這裏的房屋,和外面一樣,建造的堅固、美觀,每天晚上,街上都會有衣着暴露的女人出來招攬生意,黑幫成員也會在這時候,釋放一天的緊張情緒。

而在這三個街區的外面,其他的十個街區,生活在那裏的人,纔是真正的流星街居民,他們時刻都要爲生活奔波。

越是靠近前三個街區的區域,高手就會越多,廝殺爭鬥出現的次數雖然不比靠外的街區更多,但破壞力和戰鬥水準,卻是大大提高了。相對的,生活在前幾個街區的人,他們得到的資源也會更多一些,生活也會過的好一些。

而處於流星街最外圍的第十三區,是離外面世界最近的區域。相對來說,這裏的危險要少一些,在流星街裏,算是實力最弱的一個街區了。生活在那裏的,都是剛剛被拋棄到流星街的人,他們除了撿拾生活垃圾外,沒有其他的生活來源。而那裏的垃圾,也是整個流星街裏最骯髒,最沒有價值的生活垃圾,爲了一顆酸臭的蘋果,就可能引發一場血鬥,死上幾個人。除了偶爾找到些吃的外,其他的有用垃圾,扔到這裏的並不多。

如果有了些實力,爲了獲取更強大的力量和更多的資源,人們就會繼續向流星街裏面走去,進入第十二區後,情況就會有所好轉。

至少,在這裏,開始出現了一些廢棄的破舊集裝箱、鐵皮、磚木之類的東西,可以讓人們搭建起來,遮風避雨。時不時的還會找到一些有用的東西,比如,鐵棍,比如,破損的菜刀之類的東西,這些東西,在外面世界裏的人看來,只不過是些再普通不過的垃圾,可在流星街的人看來,它們卻是極爲有用的資源。有了它們,就有可能在戰鬥中活下來。所以,這些物資,在流星街裏是十分珍貴的。

流星街的十三個街區裏,除了前三個街區外,其他的街區,都時刻籠罩在有毒氣體之中,雖然這些有毒氣體不會直接使人致命,但卻會慢慢的影響到人的呼吸系統,從而,使身體的各個器官逐漸壞死。出現各種疾病的機率,也是很高的。除非逐漸變的強大起來,然後完全適應了這種環境,否則,死亡是早晚的事情。

因爲這個地方的環境十分惡劣,爭鬥廝殺也是無處不在,在這樣的情況下,反倒容易出現一些素質優秀的高手,他們身手敏捷,反應迅速,殺起人來,也是極爲的狠辣。外面世界的黑幫組織,很多大幫派,都願意爲這裏的一些人才提供武器、資源,招攬培養這些人才,讓他們爲己所用。這其中,被招攬過去的,還有一些有着特殊技能的人員。

比如,在外面世界,已經開始流行起來的電腦,網絡,在流星街的前三區,也已經開始出現了。因爲流星街裏不缺乏天賦過人的孩子,這些人又從小被黑幫培養,完全被黑幫掌握在手裏,不同於外面世界的那些天才,他們更容易取得黑幫的信任。一些天才,就這樣,開始學習電腦技術,並逐漸,走上了專業技術人員的道路。

一九八六年十月六日,晚上七點二十三分,流星街三區的一棟大房子裏,一臺臺式電腦的屏幕上,忽然閃過一陣刺眼的光,隨後,鋪滿半個屏幕的古怪字體,就這麼大刺刺的出現在了少年的面前。

“啊咧,果然厲害。”少年大約有着十歲左右,模樣看起來十分無害,可愛純真的一張娃娃臉上,一雙碧綠眼睛,極爲的耀眼。如果不是他的頭髮很短,穿的也是男孩子的衣服,倒是很容易讓人誤會他是一個女孩子。此時此刻,這個碧眼少年就正坐在電腦前面,雙手劈里啪啦的敲打着鍵盤,眼睛則一眨不眨的盯着屏幕。

直到一大段程序直接輸送過去,他才咧開嘴,開心的笑了。“呀呀,看你怎麼辦。”燦爛至極的笑容,就彷彿是發現了什麼有趣的玩具。

屏幕對面,劉雨眼睛眨巴了眨巴,對方的這次反擊,倒是出乎她的意料。

看的出,對方的實力很強,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學到這個程度,的確是個了不起的人。

只不過,她比對方強在擁有更多的資料,所以……

右手在鼠標上輕輕一敲,已經打好的程序被輸送過去……

“啪!”這一天,在三區的一所房子裏,發生了輕微的事故,一臺電腦,徹底宣告報廢。

看着冒起黑煙的電腦,碧眼少年卻笑的更開心了。

撓撓頭,他衝聞聲趕過來的兩個黑衣男子露出不好意思的表情:“呀呀,抱歉啊,這臺電腦已經報廢了。”

兩個黑衣男子互相對視了一眼,一個留下來站在原地繼續監視着,另一個人則轉身出去。

lixiangguo

傅僉站立在關城之上,手撫着關牆上的青磚,他的目光深邃而幽遠,極目遠眺,三晉大地,一片蒼茫。

Previous article

趙淑嘆了口氣,皇祖母定是不想讓人知曉她對郝澤凱做了什麼,可她還想被人查出來呢,被查不出來消息一散,看那些人還敢來惹她不,想來刺殺太子,也得掂量掂量自己的命是不是有九條!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