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這些人非常了解史密斯家族的野心,沒有拿到傀儡王之前,史密斯家族可能還會忌憚這些大家族的勢力,但是如果真的讓雅典娜拿到了傀儡王,那後果簡直不堪設想。

殷成華此時也表情絕望的嘆了口氣,他現在也只能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陳天一個人的身上。

陳天拿到了傀儡王,事情還能有所轉機。

陳天如果輸給了吉田,那一切就都將結束了。

此時在場的那些人心裏面竟然全部都開始為陳天加起了油。

陳天不僅僅是殷家一家的希望,也是其他幾個大家族的希望。

……

山洞裡面,陳天逐漸將自己的識海修復完善,如果是普通人碰到了這樣的情況,最少也得需要幾個月的時間去修復識海。

但是因為九重天道決的緣故,陳天可以盡情的吸收山洞裡面的靈魂之力,所以他修復識海的速度非常驚人。

陳天猶豫了一下,準備邁著步子繼續去追趕吉田。

而陳天剛才想到最好的辦法那就是自己想辦法靠近吉田,然後利用自己肉身強悍的這個有點殺死吉田,並且拿到吉田的避魂鏈。

這樣的話,陳天才有希望拿到傀儡王,要不然陳天今天就算是沒有死在吉田的實力,他也絕對沒有希望拿到傀儡王。

「刷!」

但是就在這個時候,山洞入口的位置突然傳來了一陣響動。

「竟然還有人進來?」

陳天聽到響動以後,連忙扭頭看向了自己的身後。

但是當陳天看見自己身後的人以後,直接愣在了原地,因為進來的不是別人,正是之前陳天在第四層救下的那個愛麗絲。

「陳先生!」

愛麗絲在進入到了山洞的第六層以後,似乎是有些承受不住第六層那強大的靈魂威壓,表情十分痛苦的沖著陳天喊了一聲。

陳天看著愛麗絲愣了一下,連忙問道:「你怎麼進來了?快點出去!這裡的靈魂威壓不是你能夠承受的……」

「陳……陳先生,我……我……」愛麗絲張嘴想要跟陳天說話,但是無奈靈魂攻擊實在是太過於強大,此時她根本就沒有辦法說出話來。

陳天猶豫了一下,直接走到了愛麗絲的身邊,幫助愛麗絲分擔了一部分靈魂攻擊。

「你進來幹什麼?」陳天皺著眉頭沖著愛麗絲問道。

「陳……陳先生,我剛才在那兩個人的身上找到了避魂鏈,我是進來給您送避魂鏈的!」

愛麗絲低聲回了一句,然後直接把自己手上的避魂鏈摘了下來扔到了陳天的腳底下。

「……」

陳天在看見避魂鏈以後,忍不住愣了一下,然後低聲說道:「謝謝你了!」

「應該是我謝謝您,是您救了我!」

愛麗絲看著陳天努力擠出了一個笑容,然後便轉身奔著第五層山洞跑去。

陳天看見愛麗絲離開了以後,彎腰從地上撿起了避魂鏈。

當陳天帶上避魂鏈以後,他明顯感覺到山洞裡面的靈魂攻擊以及靈魂威壓瞬間就小了很多。

「沒想到這個東西竟然會這麼有用,看來我對魂師的世界了解的還是不夠多啊!」

陳天輕聲感嘆了一句,然後直接邁著步子奔著吉田的位置追了過來。

此時距離傀儡王已經緊緊就剩下不到五米的距離了,但是這五米對於現在的吉田來說實在是有些太過遙遠,走到這裡已經幾乎用盡了吉田身體裡面的所有力氣。

山洞裡面的靈魂威壓恐怖到了吉田都沒有辦法承受的地步,吉田感覺自己每走一步就好像是經歷了一場大戰一樣。

但是他依舊沒有選擇放棄,表情痛苦的挪動著自己的身體。

「咣當!」

就在吉田馬上要抬起自己右腳的時候,因為體力不支,整個人直接跪在了地上。

吉田的膝蓋狠狠的砸在了地上面,直接在地面上砸出了一個巨大的深坑!

「該死!」

吉田咬著牙低聲罵了一句,然後掙扎著想要站起來,但是掙扎了很長時間依舊沒有辦法站起來。

「既然你沒有本事拿到這具傀儡王,那就讓我來拿好了!」

就在這個時候,吉田的身後突然響起了一個聲音。

吉田聽到這話以後連忙扭頭看向了陳天的位置,臉上的表情異常恐懼。

「你……你的識海竟然……竟然已經修復了?」

吉田一眼便能夠看出來,陳天現在已經恢復如初了。

「沒錯我的識海已經修復了!」

陳天表情隨意的回了一句。

「這……這這麼可能?你是怎麼做到的?你到底是什麼人?」吉田看著陳天,眼神之中閃過了一絲恐懼。

「我是你不應該惹的人!」

陳天看著吉田,語氣平靜的說道。 聽著李枵怒吼「果然是有了野男人就迫不及待將他踹開」,以及譚痕依隱隱的響起的聲音,風玫好心情地去往書房。

作為國師,確實是有許多事情要處理的……

可是等到看到書桌上的一堆文件,翻了幾份后,風玫開始雙手托腮——

發獃。

不想干,想罷工。

好討厭工作啊!

她是來玩的,為什麼要工作?!

唔,國師府有權有勢有錢的,她還這麼拚命幹嘛?看能讓夜九翎這個帝王登門拜訪還乖乖地在正廳等著,並且不敢坐主位就能看出來……雖然現在這個帝王是冒牌貨。

想到那個冒牌貨,風玫覺得有些腦仁疼。

她大致已經能猜出來對方的攻略者身份了。原劇情中夜九翎在雅風死了后痛苦後悔,能夠召喚來任務者也正常。她用自己是男人暫時穩住了夜九翎,但是……任務者,一般都是為了完成任務不折手段的,可不是這麼容易打發的。

要不……她捲款私逃、啊呸,是微服私訪體察民情去吧?

可是……風玫的神情有些糾結一一

那個人還在這裡啊。

好一會兒,她喚來管家:「府內可有丞相的相關資料?」

管家點頭:「有的,大人現在可要?」

「去取來吧。」不可否認,因為他在這裡,她不想走。

管家離開后,風玫撐著下巴,想著之前正廳中似乎一直沒有睡醒的男人——絕世唐門www.jueshitangmen.info

池月那個世界開始,以及寧非那個世界,他的目標很明確,就是殺她。可是,到了上個世界,他沒有絲毫要殺她的意圖,甚至……他似乎真的只當自己是那個世界的人。

不僅是忘記了之前經歷過的世界,甚至連自己是任務者的身份也忘記了嗎?

這一次,似乎是又不記得呢。

「大人,所有有關丞相的資料都在這裡了。」

管家的話讓風玫收回了思緒,她打發走了管家便開始查看源於原柝的資料——

原柝,二十二歲,風鳴國丞相。

原家世代為相,原柝出生時體弱被高人遊歷路過時帶走,他十二歲那年,丞相攜同丞相夫人以及他八歲的妹妹死在丞相府。

府內跡象顯示,是丞相與其夫人在殺了女兒后又先後自殺。

原柝十二歲回歸,一年時間名震帝都,三年時間官拜丞相。

不是繼承,而是以自己的能力坐到這個位置的。

對其父母妹妹的死亡,他回歸后似乎接受了均為自殺的說法,從未去查探過這件事。

丞相雖年少,卻沒有任何人敢對其小覷,從他回歸到拜相,任何與他作對的人都落了個身首異處的下場。

而帝王對其極為信任與偏寵,政事讓讓其他人抓耳撓腮不得其法的事情少年丞相總能一針見血地指出要點,心情好了,也會提出讓人拍手叫絕的方案來。

但是,少年丞相大多時候都是呆在丞相府不出門的,無他,只因其先天有疾,出生時就體弱,後來雖然被高人帶走活了下來,卻落下了嗜睡的毛病。

所有人眼中的丞相,走路似乎都是睡著的。

少年丞相的困,是那種你看著都能覺得他真的很困的,所以連帝王也對其十分的體量,除非有大事,少年丞相甚至是不用去上早朝。

雖然,即便是在早朝上,丞相也大多時候是睡著的…… 「你是我不該惹的人?」

吉田聽到陳天這句話以後,眼神之中閃過了一絲憤怒,他這輩子還從來沒有人如此挑釁過他。

「小子,你知道不知道你現在在跟什麼人說話?」 超級驚悚直播 吉田表情十分憤怒的沖著陳天問道。

「什麼人?」陳天淡淡反問了一句。

「我是島國第一魂師家族吉田家族的人,你竟然說我不該惹你? 有種別纏我 還真是可笑!」吉田語氣十分不屑的說道。

「吉田家族?」

陳天愣了一下,然後輕輕搖頭笑著說道:「不好意思,我從來沒有聽說過什麼吉田家族!」

「你……你……」

吉田聽到陳天的這句話氣的渾身發抖,瞪著眼珠子看著陳天喊道:「你竟然敢侮辱我的家族?」

「我侮辱你的家族,你能怎麼樣?」

陳天語氣平靜回了一句。

「小子,我原本是打算饒你一條命的,但是既然你主動送上門來,那也就別怪我不客氣了!」

吉田看著陳天大喊了一聲。

下一秒,一陣無比強大的靈魂攻擊直接奔著陳天襲來。

但是這一次陳天早就有所準備,而且再加上陳天現在也擁有了避魂鏈,所以吉田對他的靈魂攻擊基本上就是沒有任何效果可言。

吉田看見陳天站在原地一動不動以後,眼神之中閃過了一絲不解,隨即連忙低頭看向了陳天的手腕。

「避魂鏈?你是從哪裡弄來的避魂鏈?你……你怎麼可能有這個東西?」

吉田表情激動的沖著陳天問道。

剛才吉田明明記得陳天並沒有避魂鏈,但是此時陳天手上竟然多出了一條,吉田感覺自己就好像是見到了鬼一樣。

「這是外面那兩個人給我的!」

陳天淡淡回了一句,然後繼續說道:「沒想到避魂鏈這個東西竟然這麼神奇,真的可以抵擋住所有的靈魂攻擊……」

說完這話以後,陳天直接邁著步子奔著吉田的位置走去。

吉田心裏面非常的清楚,自己的靈魂攻擊對於陳天來說已經沒有任何效果了,如果一旦讓陳天靠近自己的身體,那陳天絕對會殺死自己。

所以吉田本能的想要往前面走,但是無奈前面的靈魂威壓實在是太大了,吉田根本就沒有辦法挪動自己的腳步。

此時的吉田明顯就是出於一個進退兩難的尷尬情況中。

「踏踏踏……」

陳天的腳步聲越來越近,吉田臉上的表情異常恐懼,因為他知道如果按照陳天現在的行動速度,陳天很快便能夠追上自己。

「你不要過來!我告訴你,你不要過來,你要是再往前面走一步,小心我對你不客氣!」

情急之下,吉田沖著陳天大喊了一聲。

「呵呵,你到底有沒有弄清楚情況,現在到底是你對我不客氣,還是我對你不客氣啊?」

陳天聽到這話以後淡淡一笑,但是依舊沒有停下自己的腳步。

「你不要以為我現在沒有辦法對你進行靈魂攻擊,我就奈何不了你!」吉田此時還在威脅陳天。

大牌女編劇:首席的十年專寵 雖然他心裏面非常的自己現在的處境十分危險,但是他也只能希望陳天不要繼續接近自己。

而陳天直接選擇無視吉田的這些話,面無表情的奔著吉田走去。

吉田身體開始微微的顫抖了起來,臉上寫滿了恐懼。

……

山洞外面。

雅典娜看著電腦屏幕,原本洋溢著笑容的俏臉,此時竟然開始變的異常緊張,因為她發現原本還停滯不前的陳天,此時竟然又動了。

而且速度非常快,相反吉田那邊卻站在原地一動不動了。

夫人每天都在線打臉 「這是怎麼回事?吉田為什麼站在原地不動了?這是怎麼回事?難道是吉田大師那邊出現了什麼問題?」

婚途漫漫 雅典娜突然大喊了一聲。

殷青聽到這話以後連忙跑到了雅典娜的身邊,當她看見陳天此時已經正在逐漸的接近吉田以後,臉上的表情十分激動。

「太好了,陳公子馬上就要超越吉田了,陳天要拿到傀儡王了!」

殷青高聲喊道。

「啪!」

雅典娜聽到殷青的這句話以後,直接轉身反手便是一個耳光狠狠的抽在了殷青的臉上,然後表情激動的喊道:「不要在這裡白日做夢了,那個人絕對不可能超越吉田大師的!」

「你怎麼知道陳公子不會超越他?」

殷青看著雅典娜冷笑了一聲。

「就算這個人超越了吉田大師那又能怎麼樣?最後能夠拿到傀儡王的還是我們史密斯家族,你們這些人永遠都不可能拿到傀儡王!」雅典娜此時似乎是有些氣急敗壞的喊道。

「我早就跟你說過,陳公子不會用傀儡王換我們幾個人的命的,而且如果你要是敢殺死我們,陳公子絕對會給我們報仇的!」殷青不卑不亢的沖著雅典娜說道。

雅典娜此時根本就沒有心情關心這些東西,目不轉睛的看著電腦屏幕上面的畫面。

……

山洞內。

陳天終於走到了吉田的身後。

吉田扭頭看向了自己身後的陳天,臉上的表情異常恐懼,結結巴巴的說道:「你要……你要對我做什麼?我告訴你,我可是吉田家族的人,你要是殺了我,吉田家族絕對不會放過你的,我們家族裡面有非常多的魂師也有非常多的武者……」

「你這是在威脅我嗎?」

陳天眯著眼睛輕聲問道。

「我……我……」

吉田看著陳天猶豫了兩秒鐘,然後高聲沖著陳天喊道:「傀儡王我不要了,我求求你了,放過我吧,傀儡王我不要了還不行嗎?」

「傀儡王這東西本身就不是你們的,你們只不過就是個無恥的強盜而已!」

陳天一邊說話,一邊將自己的右手緩緩放在了吉田的腦袋上面。

「你……你到底要幹什麼?」

lixiangguo

花臂男的喉中發出了咆哮,他沖著身後一揮手:「都在發什麼呆,動手啊。」

Previous article

而此時,前方別墅大門前,一位身穿白色長袍,面露恭謹之色的青年急忙從別墅內走出,在看到葉飛之後,同時走山前來。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