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這些人一個個長相極為俊美,穿著黑色的長衫,看起來都是二十歲左右的樣子,有男有女,身材很是高挑。他們每一個人的身上都散發著絲絲黑氣,每一個人都帶著一種讓人不安的氣息,那是最為原始的殺戮之氣、貪婪之氣、糜之氣等等各種負面氣息的綜合,給人不寒而慄的感覺。

為首的是一個身高近兩米的年輕男子,只見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氣,陰聲尖笑道:「我們,終於出來了!這個世界是我們的!是我們的!!」

「吼!」

百萬人同時發出類似於野獸般的吼叫,面孔極度扭曲,俊美的容貌也隨之變地猙獰起來,一如那血腥的聲音一般另人戰慄。

領頭的年輕男子陰陰一笑,自語道:「嗯多虧了那個人類呢,竟然能調動六道輪迴中的幽冥之氣破開空間,若非如此不知要什麼時候才能出來。如果遇到他,給他加入本族的機會」

他後面一字排開四男兩女,顯然是只比他的身份低上一籌的領袖級人物,從他們身上散發的氣息就可以感覺到強大!

其中一個相貌妖異的男子尖笑道:「王,這裡還有很多生魂呢,我們」

「嗯」那個被稱為王的年輕男子皺了皺眉頭,低喝道:「這裡是天道所划的六道輪迴,櫻,你想死么?敢在這裡胡鬧?離開這裡,外面的世界都是我們的!走!!」

在王的帶領下,超過百萬道人影以恐怖地速度衝出通道,衝出幽冥嶼,出現在冥海上空。

頓時,無數鬼修感受到一股詭異的能量擴散開來,紛紛從四面八方飛馳過來。

那是不同於鬼修的冥力,冥力只是能量屬性上偏重於陰寒,而這種能量卻是讓鬼修都感到畏懼。充滿了血腥的殺戮,是所有負面氣息的結合體,彷彿是智慧生物的所有邪念糅合為一的產物。

數百萬鬼修把這群怪人圍在中央,煌極鬼帝死死地盯著王,沉聲道:「閣下是什麼人?」

「我?」王嬌媚的一笑,緩緩抬起瑩白如玉的手掌,仔細地轉來轉去看著,根本不瞧煌極鬼帝一眼,淡淡地說道:「我,阿修羅域之王,你又是誰?」

「阿修羅域?」煌極鬼帝心裡一滯,喃喃道:「本座從來沒聽過這個地方,你到底是誰?」

王輕輕地嘆了口氣,收回手掌,瞥了瞥煌極鬼帝:「人類,存在慾望,入六道輪迴轉世重生,便會洗去生前種種慾念,而這些慾念去了哪裡?當然,就是進入了阿修羅域,而本王,就是第一個由慾望凝聚成的阿修羅域的第一個生命體,也就是他們的王。好了,我已經回答了你的問題,而你卻沒有回答我的問題,所以,你去死吧!」

出掌如電,不著半絲力氣,就那麼輕描淡寫的一掌按出,充盈著黑氣的掌影印在了煌極鬼帝的胸口上。連半點反抗的餘地都沒有,煌極鬼帝由能量凝結成的身體當空爆開,只剩一團綠熒熒的失去了魂魄的金丹。

王張口一吸,金丹如箭般飛了他的口中,微閉著眼睛露出一抹貪婪的微笑,揮手冷喝:「殺!很美味的能量,這裡將是我們的領地,殺光他們!嘎嘎」

幽冥嶼旁邊的天空被染成了血紅色,百萬阿修羅在短短五息內把數倍於他們的鬼修屠盡,把他們的金丹吞噬。接著是更多的鬼修如潮水般從四面八方湧來,接著,又是更為慘烈的屠殺。

是的,屠殺,一面倒的屠殺!

阿修羅實力之強遠遠超越這些鬼修,即使最弱的也有相當於大羅金仙中後期的實力,其中更有近百個擁有仙帝實力的高手。至於王和他手下的四男兩女,他們沒有出手,也沒人知道他們的實力到底達到了怎樣強大的地步!

「老鬼!你你怎麼了」

九冥鬼帝從修鍊中驚醒,被煌極鬼帝的死亡驚醒,也是被那血腥殺伐的氣息驚醒。這是和他一起修鍊了無數年的老兄弟,所以,他要為他報仇。

兩名前來報信的鬼君連忙拉住他,跪在他面前,痛聲道:「您老人家快走吧!煌極大人連一招都擋不住,這些妖魔根本不是我們能對抗的,您如果也去了,我們鬼修一脈就要真的湮滅了。求您!把這個消息帶出去,帶給清華前輩,帶給仙界所有的高手。這些人才是真正的魔鬼,如果不消滅他們,三界將陷入史無前例的劫難!」

說完,咚咚咚的連叩響頭。

紅色的鬼火從九冥鬼帝的眼睛中噴射出來,怒火在瘋狂地燃燒著,但他只能壓制著,大聲喝道:「傳訊冥海鬼修所屬,全部隨我撤離冥海!」

「大人!」一個鬼君顫聲道:「對方實力太強,我們根本撤不了啊,現在根本就是用數量在填,只為了讓您能安全離開,把消息帶出去。 天國的水晶宮 一旦我們撤離,面臨的就是無止境的追殺,死傷的速度會更快!」

九冥鬼帝的身上燃起熊熊烈焰,尖聲長嘯:「難道是天要亡我鬼修一脈?天啊!我們到底做錯了什麼?我們從不濫殺一人,我們固守本分待在這冥海億萬年,這都是為什麼啊」

懸浮在半空中,抱著手臂看著廝殺的場景,王的臉上頓時露出滿意地笑容。後面站著四男兩女一副恭敬地樣子,不過從他們貪婪的神色可以看出,他們同樣在期待著吞噬那些美味的金丹。

一個女阿修羅獻媚地遠遠飛來,恭敬地捧著幾顆還帶著溫熱氣息的金丹,跪倒在王面前:「王,這是剛剛搜集的能量最強的金丹,請您服用。」

王淡淡地擺了擺手,冷聲道:「本王只要帝級金丹,這些給梟他們吧。」

頓時,站在他後面的六個人連忙衝過去,把那幾顆金丹抓過來吞了下去,臉上頓時流露出極為享受的神色。

突然,王的臉色一喜,大笑道:「竟然還有一個帝級的,爻,給我把他的金丹取來!」

那六人中頓時有一個英俊的男子走了出來,向王深深行了一禮,身影憑空消失了。

千萬里開外,九冥鬼帝心神遽然緊繃,身形連忙閃開。

「轟!」

一個小巧地黑色掌影憑空按在他先前的立足之處,整片虛空瞬間化為齏粉,就在那漸漸合攏的破碎虛空中,一道身影慢慢地走了出來。

臉上帶著邪異的笑容,英俊地,甚至有點美麗地爻看著九冥鬼帝,微微一笑:「王說,讓我來取你的金丹。」

「大人,快走!」

一聲暴喝,兩名鬼君飛身撲向爻,毅然決然。

爻輕輕地搖了搖頭,瑩白如玉的手掌輕描淡寫的按向兩名鬼君,在他眼裡,小小地兩個鬼君只是螻蟻。

就在這時,兩名鬼君發出凄厲地尖笑聲,灰色的流光中竟然爆發出璀璨的金色。燃燒靈魂,燃燒金丹,燃燒冥力,燃燒了他們所有的一切,化為一瞬間的爆發!

一聲巨響中,爻驚訝地看著被撕開一個半寸傷口的手掌,英俊地臉蛋扭曲著,變地極度猙獰:「該死的!兩隻小小的螻蟻傷了我!他們竟然傷了我!!」

「大人,快走啊!我們頂不住了!!」

數以百計的鬼修高手沖向爻,燃燒了一切,就像曇花般的瞬間燦爛。又有成千上萬的鬼修從四面八方衝過來,沖向爻,用他們的生命試圖阻止對方片刻。

九冥鬼帝眥目盡裂,發出尖耳的慘笑聲,轉身向北方遁去,轉眼間已沒了蹤影。

離去的消息以特有的方式傳遞開來,冥海鬼修上演了最為壯烈的篇章,億萬鬼修開始了一場自殺式的反擊。燃燒一切可以燃燒的能量,即使是魂飛魄散,也絕對不給敵人留下金丹,不給敵人留下一丁點有用的東西

逃離了那片能量暴虐的區域,九冥鬼帝開始使用虛空閃飛遁,當初與嵐風分別時,他從對方口中得知了天幽星的位置,那裡就是他的目的地。

冥力飛快的流失,沒有丹藥補充,沒有冥力可供吸收,能量在銳減的同時得不到任何補充。

三個月之後,還有一半的路程,然而,九冥鬼帝體內的冥力只剩下不到一成!

「蒼天啊!難道連最後一點希望都不給我嗎?難道」九冥鬼帝凄然一笑,顫聲道:「就算修鬼一脈斷絕,也不能讓那些王八羔子得逞,消息一定要傳給清華道兄!」

身形一轉,遙遙向一顆仙氣極為濃郁的星球撲去,心神緊鎖著一名仙君高手,一個星空大挪移出現在那仙君旁邊。

以他鬼帝期的實力,對方根本來不及反應,由冥力幻化的手掌印在那仙君的額頭上。

灰白色的氣流盡數飛速灌入仙君體內,九冥鬼帝的身影慢慢地模糊起來,不一會就消失了,而那名仙君的臉上卻流露出悲哀的神色。

光影閃爍間,虛空閃發動,一顆金丹丁冬一聲落在地面上。

仙君飛速向北方馳行,嘴裡喃喃道:「移魂換魄,我九冥竟然要用禁術,強行毀滅別人的靈魂,把自己的魂魄注入別人體內。修為下降一個大境界,再也無法恢復鬼修之身了,也許希望冥海里的小崽子們還能倖存一些吧,否則鬼修一脈真的要斷絕了」

是的,為了能完成最後的使命,他不得不使用鬼修一脈的禁術移魂換魄。移魂換魄的對象至少要比自己低一個大境界,從此之後,世上再也沒有九冥鬼帝,同時仙界也少了一個仙君,多出一個九冥仙君。

他可以使用仙力了,但他不得不放棄自己的修為,就連金丹也沒用了,因為那是鬼修的金丹,裡面存在的是冥力。實力整整下降了一個大境界,這樣的落差太恐怖了!

瘋狂地施展著虛空閃,不停地從儲物法寶里取出補充仙力的丹藥服下。幸虧奪舍的對象是仙君高手,儲物法寶里的靈丹才足夠他使用。

虛空閃,最高階的空間轉移法門,事實上在長途跋涉中只要有足夠的仙力做後盾,同等距離下仙帝和仙君所用的時間是差並不是很大。

原因很簡單,虛空閃每一次的挪移距離根據修為高低大不相同。但反過來說,即使仙君要十次挪移才能達到仙帝一次的距離,可是每一次之間的間隔並不大,一次接一次不停息的十次相比起一次,時間差距也大不了多少。

時間過去了近四個月,九冥出現在吟琴星域北方。

「站住!」

一道光影閃過,飛劍遠遠地指著九冥,一個中年男子冷喝道:「飛星宗區域,任何人不得靠近,你是何人?」

九冥心裡一驚,以他對各階高手氣息的了解,眼前這明明就是一個仙帝級別的超級高手。連忙拱手道:「在下九冥,飛星宗可是清華道兄宗門?」

「九冥?」那仙帝皺了皺眉,低聲道:「沒聽過這個人,小子,你該不會是四方大帝派來的姦細吧?」

九冥性格急噪,加之一系列的突發變故,他根本沒心情和這人羅嗦,直接喝道:「尊駕只管告訴清華和沉龍兩位道兄,便說冥海故友造訪,有緊急大事相告,遲則有變!」

那仙帝一楞,疑惑道:「冥海?這事我倒是知道,可你明明是仙人,哪裡又是什麼鬼修!」

「你」九冥氣地把牙齒咬得格格作響,尖聲叫道:「老子是九冥鬼帝!老子一路趕來,哪裡有那麼多冥力支持?為了這個消息,老子甚至用了禁術,修為掉了一個大境界!此事關係三界存亡,若是耽誤了你這混蛋能承擔責任么」

他一口一個老子說得仙帝臉色大變,怒喝道:「你敢對本座不敬?找死!」

一道匹練飛出,以他仙帝階的實力含怒一劍,仙君初期的九冥哪裡是對手?連抵擋的時間都沒有,只能閉目等死。

突然,就在那劍芒近在眼前時,赤紅色的劍罡把對方的攻擊悉數破去,沉龍的身影站在了九冥面前。

心裡一松,本族被屠的憤怒和長途跋涉的心神消耗同時襲來,九冥當場昏死過去。 「什麼」

沉龍驚呼出聲,整個大殿里聽完九冥講述經過的人,齊齊神色劇變。

百萬之眾儘是高手,煌極鬼帝連對方一招都擋不住。一個沒有感情,沒有憐憫,只為殺戮而生的種族,以吞噬金丹能量為目的的侵犯,這將會給三界帶來怎樣的災難

剛剛從協助嵐風修鍊中趕來的卿顏蛾眉緊蹙,沉聲道:「他們是從何而來的?」

九冥搖了搖頭,臉上只剩下悲哀,嘆道:「從何而來我也不知道,據前方傳來的訊息所知,他們不屬於仙、妖、魔、鬼四類,不屬於我們已知的生命體修鍊而成,而是由慾望所化。六道輪迴控制凡人投胎轉世,轉世之前就會洗去靈魂生前的各種記憶,而這些記憶中也包括了種種負面的慾望。久而久之,這些慾望凝成人形,以更多的慾望增強自身,形成這些強大的阿修羅。」

卿顏緊緊地抿著嘴唇,思索了好久,沉聲道:「我去喚醒嵐風!」

正在修鍊中被卿顏以密法強行喚醒,嵐風在得知整件事之後差點被暈過去。這才過去兩年多,還以為待到修鍊有成,結束最後的恩怨就能過上逍遙日子,誰知竟然出了個聽都沒聽過的阿修羅域。

沉默之中,九冥突然說道:「我想起一件事來! 殿下強吻小丫頭 當初在六道輪迴的通道中,我無意中發現有一個裂縫,就是清華道兄那一劍劈開的空間裂縫。四方大帝已經離去,就連清華道兄也去了六道輪迴主空間,而那道裂縫並未消失。我當時還以為是錯覺,現在想來,會不會和那裡有關係?」

沉龍搖了搖頭,說道:「不可能吧?難道破開一個空間裂縫很難么?這和阿修羅域又有什麼關係?」

「不!」

九冥沉聲道:「六道輪迴里的空間非常穩定,一般人根本不可能破開那裡的空間。因為進入六道輪迴之後,任何人都無法調動外界能量,實力會大大降低。」

嵐風頓時楞住了,喃喃道:「難道是我打開了阿修羅域的出口,把他們放了進來?這這是我害了冥海的同道,是我害了三界」

看著他神色間的懊惱自責,卿顏連忙說道:「這一切都只是猜測,風,不要自責,眼前我們最主要的是把這些邪惡的生物殺死!」

「我」

「清華道兄!」九冥直接打斷了他的話,怒聲道:「就算剛剛說的都是真的,那也是你無意而為,現在不是追究責任的時候。這群畜生滅絕了我鬼修一脈,一定不能讓它們好過!」

嵐風幽幽地嘆了口氣,緩緩地閉上了眼睛,過了好一會,咬牙道:「事情已經過去了半年有餘,恐怕冥海的戰鬥早就結束了,按照正常的思路,阿修羅族應該正在南極大帝雷泯的轄地里肆虐。阿修羅族實力極強,如果讓它們這樣個個擊破,最終整個仙界必強淪喪,我建議與四方大帝聯手,諸位覺得怎麼樣?」

火無名冷冷一笑,搖頭道:「你說得容易,先不說他們會不會答應聯手,就算是真的聯手了,以彼此之間的罅隙,又如何做到真正的聯盟抗敵?你不怕他們在被后捅刀子?」

「不會!他們絕對不會!」眸子里射出自信的光芒,嵐風堅定地說道:「我們這邊處於極北之地,阿修羅族只為屠殺而來,必定是地毯式攻擊。那麼,最先受到攻擊的必然是南方,直到把雷泯的轄地屠戮一空之後,再繼續進發,總之我們這裡是最後一個被攻打的地方。」

「而且」

博隆真人臉上帶著一絲陰險地笑容,嘿聲道:「半年多時間,我想雷泯已經吃盡了苦頭,損兵折將了。聯手倒是沒問題,但是不能由我們主動要求,而要他們來找我們。個中關礙四方大帝不可能不清楚,我們只需要等待就行了。」

嵐風沒再說什麼,再次進入了修鍊之中,等待四方大帝主動要求聯盟。

他必須抓住每一分每一秒的時間去修鍊,近兩年時間,他剛剛突破到仙帝中期。如果只是對付四方大帝,加上卿顏聯手,他有八分的把握可以勝過對方。

然而,現在要對付的是阿修羅族,那是他根本不了解的對手,但它們的實力無疑是強大的。一招擊斃煌極鬼帝,只要達到了仙帝後期的實力都可以做到,可是在不使用任何武器的情況下,那麼輕描淡寫的一掌就做到,他自問沒那麼本事。

也就是說,對方的實力極強,至少阿修羅族的王是個強大的對手!

乾坤星域,雷泯大帝轄下的南部星域。

五顏六色的劍芒或長或短,最長的竟能曳出百萬里的光芒,把整個虛空中的星辰之光完全掩蓋了。

各種各樣的法寶到處飛舞著,金、木、水、火、土五行能量被一個個大陣拋出,方圓百億里之內完全被狂暴的能量充斥著,一顆又一顆的星球被巨力劈碎,化為碎岩。無盡的廝殺,生命被大片大片的收割著。

半年前,阿修羅族用了三日時間把冥海鬼修屠戮一空,吞噬了鬼修的金丹消化了兩個月,順便休整了一番,開始向仙界其他地方擴張。冥海事實上就是南極大帝轄地中的一個特殊區域,因此首當其衝的,離開冥海的阿修羅族開始對雷泯轄下的星球進行屠殺。

按照順序對每一顆星球清洗,所過之處殺戮一空。

殺人,取金丹,吞噬,這就是阿修羅族的手段,不會放過任何一個人,也不需要任何俘虜!

剛開始還沒怎麼引起雷泯的注意,只因阿修羅族大軍一道,所有見到它們的人甚至來不及往外界通消息就會被殺死,他們的出現外界根本不知道。整整過了半個月,人們終於發現了問題,凡是與那些被清洗的星球上的人聯繫,就根本聯繫不上。

於是,開始派人前往,而派出去的人也同時失去了消息。

這一下馬上引起了掀然大波,消息立刻一層層報了上去。由於雷泯尚處於療傷之中,兩名仙帝隨即帶著高手前往調查,當然,最後的結果依然是全軍覆沒,唯一不同的是,他們有機會傳訊回去。

訊息內容:域外生物來襲,實力強大無匹,我等不敵!

雷泯的療傷被中斷,被嵐風打成重傷本就是一肚子火氣,他可不管什麼是域外生物,帶著十幾個仙帝,上百個仙君和無數高手殺了過去。

最終的結果是,在對方首領沒有出手的情況下,他帶去的人馬損失了將近一半,狼狽逃竄。

幾乎是馬不停蹄的,這個消息迅速傳遞到其他三方大帝那裡,唇亡齒寒的道理誰人不懂?更何況面對這種一心殺戮的怪物,在抵抗和別殺中間選擇,他們根本沒有第二條路可走!

雷泯不得不放棄大片的星域後退,阿修羅大軍也不追擊,就那麼悠閑的一顆顆星球清洗,往前推進。數以千萬計的仙人被殺,為了給自己贏得喘息之機,雷泯嚴令封鎖消息,那些處於屠殺邊緣的星球上的仙人,在阿修羅沒有來之前根本不知道這件事。

簡單點來說,為了等待其他三方大帝的人馬會合,他用轄地上那些並不屬於他轄下的,那些閑散仙人和中小門派中的性命,為自己爭取時間!

三個月時間,將近半個星域被阿修羅大軍屠戮一空!

一個星域至少有上億顆星球,雖然有大部分星球是不適宜修鍊的,雖然剩下的小部分中還有大半仙氣太弱,星球上人數極少。但,一個星域在怎麼說也有百萬星球上是仙人群居之地,半個星域被屠,可想而知有多少仙人被殺!

十億?

絕對不止這個數!

那些留下的都是實力較弱的,在最低修為也有大羅金仙中期以上的阿修羅大軍面前,他們只是引頸就戮的羔羊,連還手的機會都沒有!

四方大帝麾下大軍會合了,雖然這是建立在犧牲億萬低階仙人的基礎上,但是不得不承認,非常時期這也是迫不得已的辦法。

乾坤星域的仙人在三個月內撤離一空,這裡成了仙界正統勢力與阿修羅大軍的角斗場。戰爭,如火如荼的進行著,集中了仙界三分之一精銳高手,阿修羅大軍第一次感到沉重地壓力。

然而,一切並不如想象中那麼簡單。

一道擎天劍光劈出十萬餘里,數十個低階阿修羅被撕成碎片。

突然,那些破碎的軀體燃起了黑色的火焰,火焰瞬息消失,屍體頓時化作十多股漆黑的氣流鑽入附近幾個阿修羅的身體之內。

『嗷』地一聲大吼,吸收了黑氣的阿修羅體外縈繞起更加濃郁的氣息,藉助族人的能量,他們的實力當場飆升!

天霄擋開阿修羅王手下六大將領之一梟的全力攻擊,一邊給其他三方大帝傳音道:「這樣下去不行,這群混蛋體內根本就不是我們所認知的能量,死後依然可以由同類吸收至少四成!」

四方大帝以封天隕神印為紐帶,形成一種類似於心靈感應的特殊狀態,就好象面對面的會談一般。

西極大帝齊澩陰聲道:「雷泯,你傷食好了幾成?能否發動封天隕神印!」

「發動倒是沒問題,只是威力最多發揮八成!」雷泯劈開六大戰將中的欞,以心靈感應怒喝道:「原本傷勢已恢復了大半,還不是上次」

lixiangguo

李潔在做番茄雞蛋湯時,和子則在煤氣灶的另一個火上給李潔熬補藥,並打了兩個生雞蛋加了些白糖和一些藥粉攪合了踮起腳尖餵了李潔,李潔有些無奈的一邊做湯一邊喝了生雞蛋,這東西包括補藥都是老婆們去中醫院找的方子,倒是應該吃不死人的。

Previous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