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這一舉動算是朋族長老院宣傳戰略的又一個動作,旨在進一步加強民衆對於太空發展的認同,同時也增強衆人對宇宙的嚮往。至少,也要讓人們在潛移默化的影響下生出‘我們朋族還是很強’的想法,從而對未來充滿信心。

這就是長老院的主要目的。

“那麼,大家還是先休息一下,六個小時後再做接下來的安排吧。”

回頭看了看陸陸續續地從自由號離開登上工廠的船員們,空幻這樣吩咐到。不過,看起來這些傢伙的訓練成果很好,以至於對於空幻的命令只是起了點反應,更多地還是轉頭看向他們的艦長,待到月詠艦長大人點頭之後,人羣才陸續散去。

“哈哈,月詠你的威信還真不錯。”

“那還得感謝長老您……”

“額……咳咳。”尷尬地笑了笑,空幻轉過頭去看向廠長:“那麼,我們先去看看船廠的情況吧。”

“請。”

剛剛進入失重空間,有非空氣動力類飛行經驗的能量體適應速度還是很快的,在那些普通朋人和遁甲人還在艱難地使用周圍的扶手移動之時,空幻和月詠他們已經可以如同地面上一般自由飛行。

在廠長的帶領下,幾人首先前往的是最近的船塢區。

船廠的外形是個蜂巢般的六邊形大圓柱,分爲內、中、外三圈三個部分。

船塢區根據內部空間的大小,又分爲了一大三小四個區域。

其中‘一大’指的是船廠內圈的區域,直徑80米,長500的封閉式空洞,是主要的船塢區域,此時正負責太空補給艦的建設;‘三小’則是指六邊形外圈與內圈隔出來中圈,根據六邊分出來的六個區域中的三個,直徑都在50米,長雖然依舊是500米,但可以根據需要將這500米劃分出幾個間隔,同時開工兩到三艘自由級。

這樣一來,整個船廠全力開工的話,可以同時建造不少於一艘大型太空補給艦和六艘自由級這些級別的宇宙飛船。

而六邊形剩下三個中圈區域,則分別是倉庫區、控制中心和綜合休息區。

除此之外,則是外圈。

因爲無重力的原因,外圈這一內環直徑在150、外環直徑在170米的區域,被設計成爲了一個附着在內壁上的生活區,只有一層,高7米左右,根據設計能夠支撐500人的長時間生活,但只有簡單的生態循環能力,大部分資源還是來自地面。

當然,這只是設計數據。

而外圈更外面,設計中每一個六邊形的一個邊,則都有着停放一艘宇宙飛船的能力。這種設計讓空間達到了儘可能大的利用。當然,此時自由號就停在這裏。而此外還有一艘前期宇宙飛船也停在另一個邊上,剩下的兩艘前期宇宙飛船,現在則在雙月星低軌道上巡邏。

漂浮在中央船塢區,看着裏面體型龐大的太空補給艦,空幻等人發出輕聲驚呼,月詠更是發表了‘也只有在這種沒有重力束縛的情況下,才能造出並使用這樣大的飛船’的見解。

“不過,這麼大的飛船,裏面造出來之後又怎麼弄出去呢?”月詠打量着船塢封閉的兩側,滿臉疑惑。

這種低級問題當然不會出現在朋族設計人員處(雖然以前似乎就出現過,艦內漏水什麼的(=.=)),廠長微笑着作答:“這方面並不用擔心,船塢區並非完全封閉的,當一艘飛船造好之後,大家右側的巨大牆壁就會開啓。而爲了安全,開啓的時候船塢區內部都會清理乾淨,只留下需要送出的飛船讓飛船自行飛出去。”

“這樣啊,好厲害。”

“嗯哼。”

“對了,最近蟲子有沒有異動?”

基礎的東西,空幻都很瞭解,整個船廠的設計都有他的參與,恐怕在某些細節上他甚至比這裏的工作人員還清楚,所以聽了一會兒廠長的誇耀之後,他就沒了興趣。

“哦,蟲子基本上還是照常吧,不過最近蟲族通過周圍空域的頻率似乎高了一點。”

“系統保護的高度呢?沒有降低到太空船廠的以下吧?”

“當然沒有,昨天測試的時候還在460公里了。”

“那……難道是蟲族對雙月星整體增兵,所以纔會有這裏檢測到的週期縮短的情況?”空幻這樣想着,身體則慢慢跟隨着衆人,繼續領略這龐大船廠的風采。 說朋族對蟲族的各種行動感到無奈,事實上蟲族也好不了多少。

再怎麼說它們都是宇宙種族,即便有‘基地需要循序漸進地發展’這一原因,可幾十年了,還沒有佔據雙月星,甚至連藍月都有着反抗軍存在這點情況,讓它們非常鬱悶。

別看最近幾年蟲族在雙月星方面的活動很少,但其實,它們對於雙月星的關注一點都沒有減少。

雖然不知道系統保護這種東西的根源,但它們卻真的已經發現了系統保護的存在,並對其展開了研究。現如今的雙月星被系統保護着,它們很難用完全的實力去突入,而一年多前的藍月也是如此。

本來只是這樣的話,蟲族也許會一如既往地加大隕石基地的數量,去突入雙月星。

但一年多前藍月系統保護的突然消失,讓它們得以全力進攻,從而猛然間將頹勢轉爲優勢,進而將藍月的反抗軍打地七零八落這件事,卻讓蟲子看到了沒有系統保護後己方的實力,總算是恢復了點信心。

於是,在一段時間的討論之後,這支蟲族的指揮官認爲,與其浪費腦蟲和隕石基地去添油加醋,還不如等雙月星的系統保護也消失之後,再輕輕鬆鬆地全力發起進攻,一舉功成。

不過這樣一來就有個前提,雙月星的系統保護多久纔會消失?

這可是事情的關鍵,若是這東西堅持個幾百上千年,那蟲子豈不是要等上那麼久。這還是其次的,堅持那麼久,以雙月星內部現在就已經可以幹掉隕石基地的水平,到時候別說太空實力,搞不好都能星際跳躍了。

這時候,給予蟲族指揮官堅持下去的信心的,就是幾十個分佈在雙月星低軌道上,一直都擦着系統保護邊緣出沒的那些四級空間實驗蟲族。

在一年多前藍月系統保護消失之後,這些實驗蟲族就以最原始的實驗方式,每隔一段時間扔幾隻小蟲族去試探保護的高度。這種舉動若是在系統保護完善的時候沒啥,可現在系統保護已經在最後的時刻了,因此沒多久,實驗蟲族就給出了相對準確的結論。

“以現有速度,這種未知保護機制,會在四到五年內達到藍月一樣的消失臨界點,誤差不超過兩年。”

這可好了!蟲族指揮官不相信有誰能在三五年內把文明從星球級推進到宇宙級,那麼等上三五年不過是眨眼之間,正好乘機全力拿下藍月。

而這,就是雙月星平靜了這麼幾年的原因。

很顯然,若是蟲子發現雙月星不過一年多就已經發射宇宙飛船了,那鐵定會發狂吧,可惜雙方都不知道這一情況而已。

但事實真的如此嗎?

朋族歷48年1月19日,雙月星低軌道高度471公里。

一頭體型龐大,也許有近百米直徑的圓滾滾蟲子正在軌道上運行着,在其身旁隨同跟隨了三頭太空觸手怪。這是在幾個月前,某太空試驗蟲族被雙月星地面炮彈擊毀之後,蟲族才做出的相應安保措施,這些實驗蟲族雖然現如今對蟲族而言消耗不大,可無辜損失也是不行的。

此時,這頭實驗蟲族正在收集整個低軌道的引力波數據,並據此來監控雙月星的低軌道是否存在未知飛行物。

衆所周知,只要是有質量的物體,對周圍的物體都會產生引力。而質量越大,這種引力的力度越大。諸如大質量的太陽通過引力俘獲星球,而大質量的星球通過引力俘獲衛星一樣,正是通過對引力波的監控,試驗蟲族可以得知周圍是否有飛行物存在。

事實上,說是監測,這種通過對引力波的感知來得知周圍情況的方法,對於太空蟲族而言其實就是眼睛看東西一樣的本能存在,所以說這些蟲子不過是在空間周圍飛行一樣。

而就在這時,這頭實驗蟲族卻在通過某個區域之時,感覺上似乎發現了某個質量龐大的物體在下方交錯通過。

有什麼東西!

蟲子很快認定了這個結論,但太空之中繞軌道運行速度太快,就在它愣神的片刻,距離之前發現引力異常的點已經超出幾十公里,已經感覺不到什麼東西。何況,即便是在之前的那一點上,它所感知的情況也很微弱,難以確定。

停頓了片刻,因爲感知的強度沒有達到彙報的標準,試驗蟲族沒有返回原地也沒有上報,而是繼續繞軌道運行。

但事情並沒有就此結束。

幾天之後,先後又有兩隻實驗蟲族,在各自的軌道某個區域,產生了微弱感知。

但問題是,這些感知的強度都太過微弱以至於達不到彙報的標準,同樣的,毫無自我分析能力的蟲子們,只是機械地將這些感知情況丟入了記憶的垃圾堆中。

這種情況直到1月底的時候,系統保護又一次減弱,高度降低到470公里的時候才發生變化。

不同的位置,同樣是一頭被觸手怪保護的實驗蟲族,在接到母巢通報再次降低高度,達到470公里偏上一點的距離的命令後,變軌重新恢復軌道運行狀態。

沒多久,它就產生了較爲清晰的引力波異常感知。

通過感知觸動神經,從而機械地按照流程再對之前的感知進行深入分析之後,它得出了在之前感知點正下方100至300公里範圍內,有可能存在質量在1噸至100噸的物體通過。

這個結論太過模糊,因爲距離和系統保護的干擾,這頭試驗蟲族卻只能得到這麼點結果,而且顯然誤差極大。但這樣的結論卻足以觸動向上彙報的標準,於是沒多久,前線試驗蟲族的彙報就擺在了蟲族指揮官的案頭。

這份報告很快被指揮官丟給了技術組。

雖然技術組的分析也沒能得到更多有用的東西,但朋族歷2月1日的時候,蟲族還是開始加大對雙月感知到引力波異常的這一點的監控力度。在隨後的5天之中,又有三波的實驗蟲族在不同的區域感知到引力波異常的情況。

很快,技術組通過對這些區域的彙總,並通過模糊篩選和分析之後,它們迅速確立了有可能是未知質量物體飛行的兩條軌道。

於是很快,位於雙月星上的不少蟲族,在保證不大範圍降低對各地監控的情況之下,祕密向兩條軌道靠攏。

而此時,正好是空幻乘坐自由號抵達太空工廠的時間。

對於蟲族的動作,他們仍然一無所知。 文明的差距有時候是致命的,低等文明想要擊敗高等的文明,即便是想要擊退乃至於更低的目標,要實現都需要付出極大的代價,甚至於整個文明的生命。

相比起那些默默發展、循序漸進的原生文明而言,朋族文明顯然是幸運的,他們不僅有掌握着文明控制中心的主意識空幻,而且從一開始就團結一致,甚至於還獲得了來自未知超級文明中的神石所帶來的技術。

當然,即便如此,朋族終歸還只是觸摸到宇宙文明門檻的星球文明,無論在技術高度和使用經驗上,比之蟲族都差了太多。

即便是已經發現了引力波並藉此發展了誘導引力引擎,但對於引力波的應用,朋族的確還處在原始階段。

言歸正傳。

在抵達太空工廠當天,空幻和月詠等幾位主要人物就在廠長的引導之下,參觀了這座質量在幾十萬噸的大東西之後,各自休息。即便是空幻,他在體驗了幾個小時太空環境,興奮感漸漸消退之後,精神上都少有地傳來些許疲憊感。

等到第二天,也就是2月10日正午11時,空幻才從無夢的睡眠中醒來。

但也許一如既往的起牀迷糊習慣,感受到未免睡眠中亂飛而束縛身體的皮帶,他幾乎下意識地就全力一撐,然後這可憐的皮帶就這樣裂開了。

而直到此時,他才完全清醒過來,隨即一臉黑線。

“果然還沒習慣啊。”

但下一刻,門口就急急忙忙地衝進來一名遁甲人勤務兵。無須解釋,對方顯然是因爲太空工廠內的感知儀器發現空幻的牀出問題之後,被叫過來的。

送走了同樣滿頭黑線的勤務兵後,空幻體驗了一把太空內的洗漱環境,來到了工廠控制中心。

也許是設計思路的問題,這裏看起來就是個放大版的艦橋,裏面各種艦橋控制設備一應俱全,甚至都是按照戰艦艦橋去配置,因爲工廠本身也有十幾個炮塔,只不過都是防禦性質的SS-3電磁機槍。至於工廠的功能控制設備,反倒像是附帶的一般,被分成數個區域之後,將扇形的艦橋變成了圓形的控制中心。

懶得吐槽設計人員的思路問題,空幻一撐牆壁,直直地向最上方彷彿演講臺一樣的廠長所在地飄去。

而看對方座位後面的大門,顯然,他之前走錯了地方。

“喂,月詠你起的很早啊。”

“空幻長老。”×2

“其實也不早,早上8點纔起來,比以前6點遲了整整兩個小時。”說這話的時候,月詠艦長還一臉犯錯小孩般的臉紅起來。

“可問題是,我們是3點才睡的……”空幻予以反駁。

“好了,空幻長老,今天的任務主要是組成第一艦隊,月詠艦長將就任第一艦隊指揮官,如果不好好休息將精神面貌提起來,對於我們朋族而言也不好,所以月詠你也不必自責了。”

“多謝。”

“……”一旁看戲的空幻對於朋人們的時間強迫症說法有了更深的認識。

正午12點左右,站在艦橋上的衆人,通過寬大如牆壁的舷窗目睹了先後兩艘外形大小不一的宇宙戰艦,進入工廠港口的實況。

作爲先期的三艘戰艦,都只有編號而沒有艦名,因爲在標準戰艦建造出來軸,它們都會立刻被轉入訓練部隊。

隨後,衆人前往迎接了這兩船的船員。

下午5點,船廠2號船塢內部,因爲還在檢修中並未建造戰艦,所以空曠的區域被臨時作爲了第一艦隊成立的廣場。一端本來是建造戰艦時使用的機械臂,第一次正式使用卻不是本職工作,而是相互伸直後彷彿牽手一般,在這個臨時廣場的一端半空做出了一個小型的演講臺。

月詠身着嚴謹的暗紫色宇宙軍少將軍服,站在講臺上,視線不時地掃過下方分爲四個團隊的船員們。

聿先生的檸檬式愛情 從臺上可以清晰看出,隊列下面的士兵中先來的人適應了宇宙環境,站的都比剛來的自由號船員們整齊不少。

而作爲同來的自由號艦長兼第一艦隊指揮官,月詠能夠壓過三位早來數個月的艦長們,驟然達到這個位置,一方面是她曾經在作戰集羣中的優秀作戰經驗、以及當時已經達到上校的軍銜,一方面則是她本人已經觸摸到幽神級念力使用門檻的實力。

在朋族內部,幽神級以下講的是專業技術能力,但幽神級以上,因爲幽神龐大的學習思考計算力,講的更多的就意識等級。

而作爲準幽神,月詠顯然比現如今三位都在靈魂級中期的艦長要高出太多。

何況,月詠本人在地面學院學習時的表現也非常出色。

因此,艦隊中的反對聲並不大,何況大家都知道,現如今這個第一艦隊只不過是臨時的教導部隊。等幾個月朋族宇宙戰艦建造高峯期到來,到時候朋族的宇宙艦隊恐怕還是會以原三大集羣爲基礎擴展。而作爲有經驗的第一艦隊成員,未來鐵定在三大集羣擴展的宇宙艦隊中地位都不會低。

至於第一艦隊指揮官月詠到時候的去向反倒是不確定的,也許是某個集羣副指揮官,亦或者新組建艦隊的指揮官,甚至於籌建中的戰艦學院院長,誰也說不定。

……啪啪啪……

“嗯哼,大家好。”

月詠的語氣很緊張,但卻堅定而沒有一絲顫抖。

“通過這麼多年的戰鬥學習,想來大家都已經瞭解到,在這個宇宙之中,朋族只不過是土着一般的弱小者,我們並不孤單,我們還很弱小,我們必須努力。

這聽起來很喪氣,但卻是事實。

雖然我們在地面戰中擊敗了蟲族的三次進攻,可在座的都在宇宙中巡邏了幾個月,蟲子有何實力,想來不用我說。

但是,只因爲這樣我們就要放棄嗎?

不會!我知道大家都會這樣回答的。因爲我們是朋人,是現如今的雙月霸主,未來也絕對會成爲雙月星系的掌控者,那麼作爲我們的磨刀石,蟲子們顯然是最好的。而當我們幹掉這些傢伙之後,朋族就將不可避免地迎來一個真正充滿希望的未來!

……

今天,第一艦隊成立了,這是我們朋族向宇宙邁出的堅定的一步,雖然前路艱險,可未來卻是充滿光明的。各位,讓我們一同努力吧!”

雖然就演講水平來看,並沒有使用專業人員演講稿的月詠實力並不高,但對於同樣都是軍人的艦隊成員而言,這樣的內容才真實,以至於發人深省;激昂,以至於熱血沸騰。

於是,短暫的沉默之後,毫不吝嗇的掌聲開始此起彼伏。

同樣拍着手的空幻與廠長就站在其身側,清晰地見到了月詠激動的表情。

對此,空幻只是發出欣慰的笑容。

但就在這時,淒厲的警報聲卻突然響起,愣了一秒,剛剛就任第一艦隊指揮官的月詠就立即下令:“所有人立即登艦,與港外列隊!”

船員們的反應很快,全部來自三大集羣的他們都是戰鬥經驗豐富的士兵,可不會到了宇宙就變成啥都不懂的新兵。而在衆人前往各自的飛船之時,空幻也跟着廠長向控制中心走去。路過月詠的時候,空幻拉住了對方。

“要冷靜,月詠。你應該知道,無論如何,系統保護的高度在那裏。有什麼問題,蟲之也不會直接突入這個範圍,所以此時你們的壓力也並不大。”

空幻的話很普通,但卻看準了此時月詠剛剛成爲一方主官,甚至於重要的宇宙第一艦隊指揮官的緊張情緒。藉助簡單而又正確的安慰,因此冷靜下來的月詠並未回答空幻什麼,而是感激地點了點頭後,便轉身繼續向自由號所在區域移動。

不過在空幻眼中,此時月詠的動作確實順暢了很多,不復之前的僵硬。

“大家都會慢慢成長起來了,空幻長老,我們還是先去控制中心。”

“的確,不過,你對警報有想法嗎?”

“還沒。”

衝到控制中心之後,兩人是通過廠長席位那後面的大門進入的。一經跨入,空幻的視野就豁然開朗起來,站在高高的臺上望下去,總數近百名的成員正在艦橋中忙碌,寬大的舷窗其中一面變成了顯示屏,正在播放船廠遭遇的情況。

這時,廠長席位不遠處的一扇小屏幕突然切換成了抵達自由號艦橋的月詠,對方是來詢問發生什麼事情的。

“已經通過工廠上空一顆軌道重疊的衛星彙報,雷達感應在太空工廠正上方470公里處,有大量蟲族正在匯聚,但現在還沒有動作。”

“有查明原因嗎?”空幻站到了一旁,詢問的是廠長本人。

“沒有,但根據現在的情況,我們已經分析出的結論是,蟲子發現了太空工廠的存在……”

“這怎麼可能,太空工廠當初建設時爲了安全,可就特別設定在了350公里高度,距離最近的蟲族都有整整120公里的距離……”空幻在一旁冷靜地思考,卻還是有些不明真相,畢竟雙方的技術代差太大。

而此時,艦橋成員的彙報還在繼續,不過通過檢測儀器可以看出,四艘宇宙戰艦已經脫離太空工廠,引擎已經啓動並在工廠正上方集結。

突然間,艦橋中傳來緊張的吼叫聲。

“高度470,蟲族發出攻擊,我的天,是覆蓋性的電漿炮攻擊!”

“什麼!”

廠長和空幻乃至於通訊中的月詠幾乎同時發出驚呼,到底是什麼時候暴露的,爲什麼會暴露,這些問題現在已經沒時間去詢問,他們應該考慮地是如何對付這些電漿球。 引力波異常的區域,一般來說就是有大質量物體在活動,蟲族指揮官下屬的技術組根據這個思維判定雙月星出現了人造衛星的概率在六成左右,此外一些生命體活動等等情況則算在了剩下的那四成裏面。

另一種分析之中,有在軌道運行物體的機率則高達八成。

因此,它們最先乾的事就是通過分析幾次引力波問題的地點,特別是之前因爲沒達到彙報標準而被蟲族們丟進記憶堆中的引力波異常數據地點,匯衆之後,它們很快確定了兩條軌道。

而當軌道確認,再要找到目標就非常簡單了。

至少在蟲族技術組看來,從之前對方發射軌道炮彈砸中軌道上的太空蟲族就能看出,雙月星文明達到發射軌道衛星的實力,但即便如此,對方也沒達到多次變軌的程度。在這種情況之下,要通過軌道確認目標地點是很輕鬆的。

事實上就結果而言也是如此,雖然朋族實力與蟲族預估的高出一些,擁有被認爲不會有的變軌能力,可因爲太過信任系統保護,在軌運行的物體基本上沒有出現變軌機動的動作來確保安全。

於是,不到三天時間,蟲族方面就通過對兩條軌道上的引力波異常跟蹤,確認了真正的目標軌道位置,並很快移動了一頭實驗蟲族和幾十頭觸手怪前往目標上空。

此舉的目的不在於研究,它們並不需要進一步確認那是什麼東西,蟲族想要做的只是將這個可能是朋族飛行器的物體幹掉,以此扼殺雙月星文明突破宇宙束縛的機會。只要沒有了太空飛行器的試驗,即便是對方積累了多少想象出來的太空技術,那都是無用的。

所以再確認目標地點,彙報給蟲族指揮官的第一時間,對方就下達了覆蓋性攻擊的命令。

這樣做的原因在於,即便通過引力擾動發現了目標,可目標在系統保護內部,他們無法通過光學等方式確認目標地點。而實際上,蟲族不知道的是,甚至連它們通過引力確認的目標大小等數據都是極其錯誤的。

但至少,太空工廠的具體位置被蟲族發現了。

而對於朋族而言,這就是個大麻煩。

lixiangguo

思緒回到了很多年前,有些感慨的說道。

Previous article

今年的雨季,該到了吧?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