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這一聲一聲的嫂子,說的許葉雯又含羞了起來。

許如風聽了也相當高興。

“這樣,除此之外,日後你輕塵公司若是有難,我許家定當鼎力相助,反之,哪天我許家遇上麻煩了,輕塵公司也不能袖手旁觀啊,如何?”

姜超的神通,許如風已經見識過了,他可是能通過手機直接聯繫到地府的神人,這會兒又要成了他女婿。

多少的事兒呀?

“這是一定的。”姜超看着許葉雯說道。

許葉雯心裏頓時暖暖的,一種安全感瞬間油然而生,她再也經不住任何事情了,她想讓身邊的每一個人都平安。

我的絕色女皇 “好!小姜快人快語,我喜歡,這是《毒王大典》,你直接拿去吧。你們在許家多玩幾天,臨走時我再送你一罈現成的天絲蠱和金剛蠱,配合心法口訣,不出三日,你們便能掌握這兩門毒功了。”

“謝謝叔叔。”姜超微笑道。

張順爻嘆了口氣。

“我咋就沒攤上這麼好的老丈人捏……”

書房內頓時充滿了歡聲笑語。

許家給姜超等人安排了客房,他們也算是山裏人了,差不多還保持着古代人的作息,基本吃完飯就得睡覺了。

睡不着的就練功,向來如此。

許葉雯睡在自己久違的房間,內心還是波瀾壯闊,說不出喜悲,總之心情還不錯。

姜超則是拿出手機,找到了武則天。

“你好,請問在嗎?”

秒回。

“在!你拿到神仙肉了?!趕緊給我!快!”

本章完 武則天等着一天已經等了太久了。

她想要做的事情,需要七種珍貴的材料來完成。

然而,一千三百多年來,她費盡心機也才弄到了四種,其中殭屍骨、妖族血並不難弄,所以武則天一直沒急着去找。

女鬼淚,還是最近從姜超那裏弄來的。

也就是說,一千三百多年的時間裏,她只弄到了三樣。

爲了得到那些材料,她不知道自己殺了多少人,做了多少壞事,但在她眼裏,這些都是值得的。

因爲阻擋自己道路的人,都應該去死!

從某種程度上來講,姜超的存在,讓她一下子獲得了兩種材料,而且幾乎都沒動什麼手段。

之前的矛盾衝突,在她以往的經歷中,根本就算不上什麼。

更何況這中間還夾雜了一些地府原本就有的政治角鬥,幾乎沒她什麼事兒。

總而言之,武則天要感謝姜超,不是姜超的話,她不知道自己還要等多久呢。

“沒呢,我就找你聊聊天,行嗎?”

武則天知道燕京十八騎在京城,所以姜超現在肯定在京城,而宮三元的屍體在青龍山。

“當然可以,既然我們和宮判已經握手言和,那我們就是朋友了,朋友間聊聊天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了,說吧,你想聊什麼,怎麼聊?”

果聊行嗎?

哈哈哈哈哈!

好吧,姜超沒我這麼無恥。

“我們來聊一聊,你收集這些東西的目的是什麼,好嗎?”

煉化屍煞的方法,連姜超都知道,說明這並不是什麼祕密。

這就像所有人都知道,只要通過xiū liàn,人就能成仙一樣,不是祕密,卻很難做到。

“沒什麼目的,純粹是愛好,喜歡收集一些氣息古怪的東西罷了,怎麼,姜董事長對這個感興趣?”

姜超躺在牀上,架着二郎腿回覆道:“你別跟我扯這些沒用的行不?你到底拿不拿我當朋友?咱們都是明白人,就不要說那些不明白的話了。”

“女鬼淚,殭屍骨,妖族血,閻王尿,月靈蟲,熱屍油,再加一個神仙肉。你想把自己煉化成屍煞,對不對?”

手機那頭的武則天沉默了很久,最終還是回覆了起來。

“姜董事長,這好像和你沒有關係吧?你只要按照你師父說的去做就行了,難道不是嗎?”

姜超冷笑了一聲。

“不知道,我師父已經死了,我是我們公司的法人代表,我不需要聽從任何人的命令,如果你不讓我知道你真正的目的,我是絕對不會幫你的。”

姜超才管不了那麼多,什麼地府的政治局面,什麼地府的安定和平。

關姜超個屁事?

姜超當人,管凡間的事情都管不過來,哪有工夫去管地府的事兒?

況且地府那幫人無情無義,不把人當人,個個都是些虛僞不堪的傢伙,姜超纔不樂意搭理他們呢。

當然,宮三元除外,姜超這麼說也是嚇唬嚇唬武則天而已,師父的話他還是要聽的……

如果武則天不配合,神仙肉,姜超還是會給,但不會給的那麼快,給的那麼爽。

中間少不了敲武則天一筆。

商人嘛,搞經濟嘛,不就是這樣?

“如果我說了,你能幫我保密麼?”

“能。”

“好,我武則天今時今日,已經貴爲南方鬼帝,而且自身的實力也已經非常強大了,我不需要通過將自己煉化成屍煞來提高修爲,我只不過是想要復活一個人。”

姜超納悶兒了。

和武則天一個年代……似乎都死絕了吧?投胎也得投了好幾輪了。

“誰?”

“李治。”

姜超頓時驚訝了,能讓他驚訝的事情並不多,但看到這兩個字,姜超還是忍不住驚訝了起來。

“爲什麼要告訴我?你覺得我很可靠嗎?”

這個疑問,充斥在姜超的心頭,因爲武則天要做的這件事,雖然不是把自己練成屍煞,卻是把別人練成屍煞,同樣是有違天道之舉。

手機那頭又是沉默了一段時間。

“我看得出,你這孩子並不壞,爲兄弟兩肋插刀,爲自己的愛人奮不顧身,雖然看上去很冷血,但你的每一個行爲都是爲了別人,所以,我相信你。”

姜超也沉默了起來。

被自己的對手讚揚,不知道這究竟是不是一件好事。

武則天的雙手沾滿了姜超同伴的鮮血,他不會就因爲這麼簡單的幾句話而放下這段仇恨。

頂多在仇恨的同時,也承認了武則天身上的一些優點罷了。

“謝謝你。”

這聲道謝過後,姜超還是那個冰冷的董事長,對於武則天的恨,也絲毫不會減少。

“不客氣,希望你能儘快把神仙肉交給我,我真的不想和任何人爲敵,如果可以的話,我們可以嘗試着做朋友,你在凡間遇到困難可以來找我,沒準我還能幫你。”

呵呵。

“我想我們永遠不可能成爲朋友吧,答應給你神仙肉,我是爲了我師父,你就不要囉嗦了那麼多了。”

王天祥的死,幕後黑手是武則天,光這麼一件事,姜超永遠都不會忘記。

雖說現在判官幫和鬼帝派達成了和平協議,但姜超相信,這種短暫的和平很快就會破碎。

因爲中間還夾雜着無法化解的仇恨。

王天祥是看着姜超長大的,給予了姜超無限的關愛,兒時多少次姜超做錯了事,挨宮三元揍的時候,是王天祥不顧身份攔在姜超身前。

“孩子還小,你發什麼神經?”

“有本事連我一塊打。”

“媽的你還真打啊?!老子跟你拼了!”

宮三元在教育上從不手軟,也正是他的嚴格,才能讓姜超獲得這麼大的成就。

所以在懲罰上面,從來不差事兒,王天祥也因爲多次“包庇”姜超,挨宮三元的揍。

那會兒可有意思了,一老一小,王天祥幫姜超療傷,姜超幫王天祥擦藥酒,完事兒兩人還嘻嘻哈哈的,畫面被提多溫馨了。

可這一切,都已經成爲了過去。

是武則天在背後畫上了這個句號,姜超怎能罷休?

“沒事,就算做不成朋友,也不要當敵人嘛,我在地府孤獨慣了,很多時候連個說說話的人都沒有,以後我可以經常找你聊天嗎?”

本章完 姜超在讀高中的時候,他的恩師吳光宗經常會和他探討歷史。

唐宋元明清的歷史都快被他們研究透了。

吳光宗最喜歡的,除了明朝萬曆的那十五年外,就是大唐了。

這是個一段充滿傳奇的歷史,武則天,真的是一名很強悍的女帝。

她十四歲就入了後宮,作爲唐太宗的“才人”,獲得賜號“武媚”,所以她也叫做武媚娘。

唐太宗死後武媚娘進了感業寺,武媚娘通過自己的手段搭上了唐高宗,封“昭儀”,後爲皇后,尊號“天后”。

與高宗並稱“二聖”。

**不**?

後來她一直利用唐高宗來擴張自己的政制勢力,將老一派的重臣全部一網打盡,手段極其高明。

唐高宗死後不久,武則天就自己登基成爲皇帝。

細數下來,華夏的女帝並不少,撇開呂雉、蕭太后、慈禧這些名不正言不順的。

真正的女帝也有。

北魏殤帝元姑娘、耶律普速完、陳碩真。

不過他們當中,卻是沒有哪個能和武則天一較高下的。

非要讓我說出一個,那我就說三皇五帝中的女媧娘娘好了。

沒了呀!

人類女帝範疇中,誰特麼比武則天**?

找不到了呀!

當了大唐扛把子後,武則天號稱擁有面首三千。面首,就是男寵的意思了,實際上肯定是沒有那麼多的,具體的數字,恐怕連鬼都說不清。

姜超沒有想到的是,她費盡心機收集那些材料,並非是要把自己煉化成屍煞,而是要復活李治。

李治是她的第二個老公,55歲時就翹辮子了,那會兒武則天60歲,也是在李治死後,武則天才登基稱帝的。

即便後面武則天有過很多面首,但這都時隔一千三百多年了,武則天卻仍然想要復活李治。

這份愛情,值得令姜超敬佩。

一千三百年的愛。

縱觀歷史根本找不到。

但是,武則天爲了得到神仙肉,利用黃玉天殺了王天祥,這是姜超所不能接受的事情。

兩人之間的恩怨,並沒有化解半分。

“你做夢。”

說完,姜超便關了手機,準備睡覺。

剛躺下去三秒鐘。

都市最強修真學生 姜超一下子又跳了起來。

八點多我睡個屁的覺啊我!

萌寶來襲:冷情爹地請投降 不知道大夥兒有沒有這樣的經歷,某年某月某日,早早的就來到了牀上,想要早點睡,可正準備睡覺時,忽然覺得這麼早就睡有點虧。

於是就特麼不睡了。

反正姜超現在就是這想法。

他把張順爻和馬癩子拖了起來準備喝酒,馬癩子聲稱自己未成年,喝酒犯法,姜超便放過了他。

於是他便和張順爻喝了起來。

李家有不少地下室,那麼肯定有上好的藏酒,他倆不好意思打擾許如風,張順爻便把藏酒的地方佔算了出來。

媽的,三十年的女兒紅,張順爻這輩子都沒喝過。

爲了方便保存,女兒紅一般都是用五十斤的罈子,並且黃酒會蒸發,打開罈子后里面的酒只剩下一半兒了。

不過這酒味卻是香醇無比。

哎呀不喝酒的人不知道,不說了。

姜超和張順爻又去廚房裏弄了些剩菜,這就算是喝上了。

“董事長,咱們下一步應該怎麼做?”

姜超灌了一大口黃酒,痛快地哈了口氣。

“簡單,先是讓老鬼他們修習《毒王大典》,以防姜老頭那邊來犯。”

張順爻笑道:“我今天還納悶兒了,不至於吧?咱們不是還有御lín jūn呢嗎?要是擺出天罡大陣,姜老頭親臨也不夠看的吧?”

姜超搖了搖頭,白了張順爻一眼。

“哪有這麼簡單?御lín jūn現任的統帥老了,太老了,我不想讓他在臨死前還要參戰,所以最近才培養羅漢,讓他出去殺妖的,也不知道他能不能上手。”

張順爻又是笑了笑,說道:“放心吧,羅漢的本事咱們還不清楚?對了,你要扶羅漢上位幹嘛不早點?爲啥等到現在?”

就是,如今事情多了才讓羅家衛去練手,似乎有些晚了。

姜超就更加無語了。

“羅漢又不能殺人,我讓他當統帥幹什麼?本來我想讓朱鵬上位的,但他這老小子戾氣太重,比我還重。”

“上次癩子叛變,你和老鬼都看出來是我安排的吧?偏偏他就沒看出來,那次在字畫店門口差點就殺了癩子,這怎麼行?”

張順爻一愣。

“木頭不也沒看出來嗎?”

姜超搖頭道:“不一樣,木頭是正宗的三朝元老,對公司的情懷太重了,而且撬走癩子的又是他徒弟,當局者迷,他根本分不清。”

lixiangguo

“轟嗤”一聲焰滔天,滾滾熱浪席捲八方。

Previous article

吳軍糧草緊缺,朱琬當然也是知曉的,軍無糧則亂,沒有糧草,根本就無法打仗,陸抗將募糧的重任交給了他,朱琬自然也明白這任務的重要性,而且陸抗已經明確指出,不管用什麼手段,只要能獲得糧草即可,也就是放權給朱琬,讓他任意行事。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