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這一次景萬坤的語氣已經不止是驚訝,還多出了許多複雜的緬懷之色。

「當然記得啊,當年落月仙子雖只是在望山郡曇花一現,但我接觸修鍊后,有段時間也為自己的精進沾沾自喜,結果就被師尊拿著景秀茹前輩來教訓我,可把我打擊的不輕,聽說那位17歲就已經三系六重,和她一比,……」蘇雅再次嬌笑,笑聲里景萬坤的神色也越來越奇妙。

「難道不是么?難道師尊騙我們?」葉婉玲也詫異的插口,很疑惑的看向景萬坤。

景萬坤當場翻了個白眼,「茹姐的天資的確是極為出類拔萃,可惜……」

「可惜什麼?」蘇雅疑惑的追問,景萬坤卻搖著頭苦笑,「可惜她不知道怎麼想的,竟為一個婢女犯下大錯,最後和那婢女一起被家族發配進血落原秘境,二十年鎮壓之期眼看也快要到了,我也有近十多年沒見過她了。就算那個婢女從小和她一起長大,情同姐妹,但畢竟只是一個下人。」

景萬坤的苦笑聲音雖小,但短短一句話卻讓江守心神大震。

落月仙子沒死,只是犯下大錯被發配進血落原秘境鎮壓二十年?而且這事情起因還是為了一個和她情同姐妹的婢女?江守的母親是落月仙子身側婢女,江母也說過能和她家小姐情同姐妹的只有她一個。她們兩個都沒死?都只是被發配?

「怎麼會這樣?像落月仙子那種絕世天才,你們怎麼會捨得……」蘇雅也適時的追問,但追問聲里景萬坤卻突然抬頭,眼中的疑惑一閃即逝,「好了,這些事不提也罷,我竟被你這小丫頭拐帶的都差點忘了正事。」

可不是,怎麼突然跑題了?他請江守上來是有事商量,結果第一件事剛說出口怎麼就扯到景秀茹身上了?

但他雖然有疑惑,可景秀茹當年的確是風華絕代艷蓋皇城,不知讓多少豪族或皇室子弟都為之瘋狂,更別提還有那種天資,這樣的人物出現在望山郡足以驚瞎所有望山郡武者的雙眼,那若是有宗門長輩為了教訓門下女弟子,拿出景秀茹做對比也正常。

他和景秀茹年紀差不多,從小就生活在對方光環下,記憶深刻的不能再深刻了,更有近二十年沒再見過那位風華絕代的茹姐,突然聽到這個名字會失神也正常。

下一刻景萬坤才笑著瞪了蘇雅一眼,「小姑娘別打岔,江小友,我剛才的提議你覺得怎麼樣?」

「不過有句話我得說清楚,你願意咱們就交易,不願意就作罷,我景御堂不會去強迫你。免得有些小心眼的會覺得我敗壞景氏數百年聲譽。」

江守心下雖有些激動起伏,更有些鬱悶景萬坤突然終止了那個話題,不過還是很快就搖搖頭表示不願意。

景萬坤這才點頭,「那行,這件事就了結了,另外一件事,我請你來是想讓你幫我一個忙,幫我去保護一個人,這需要進入一個遺址,事成之後我會有重謝!」


江守頓時一怔,這次是真的發怔了,景萬坤請他去保護一個人??轉折太大了吧?

「事情是這樣的,我說的是一個上古宗門遺址,但那入口有年齡限制,二十歲以下武者才能入內,我景家一個小丫頭不知天高地厚非要進去,我已經選了一批二品宗門或郡城豪族的精銳弟子保護他,但現在才突然發現,你的實力或許才能更加維護她的安全。至少你要比我之前選出來的一批人都更強,而且閱歷遠比那些少爺兵豐富,自保之力更強!」

「若不是這件事,只憑你拿出來的寶貝還有那些在一品宗門裡驚艷的事迹,還真不值得我分心見你一次。」

; 「二十歲以下才能進去?什麼秘境竟還有年紀限制?」隨著景萬坤的話,本就在疑惑的江守更驚訝了。「如今的宗門大多是一年一度收徒大典,弟子年紀一看就知道,但上古時期很多宗門都是一年四季山門大開,你想拜山隨時可以,但宗門不會一直有人接待考核,就會設置一條獨特通道,陣力運轉下無人看守也可以考驗你的資質、心性、年紀等等。丟在那裡不用管,誰都可以隨時去拜山,過了就是宗門弟子。」

「這些手段現在的武者可能會驚訝,但上古時只是普通手段,我剛才說的遺址入口就是此類。這也是剛發現的遺址,我派了人去州城和萊都,但消息來回至少七八天,那丫頭卻非要現在進去,我惹不起她,只能盡量召集一些本地強者保護她的安全。」

景萬坤很無奈的一嘆,才又目光灼灼的看向江守。

說真的,在江守突然進入他的視野后,他雖然有些讚歎,可已經被隱去很多東西的生平,還真不值得他額外召見。

他這次召見還真是因為江守趕了巧。要不然他不會在江守一出現就親自出手試探他的成色,試探的結果景萬坤也很滿意,江守的確有媲美雙系六重的實力,只是這樣也就算了,關鍵是這小子年紀18歲,曾經徒步走遍數千里拜過那麼多山門,心性、悟性、閱歷都不是一般少爺兵可比的。

那江守若也去保護那個讓他頭疼的丫頭,應該可以更安心些吧。

江守卻有些無語,實在是眼前狀況太出乎預料。

沉默幾息后江守才又笑著道,「那請問景前輩,我如果答應下來能得到什麼?」

他懶得理會這些,但若是再拒絕是不是就該走人了?他還不能就這麼離開。

「答應的話,你在秘境內一切所得全部歸你所有。我還可以為你準備你所需的所有宗師級魂刻,不止包括你如今修鍊的二品武技,還包括你以後會接觸的三品四品武技。」景萬坤再次一笑,聲音充滿蠱惑。

江守卻搖了搖頭,「就算沒有魂刻我也能踏入宗師級,既然景前輩出手打探,自然應該清楚我幾個月就能把一門武技研習到大師級。至於未曾開發的上古宗門遺府,裡面是否有重寶還不一定呢。」景萬坤頓時眉頭一皺,這小子竟然還不滿意?很古怪的盯著江守看了幾眼,景萬坤才又沉吟道,「你說的也不是沒道理,這樣吧,一套神級魂刻!你所修刀決是八方風雨,我可以給你一套八方風雨的神級魂刻,但只有這一套二品刀決了。」

神級魂刻在平時的景御堂六星貴賓才能購買,他給出這樣的條件已經不是一般的好了。當然,景氏內部的話,一套最普通流傳最廣的二品刀決,神級魂刻也沒什麼,畢竟這只是單系武技,流傳最廣的武技。

江守卻大喜,神級掌控的八方風雨刀決?

神級魂刻已經足以讓他心動,而若答應下來雙方關係也會親近不少,到時候就算再重新打探落月仙子和他母親的事,似乎也不算突兀了。

當然,這也是江守在短時間裡對景氏的態度又有了變化,之前他不知道母親的情況,那打探的結果若是景氏處死了他母親,就算對方拿出神級魂刻,他也絕不會幫忙。

但現在得知落月仙子為了一個婢女竟被發配二十年之期,雖然還沒點名那是江母,可言語說辭基本也都和江母情況吻合。

這樣的落月仙子也能讓江守大生好感。

事實也的確如此,等江守思索之後點點頭,景萬坤對江守的態度明顯比之前親近了許多,至少吩咐人上了幾杯靈液招待。

「江小友,說真的,若不是知道大元宗在你最困難的時候給與了你最急需的幫助,恐怕我都要把你拉進我景氏了,你以前的表現雖然在景氏里不算什麼,但你一個一品宗門出身能走到今天,就很不容易了。」

關係親近後景萬坤對江守不吝讚賞,而他所說也的確是自己所想,江守的事情在景氏不算耀眼,但一品宗門出身走到這一步就太難得了,他都起了愛才之心呢。


但說笑里蘇雅卻很不滿的瞪了景萬坤一眼,「景前輩,你們景氏家大業大,隨便一個景御堂分堂就遠超我大元宗無數,現在我們好不容易出了一個江守,你竟然還想著挖角,那江守這麼天才,比起落月仙子如何?」

「……」景萬坤頓時無語,看了蘇雅一眼才哭笑不得得道,「你倒還真是挂念茹姐,看來你師尊真沒少拿她打擊你,哈哈。」

「對了,落月仙子很快就到鎮壓期限了么?她到底做了什麼才會讓景氏那麼處置她?那是你們自家人啊,這也捨得?」蘇雅卻又驚嘆著追問。

這次景萬坤沒有再遮掩,而是洒然一笑,「捨不得也不行,誰讓她當年廢掉了一個皇室的超級天才呢。」

一句話輪到蘇雅和葉婉玲無語了,無語中蘇雅眼中又閃起了好奇之色,景萬坤才再次失笑,「好了,我就徹底滿足你的好奇心算了,那件事到現在也用再遮掩了,畢竟我們景家如今也不比當年。」

「那件事根源還是在茹姐,她當年艷蓋皇城,讓無數豪族子弟和皇室子弟爭相追逐,有位德行不堪卻天資出眾的皇子在追求中被茹姐落了幾次面子,那位拿茹姐沒辦法,就遷怒到了和茹姐情同姐妹的婢女身上,想做些事讓茹姐難看,但他平時根本沒機會,後來茹姐和那婢女外出歷練中途失散,等那婢女一年後返回卻被那位皇子抓住了機會,剛一進皇城就派人把她抓了,他們前腳抓人,茹姐後腳就接到了消息,那批人剛帶著那婢女到王府門口就被茹姐攔截,對方卻不願意就此放人,然後就是茹姐大殺四方,一個人碾壓無數王府高手,還殺入王府把那位皇子廢了。用秘寶打碎他的靈體,終生再無法修鍊,無法人道。」

「事後,茹姐和那她那婢女就被家族發配血落原以平息皇室怒火,掐指頭算算,再有兩年多就到期了。」

說這件事,景萬坤只是被蘇雅多次發問搞得有些無奈,才不在意的講了出來。

但正聆聽的江守卻聽著聽著就低下了頭。

「還有,你拿江守和茹姐比?不是我打擊你們,江守還遠遠不夠資格,你們所知道的茹姐,就是她17歲三系六重吧?不過你們卻不知道,她和她的婢女遇到危機后失散,等她返回萊都潛修一年,已經突破了瓶頸,那就是19歲的三系七重!只靠修為武技她就能抗衡單系八重,但加上秘武、寶物等等,她都能和九重抗衡,不然不可能一人之力殺入王府,沿途力敗無數高手,……還有件事,我這次讓江守保護的那個叫景芙的丫頭也算茹姐的晚輩,她父親和茹姐就是同一個爺爺,關係很近了,從小就最崇拜茹姐,畢竟一人之力殺入高手重重的王府再全身而退,這事在皇城都是禁忌,同樣是傳奇,皇室到現在都引以為恥的,而景芙那丫頭也不差,18歲雙系半步七重。」

「噗~」

這次是葉婉玲噴了一口靈液,聽得多了難免會受打擊,落月仙子17歲是三系六重他們知道,但等她19歲已經是三系七重?靠至寶秘武能和九重抗衡?這一點她還真不知道,也沒想到當年的落月仙子恐怖如斯!

不說景秀茹,成為唯一武聖關門弟子的那位也不說了,現在蹦出來一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小丫頭,18歲雙系半步七重?這就是萊都大豪族的底蘊么?

18歲的景芙已是大元宗魏高陽那個檔次,但魏高陽等人卻比她多修鍊十年都不止才到那個地步。而一個武者十五歲至三十歲,絕對是一生中最燦爛的黃金年齡。

過了這年齡再修鍊效率已經大不如前,可能後面四五十年苦修都不如之前四五年都常見。

而景芙之流在景氏比起景秀茹還是差距極大,但在一品宗門絕對是比江守還顯耀的存在。也怪不得杜青羽等人會說,江守若是遮掩掉幾個月掌握神級武技的事,在三品豪族面前就不算耀眼了,不會值得那些人全力調查。 「卓兄,果然是你,我就知道卓家若要選出一個20歲以下的最強者,非你莫屬了。」「你也不差嘛,這次有機會陪景小姐進入上古宗門遺址,真是我等大幸了!」

…………

第二天一大早,郡城景御堂分部後院,一片園林美景之間,一名名少年少女三三兩兩相聚,不少人都是「熱情」的招呼著。

景御堂來不及從萊都召集調遣強者,那從望山郡選出來的少年天才還真是有很多都彼此認識,畢竟望山郡只有三個二品宗門,以及兩個二品本土豪族。

這一行十多人有五個來組卓家和龔家,分別以一個高大少年卓然、和另一個陽光美少年龔之境為首。三大二品宗門則是出了八人,飛劍宮有兩名女弟子,其他則是星花宗、千墟宗六名弟子。


十三個二品宗門和豪族出身的少年少女外加一個江守,就是景萬坤替某位景氏千金找來的保鏢,也看得出這批少年少女對於這件事充滿了激動期待,彼此言談中,不少人之間還都帶著濃郁的火藥味。

望山郡二品宗門和本土豪族,和景氏比起來還是太瘦弱了,那有機會成為一個景氏千金的保護者,還是去可能蘊含不少機緣的上古宗門遺址探秘,這種事對他們本就是一場小小的奇遇了,只要把握住機會就是足以改變幾人命運的契機,沒人不想在景芙面前好好表現,哪怕景芙還沒來,一個個自認為高人一等的少年少女已經在爭相攀比,希望能提前把對手打壓下去。就是在人群笑談中,一道孤立於各個小圈子外的身影卻逐漸吸引了部分人注意,等第一個人不時看向江守開始,隨後又過了一陣子,關注江守的人也越來越多了起來。

「朋友,在下星花宗程炎,朋友倒是好陌生的面孔,不知道出身哪裡?」關注一陣子后,星花宗三人里的為首少年才踏步幾步抵達江守面前,客氣的行了一禮。

「大元宗江守。」江守也才對程炎抱了下拳。

十多個少年少女集體啞然。

「我是不是聽錯了?哪個大元宗?」

「難道是咱們望山郡的大元宗,那個一品宗門?不可能吧。」

「怎麼不可能?他好像只是通靈四重呢。」

「怎麼會,咱們這裡最差的也都是二十歲以下的三系五重,像是程炎程師兄、卓然、龔之境都是雙系六重呢。他一個四重怎麼會站在這裡?」

…………

啞然後人群又徹底嘩然,大家都知道這次是陪著景氏千金去探索上古遺府,充滿了機遇但也可能充滿危機,他們的最大任務是保護景芙。所以就算這群人的修為還比不上景芙,但他們也是二品宗門裡最出色的一批少年,二品宗門的天之驕子了!剛才在彼此競爭中發現江守這個生面孔孤立在圈外,他們的確有些驚疑,還以為這是景御堂從其他地方找來的,不是望山郡武者。

結果卻太出乎幾人預料了,哪怕也有人早就察覺江守的修為是四重,可他們以為只是江守在偽裝,但江守報出大元宗的名字就真的讓人不懷疑也難了。

至於江守曾經轟動望山郡的事迹,這批人還真沒印象。

二品宗門高高在上,和一品宗門根本不是一個世界,加上他們本就是二品宗門裡的天才,哪裡會關注在意一品宗門間有什麼?

這就好像州城的天才們不會刻意關注郡城的世界,普通城池不會關注小鎮山村的武者世界一樣,差距太大沒關注的必要啊。

「你不會真是那個一品宗門大元宗的武者吧?還是通靈四重?」嘩然之後,過來打招呼的程炎更是下巴都快驚掉了。

「是。」江守卻點點頭,很肯定的回答。

再然後程炎眼珠子都差點瞪出來,再沒對江守說什麼,僵硬的點點頭就尷尬的退走。

一品宗門通靈四重?真是開玩笑,這小子難道是出來逗人玩的?還是景御堂隨便抓了一個炮灰,進去以後替他們探路送死的?

不過若只是抓炮灰,也不該只抓一個吧?

滿心都是詭異,但程炎的確失去了對江守的興趣,其他人也再懶得關注,而是重新把注意力聚集到了自己的小圈子裡,不過偶爾有人看向江守時,視線中還是充滿了疑惑和古怪。

這種情況江守倒是不在意,只是一個人呆著靜靜等待。

又過了片刻,正攀比攀談的人群才齊齊一滯,跟著就看向遠方一條走廊上出現的嬌俏倩影,看到那走來的倩影幾乎所有人都是深深一滯,呼吸都凝滯了。

因為走來的倩影太迷人,倩影高挑的身子足有一米七多,十七八歲的年紀正青春動人,緊身的連體甲衣包裹下是玲瓏凹凸的惹火身材,一雙又細又長的渾圓美腿足以看的任何一個少年血脈膨脹,而倩影俏臉同樣純美動人,猶如神話里走出來的完美女神,足以看的任何男性自慚形穢。

十多人里其實也有幾個算美少女,但倩影沒出現前她們算美少女,一出現一對比,就當場黯然失色的猶如路邊野草,就連江守也看的神色一動,他也是正常少年,同樣會對美麗的異性有欣賞,眼前少女那股純凈剔透的唯美姿容,竟讓他也在第一瞬間有些恍惚。

「還是第一次見到有人能在美貌上絲毫不輸給蘇師姐的,難道她就是景芙?景秀茹那個侄女?」不過江守的恍惚也只是一瞬間,隨後就有平復心神冷靜的看去。

那倩影也在逐漸走近,不過走近后掃了人群一眼,倩影眼中卻閃過一絲輕笑,「你們就是十九叔給我找來的武者,我這次進青翼府要靠你們保護?」

一聲輕笑,加上那高傲的根本從沒正眼看過誰的姿態,正激動的一群少年頓時垮了臉,除了江守也沒哪個天才被人如此傲然的輕視過。

無語中景芙再次掃過人群,才把視線落在了江守身上,詫異的打量幾眼景芙才皺緊了眉頭,「你一個通靈四重就在這裡?你的靈體氣息也只是單系靈體,而不是四系,你在這裡做什麼?」

其他正尷尬的少年天才們紛紛鬆了一口氣,更全都幸災樂禍的看向江守。

江守則只是平淡的開口,「是景前輩讓我來的。」

他也沒想到這個景家千金會傲成這樣,不過現在的他也不好隨意退走,自己承諾下的事,怎麼能因為被人有些看不起他的實力就輕易退縮。

「搞什麼?他還嫌給我添的亂不夠多麼?」隨著江守的話景芙卻更鬱悶了,很是悻悻的一跺玉足。

跺足聲里,一道大笑卻突然響起,「好你個臭丫頭,我這是為你好,你反倒覺得我在給你添亂么?」

笑聲里景萬坤的身子也從遠方踏步而來,一步一片風青色虹橋蔓延虛空,在景萬坤抵達時,一群少年少女才紛紛恭敬的行禮參拜。 青翼山坐落於望山郡極東,整座大山猶如一對展開的青色羽翼,那茂密的青色就是高大幽深的各色植被。

景芙要進入的上古宗門遺址就在青翼山正中央,這不知名遺址也因此被冠以青翼府之名,等一群少年少女在景萬坤帶領下乘坐幾隻靈禽抵達時,眾人剛從高空降落,注意力就聚集在了山體中央一條從山腳伸展向上的龐大石階路上。

寬約上百米的石階路散發著古樸蒼涼的氣息,其上還有淡青色寶光流轉跌宕,石路左右則是高達四五十米的深青色參天大樹,一顆顆猶如巨蟒似的藤蔓從樹榦上散亂垂落,更為這石階路增添幾許陰森。

上千步的石階路逐漸深入山腰處時,一座略顯破敗的宏偉殿宇才又躍然而出。


「這就是青翼府入口,裡面有什麼迄今為止還沒人知道,因為還沒人進去過。」

在江守等人關注著流淌寶光的石階路時,景萬坤才笑著開口解釋。而此刻的青翼府入口附近,也不只是他們這一批人,左右還有一些穿著景御堂著裝的武者在守護。那些武者在見到景萬坤抵達后,才馬上趕了過來對著景萬坤行禮參拜。

景萬坤平靜的回禮示意時,景芙卻突然轉身看向江守,「江守,雖然我不知道十九叔為什麼把你也加了進來,但等下這條路沒人能幫你,如果你上都上不去,那就什麼都別說了。真是的,不知道你這種拖累為什麼會出現。」

景芙高傲的悅耳聲線里,左右人群又紛紛幸災樂禍的看來,只有景萬坤笑得高深莫測,他沒有向景芙解釋江守的一切,因為拋開神級武技的事,江守以前的其他表現就算詳細說給景芙聽,這丫頭也未必會在意。

眯著眼看了景芙一眼景萬坤才又看向江守,「這條路上的寶光,會阻止年齡超過20歲的人入內,我都無力打破,此外一登上石階就會有陣力根據你的年紀和資質、修為施加不同程度的重力壓迫,年紀越大,資質越差,修為越高,壓迫感越大,而且越向上壓力也會越大,只要一路撐下去就能走到盡頭。中途可以站著休息,但只要一躺下就是失敗。」「知道了。」江守眼中閃過一絲詫異,但還是平靜的點點頭。

江守點頭中景芙也再次瞪直了眼,美眸里全是疑惑,她真好奇這到底怎麼回事,看起來景萬坤一點都不擔心江守?難道這小子有什麼其他古怪的地方?

但不管如何景芙還是很快就踏步走向石階路,「現在說再多也沒用,等下用事實分辨就知道了。」

邁出修長細緻的玉腿踏上石階路,景芙剛上去,原本在石路上方十來厘米處跌宕的寶光就突兀翻滾,快速隆起把景芙整個人罩進了寶光里,景芙的身姿也猛地一僵。

「走!上去試試!」

景芙適應著石路重壓時,卓然等也紛紛起步,幾個領頭的少年都爭搶站在景芙身側附近,似要把盡量美好的一面展現在這絕美少女面前。

等十多個少年少女分散著站在一百多米長的石路上,景芙就一馬當先踏步向上。

景芙走出幾步后,卓然等也低笑著起步,行走中更充滿鬥志的看向左右,沒人和景芙爭鬥,但他們幾個男性武者間競爭意識還是很殘酷的,畢竟這是在景氏千金面前表現,尤其之前還被景芙嗤笑著打擊了脆弱的心靈,如今這就更是證明自己的機會了。

噗噗噗,寶光流轉中一道道身影快步向上,景芙走的最快,卓然幾個齊頭並進,幾乎是你搶先一步我搶先一步,都在奮力競爭。

但也只是一開始一百階路途走的還算輕鬆,一百階后就連景芙的速度都慢了下來,一口氣走出十來步都要停下來喘口氣,才能繼續踏步。十多個少年少女間也分出了高下,緊追景芙的是呼吸微粗的卓然,卓然身後兩階處是額頭泛汗的程炎,再向下是龔之境,一樣面色微紅。

等景芙停下身子向後看一眼,本形色各異的卓然等瞬間挺直了腰桿,全都興奮的等著檢閱,景芙卻只是掃一眼人群就把視線落在了最後方,他們這一群,此刻走在最後面的就是江守,距離景芙足有三十多階的距離。

「我還以為真有什麼古怪,不過如此。」眼中閃過一絲愕然,但景芙很快就又失笑著搖頭,轉身起步。

她這笑卻讓卓然等也紛紛轉身,轉身後也很快泛起一陣鬨笑。

「江守,景前輩選中你,你總要爭口氣,走的這麼慢?」

「你和咱們年紀差不多,卻是這樣的修為,千萬別走不到路盡頭,你丟人沒什麼,可別讓景前輩面子不好看。」

……


鬨笑聲里人群也不等江守回答,就又紛紛樂不可支的轉身向上。

江守其實也沒興趣回答這些,依舊平靜踏步,不過他心下也有些無奈,想一想景芙是落月仙子的侄女,而景秀茹當年卻為了救他母親不惜廢掉一個皇子被發配域外秘境二十年。

再想一想神級武技魂刻,還是算了。

無奈中起步,整條路上卻很少有人發現江守雖然走的最落後,卻是最輕鬆的一個。




lixiangguo

凌霜兒這句話倒是沒有說錯,雖然她的魂師修為比起慕風要高,不過在實戰經驗方面,卻是極為缺乏。若是和慕風交起手來,勝算幾乎為零。

Previous article

「是嗎?」石磊憐惜的看著歐陽香,這個倔強卻又心善的女子。「在我看來。你似乎只是單純為了緝毒而在緝毒!比如昨天的案子,我已經拿到了資料。那個毒販團伙的主謀。只有二十五歲?團伙平均年齡,只有二十二歲,也就是說十年前,他們都還是小屁孩。你說對嗎?」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