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這一刻,一想到,強行對有主的傳承法令,施展傳承法令的認主法決,失敗后,就立即會遭到傳承法令的反噬,這一情況之時,柳老的臉色立即狂變,隨即,立馬再次施展了幾個法決。

雖然柳老反應夠快,但現在卻是已經晚了!

嗡!

一聲清嗡,像是極力在抗拒著柳老的認主,一股強大的力量,從傳承法令之中,突然爆發出來。

而且這爆發出來的力量,沒有一絲余留或是停頓,全都一股腦的向柳老衝去。

只是被這股力量一涌,柳老瞬間就感覺到一股異常強大的力量,瘋狂湧進他的體內,繼而到處亂竄,狠狠的衝擊柳老體內的每一個地方。

「噗!」

一口鮮血噴出,只是那麼一下,柳老就受傷了。

這讓柳老心中一驚,但他手中施展的法決卻是更加快速了。

嗡!嗡!嗡!

一陣眼花繚亂的法決幻現,爾後,一道道青光被柳老打向那漂浮的傳承法令,每一道青光,都會讓傳承法令震動一下。

而且每當傳承法令震動一下之後,柳老體內的那股反噬之力,也就弱去一分,直至完全消散。

當那股反噬之力,終於消散完之後,柳老這才鬆了一口氣。

這果然與師父說的一樣,這強行對傳承法令認主,實在是兇險無比啊!

好在自己反應快,立即施展了解除之法,要不然自己這個三級仙道大帝,沒準今天就死在這了。

一想到,剛剛那股反噬之力的強大,就算是擁有三級仙道大帝修為的柳老,依舊打了一個冷顫。

可沒一會,柳老就想到了什麼,繼而,猛的轉過身子,啪地一聲,就對葉一鳴跪下了。

跪下了!

柳老竟然給葉一鳴下跪了。

而且不光跪下了,甚至柳老還把頭一嗑,高呼道:「弟子柳弈丹拜見祖師爺!」

祖…祖師爺?(未完待續。。) 祖師爺?

看著柳老的行為,葉一鳴瞬間就疑惑了。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

這前一刻還對自己喊打喊殺的這個仙道大帝,可這后一刻,卻是給自己跪下了。

而且這還不算,這位仙道大帝竟然還稱呼自己為祖師爺!

最離譜的是給自己下跪了。

一個仙道大帝給天境之人下跪,這可能嗎?

就算是身為當事人的葉一鳴,都認為自己是在做夢!

這是什麼情況?

看了看,跪在地上,一臉嚴肅表情的柳老,葉一鳴心中滿是問號!

再一聯想到之前,柳老拿到那塊令牌后,先是表情狂變,然後又是雙手一陣眼花繚亂的揮舞,好像在施展什麼法決,確認令牌的真偽。

葉一鳴似乎想到了什麼。

祖師爺?

難道這個柳老,是自己師父的那啥徒子徒孫?

葉一鳴可知道,自己那師父可是還有那麼兩個徒弟啊!

雖然不是那種傳承弟子,但也盡得自己師父真傳的那種弟子啊!

就是自己師父離開的器丹宗,尋找煉製神兵之地的時候,貌似自己那兩個師兄,就都已經成為了一個煉器大宗師了。

難道自己師父在玄冰水晶之中度過的日子,也就是那一百萬年的時間裡,自己那兩個算得上是師兄的人,把師父的煉器術發揚光大了?

而且還是一傳,就是上百萬年的時間,這也太不可思議了吧!

不對!

這時葉一鳴突然想起,這柳老似乎與自己說過,器丹宗可是一百萬年前的宗門了,而這柳老可是現在叫什麼丹宗太上長老啊!

這似乎與自己那不知道還存不存在的宗門。八竿子打不著邊啊!

心中思緒起伏不斷,最終葉一鳴小心翼翼的對跪在地上的柳老,輕聲道:「那個,呃。柳老啊!這個你是不是認錯人了?小子今年才滿十九呢!怎麼可能是您的祖師爺呢?」

葉一鳴說這話的時候。可是仔細想了一下,才道出口。

對於這變化多端的仙道大帝。葉一鳴可是無奈加萬般的小心了。

面對葉一鳴的疑惑,柳老並沒有猶豫什麼,而是直接對葉一鳴問道:「祖師爺您說過,您的師父是器丹宗的太上長老吧?」

得。這會還對自己,您的您的來了個尊稱。

這下葉一鳴徹底無語了。

不過,葉一鳴還是點了點頭,道:「對啊!怎麼?現在你相信了?」

「那自然,對於那塊令牌,徒孫已經確認了,確實是器丹宗太上長老才擁有的傳承法令!」

呼!

柳老的話。讓葉一鳴終於鬆了一口氣。

確定了就好,看來自己的小命算是保住了。

可葉一鳴心中的疑惑還是不解,繼而再次問道:「可就算是這樣那有怎麼樣,這貌似與柳老你的宗門無關吧。你這一聲祖師爺,是不是叫錯了啊?」

誰知柳老聽了葉一鳴的疑惑之後,卻是搖了搖頭,道:「請問祖師爺,您的師父是不是陸寒江老祖他老人家?」

嘶~!

這一下,可是輪到葉一鳴吃驚了。

對於自己師父寒江子的名字,葉一鳴自然是知道的。

沒錯,他師父寒江子的本名確實是叫陸寒江!

可是這柳老他是怎麼知道的?

先不說時間過了一百萬年之久,就單單這柳老是個煉藥師就完全說不過去了。

雖然自己師父也會煉製丹藥,但是葉一鳴知道,他是那煉藥術充其量也就是個宗師級罷了。

就連眼前這個柳老,恐怕都遠遠不如。

他師父可是煉器的行家,煉丹可就不怎麼行了。

一個煉器一個煉藥,這完全說不過去啊!

這要是器丹宗還在的話,葉一鳴倒是不會有這驚訝,因為器丹宗可是煉器煉藥兩不誤的宗門,這樣的話,柳老稱呼自己祖師爺,這貌似還說得過去。

可是問題是,現在的器丹宗,已經成為百萬年前的過去了啊!

雖然葉一鳴沒有回答什麼,但柳老卻是從葉一鳴的神色,知道了心中的答案。

果然如此,看來陸寒江老祖,真的還存在於世,這麼說來,那器丹宗還有可能重現於世了。

一想到這,柳老就越發激動了,雖然現在的丹宗之人,大多都遺忘了一些事情,但其中仍舊有一些人,在努力想要重現器丹宗之威!

雖然這十分困難,但是在這百萬年間,卻有那麼些人,一代接一代的為之付出一切,就算沒有成功,但他們亦無後悔之意。

這是一個意志!

一個屬於真正器丹宗之人的意志!

縱是百萬年過去了,它依舊不滅!

柳老正是這意志的傳承之一,所以此刻柳老心中可是激動萬分。

因為這個已經持續百萬年之久的努力,終於讓他看到了希望。

這個希望就是葉一鳴的師父,那個百萬年前器丹宗的太上長老。

當年也是因為那人的緣故,器丹宗才會變成如今的樣子,可現在這人,在百萬年之後,再一次現身,這不是說明,器丹宗也會因此人,再次輝煌嗎?

一想到這些,柳老心中就是一陣激動,急忙開口對葉一鳴問道:「還請祖師爺告知徒孫,老祖的去向,如今的器丹宗也只有他老人家,才能有能力重現了。」

嗯?

重現器丹宗?

聽了柳老的話,葉一鳴心中又是一陣疑惑,難道器丹宗還有傳承存在了下來?

可是一想到,自己的那師傅,葉一鳴就一陣犯難了。

自己師父是活著,可是自己師父現在的狀況,與死了可是沒啥區別啊!

甚至告不告訴柳老,自己師父那情況。葉一鳴心中還是猶豫的很呢!

對於這個有些莫名其妙的柳老,葉一鳴可是徹底沒轍了。

而且這要想讓葉一鳴相信他,捫心自問,這一點葉一鳴是萬萬做不到的。

「還請祖師爺告知徒孫。老祖的下落!」

見葉一鳴沒回話。只是一臉的沉思,柳老心中又是一急。再次問了一聲,隨後更是使勁的磕起頭來。

柳老的這番動作,讓葉一鳴心中不好受了。

任誰面前,被一個看上去七老八十的老人。使勁的磕頭,心中恐怕都會不好受吧。

「哎,我說柳老啊,你老就別亂磕頭了,這沒準讓我折壽了,你先起來說話。」

說著,葉一鳴便上前。想要把柳老扶起來,可是柳老卻抱著與葉一鳴死磕的態度,對葉一鳴不加理會,依舊瘋狂磕著頭。

對方可是個仙道大帝。他這個天境之人,又如何奈何得了?

葉一鳴無語了。

得,這年頭連阻止讓別人下跪的權利都沒有了。

唉,說來,還是自己太弱了!

但總不能,就這樣讓一個老人,在自己面前磕頭不管吧?

雖然對方是一個仙道大帝,可在葉一鳴眼中,還是一個老人,尤其還是現在這樣,像是看到了什麼希望一樣。

這讓葉一鳴有點於心不忍。

可是要葉一鳴說出自己師父的情況,葉一鳴也是萬萬做不到的。

器丹宗沒了,就自己師父那狀態,貌似有點危險啊!

突然葉一鳴想到了什麼,急忙對柳老道:「那個柳老啊,你先於我說說器丹宗的事情吧,就算是叫師父他老人家,那最起碼也讓我知道一些情況啊!」

葉一鳴這話,似乎奏效了。

這一聽到葉一鳴的話后,使勁磕頭的柳老,也終於回過神來了。

是啊!

雖然自己不知道,老祖為何百萬年不曾現身,但老祖一定有苦衷,而且說不定,老祖正是不知道器丹宗的狀況,才一直沒現身的。

不行,自己一定要把自己知道的事情,全部告訴老祖,器丹宗需要老祖啊!

這麼一想,柳老也想明白了,沒有在猶豫,他就開口了,跟葉一鳴講述了,當年器丹宗的那一場驚變。

當然了,在柳老開口之前,在葉一鳴好說歹說之下,柳老終於不再跪下與葉一鳴對話了,而是改成站著了。

葉一鳴當然是想他坐下了,可是柳老似乎認定了葉一鳴的輩分之高,能讓他站在就已經是天大的福分了。

對此葉一鳴雖然還是很無語,但也只能由他去了。

因為葉一鳴現在可知道了,這老頭可是固執的很,而且還極為注重於輩分。

站著就站著吧,雖然還有些不自在,但那總比他跪在自己面前,不停磕著頭的那樣子,要好受多了。

不過,很快葉一鳴就將這些無關緊要的心思,全部拋開了。

因為百萬年前器丹宗的那場驚變,還有如今的器丹宗,讓葉一鳴徹底懵了。

從柳老的話,葉一鳴知道了,器丹宗其實並沒被滅,器丹宗的傳承依舊存在於世,但是器丹宗之名,卻也是名存實亡了。

因為昔日的器丹宗已經分裂了,分裂成了如今的兩大宗門,那就是十大勢力之中的丹宗和器宗。

就是分裂成為兩個宗門勢力了,那也是屬於仙道大世界之中的十大勢力。

那真正的器丹宗,又是何等的強大?

這仙道大世界的第一勢力果然不假!

lixiangguo

「玉爺爺?怎麼忽然有空給我電話了?」

Previous article

「你說什麼?」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