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辦公室內,其他人面面相覷,好半晌,莫家主才問,「之淮,你是怎麼結識柳當家的?那個柳珏,是柳當家的心腹。」

莫之淮搖頭。

他只是看著柳珏的背影。

若有所思。

等莫家主走了,沈編輯才看向莫之淮,「莫少,那個柳珏先生……」

莫之淮默默看向沈編輯:「我記得他,來公司送過跑腿快遞,6.14號好像。」

沈編輯心頭一跳,這就是神燈再次簽約的日子啊。

他低頭給神燈發過一條消息——

【大神,你檔次的合同是怎麼過來的?】

幾秒鐘后,對方回——

【沒發快遞,讓人送去你們總部了。】

這條消息莫之淮也看到了。

他跟沈編輯對視一眼,都能看到對方眸底清晰的mmp。

讓柳當家的左右手送快遞……

好半晌,莫之淮才看向沈編輯,「我想拜訪一下神燈大神,你能幫我說說嗎?」

沈編輯頷首,「我幫你問問。」

**

這邊的沐家。

沐管家一早起來就收到了沐子凝跟莫家的全部經過。

沐子凝向來高調,微博上的事向來藏不住,更何況這次鬧這麼大。

魔都的名媛沒幾個,尤其是柳家這一代沒女生,雖然沐子凝之前是魔都第一名媛,但跟京城的程溫如、秦苒比,無論是背景還是實力放一起,無異於公開處刑。

沐管家查完前因後果,膽戰心驚的去跟沐老爺子還會沐總策劃等人商量。

一行人面面相覷,能看到對方眸底的驚駭。

無一例外的都想到了沐楠之前的警告。

「老爺子,連莫家都被動了,京城那幾個家族,果然不是好惹的。只是……沐楠少爺是怎麼知道這件事是秦家一手策劃的……」總策劃弱弱的開口。

他確實心有餘悸,好在昨天鬧那麼大,他因為沐管家的話,在極限漫端幾個高層推波助瀾的時候,他沒有參與,秦家沒有把沐家算進去,不然……

沐管家也心驚膽顫了一晚,好半晌,他開口,「子凝小姐那裡……」

房間裡面的人沒有說話,只面面相覷。

沐子凝在漫畫界很難混下去了,又得罪了莫之淮還有秦家那位大小姐。

她在魔都的地位,大部分是因為莫三少。

莫家不及柳家,但卻也是魔都的霸主,不是沐家能比的。

之前的優勢全都耗光,現在又有十分優秀的沐楠出現,沐家大部分人怕是都要動搖了。

沐老爺子搖頭,他已經讓人提醒過沐子凝,眼下只能說沐子凝她自作自受,只嘆息一聲,「管家,你有沒有問小楠,我的生日宴讓他表姐還有他媽媽都來沐宅……算了,問他沒用,直接去找他表姐。」

眼下沐楠態度硬。

說動他表姐,才是最近的途徑。

尤其,他表姐那一瓶實驗葯,沐老爺子總覺得受之有愧,一直再想要回什麼禮。

「嗯,」沐管家點頭,這兩天,他知道了寧薇跟沐楠都似乎挺信服他那表姐的,「我找那位程木先生問問,不知道她住哪兒……」

這件事挺慎重,沐管家覺得還是親自上門請比較好。

幾人正說著,書房外,一道身影悄然離開。

沐子凝房間。

聽完心腹報告的對話,沐子凝眸光一凝,「沐楠……我就知道,他這次回來不懷好意!」

沐宗西眼底青黑,他拿著煙,眸底陰鬱,好半晌,開口:「子凝,沐楠,他不能留了,我還在,他就急著去討好沐楠,把我們二房放在眼裡嗎?!」

沐子凝沒有立馬說話。

極限漫端,她跟莫之淮肯定是鬧翻了,沒有莫家的名聲,她以後在沐家的地位必定不如以前,尤其是沐宗西說的最近不少人看好沐楠,沐老爺子的遺囑……

沐子凝終於抬頭,「爸,動手吧。」

論狠,論心機,沐子凝也不差,不然她不會走到今天這個地位。

**

沐管家很快就聯繫了程木,程木詢問了秦苒的意思,就把地址給了沐管家。

沐管家收到地址,驚訝了一會兒,住在這地方的人都非富即貴。

不過想想她拿出來的實驗葯,倒也就不奇怪了。

沐老爺子還是病患,就囑咐沐管家去請沐楠表姐。

沐管家應聲,穿戴好並拿著老爺子寫的請帖親自去找秦苒。

司機開車把沐管家送過來,到目的地之後,司機看著摩天大樓,不由感嘆,「少爺的表姐家不簡單。」

沐楠表姐的事情沐家知道的人不多。

沐管家倒是好奇的看了眼司機,「你怎麼知道?」

司機神秘兮兮的道,「上次,孫少爺去找他表姐,去的是西道的私人莊園,這裡都是有軍隊駐紮的。」

他說的是顧西遲的莊園,光是有錢,住不進來。

聽到這一句,沐管家顯然震驚。

他一路心不在焉的,拿著請帖,找到了程木給的門牌號1201,整了整衣領,伸手,按了門鈴。

剛敲一聲,門就被打開。

開門的不是沐管家認識的程木,而是一張年輕俊美的精英臉。

這臉的主人,沐管家也認識,他震驚了一下,然後連忙往後退了一步,驚駭的開口:「抱、抱歉,莫、莫少,我走錯樓層了,我要去的是12樓!」

他剛說完,程木的頭就從莫之淮身後探出來,「沐管家,這麼快就到了?進來吧。」

莫之淮也禮貌的側身,「您請進。」

沐管家沒動。 “喂,賣東西的,有什麼好貨嗎?”

(賣、賣東西的……好貨?爲啥有種違和感= =)

左右看了看,空幻這才發覺整條大路上,似乎就只有自己一個,看起來像是行商的傢伙(完全忘了自己正在玩角色扮演)。

這時候,正是正午時分,烈日當空,空幻像個傻子一樣走在灼熱的水泥路上,雖然路旁都有綿延的樹林遮陰,卻遮不住溼熱的氣息,所以,他看起來很顯眼。

(不過,商人不就是要讓自己顯得顯眼麼?)

半吊子都算不上的行商環空(空幻)如是想着,對於自己走在路上都能遇上要看貨的人,顯然感到很是驕傲。(這就叫做廣告效應,嘎嘎。)

所以愣了一下之後,空幻很快便反應過來那名正坐在路邊的村口,喝着茶乘涼的中年人,所叫的‘賣東西’的,就是空幻他自己了。

“喵的,我就這麼像賣東西的嗎?”

“不對,我本來扮演的角色就是行商吧,這表明咱的演技不錯啊,嘎嘎。”

揉了揉額頭,空幻努力做出一副商人的笑臉(自認爲),樂呵呵地向村口走去。

而他身後的陀獸,因爲已經被空幻用精神力馴養好,此刻正乖乖地跟在空幻身後,倒是這一幕讓村口幾位乘涼的村民都眼前一亮。

他們可沒見過這種馴獸方法,所以只是認爲,空幻的陀獸是好東西而已,而隨之也對空幻的貨物產生期待了,‘這種好駝龍馱着的貨物,不可能是差吧。’

來到被空幻身後的陀獸所吸引的幾位村民面前,空幻學着自己附體時,在朋城中看到的行商的推銷方法說道:“幾位中午好啊,我這是剛從朋城過來的,還真帶了些好東西,要不看看?”

“廢話,不看叫你過來幹嘛,快拿出來。”

“額,是,馬上。”

(我聽着怎麼像是遇到了混混啊。)空幻無語地看了看眼前一臉不耐煩的中年人,好久沒在朋人之中遇到態度這麼惡劣的人的空幻,張了張嘴,還是沒有做出過激行動,(忍,我要忍,忍一時風平浪靜,退一步海闊天空……)

深呼吸……

“我說,你這小子到底聽到了沒有,快點把貨拿出來看看!X的,這大熱天的,站在這裏不累啊。”

看來眼前的中年人耐心不夠,見空幻遲遲沒有反應,他轉身回到大樹下,扇動着手中的芭蕉扇,帶出幾道微風。

空幻神情僵硬地笑了笑,一邊哀嘆着自己果然不適合表演;一邊藉着取貨的時機,轉身掩飾自己的尷尬。

當然,在此之前,他還是將卸貨地點轉移到村口的大樹下。

這一點,空幻還算注意到了的,何況駝龍也對這大太陽直曬的環境不滿。

藤框被一個個卸了下來,裏面裝着的都是空幻精挑細選的貨物,其中有很多都是他所喜歡的東西。

在幾天前就確定了自己用行商的角色出去玩,啊不,是出去審查之後,他就抽空跑遍了朋城所有的商店,選出了不少的好東西,像是銅鼎啊、木匣啊、陶雕啊、項鍊啊什麼的。

甚至於之後知道情況的靈韻和楚玲,也跑過來幫忙(搗亂?),給空幻準備的陀獸增添了不少負擔,並提議讓空幻帶上一隻網兔和一隻冥獄蝶,以作‘保護’之用。

“誰見過一個行商,還帶着網兔和冥獄蝶的,你以爲那是動物園嗎!”當時的空幻,是如此拒絕的,雖然換來的結果是兩個拳頭,但至少變成動物管理員版行商的可能性消失了。

(不過,爲什麼身爲主意識的咱,幾百歲的咱,族羣技術局局長的咱,此刻不過買個東西,居然都在緊張。)

看着自己略顯顫抖的手臂,面對靈族統御者都毫無懼色的空幻,發覺自己的反應有點過了。

(不就是買個東西嗎?難道比技術研發還困難!)在心中爲自己打氣之後,空幻終於穩定了情緒,繼續取下數量不少的藤框。

而隨着陀獸背上裝着貨物的藤框,被陸續放在地上,早已經等不及的中年人,以及聽到有商人來而圍過來的村民們,竟然不等空幻取出藤框中的貨物,就自顧自地把空幻的藤框給一個個都打開,然後翻看起其中的東西。

(這個,隨便翻人的東西很不好吧。)

猶豫地看着正在自己的藤框中挑選着商品的村民,空幻顯得有些不知所措。

要知道,人類時候,這種情況是很容易造成商品失竊。

(但是,這裏是朋族,而且看這些村民的動作,似乎很自然啊,應該沒什麼吧。)

“那個,請問,有什麼看的上眼的麼?價格什麼的,我這兒是很優惠的,絕對比朋城要便宜很多。”

本來計劃好好扮演一名行商,然後在遇到買東西的人時,要說上一大堆早早打好了腹稿,算得上是天花亂墜的宣傳語的空幻,在看着眼前不怎麼符合自己預料的情況之後,頓時把那些所謂的,能夠讓顧客傻乎乎地掏錢的腹稿忘得一乾二淨。

這時,那名中年人似乎對眼前的貨物都查看完,沒有一件感到滿意。

他擡頭看了看空幻身後的陀獸,對着空幻粗聲粗氣地說道:“你有沒有搞錯啊,跑到村子裏面來買這些東西,你以爲這裏是省城啊……”

順着中年人的手指看過去,那裏是一串鑲嵌着水藍石的純銅項鍊。

空幻很清楚地記得,這是他跑遍了朋城三家首飾店才選出來的好東西,買的時候,一串可是花了他40個銅幣。

一開始認爲自己旅行的目的又不是真的賺錢的他,本打算只賣30個,但後來想了想,既然要扮演商人,就不能不在價格上計較,所以在心中把價格提升到了41個銅幣。(=。=)

按他的預計,這種好看的東西,而且在朋城也屬於暢銷貨的項鍊,價格變動不大的情況下,在外面應該也會受歡迎吧。

但眼前的情況是,空幻這些商品,看的人很多,但問價的一個都沒有,更別說買了。

對於眼前第一個詢問的中年人,雖然看起來不像是要買的,但空幻還是打算和對方好好討論一下:“那個,這串項鍊有什麼嗎?我的價格可是很便宜,如果你想要……”

“我個大男人要這種東西幹嘛!”眼前的中年人一副惱怒的樣子。

“哈哈,石頭你買去給你家妻子啊,那有什麼。”

“對啊,還沒見過石姐戴首飾了。”

“毛!”被周圍的村民的話激的滿臉通紅,看到空幻一臉茫然的神色,這名被喚作石頭的中年人頓時找到發泄對象一般,對着空幻咆哮起來。

“你個行商,不好好賣那些糖果和工具什麼的,買首飾幹嘛,啊?你以爲你是城裏面的大商人啊!鋤頭呢?陶罐呢?麻布呢?……”

本來聽到中年人的話,還有些臉黑,差點暴走的空幻,在聽到對方緊接着說出的一大堆東西,頓時察覺到自己的失誤,自己居然一個實用的東西都沒有準備。

(額,不行,不能敗退,這種時候,好的商人要怎麼樣呢?……嗯,就是要買別人沒有買過的東西,對,就是這樣。)

被激起好勝心的空幻,左右看了看,眼前一亮。

伸手抓起一旁的物件,空幻對着周圍的村民推銷到:“這位大哥剛剛說的那些東西既然已經有人買了,那我當然要給大家帶一些別人沒有的東西啦。”

“這個,比如說這個銅鼎,用來向神禱告很好啊,敲一敲聲音不錯吧……”

“……還有這些皮革也不錯啊,用來做個袋子什麼的都很堅固啊;還有還有,這件衣服不是很好看麼?還省得在花時間去做不是嗎。”

但很顯然,空幻並不適合做商人,至少現在不行。

在觀察了空幻所有擺出的商品之後,似乎沒有滿意的,村民們陸陸續續地離開,留下深受打擊的空幻。

(杯具啊,大道理誰都懂,但真正會用的人還真少。)

雖然臉上還掛着僵硬的笑容,但空幻的內心已經沉了下去。

(我這時的形象……哎,幸好沒有同意帶上網兔和冥獄蝶,不然被小靈韻她們知道,還不得在長老院亂傳,最後咱一定會被她笑死,天啦!)

“你真的是賣東西的嗎?”到最後,空幻發現,自己攤位上剩下人,居然還是那名中年人。

在說了一大堆批評的話語之後,對方似乎總結性地說出上面這個問題。

“當然是賣東西的啊。”空幻沒好氣地說道。

(你真的是要買東西的嗎?)他也很想這麼問上一句,畢竟這位中年人從頭到尾似乎就是在奚落自己,怎麼看都不想是要好好買東西的人。

但空幻靈魂級的精神力感應,卻清楚地告訴他,對方毫無惡意。

(這是怎麼回事呢?難道眼前的傢伙居然是能夠抵擋,不,是欺騙我身爲靈魂級巔峯的精神力的探查,難道這人是隱藏boss?)

小心地瞄了眼對方,空幻看了看駝龍背上的鎧甲,他顯然已經被眼前中年人的毒舌技能,給說地思維混亂了。

就在空幻覺得,自己快忍不住要將對方數據化,然後看看對方的實力以及技能之時,中年人再次開口。

“小夥子,你這不會是第一次做行商吧。”

說到這兒,中年人眼中精光一閃,而空幻此時卻因爲正陷入混亂的思考,而完全沒有注意到這些。

此刻聽到中年人的問話,環視一圈發現周圍已經沒了顧客,陷入深深挫敗的空幻,下意識地點了點頭。

“你啊,你出來之前,就沒有好好想過嗎?像我們這種村子,一般需要從行商那裏買的,不都是正好需要的,又不用到市裏去買的東西,比如菜刀啊、鋤頭啊、糖果啊、麻布啊、針線啊之類的東西。”

見空幻點頭,中年人再次拍了拍空幻的肩膀說道:“你看,你帶的是什麼,銅鼎,好東西,可惜太貴了,村子裏的人都不會捨得去買這些,有那錢,還不如留着多買點布做幾件好衣裳;陶雕,做的很好,可惜想要大家自己會做,那意義可比買的好多了……”

(金玉良言啊)空幻感激地看着眼前的中年人,對方正一件一件地給空幻評說着空幻的失誤,讓空幻深有感觸。

(這些就是經驗啊,所以說三人行必有我師,術業有專攻什麼的,這次角色扮演作對了。)

空幻覺得自己的思維侷限似乎被打破了一般,這一刻,他昇華了,他下定決心,回去之後一定要對各個研究部門進行進一步細分,儘量做到合理分工。

如果眼前這位正不斷點評着空幻,那些賣不出去的商品的中年人,知道自己的行爲推動了朋族科學體系的精確分工,恐怕會笑死當場吧。

不過,顯然對方並不知道這些。

將所有東西都評說完了之後,中年人看着開始收拾其大量商品,似乎打算離開的空幻,上前拿起了最開始那一串項鍊。

“這個,你來我們村,一樣東西都沒賣出去也不好不是,這個項鍊他們也說的對,的確該給家裏面那個置辦些,不能對不起她啊。”

頗爲感慨的看着手中的水藍石項鍊,中年人似乎懷念了一下,這纔看向空幻說道:“多少錢,我買了。”

lixiangguo

蘇染閉了閉眼睛,才好修養的沒打斷他。

Previous article

“是不是因爲泥地的關係,讓騎兵的攻擊速度無法提起來?”慕容吐谷渾似乎看到了鮮卑騎兵攻擊乏力的原因,於是對慕容廆道。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