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轟!

巨響震動天地,狂猛暴烈的力量,推峰裂脈,恐怖無比,轟然衝撞在葉凡身上,將葉凡狠狠撞飛了出去。

葉凡狼狽無比,身軀在黑色的大地上犁出一道深深的溝壑,掀起一片黑色的大浪,最後撞在一座火山山腳下,把整座火山撞的震蕩不已,火山口處蕩漾出不少岩漿,滾滾淌落而下。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筆趣閣手機版更新最快網址:m. 「膩醬,已經看過了哦,現在告訴我們答案,你喜歡哪一個?是我的,還是由貴的?」瓜生麻衣今天似乎非要分個勝負出來,緊緊地盯著因為她的話而不好意思轉開頭去的某人。

間島由貴也是一臉緊張神情,同時又帶著某種希冀之色。

李學浩無言以對,畢竟像這種尷尬的話題,他實在不宜說什麼。而且無論說喜歡哪一個,都會得罪另一個。

就跟上次瓜生麻衣問他的一樣,如果要選擇一個人KISS的話,會在千葉小百合、間島由貴和她三人之間選擇誰,都是同等的為難。

「麻衣姐,這種問題我回答不了,你們還是去問小百合吧。」李學浩唯有將「禍水東引」。

瓜生麻衣卻不打算就這麼輕易地放過他:「我知道了,是因為我們穿了衣服,所以你看不到無法進行對比,要我把衣服脫掉嗎?膩醬,也可以讓你摸在上面感受一下大小和柔軟哦。」說到最後,吃吃地笑了起來。

李學浩臉熱心跳之時,間島由貴已經受不了了,能接受胸前被看而不阻擋已經是她最大的忍受限度,脫光的話還要讓某人摸在上面感受大小和柔軟,這絕對不是她現在能接受的。

「我出去了……」說完這句話,間島由貴匆匆地跑掉了。

「哈哈……」看著她狼狽而出,瓜生麻衣哈哈大笑,不戰而勝!

「膩醬,要繼續看嗎,我裡面什麼都沒有穿哦。」瓜生麻衣一邊說著,一邊拉起衣服,雪白的小腹露了出來,然後再往上是肚臍眼,接著已經可以見到兩個半圓了……

李學浩早把被子罩在頭上,眼不見為凈。

「真是一點都不可愛,膩醬,我走了。」瓜生麻衣覺得無趣,而且似乎也調戲過癮了,抓著鯉魚旗離開。

……

第二天一早,李學浩早早地起來,神清氣爽。

今天是男孩節,也是端午節,有一大堆的事情等著去做。

然而雖說他起得比較早,但卻是家裡最晚起來的一個,因為千葉小百合三人起得比他還早。

要是在平時,瓜生麻衣和間島由貴絕對要比他晚,今天畢竟不是普通的日子。

刷完牙,洗好臉,瓜生麻衣已經迫不及待地叫了起來:「膩醬,鯉魚旗,鯉魚旗,快來掛鯉魚旗……」

「知道了,麻衣姐。」李學浩應了一聲,走出房外。

庭院里,千葉小百合三人都在,每人手上都抓著一條鯉魚旗,等著他掛到高高的竿子上。

三人都穿著常服,並沒有因為是節日而特意穿上色彩鮮艷的服裝,可能是因為在家裡的關係。

瓜生麻衣是一身清涼短裝,短裙加t恤,露著兩條光溜溜的長腿。

間島由貴和她差不多,不過卻是短褲加T恤,同樣露著驚人的長腿。

唯有千葉小百合是浴衣,幾乎將自己全身包裹住,不過無論是身材和長相,都高人一等,一點也不比兩個穿著清涼裝的女生差,甚至在某方面還要猶有過之。

李學浩幫忙將鯉魚旗一條條掛了上去,從高到底,由大到小的順序掛著,本來家裡準備了三條鯉魚旗,千葉小百合三人一人一條,但加上細谷夫人送的四條鯉魚旗,一共有七條。

幸好竿子足夠長,掛得稍微緊密一點,還是可以掛上去的。

掛好之後,鯉魚旗迎風招展,飄蕩起舞,看起來真的像幾條鯉魚在水中暢遊一樣。

「好漂亮!」瓜生麻衣看著顏色鮮艷的鯉魚旗,興奮地說道。

旁邊的千葉小百合和間島由貴看著迎風飄揚的鯉魚旗,眼裡也有著欣喜。

李學浩心裡同樣愉悅,四處遠眺,發現不止他家這麼早掛上鯉魚旗,能看見的地方,幾乎家家戶戶都掛上了鯉魚旗,有兩三條的,也有七八條的,色彩艷麗,五彩繽紛。

不過近在咫尺的左右兩邊鄰居並沒有掛鯉魚旗,李學浩也知道原因,因為兩家都沒有男孩。

細谷夫人家只有她跟女兒細谷千夏,而左邊的鄰居,則是小濱麻里奈和瀨戶陽子,兩個都是女生。

當然,並不是說家裡沒有男孩就不可以掛鯉魚旗,只是有些人家因為家裡沒有男孩,就懶得去湊那個熱鬧,而有些家裡就算沒有男孩,家中的父母長輩也會為女孩祈禱或純粹是湊熱鬧而掛上鯉魚旗。

總之一切隨意,看心情。

「浩二君,早上我們吃年糕吧。」千葉小百合收回看著鯉魚旗的目光,看過來說道。

「嗯。」李學浩點了點頭,感覺心情愉悅之下,吃什麼都是美味的。至於年糕,昨天就買了一大袋,絕對夠幾人吃的。

與這邊的熱鬧比起來,左右兩邊就要清冷得多。

尤其是左手邊的班長家裡,寂靜冷清的樣子就像沒有人住一樣。

而右手邊,雖然庭院里也很冷清,不過門上方的陽台外面,已經有兩個女孩站在那裡了,兩人四目遠眺,似乎也在欣賞著家家戶戶掛上鯉魚旗的美景。

李學浩無意中瞥了一眼,然後目光猛地一頓,接著發現上面有人看過來,又不動聲色地轉開頭去。

不過雖然時間短暫,但陽台上的兩個女孩他還是看清楚了。

其中一個是細谷千夏,而另一個則不認識,可能是細谷千夏的同學或者是朋友一類。

而就是看到這個疑似她同學或朋友的女孩,李學浩心中才會覺得震驚。因為那個女孩,身上散發的是純正的靈氣,不像千葉小百合和她爺爺千葉界人身上的靈氣那麼隱晦,是真正的純靈之氣。

擁有這麼純正的靈氣,雖然量很少,看上去只跟千葉小百合差不多,但其純正的程度,根本就不是千葉小百合能比的。那平和純正的程度,幾乎都快趕上他了。

也就是說,那個女孩肯定修習過正統的道家秘法,可這是在日本,又不是國內,怎麼會見到「同道中人」?如果不是擔心怕被對方發現,他真的很想再多觀察一下,同時也很好奇,對方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 葉凡被轟飛的時候,暗星盟的眾皇者也都被壓制住了,有三個也被轟飛了出去,無法力敵。

半空中,那女子傀儡渾身繚繞熊熊火焰,有的凝為實質,那是灼熱的岩漿。

她精緻美麗的面龐已經被完全燒毀了,其婀娜挺秀的身軀也被燒掉,一身衣衫熔成鐵汁模樣,粘在她的身上,但還能從中看到一絲衣衫的片角原形。

她的臉也是如此,熔成了一堆鐵汁,只有臉龐的溝壑痕迹,完全不見原來模樣了。

她銀灰色的金屬面龐上,嘴角翹起,仍露出僵硬死板的笑,發出聲音:「你想熔掉我?可惜,真金不怕火煉,你不知道嗎?」

她聲音很清脆,如黃鸝啼鳴,但此刻從她口中發出這樣的聲音,著實有些恐怖。

葉凡躺在黑岩溝壑中,目中精光閃動,他知道,他還是小覷了這些傀儡。

這些傀儡不但戰鬥能力更強,連模樣也像極了人族,還能說話,表達的意思和人完全沒有區別,讓人忍不住懷疑,這究竟還是不是傀儡。

在葉凡冰冷的目光中,女子傀儡身上鐵汁般的東西很快凝結起來,重新塑成身軀,其面龐、身軀、衣衫,全部恢復了原來的模樣,絲毫無損。

如此恐怖的能力,讓眾皇者們絕望,這種能力簡直無解。

打又打不過,取巧又找不到其弱點,想用特殊辦法消滅,也毫無用處。

嘭嘭嘭……!

暗星盟十個皇者全部被擊傷了,完全落入了下風,顯出幾分敗勢。

「你們過不了這關。」

那女子傀儡又開口說道。

葉凡看了一眼暗星盟那邊,隨即目光又轉回到女子傀儡身上,冷笑道:「那可不一定。」

他破土而出,周身雷霆澎湃,紫芒驚空,堂皇浩大,變成了一個閃電人,氣息愈發恐怖。

「那就試試。」

女子傀儡笑容僵硬,聲音不帶絲毫感情地說道。

葉凡疾馳而出,依舊是捨棄了猛獁象皇刀,完全憑藉奧義之力催動雷霆繞身,進行大戰。

嘭!

二人還是拳印相撞,巨響隆隆,虛空在劇烈顫抖著。

一擊碰撞,二者不相上下。

葉凡毫不在意,瞳孔收縮如針,綻放燦燦精光,觀察著女子傀儡的一舉一動,而他身軀上爆發出來的雷霆,更加宏大與狂暴了,讓他此刻看起來,猶如雷神降世般。

「每一次交手,我的雷系奧義都能貫徹它的身軀,並且有一定的影響。」

「可是,也僅此而已了,再多就做不到了,想真正毀掉它太難。」

葉凡一邊與女子傀儡激烈大戰,一邊在腦海中飛快思索著:「除非使用第三境奧義攻擊,但是,第三境奧義攻擊,我只能發揮出二擊,了不起毀掉二個,還有十個傀儡。」

如此想著,葉凡眉頭緊皺起來。

「與我戰鬥還敢分心?」

女子傀儡忽然喝道,張口間,檀口噴出一道銀輝,十分璀璨盛烈,若一道匹練橫掃過虛空。

砰!

葉凡再次橫飛了出去,周身雷霆頓時消散,向地面墜落而去。

「死!」

女子傀儡再次喝道,彷彿真的是真正的生靈一般,她曼妙身軀展動,衣袂飄飄,橫渡虛空,疾馳追上葉凡。

女子傀儡秀拳抬起,一股龐大的氣勢轟然浮現,在那纖秀柔弱的拳頭周圍,虛空竟然坍塌了下去,拳頭推出來時,彷彿推動一座大岳砸出,恐怖到極點。

「真金不怕火煉?那就煉上千年、萬年吧!」

千鈞一髮之際,葉凡周身噼啪亂響,無窮熾盛雷光再次湧現出來,照亮了這一方天地。

轟!

虛空炸開,恐怖罡風席捲向十方,若晴天霹靂炸響,這片虛空中的元氣化作狂暴無匹的風暴,橫掃八荒。

巨響與燦爛光輝中,那漫天亂舞的電弧,彷彿多了一抹說不清,道不明的韻味。

「這是怎麼……」

女子傀儡面無表情,聲音中也沒有絲毫感情,卻有一種疑惑。

就在這時,葉凡一把抓住她的雙手,在半空中身子一轉,將女子傀儡狠狠向下面的火山甩去。

嘭!

女子傀儡沒有任何防禦舉動,就這麼被葉凡如拋巨石般拋進了火山中,炸起一片灼熱焚空的滾燙岩漿,讓那座火山差點爆發。

至此,葉凡輕吐了一口氣,回過頭看向另外十個傀儡。

他很肯定,這女子傀儡短時間是不可能出來的,但他想要擊殺她也是難得很,至少眼下沒有任何辦法。

剩下那十個傀儡臉上也有表情,也是一樣的僵硬死板,此刻面面相覷,一時沒有動作。

他們的秩序運轉命令中,有一條命令就是,和這些闖關的生靈一對一捉對廝殺,未分出結果不能插手其它戰鬥。

當然,這只是大概指令,具體指令很複雜,是一套完整而不相悖的指令,需要它們自己判斷。

葉凡剛才在和女子傀儡戰鬥,在捉對廝殺,它們是不得干涉的,所以只是將暗星盟眾人看押著,沒有參與進來圍攻葉凡。

而現在……它們無法確定女子傀儡和葉凡有沒有分出勝負,它們從感應中知道,女子傀儡並未毀掉,可又沒有從火山岩漿里出來,這算是什麼情況?

它們一時判斷不出來,不知該如何執行接下來的秩序指令了。

見狀,葉凡對這些傀儡的秩序運轉程度有了一個大概的判斷。

顯然,它們依舊是死板的運轉秩序,按照指令行事,並不會靈活處理特殊事件,仍舊有很大的缺陷。

葉凡懶得和它們拖著,身形一展之下,周身雷光磅礴,轟然馳動,如同一道電芒沖向那些傀儡。

詭異的是,這一次,它們竟然沒有再和葉凡一對一戰鬥,而是一擁而上,要圍攻葉凡。

葉凡也是渾然不懼,一手捏拳印,一手並掌為刀,兇猛無比,一人硬撼那十個傀儡。

「葉凡!」

禹東刑驚呼,滿面擔憂。

其他皇者也是自責不已,覺得葉凡死定了。

如果不是他們那麼沒用,連單個傀儡都擋不住,葉凡也不用一人獨對十大傀儡了。

一個傀儡都已經如此難纏,想擊殺都不能,更何況是十個。

雖然葉凡「碰巧擊殺」了一個傀儡,暗星盟的眾皇者們也不覺得葉凡能以一敵十,不要說葉凡,換了任何一個皇者來都不可能。

然而,下一刻,一個沉渾威嚴的聲音在虛空炸開。

「滅魂閃刀斬!」

噼啪——轟!

天空中,一道雷光璀璨奪目,橫亘長空,它不算多麼熾盛,卻有一種摧枯拉朽的可怕韻味,直接穿過了十個傀儡的身軀。

嘭嘭嘭……!

時間彷彿停滯了一瞬,旋即,那十個傀儡腰腹全部炸開,如鉛如汞的破碎金屬漫天飛濺,場景震撼人心。

葉凡渾身繚繞熾盛的雷光,身化閃電,在十個傀儡墜落下高空時,電閃而去,一個一腳,全部踹飛,狠狠撞進了十個火山口裡。

見到這一幕,暗星盟眾皇者瞠目結舌,直接懵掉了,不敢相信眼前看到的這一幕。

眾皇者獃滯半晌,沒等他們反應過來,天地便徹底暗沉了下來,彷彿被無盡混沌所籠罩。

lixiangguo

周昌發旁邊,站著一道朦朧的身影,看著遠處天空中的雲帆,露出驚異之色。

Previous article

司徒謹看著前方,道:「伊娃.卡汀娜?就是前面那個披著紅色披風的女子吧?」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