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轉過身後,葉峯又恢復了剛剛的愁容,驚訝道:“你們……這麼年輕,能行麼?”

“算了算了,死馬當活馬醫吧。我在南城區開了家KTV,這兩天,只要去了豪華包房的客人,都說遇到了鬼。使得這兩天,都沒什麼人來唱歌了。”葉峯一臉欲哭無淚道。

李芷煙點頭道:“南城區是吧,我們這就跟你去看看。”

沙樂低聲道:“煙姐太草率了吧,萬一那鬼很厲害,我們對付不來咋辦?還有,價錢也沒談好呢,一旦我們給鬼解決了,人家不給錢咋辦?”

“要我看,還是給天哥打個電話,叫他過來吧。”

李芷晴從後院飄了進來,衝着沙樂冷哼道:“說來說去,你就是害怕。我告訴你哦,我姐現在可厲害了,何況,還有本小姐呢。”

“沙樂,你要是怕的話,就不用去,留在這裏看家吧。至於價錢,看情況再定。”李芷煙辦事,乾脆利落。

沙樂被姐倆懟了一通,也老實了。

李芷煙帶上請神符和打鬼尺,和沙樂坐着葉峯的車,去了南城區。

不多時,車停在南城區一條繁華街道,一旁就是皇朝KTV。

“二位,就是這裏了。”葉峯帶着李芷煙和沙樂,走了進去。當然,還有李芷晴。

來到四樓的一間包房,葉峯道:“就是這間包房了。”

剛進房間,沙樂立刻打了個哆嗦:“這裏都沒人,開這麼大的空調幹什麼?”

“沒有空調,是陰氣。陰氣濃郁到一定程度,會影響氣溫。”李芷煙一邊說,一邊打量包房。

這間包房,足有一百多平,真皮沙發,對面是佔據半個牆壁的顯示屏,還有獨立衛生間,裝修更是奢華大氣,的確當得上豪華包房。

李芷煙是養靈之體,這段時間修道,體內也有了靈力,使得不用開天眼,就能看到隱匿身形的鬼。

此刻,在顯示屏裏,正有個身穿古代裙子的女鬼,背對着衆人,嚶嚶抽泣,聲音似有若無。

在狹長的茶几上,有兩個骷髏鬼,摟抱在一起,隨着哭聲翩翩起舞,掀起陣陣陰風,席捲在屋子裏,使得溫度,愈發的低了。

葉峯也打了個哆嗦,緊張的問道:“姑娘,你看出啥來沒?這裏,到底有沒有鬼啊?”

李芷煙收回目光,然後對葉峯道:“有,而且不止一個。”

“什麼?不止一個,難道我這裏還成了鬼窩麼?”葉峯驚呼出聲。 可即便如此,那三個鬼,也依舊在自顧自的忙着自己的事,似乎對幾人的話,沒聽到一般。

李芷煙冷笑:“既然你不信,我就施法,讓你親眼見一見,也好和你談捉鬼的價錢。”

說話間,李芷煙拿出一張現行符,手腕一抖,靈力將符籙引燃。

接着,三個鬼出現在了葉峯和沙樂的視線中。

“啊……大師,女神仙,你快出手,滅了他們。”葉峯驚恐欲絕,大叫道。

沙樂也驚呼道:“煙姐,這三個鬼是什麼道行啊,你能解決不?”

“膽小鬼,你當着客戶的面,質疑我姐,還讓人家怎麼相信我姐?你是不是傻?”李芷晴沒好氣的白了眼沙樂。

李芷煙道:“葉老闆,咱先把價錢談好,三個鬼,三萬塊。”

雖然是第一次捉鬼賺錢,但李芷煙此刻,就猶如此中老手一般,表現的落落大方,看起來,捉鬼就跟家常便飯一樣。

葉峯忙不迭點頭:“行行,沒問題。”

“姐,我先跳舞,迷惑了他們?”李芷晴問道。

李芷煙搖了搖頭,低聲道:“我先試試打鬼尺的威力。我不讓你動手,你別動手。”

說話間,李芷煙拿出打鬼尺,猛地打在了正在茶几上跳舞的兩個鬼。

符文金光一閃,被打到的鬼,立刻發出淒厲慘叫,然後魂飛魄散了。

李芷煙沒想到打鬼尺威力竟然這麼大,一尺子下去,就能打死一個普通小鬼。

沙樂和李芷晴見狀,也是一喜。

只有在後面的葉峯,卻是微微皺起了眉頭,看着打鬼尺的目光,帶着一抹貪婪。

“這小丫頭的法器,還真不簡單,一會收了他們,這把法器就是我的了。”葉峯嘴角露出冷笑,卻又給人一種魅惑的感覺。

另外一個骷髏鬼見狀,飛撲向李芷煙。

“你把我的男人殺了,你還我男人,我要殺了你……”

李芷煙嬌叱一聲:“給我散!”

一尺子下去,這個骷髏鬼也瞬間魂飛魄散。

“仙女好厲害!”葉峯叫道。

沙樂也是喃喃驚呼:“這什麼法器,也太霸道了。艾瑪,煙姐,天哥是真疼你啊,這麼厲害的法器,不說給兄弟,只給媳婦,這也太重色輕友了!”

李芷晴卻是咯咯嬌笑:“法器再厲害,人慫,也用不出威力。你那麼慫,就是給你神兵利器,也是廢鐵一把。”

“妹子,我和你什麼仇什麼恨,至於這麼打擊我麼?”沙樂一臉苦逼。

與此同時,李芷煙信心十足,轉身打向顯示器裏的鬼影。

然而就在打鬼尺接觸到顯示器的時候,突然的,裏面傳來一股極大的吸力,瞬間將李芷煙給吸了進去。

而顯示器,波紋一閃,出現了古代閣樓的樣子。

裏面環肥燕瘦,鶯鶯燕燕,笑語不停。

李芷晴和沙樂一愣,這場景,再熟悉不過了。

這赫然,是青樓鬼窟!

“青樓鬼窟!青煙盟!”李芷晴急道:“姐……”

那吸力依舊在,將驚魂未定中的沙樂,還有李芷晴,也一併吸了進去。

只有葉峯,安然無恙的看着這一幕,目中露出滿意的微笑。

“千面,出來吧,將我幻化成那個李芷煙的樣子,你……變成李芷晴吧,至於那個傻大個,我會從鬼窟裏,叫出一個男鬼來。然後,我們去找趙天驕,伺機而動。”

‘葉峯’冷笑,只要能讓她潛伏在趙天驕身邊,即便有那個鬼君境的女鬼保護趙天驕,她也有信心,伺機殺掉趙天驕!

與此同時,在青樓鬼窟內,李芷煙回過神來,立刻知道,被對方算計了。

“姐啊,怎麼辦啊?”

“煙姐,你看,我就說要通知天哥一聲的。現在好了,我們身陷危險,進了鬼窟了,都沒人來救我們……”

李芷煙道:“沙樂,你還是不是個男人啊,遇到事就知道埋怨,解決問題麼?”

青樓鬼窟裏的羣鬼,漸漸的,將他們圍了起來。

第一層的鬼,都是沒有道行的普通小鬼。可即便如此,四五十個鬼,也是讓人頭皮發麻。

李芷煙卻是一點不怵,掏出十多張符籙,遞給沙樂,隨後道:“小晴,一會你跳舞迷惑他們,沙樂就將束魂符貼上去,符籙就會將鬼吸附進去。”

“煙姐,那你呢?”

“我……”李芷煙聲音凜冽道:“殺鬼!”

說話間,四五十個小鬼,逐漸的靠近過來。

李芷晴立刻舒展玉臂,扭動腰身,款款婷婷的舞動起來。

使得瞬間,附近的十多個鬼,就目露癡迷的看着李芷晴,呆呆的站在原地不動了。

沙樂大吼一聲,鼓起勇氣,將符籙貼在面前的一個女鬼額頭。

戀上個性千金 陡然間,這女鬼連聲音都沒發出一聲,就被符籙吸了進去,然後,符籙轟的一聲燃燒起來,一同燒掉的,還有被吸附進去的女鬼。

見到這一幕,沙樂信心大增,動作不停,將其餘符籙,一張張的貼在被迷惑的羣鬼額頭。

另一邊,李芷煙則是連連揮動打鬼尺,所到之處,金芒閃耀,小鬼魂飛魄散,黑色的鬼氣,蒸騰四溢,同時還有陣陣慘叫聲傳出。

雖然兩人一鬼,配合默契,不多時,就解決了十多個鬼。

可從四面八方的房間中,卻是有源源不斷的小鬼,如潮水般涌了過來。

“煙姐啊,符籙用了了,可是,這鬼咋越來越多了呢?這麼下去也不是辦法啊?”沙樂苦逼道。

隨後,沙樂忽然雙目放光:“哎……煙姐煙姐你快看,小晴身邊的鬼,也在跟着她開始跳舞了啊!”

李芷晴附近的幾個鬼,果真跟着她的動作,偏偏起舞。

然後,這就跟會傳染似得,越來越多的鬼,都跟着跳了起來。

李芷煙和沙樂有些懵,不過更多的,則是驚喜。

“小晴,你再堅持一下,我和沙樂找出口。”李芷煙和沙樂在一樓裏,四處找起了出口。

在這個鬼窟裏,李芷晴跳舞沒有感覺到累,反而越跳越有勁,越跳越精神。

“來,讓晴姐教你們跳現代廣場舞。”李芷晴動作一變,跳起了小蘋果,嘴裏還唱道:“你是我的小呀小蘋果,怎麼愛你都不嫌多……” 然後,那些穿着古代服裝的女鬼,跟着動感的旋律,跳起了小蘋果。

還別說,這些女鬼身段妖嬈,跳啥像啥,簡直就是筷子兄弟附體。

可是,她們的衣服,卻是顯得有些不倫不類,看起來極爲滑稽。

“姐啊,你們慢慢找,彆着急。教這些鬼跳舞,還挺有意思的呢。”李芷晴笑嘻嘻道:“沙樂,我記得你手機裏有小蘋果,快,把你手機給我。”

在說話間,這些女鬼,因爲沒有了旋律,動作都變了樣子,要麼就停下不跳了。

沙樂屁顛屁顛將手機送了過來。

李芷晴點開音頻,播放出小蘋果來。

那些女鬼聽到還有伴奏的音樂,再次跳了起來,而且跳的更來勁了!

“哎……我說,你們站隊太亂了。”李芷晴關掉音樂,站在羣鬼面前,就跟沙場點兵的將軍一般,指點江山,揮斥方遒。

“立正,向前看齊,向右看齊。對嘍對嘍,就是這樣,站隊整齊,相距間隔也要能活動開。”李芷晴看着如軍隊一般的幾十個女鬼,滿意的點點頭,然後,再次將音樂打開。

隨着音樂聲響起,羣鬼再次跳了起來。

彷彿在李芷晴的帶動下,全部對音樂,對舞蹈有了濃厚的興趣。

最主要的是,她們都聽李芷晴的!

似乎將李芷晴當成了她們的舞王!

李芷煙和沙樂懵了一逼,愣愣的看着三四十個女鬼,穿着古代的裙子,整齊劃一的跳着小蘋果。

這年代感的對比,太強烈了,就跟古人集體穿越了似得。

“臥槽,小晴要逆天了啊!”

“呃……好像只要和趙天驕有關的女鬼,似乎都有特殊本領……”

與此同時,李芷煙帶着沙樂還有李芷晴,回到花圈店。

而他們三個,赫然是媚女和千面妖姬,以及另外一個小鬼。

“李芷煙這小丫頭和趙天驕還是情侶呢,看來,動手的機會有很多呢。”坐在店鋪裏,笑容帶着魅惑。

千面妖姬,也就是李芷晴,提醒道:“姐,你就是李芷煙。”

“對哦,現在是在趙天驕的地盤,我們要小心隔牆有耳呢。千面,我真是越來越喜歡你了,做事靠譜,還不多言。”

男鬼沙樂站在門口,忽然道:“煙姐,天哥回來了。”

寧思靜抱着肉肉,跟在趙天驕身邊。

卻在這時,肉肉鼻翼煽動,忽然看着花圈店的眼球,立刻變成了漆黑一片。

孟道靈問道:“肉肉,怎麼了?”

寧思靜也朝花圈店看去,目光一閃,立刻花容失色。

見到肉肉和寧思靜的神色,趙天驕心裏咯噔一聲,連忙問道:“靜靜,看到什麼了?”

還沒等寧思靜說話,李芷煙和李芷晴都走了出來。

“老公,怎麼這麼久纔回來,人家都想你了。”李芷煙上來,就抱住了趙天驕的胳膊。

這一聲老公叫的,趙天驕渾身全是雞皮疙瘩。

此刻,天已經大黑了,這條街的店鋪多數都已經關門,只有花圈店的燈光,微弱的散發出來。冷風吹拂下,使得整條街,都有種陰森之感。

趙天驕立刻悲催的想到,李芷煙又特麼被鬼附身了。

“小晴,你姐……”

沒等趙天驕說完,寧思靜立刻親上了趙天驕的嘴。

使得二者心意相通,趙天驕頓時知道了,面前的李芷煙,壓根就不是李芷煙。而李芷晴和沙樂,也都不是真正的他們。

趙天驕心思急轉,李芷煙他們出了事,目前不知道是生是死。而面前的三個冒牌貨,潛伏在花圈店,也不知道是什麼目的。

猛然間,趙天驕想到寧思娜給他打的電話。

媚女鬼君帶着千面妖姬來殺他,而千面妖姬,正是擅長幻化之術。

電光火石之間,趙天驕明白了,面前的三個冒牌貨,一定是媚女和千面妖姬他們。

“老公,你的女鬼太過分了,竟然當着我的面親你!你……你們還親,氣死我啦!”李芷煙轉身朝着街道深處跑去。

李芷煙目露寒光:‘臭小子不信你不追過來,只要你來,我就出其不意,一招殺了你!’

趙天驕在想通了這點後,也判斷出了,那媚女多半是假扮的李芷煙。

而對方假冒李芷煙來到自己面前,用腳趾頭想,也知道這是要殺自己來的。

這媚女鬼君,還是和雷姬一個級別的高手。

而他現在,完全不是對方對手,這要是媚女發難,自己多半要完蛋了。

忽然的,趙天驕福至心靈,有了辦法。

於是,在和寧思靜接吻的時候,在心裏對寧思靜道:“你帶着肉肉和孟道靈,看住這倆冒牌貨,我去追李芷煙。”

“天師,會有危險的,我們還是從長計……”

沒等寧思靜說完,趙天驕便鬆開了她。

因爲此刻的趙天驕,心急如焚,天知道真正的李芷煙他們,現在還有沒有命在?

使得,他對媚女,也是動了殺心!

“小煙,這又不是第一次,你吃啥醋啊。”趙天驕故作着急的朝着李芷煙追了過去。

孟道靈不明所以,一臉幸災樂禍道:“讓你花心,活該!”

肉肉也要掙脫寧思靜的懷抱,去追李芷煙,可卻被寧思靜,緊緊的抱在懷中。

“呵呵,天師他們不知道什麼時候能回來,我們先去屋裏吧。”寧思靜招呼大家,進了屋子,然後,將房門關嚴,心裏也惦記着趙天驕。

再說趙天驕,在後面追着李芷煙的時候,卻是悄悄的喚出了桃木劍,然後默唸鐵劍咒。

“拜請金剛飛劍神,降下人間亂斬人……”

在咒語念罷後,桃木劍上,登時有金紅色的光暈出現,然後傳出一聲震顫人心的嘶吼,似洪荒猛獸,突然降臨一般。

前面的李芷煙一驚,連忙轉過身子。

然後,她便見到,一把散發光暈的桃木劍,疾馳飛來,眨眼即到。

在臨近的瞬間,猛地,從桃木劍中,伸出一隻火焰蒸騰的巨大爪子,瞬間將李芷煙給拍飛了出去,更是將胸前的衣服都給撕破,白皙的嫩肉,被撓的血肉模糊,留下了四條觸目驚心的撓痕! 這一切說來慢,但只發生在一瞬間。

lixiangguo

儘管在之前的戰備演練的時候,多次推演到這種情況,但是真正遇到的時候,總會與想象的不一樣的。

Previous article

「我們作為許氏集團的高層,也不可能一直縮在幕後,有的時候為了能夠體現出交易的誠意,必須要出面接受一些媒體的採訪。如果不將自己包裝得精緻一點,可是會被外國看不起的。」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