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路雨安話音剛落,「嘩啦」一下,桌上的飯菜被文墨之一袖揮落。

「惡女!你明知我兒比平常人體虛羸弱,還在此裝瘋賣傻?!」

「可憐夜兒中了你那一腿,腔骨斷裂之後,丹田迅速衰竭,不論湯藥丹藥,服下就吐!如今四肢頹軟,無法下地,修鍊之路徹底斷掉,再無挽救之法!」

文墨之這一句話,終於點破張夜和路雨安的疑惑。

張夜當初一看文夜的面相體貌,就知道此人縱慾無度,身體必然極度虧虛,卻沒想到,這直接害得他沒能挺過路雨安的一招烈影腿,癱瘓了!

「這一擊能導致丹田衰竭,說明此人氣血已經逐漸無法為丹田提供供給,加之經脈薄弱,就算沒有丫頭這一腳,修鍊路斷也就是近兩三年的事!」

張夜花了幾乎一輩子時間研讀《周天全書》,深知「邪氣盛則實,精氣奪則虛」的道理。一個煉體期的修者,最重要的就是打好身體底子,像文夜那般精蟲入腦,花天酒地之人,在張夜看來根本不配修鍊!

「文墨之,你可真是無恥!」路淵見文墨之率先發作,騰的一下站起來怒道:「你那孽障非禮我女兒在先,要是我在場,恨不得直接將其擊殺!如今你兒子留有一條狗命還不知足,你還想怎樣?」

「兩位稍安勿躁,文家主,這事的確是你兒子理虧在先,事已至此還是少說兩句。」氣氛越來越凝重,二長老連忙在這時出來打圓場,「不過,把人打殘廢的確也是有錯,作為賠罪,今天咱們乾脆就直接把事情定下來,讓路雨安早點嫁過去,也好照顧文夜。」

路淵的眼睛一瞪,他沒想到二長老在這種時候居然說出這番話。

「二長老,你這是什麼意思!你這是在賣我女兒!?」

二長老不回答,一臉冷漠,身子甚至往文家的人方向側了過去。

憑此一幕,張夜敏銳地感覺到,這二長老與文家定然有貓膩!

「婚事?老夫唯一的獨子被廢,你覺得嫁過來一個毒婦,就能解決?」

「呃…文家主…這是何意?」

剛剛還淡然的二長老,一聽這話也呆了,彷彿沒有料到文墨之這般回應。

「混賬!」路淵再也忍不住,一股凌厲的氣勢轟然炸開。

而文墨之好像就是在等這一刻,一聲輕哼,文家議事堂的四位長老和文風首席同時起身,冰冷的殺意,驟然在整個天德樓瀰漫開來。 這邊路雨安也已起身,張夜的神識則是立即探出。

「糟了!難怪安排在二樓,一樓三樓都來人了!」

此刻一樓大廳原先的僕人都不見了,只有一群修者,全部佩戴文家家徽,其中實力最強的有築基一重。

而三樓不知什麼時候,也埋伏下了十幾個文家修者,二樓的天字型大小包間,此刻已被團團包圍!

得到了張夜的消息,路雨安心下一沉,將這一情況告訴給了路淵,路淵當即指著文墨之的鼻子,怒道:

「文墨之!你今天要做什麼!你派文家的人包圍這裡,是何居心!」

二長老聞言臉色大變,文墨之森然一笑道:「你毀了我獨子,等於讓我文家家主之位後繼無人,我豈能輕易饒你!今天我就直接滅了你路家根基,也就算為郡主分憂了!」

「什麼!」

二長老比路淵的反應還快,鬍鬚一抖,急道:「文家主,你在說什麼!」

文墨之淡淡瞥了二長老一眼道:「老東西,你真以為把路雨安嫁過來,我就能想辦法讓你孫子進北郡第一宗門?」

「什麼?」路淵震驚,「二長老,他說的是真的?」

張夜嘆了一口氣,果然如此!

二長老此刻眼神潰散,根本不再看路淵,腦袋一陣眩暈,旋即怒火攻心,一聲低吼,神曉境二重修者的氣勢瞬間爆開,乾枯的手掌帶著烈烈風聲,直接朝著文墨之面門拍去。

「不自量力!」

築基九重的文墨之,面對這一掌卻是雲淡風輕,絲毫沒有躲避之意。

只聽「砰」的一聲悶響,二長老眼神一凝,一掌拍中后立刻往後暴射而退。定睛一看,一位虯須大漢正冷漠地擋在文墨之身前,淡然地拍了拍青色勁裝上的淺白掌印。

「神曉境強者,肉體比我強橫一些!」

咣當幾下木板破裂聲響,二長老還沒反應過來,天花板寸寸斷裂,十幾個手持鋼刀的修者從天而降,一齊朝著二長老劈下!

與此同時,文風和文墨之則是朝著路淵和路雨安,餓狼撲食般掠向兩者。

「烈影腿!」

路雨安心一橫,靈氣運轉,一腿朝著文風掃去。

文風面露嘲諷,一個女娃在他面前使些拳腳功夫,在他看來就是找死。

然而,當這一腿帶起的風刃在他臉上颳去一道血口的時候,文風整個人都是一僵,冷汗瞬間鋪滿整個後背,旋即兩拳併攏,轟向路雨安的小腿。

彷彿是幻覺,文風看到一道淡金色的光芒一晃而過,緊接著就像有一顆巨石砸在自己的雙拳上。

感受到這股力道后,文風就眼睜睜看著自己的雙拳像麵疙瘩一般,往小臂坍縮!隨即森森白骨和猩紅的血肉,就如煙花一般爆開!

「啊——」

鑽心的疼痛讓文風在倒飛出去之後,蜷成一團,仰天嘶嚎。

這極具震撼性的一幕讓文墨之心臟一緊,一個分神和路淵對了一掌之後,噌噌地倒退了幾步。

「這路雨安,有古怪!」

文墨之在這一瞬間終於徹底明白,文夜是怎麼被一個女人一腳踢成那樣的!

「丫頭,先出包房!」

張夜聲音傳來,情況突然,他現在已經開始聚靈,但這需要時間。

路雨安聞言,當即又是一腿,嘩啦啦破開包間的門扇,樓下大廳的十幾個修者頓時朝上望來。

「滾開!」

這邊一聲怒嘯,剛剛被包圍的二長老,在以靈氣護體擋下一片片刀刃的輪番襲擊后,直接奪去一把鋼刀,刷地一下血光四濺,跳下來的一群修者,全部被攔腰宰成兩截!

「老匹夫,休要猖狂!」

包括虯須大漢在內,四名議事堂長老,紛紛暴起,無數掌印接連打在二長老心口。

這掌法速度之快,四人身法之詭,當場讓二長老「哇」地吐出好幾口血沫,沒有絲毫還手之力。

「逃!」

路淵見狀,大吼一聲,跟路雨安兩人率先跳下一樓大廳,跟十幾名修者戰至一起。

當然,這些炮灰不顧生死地在路淵身上劃下幾刀后,直接被路淵一套《撼地拳》打的七零八落。

「這些人只是拖延的…」

路淵話音一落,一個鮮紅的影子從二樓徑直墜下。

「二長老…」

路淵一驚,二長老此刻化成一個血人,面目全非,在掌心卻捏碎了一個奇特的玉珠,徹底沒了呼吸。

「咎由自取!」

路雨安一句冷喝,將路淵驚醒,雖然二長老打理路家多年,但如今的確是一個害人害己的宵小之輩。

「路淵,你和你女兒的命,就留在這裡吧!」

文墨之和議事堂五人,面色冷漠,那虯須大漢也不拖沓,直接撿起一把鋼刀,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沖向路雨安。

「女兒小心!」

路淵大喊,想要身體去擋下這一刀,但神曉二重高手的一刀,又豈是他能跟上的!寒光一閃,靈氣波動帶著可怖的殺意已經沖至路雨安。

只聽當的一聲金石擦響,火花濺開,沒有想象中的血光飛濺,路雨安腹部白衣破開一道口子,露出了裡面的一件銀色軟甲!

「靈器?」

虯須大漢大吃一驚,萬萬沒想到築基七重的一刀居然讓對方毫髮無損,再看那刀刃,赫然多了一個拳頭大的缺口!

路雨安絲毫沒有感受到這一刀,但張夜卻是吃痛,真實地體會到身體撕裂般的疼,聚靈受到干擾,進度又慢了幾分。

虯須大漢扔掉刀,毫無停歇,手肘往後一收,一層蒙蒙的白光包裹了拳頭。

靈氣出體,可攻可守,這是神曉境強者才有的神通。

路淵見狀,立刻側身,作勢要擋在路雨安身前,但卻被另外三個議事長老生生鉗住。

「路淵,我要你看著你女兒死在你面前!」

文墨之狀若瘋狂,路雨安卻已經將全身的靈氣,匯聚至了右手掌心,同時按照《聖靈掌》所述,極速地運轉著經脈氣血!

「雨安,快走!」

路淵目眥欲裂,身體卻被牢牢地扣住,動彈不得。

在這千鈞一髮之際,遠處的朗朗青空下,一道衝天雷光突然拔地而起,一道如洪鐘般的怒吼響徹天地!

「文家狗賊敢爾!」 「大長老!」

路淵滿面通紅,這個陌生又熟悉的聲音,讓他看到了希望。

「怎麼可能,偏偏這個時候…」

文墨之方寸大亂,眼角驀然看到二長老屍體的手心,那顆捏破的玉珠。

「該死!」文墨之心一橫,吼道:「不要理會,動手!」

如今,文路兩家已然魚死網破,此刻無暇顧他,虯須大漢眼睛一眯,裹挾著神曉境靈氣的拳頭,像箭一樣朝著路雨安轟去。

路雨安不躲不閃,面對這樣的速度她也無處可躲,這一拳若是砸到路雨安身上,恐怕整個人都會直接碎掉!

但是,沒有人想到,在這一拳離路雨安只有一尺距離的時候,路雨安的整條右臂,陡然綻放出刺眼的金光!

「靈氣出體?我明明探查到她只是築基而已!」

虯須大漢感受到異常的波動,今天內心第一次產生動搖。

「聖靈掌!」

轟然一聲悶響,回答他的是霸烈至極的一掌,一個看似柔弱的手掌,在這一刻爆發出數千斤的蠻力,生生與他的拳頭對撞在一起!

暴土揚塵中,翻騰的氣浪跟靈氣的碰撞攪在一起,將一樓大廳的桌椅板凳全部掀起,幾根柱子都開始寸寸龜裂。

兩條身影同時往後倒飛出去,文墨之幾人看清局勢,瞬間呆若木雞,喉嚨一陣乾澀吐不出半個字來!

一旁的虯須大漢怒目圓睜,嘴唇不斷地顫抖,右手指骨變形,手臂更是扭曲成極為誇張的三段!

虯須大漢不敢相信這一切,死死地盯著對面同樣癱倒在地的女子,大腦甚至因為震驚都暫時忘記了刻骨的痛楚!

築基境七重強者,被一個築基一重的女子,一掌打斷了臂骨!

「怎麼可能!這到底是什麼掌法!她怎麼做到的!」

虯須大漢無論如何無法接受,對方跨越整整六個小境界,將他傷至如此,而他更是明顯感受到,剛才那一掌,有五成dou是純粹的肉體力量!

虯須大漢艱難地消化著發生的這一切,而路雨安此時的身體,也受到了史無前例的衝擊!

這個衝擊不僅來自外力,還有自己本身!路雨安如同一朵飄零的百合,癱倒在地,右臂鮮血淋漓地垂著,僅靠左手撐起虛弱的身體,臉上沒了半點血色,唯獨那漆黑的眼眸中,發出了無比高傲的神采。

她的手臂廢了,但性命卻保住了片刻,而也就是這片刻,一股磅礴的威壓由遠及近,籠罩了整個天德樓。

「不好!」

這股威壓的到來,終於將震撼中的文家眾人驚醒,一道高大的身影眸光滄桑,面容卻如刀削斧砍,甚是年輕英俊,此刻竟如標槍一般,穩穩地扎在半空,就那麼憑空而立!

「大長老!您…」

路淵此時激動的說不出話,而扣住他的三人已經跟文墨之一道,飛速往天德樓外奔去,虯須大漢和二樓的文風已然是不能再顧了。

「死!」

大長老雙目如炬,一眼下去看清了場面,一看文家居然不顧自己警告對路雨安出手,仰天一聲怒吼,背後長發亂舞,隨即一柄巨大的青銅寶劍憑空出現。

此劍一出,以他為中心方圓百米內的天地靈氣,瘋狂湧向大長老,地面飛沙走石,天德樓更是搖搖欲墜!落跑的文家眾人剛邁出門檻,就感覺自己背負千斤巨石一般,腳下如同深陷泥海,再走不動半步!

隨著一道刺耳的破空聲響徹天地,青銅巨劍從半空俯衝,一團耀眼火光如天外流星筆直朝文家眾人射去!

文墨之看著驚天動地的一劍,絕望地一聲慘笑閉上了眼睛,而其他三人都是慌忙調動全身靈氣護體。

只不過,青銅劍距離他們還有兩米左右,護體靈氣就已經如同紙糊一般,土崩瓦解。

噗噗噗

一連串血光炸現,文墨之四人連最後的慘叫都來不及發出,就直接化為了肉醬。

兩名神曉二重,一名築基九重,一名築基七重,四個人被大長老一劍抹殺的乾乾淨淨!

大長老做完這一切,聲音低沉道:「路淵,帶雨安迴路家。」

「大長老,文家…」

「不必多言。」大長老打斷道,「二長老死前捏碎了神念玉珠,事情的經過我都清楚了,現在三長老已經帶路家子弟前往文家…」

路淵眉頭一皺:「這是…」

「文家,今日起,沒必要存在了!」

lixiangguo

韓易頓時抽取了他的記憶,頓時,一個隱藏中的洞府出現在韓易的眼前。

Previous article

(戰場文學) ?楊易剛進去,就被風沙卷著滿天飛,終於穩定下來,楊易發現自己在沙漠之中。盤腿坐下,感應空間能量的波動。這是白戮在來的路上告訴自己的,能讓自己更快的找到令牌。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