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趙立冬拿出漢語名片,遞了過去。然後用流利的日語介紹自己。

「我是美國日僑,九歲的時候給跟隨父母從靜岡去了美國,我在美國有永久居留權,但沒有加入美國國籍,還是日本人。」

「高橋正則,就是這裡,這是英文拼寫,漢字名字就是名片上這個。這個暖流商行,就是我的商行。我從美國進口貨物到香江……。」

趙立冬一口氣介紹了不少。

山本准尉似懂非懂的,但也明白了個大概。

「這麼說來,你還是日本人?」

「是的,只是僑居在美國。」

「離開日本這麼久,日語還說的這麼好,真是不容易啊。」

「父母總是教育我們,不能忘了祖國。在外面講英語,在家裡都是說日語的。」

「原來如此啊,沒忘了祖國,好啊。對了,到這邊來幹什麼?」

「做生意,我從美國進口了一些麵粉,就要到貨。你也知道,香江沒有多少人口,銷售不了多少,還得往中國這邊銷售。」

「這次過去,就是到寶安和羊城一帶,尋找銷路的。」

「都不用找銷路,糧食很好銷售的。一定很賺錢吧?」

山本的眼神兒,就有些發亮。

趙立冬一看就明白,這傢伙動了心思。

動心最好,我就採取金錢攻勢。最怕你鐵面無私,那就不太好辦。

「這個嘛,怎麼說呢。從美國進貨,還是比較便宜的。就是不知道在中國那邊價格怎麼樣,所以還要去考察一下。」

趙立冬就聊起了市場的事情,還跟山本打聽行情。

聞著山本身上有煙味兒,知道他吸煙,就拿出一條駱駝牌香煙打開,取出來一盒,剩下的就放在登記桌子上。

把一盒打開,遞給山本一支,自己也拿了一支點著。順手把那盒煙扔給曹長。

曹長急忙接住,見山本沒有什麼反應,就把煙踹進兜里。

聊了一會兒,山本說道:「回來的時候還走陸路么?」

「還走這裡。」

「雖然你是日本人,但還是要登記。」

「沒問題,你寫還是我自己寫?」

「我寫日文,你把護照上的英文寫下來。」

「行。」

此時粵省一帶已經是淪陷區,雖然金陵偽政權已經成立,但是治理範圍還沒有到達這裡。這裡也沒有嚴格的什麼出入境管理制度。

登記完畢,山本就給趙立冬填寫了一張通行證。

通行證的發證機關,是特務機關。

但是這裡似乎又沒有特務機關的人。

給趙立東的印象,就是比較混亂。

「我每天都在這裡,等你回來之後再聊,請吧。」

「謝謝。」

最後連趙立冬的包,都沒有檢查。

看著趙立冬上了一輛馬車走了,山本把桌子上那條煙拿起來,從裡面抽出來一盒,扔給曹長。

「這一盒,你給大伙兒分一下。」

山本說完,把那條煙夾在腋下,進了屋裡。 蘇超哈哈笑道:「一個伯爵算什麼?你要是真的能夠幫着朝廷剿滅了白蓮教,別說一個伯爵了,就是一個侯爵,陛下也會不吝賞賜的。

在陛下那裏,只要你對朝廷有功,對陛下忠心,陛下什麼都可以給你。

白蓮教是朝廷的心腹大患,只要能剿滅了白蓮教,你能得到的一定遠超你想要的。」

於堯大喜,忙朝蘇超施禮稱謝。

「好了,這裏也不是聊天的地方,你先好好的休息一下,本候會叫人幫你安置好的。」蘇超說道:「等明日午後,本候再來見你,跟你仔細的聊聊。」

於堯忙說道:「那小的就聽從侯爺的安排了,侯爺要小的怎麼做,小的就怎麼做。」

蘇超點了點頭,轉頭對唐寬說道:「老唐,於百戶就交給你了,給他換個好一些的房間先住下,不要叫別人靠近,這事兒一定要隱秘。

行了,你先安置好於百戶吧,等你安置好了,你再來見我,我在廨房等你。」

唐寬忙抱拳稱是。

蘇超站起身來,於堯和唐寬也忙跟着站起來。

「你就別站着了,你這腳上也不方便。」蘇超伸手在於堯的肩膀上拍了拍,笑道:「安心的養傷,別的事情本候會交待人辦好的。」

他說完,便轉身朝着刑訊室外面走去,唐寬和於堯都是施禮相送。

等蘇超出了刑訊室,唐寬便朝於堯抱拳說道:「於百戶,真的對不住了,方才下手有點重了,不過我想於百戶也應該能理解吧?那時你我還不是同僚。」

於堯忙回禮說道:「唐大人客氣了,在下能理解,能理解,若是換個位置的話,在下也一樣會跟唐大人一樣,手下不會容情的。

這說起來在下還要感謝唐大人,若是沒有那一遭的苦頭吃,在下還是冥頑不靈,不知悔改呢,在下能夠棄暗投明還要多謝唐大人才是。」

唐寬笑道:「於百戶能這麼想最好,不過我還是要提醒於百戶一下,明日跟侯爺相談的時候,一定要知無不言言無不盡,不要有半點的隱瞞。

咱們指揮使大人可是我從沒有見過的聰慧之人,你什麼也瞞不住他的,因此你最好是毫無保留的跟侯爺說了,這樣對你才是最為有利的。

還有就是侯爺這人最喜歡的便是直爽的人,你說話也不要跟侯爺兜圈子,想要什麼,不想要什麼,你都直接跟侯爺說,知道嗎?」

「多謝唐大人提點,在下記住了,在下一定知無不言言無不盡。」於堯說道。

唐寬點了點頭,便招呼人進來,讓他們用擔架抬着於堯回去詔獄中。

他還真的給於堯安排了一個非常好的房間,裏面床榻乾淨整潔,桌椅俱全。

這樣的房間就是給那些朝中的重臣準備的,因為他們進到詔獄之中以後,誰也不敢保證他們不會官復原職,因此即使在詔獄中,也會給他們準備下最好的設施,免得得罪了人。

雖然能夠從詔獄中出去的人少之又少,但也不是沒有,還有人出了詔獄以後,更能官升三階。

因此這詔獄中的條件普遍來說還是不錯的。

將於堯送到了單間里,唐寬便對牢頭說道:「於大人這裏你要好好的照顧,除了女人以外,於大人想要什麼,你要盡量滿足。

回頭叫人去買幾身新衣服回來,給於大人換上,記住了,這是侯爺的人,你要是照顧不好的話,你這牢頭就不用做了。」

那牢頭忙說道:「唐大人您放心,小的一定安排得好好的,不會委屈了於大人就是。」

唐寬點了點頭,這才朝着於堯抱拳說道:「於百戶,你且休息吧,咱們明日再見。」

於堯坐在床榻上,抱拳說道:「多謝唐大人了,您幫着在下多謝侯爺了。」

「客氣客氣。」唐寬笑道:「於大人好好的休息吧,本官告辭了。」

他說完,便轉身先出去了。

於堯看着唐寬離開自己的視線,然後便長嘆了一聲,發了一會兒愣之後,這才在床榻上躺靠下來,看着牢房的天花頂發起呆來。

再說蘇超回到廨房之後,上官直令已經在他的廨房中等了一個多時辰了,見到蘇超回來,忙起身施禮。

蘇超朝着他擺了一下手,笑道:「行了,別多禮了,你有傷勢在身,就別客氣了,坐下說話,坐下說話。」

他口中說着,走到躺椅上躺靠下來。

上官直令謝過了蘇超,在椅子上坐下,便問道:「侯爺,您叫小的來有什麼吩咐?」

這時焦橫端著一個托盤推門進來,說道:「侯爺,這吃食一直都熱著呢,侯爺您現在就吃?還是等一會兒再吃?」

蘇超這個時候是真的餓了,剛才跟於堯那裏就忙了一個多時辰,肚子早就額的咕嚕咕嚕的作響了,於是笑道:「自然是現在就吃了,趕緊給我放在那裏,再幫我弄盆水來,我要洗洗手再吃。」

焦橫忙將托盤放在桌子上,再出去幫蘇超打水去了。

上官直令看了看桌子上的托盤,問道:「侯爺,您到現在還沒有吃飯?」

「吃個屁啊,一直都在忙,這剛剛忙完。」蘇超說道:「奶奶的,老子上一輩子都沒有這麼忙過,這輩子算是過了癮了。」

他說着,站起身來,口中問道:「你吃了沒有?要是沒吃的話一起吃,這些東西也不少,我一個人也吃不了。」

上官直令說道:「小的已經吃過了,侯爺您只管吃便是。」

焦橫端了水進來,蘇超洗了手以後,便在桌子邊上坐下來,拿起一個饅頭先啃了一口,接着夾了一塊紅燒肉放在嘴中。

一餐飯吃得很快,還不到一刻鐘的時間,蘇超便填飽了肚子,然後讓焦橫將東西撤下去,他才在躺椅上躺下來。

又點了一鍋煙絲,美美的吸上了一口,笑道:「飯後一鍋煙,賽過活神仙啊。」

上官直令笑道:「小的見京城中也有不少人在吸食煙草,小的就想不明白,這個東西有什麼好吸的,聞着都嗆人。」

蘇超笑道:「你知道個什麼?子非魚,焉知魚之樂也?」

。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第114章

好像真的是很合理啊。

可這些居然都是林壞推理的?

她還真是小看這傢伙了。

「好吧,我勉強信了。」唐萱兒搗頭如蒜。

一旁的宋光頭頓時哭笑不得,心道這林夫人還真是單純得可愛啊,這就信了?

「好了,我不跟你多說了,我得回去整合一下韓氏集團。」

「這裡就交給你處理吧,嘻嘻!」

唐萱兒興奮得小臉紅撲撲,說完就拿著合同跑了。

林壞搖頭失笑,一臉的寵溺。

「林先生,我今天……表現得還可以吧?」

此時的宋光頭,突然變了氣勢,小心翼翼地問道。

剛才還要打要殺的他,此時乖得像個小弟。

若是唐玉婷在這兒,肯定要大跌眼鏡。

林壞點頭:「不錯,表現很好,我記你一功。」

lixiangguo

三人紛紛施展各自飛翔的法術,隨着時間流逝,漸漸深入了迷霧密林。

Previous article

不過是片刻時間,箭矢已然是來到那高塔上中年男子面前!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