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趙淑嘆了口氣,皇祖母定是不想讓人知曉她對郝澤凱做了什麼,可她還想被人查出來呢,被查不出來消息一散,看那些人還敢來惹她不,想來刺殺太子,也得掂量掂量自己的命是不是有九條!

她做了那麼多,到頭來竟要打水漂?

“你將消息……算了。”趙淑突然改變主意,若讓自己的人主動把消息透露出去,指不定會害了他們的性命。

哎,只能另想辦法了。

她還在沉思,小朱子便道:“郡主,奴才預感郝家的人要來了,咱們沒證據,而國丈和國舅又死了,咱們該如何辦纔好?”

這個問題趙淑早已想到,想了想,“就說當晚刺客太多,國丈大人和國舅爺爲保命捨棄太子殿下,結果還是被殺了,竟敢捨棄太子殿下,是不忠,不慈,不義,這一次定要站在道德的最高點,從血脈情誼,到人間道義,國朝忠義,將國郝孑父子貶致低谷! 原在四重天 不能折磨他,我就讓他遺臭萬年!既然要來了。你現在就去給我安排,要讓整個觀州的人都人盡皆知!”

小朱子一凜,忙下去辦去了,他來時一直尋思着。怎樣才能助郡主度過此難過,當時殺郝孑事,確實解氣了,但事後一想,沒有證據。且郡主越過了朝廷,是如論如何也逃不了責罰了。

趙淑陰沉着臉,孫雲莫名的問她:“怎麼了,可是鋪子出了什麼事?”

“沒事,咱們走吧。”

孫雲雖不信,卻知曉趙淑不願說,便沒有繼續問下去。

三人行至彭老太醫的院子,初春等數位美人兒也都來了,其餘人不跟在趙淑跟前伺候的,都是早早便來報道了。

彭老太醫見這麼多美人兒。眼睛都花了,美人兒多了,看着個個都普通起來,果然美女須得和樣貌平凡的放一處才能看得出是美女。

“郡主,您這是?”彭老太醫不明白,他一把年紀了,莫不是要給他做妾室?不不不,千萬不要,他老妻雖年老色衰,卻還是有感情在的。納妾這事一般都是老妻安排,他從不插手,就算偶爾看上一兩個,也只是想一想。欣賞一下那賞心悅目的容顏,並不主動納爲妾室。

趙淑哪裏知曉他在胡思亂想什麼,道:“彭老,您幫忙看看她們的膚質,然後我寫幾個重要方子,爲她們美容。您看怎樣?”

彭老太醫一縮,“郡主,太子殿下的傷勢極爲嚴重,老夫不得閒。”他可是大夫,不是賣胭脂水粉的!

趙淑想笑,但忍住了,道:“沒讓您跟我一起做胭脂水粉,就讓您給看看,她們的膚質如何,適合哪種藥理。”

彭老太醫還是搖頭,一副要上斷頭臺般讓他難受,堅決搖頭。

趙淑無奈,只好使出殺手鐗,“有幾個方子,不知該不該拿出來……”

“一個個的來,排好隊。”彭老太醫一聽立刻轉變,招呼着初春等人過去,一一把脈,然後又細細觀察,詳細的做醫案。

趙淑與孫雲對視一眼,都笑了起來,行至書案前,孫雲磨墨,趙淑開始寫方子,她也不知面膜水的配方,便只能依着腦子裏記得的藥理,慢慢配,然後製出來,按照不同的膚質,慢慢試。

皮膚病一般都分爲多種,好些方子她也都記得,將這些方子全部默寫下來,接下來的事就要靠老太醫了。

別看彭老太醫不樂意,其實他這樣的人,只要開始研究一個東西,就非得研成不可,不然坐立不安輾轉難眠。

一口氣寫下了十來個方子,全都是與皮膚有關的,默寫完後,彭老太醫也把完脈,醫案也做好了。

趙淑將方子遞過去,他看了幾眼,嘖嘖稱歎,看完對着虛空揖禮,“多謝王妃厚賜,小老兒這廂有禮了。”

趙淑嘴角揚起,彭老太醫這樣實誠的人,就是好哄,心眼不多,爲人正派。

他剛謝完,一麻袋便從天而降,落在院子裏,衆位丫鬟都嚇了一跳,緊隨着麻袋落下,小姑子也進來了,“郡主,人帶到了。”

衆人皆是不知這‘人’是何許人,不過趙淑知曉,揮手讓初春等人下去,道:“將人帶到屋子裏來。”

“是。”小郭子道了聲,將麻袋一扛,便帶進來了屋子裏,放在桌腳旁。

“阿雲,你不是要找緋鵬有事嗎?”趙淑轉頭對孫雲說,接下來的事,可能會很殘忍,她不希望影響孫雲,她是個活了幾世的人,而孫雲不同,她還花骨朵兒般的年紀,心靈還沒黑,她希望孫雲這一世能活得陽光,過得開心。

孫雲也極爲配合,“是呢,是得去找一下他,那我一會再來找你。”

說罷她出了院子,不過彭老太醫還是要在身後喊着,“孫姑娘,不若你去給太子彈奏一曲?”

孫雲聽了回眸看向他,想了想,便同意了,衝彭老太醫點點頭,微笑離去。

屋子裏的人一走,頓時便只剩下趙淑、彭老太醫,小郭子,三人。

“郡主,要做什麼?”彭老太醫很蒙,最近行宮裏流傳着這樣一個傳說,君郡主是甘羅在世,女版甘羅,起初他並不知曉甘羅是誰,後來一打聽才知曉,原來是自秦到如今,唯一一位最年輕的上卿,頓時他的心略涼,想他年紀一大把了,還是個小太醫,不過轉念一想,自己找郡主請教方子,也不算丟人,畢竟甘羅在世。

趙淑神祕一笑,只是那笑容彷彿摻了血一般,讓兩人不由得一凜。(。)

PS:

~~~新的一天,大家手裏的票票記得要投給宗女哦,四月了呢,有月票,有加更~~~

謝謝:蒼穹海藍,逝風888,孩子他娘~寶貝的月票,麼麼噠~~~

大家愚人節快樂~~~~推薦好友的書《玲瓏錦繡》,很好看~~~ 龍君墨怎麼都沒有想到自己這輩子還能再見到唐沫兮,他以為她早就離開了卞城,他以為他們不會再有相見的一日。

「沫沫。」他低喃著,內心有種強烈的衝動,想要飛奔到她的身邊,將她緊緊擁入懷中,再也不放手。

「吁。。。」一聲馬鳴聲響起,龍君墨一勒韁繩,他騎著的黑馬首先停了下來。

然而,還沒等他有所反應,坐在他背後的傅沁兒已經率先跳下了馬背,朝著唐沫兮跑了過去。

「沫兮,真的是你嗎?你沒死?」她眼含熱淚,有些急切的想要靠近。

「你再過來我就把她扔下去了。」唐沫兮掐著傅芸瑤的脖子倒退兩步,對於傅沁兒那關切的眼神表示十分的不理解。

看到自己沒死她不應該是憤怒嗎?為何會這般開心?

「好好好,我不過去,你別激動。」她立馬停住了腳步,有些緊張的往後退了退。

唐沫兮看了一眼她,又看了一眼那個正向這邊跑過來的龍君墨,冷然一笑,「我記得紙條上寫的很清楚,是讓你一個人來的,你這還帶了幫手?」

隨後趕來的龍君墨想靠近,卻被傅沁兒一把拉住,搖了搖頭表示讓他不要激怒她。

「沫沫,有什麼話我們好好說,你先過來可以嗎?那邊太危險了。」他的眼眸中滿是擔憂之色。

可是看在唐沫兮的眼中卻都是虛情假意。

他會來,只能說明他很擔心傅沁兒,他不希望她受到一丁點的傷害,所以他來了。

而正因為他來了,唐沫兮才終於下定了決心。

「我與你還有什麼話好說的?」她看著他,眼中沒有任何的溫度,就好像是在跟一個陌生人講話一般。

心微微刺痛了一下,雖然早已料到會如此,可真的一切都發生的時候,龍君墨還是有些接受不了。

「沫沫,你聽我解釋,事情不是你所想的那樣,其實我。。。」

「我不想聽你任何的解釋。」她直接冷漠的將他的話打斷,「我只相信自己看到的、自己聽到的。」

她可以容忍他移情別戀,畢竟男人嘛,有誰真的能夠做到從一而終呢?

蜜愛成癮:霸道總裁狠狠撩 但是她不能容忍的是,他居然要殺死她的孩子。

「可是看到的未必都是真的、聽到的或許也是假的呢?」龍君墨將解釋,想將她們之間的誤會解開。

可是,她卻並不想給他這個機會。

「傅沁兒,你不是想救她嗎?」唐沫兮不再去看龍君墨,而是將全部的注意力都放在了傅沁兒的身上。

「姐姐,不。。。」

傅芸瑤想讓她快走,可是脖子被她突然的一用力,瞬間不要說講話了,就連呼吸都困難了起來。

「你過來,我便放了她。」唐沫兮提出了要求,然後又倒退一步,離崖邊更近了。

「你別衝動。」話脫口而出,傅沁兒的臉色因為她的舉動已經變得煞白,臉上滿是擔憂之色,「我這就過去,你不要再動了。」

緩緩的,她向她走了過去。

只是全程她的目光都是在唐沫兮的身上,似乎她所擔心的其實是她而不是傅芸瑤。

「你這個姐姐還挺疼自己妹妹的嘛。」嘴角冷冷一勾,左手閃現一把匕首朝著她的胸口就刺了過去。

傅沁兒沒有想到她會來這一招,想要躲避已經是不可能的了,但所幸她的身手還算敏捷,避開了要害。

一切都發生在電光火石之間,傅芸瑤看到自己的姐姐被刺中,當下不知道哪裡來的力氣,掙脫開了她牽制住自己脖子的手,轉身一把將唐沫兮推了下去。

龍君墨飛奔上前,可是沒能阻止悲劇的發生,他沒有絲毫的猶豫,跟著一起跳了下去。

眼看著自己的親妹妹和自己所愛的人都沒了蹤跡,傅沁兒搖搖晃晃的站起身,悲憤的一巴掌摔在傅芸瑤的臉上。

「你害死她一次還不夠嗎?為什麼還要害死她兩次?」

「姐姐,我。。。」她喘著粗氣,有些手足無措的看著她,「我只是想救你啊。」

「我不需要你救,命是我自己的,我願意給她,你管不著。」吼完這一句,她直接轉身追隨龍君墨的腳步而去。

「姐姐,不要。」傅芸瑤想拉住她,可是卻連她的衣角都沒有碰到。

看到姐姐在自己的面前自殺,她一下子接受不了,整個人癱軟在地。

當一眾侍衛看到這邊所發生的一切,急忙趕過來時,就只剩下一個只會傻笑的傅芸瑤了。

「快,派人下去搜救,務必要找到王爺。」領頭的侍衛沉著臉命令道。

只是他們似乎是白擔心了,以龍君墨的武功,這懸崖雖然陡峭,卻並不至於會要了他的命。

「沫沫,沫沫。」他順著峭壁一路而下,卻始終都沒有看到唐沫兮的身影。

越往下,他的心裡就越不安,因為從那麼高摔下來,她那個小身板肯定是受不住的。

「砰。」一個重物掉落的聲音響起,龍君墨沒有一擰,快速的向聲音發出的地方飛掠而去。

誰都沒有想到,在雲嶠峰的峭壁下面居然是一條河流,而這條河流所通的地方是一片瀑布,水流的速度非常的快。

而此刻在河流邊的石堆上躺著一個人,已經是奄奄一息了。

「沁兒?」看清那人時,龍君墨的臉上難掩失望之色。

他躊躇著,不知該如何是好。

他很害怕唐沫兮也像她一樣,躺在某一處生命垂危,等著他去救。

可若是他現在繼續去找尋她的話,傅沁兒勢必就得命喪於此了。

一邊是生死未卜的唐沫兮,一邊是急需醫治的傅沁兒,龍君墨的內心掙扎了許久后,最終還是將她抱了起來,沿著峭壁飛掠而上。

當他們走後,躲在陰暗處的兩人慢慢走了出來。

唐沫兮的臉上有些失望之色,看著他們遠去的方向喃喃道,「果然,在你的心裡她比我重要的多。」

紅袖就這麼靜靜的陪著她站了一會後,緩緩的開口,「若是再不走,你今日設得局就沒用了。」

唐沫兮點點頭,隨手從衣服上扯下一塊布,掛在河邊一塊比較尖銳的石頭之上。

「走吧。」 彭老太醫的院子充斥着濃濃的藥香,這個陳放了他醫書、藥箱、以及衣物行禮的屋子,亦是如此。

屋子裏極爲簡單,一個一人高的書架,上面放了幾本普通醫書,一個書案,書案上筆墨紙硯設備齊全,一張八仙桌,幾張椅子,八仙桌上有茶壺茶杯,不過天寒地凍的,茶早已涼了。

八仙桌下的火盆有厚重的鏤空銅蓋趕住,蓋上雕着繁複的紋理圖案,源源不斷的向外散發着熱氣。

趙淑示意小郭子將楊全放出來,小郭子取出匕首將繫着的繩子挑開,露出楊全的頭人,他的嘴巴被一團布堵住,因從屋頂上扔下來,雖沒有實質性的傷,卻也是極疼,見到趙淑那一刻他竟嚇了一跳。

“怎麼?怕我?”趙淑猶如小魔鬼的走近他,嘴角微揚,淺淺的笑意極爲可愛,“我就知道有人會怕我。”這話是自言自語,“不過,我就喜歡別人怕我。”

一旁彭老太醫聽得一頭霧水,旁悄聲問小郭子,“此人是傷殿下的兇手之一?”

小郭子猶豫了一下點點頭,“恩,且還是死士頭目,楊家的。”

彭老太醫聽到這裏,頓時吹鬍子瞪眼主動走到楊全身邊,從袖口取出一個小瓷瓶,二話不說拔掉他嘴上的布,捏住楊全的嘴,嘴把瓶蓋扒開,然後將小瓷瓶裏的藥汁全部倒進楊全的嘴裏。

“彭太醫,您做什麼?”小郭子一慌,忙過來阻止,然而趙淑卻攔住了他,對他搖搖頭。

藥汁倒入楊全的嘴裏,他頓時痛苦的在地上扭起來,臉都扭曲了。

“彭太醫,您給楊全喝了什麼毒?”小郭子問,心裏很是擔憂,楊全郡主留着是有大用的。且還帶來了觀州,可見其重要,若是被彭老太醫毒死了,豈不是白辛苦了?要知伺候楊全讓他一直活着。也是極累的,楊全累,他們也累。

彭老太醫瞪了他一眼,瞪着眼睛憤憤的道:“你以爲老夫是畜生?老夫又沒長一顆黑心!”

彭老太醫吼得兇,小郭子後退兩步。這祖宗他還真是惹不起。

趙淑微笑,給小郭子解了疑惑,“那不是毒藥,是黃連汁。”

小郭子聽了不好意思的忙給彭老太醫道歉,“雜家誤會彭太醫了,還請彭太醫莫要怪罪。”

“哼,小娃娃,整日裏想着殺人、毒藥,能不能莫要如此嗜血?這世上除了殺人,難道就沒有可解氣的法子??”

這話彷彿是意有所指。趙淑看了小郭子一眼,他被訓得一句話不敢說,低着頭站在那裏,視線緊緊鎖定楊全,就怕他耍花招,然楊全已苦得連自己是誰都快不記得了,哪還能想起什麼花招來。

“彭老教訓得是,我定好生教導小郭子,引導他向善,去了心中戾氣。做個好人,只是上次您老向彭小將軍要的刺客,在何處?”趙淑臉不紅線不跳的說着瞎話。

旁邊小郭子汗顏,郡主。您狠起來,比誰都狠好不?還引導奴才向善……奴才雖不是什麼善良之輩,若真論起來,您可沒奴才有善心,引導他向善?他不由得懷疑天是不是要下紅雨?

趙淑不知小郭子心裏的想法,只是一個勁的催促彭老太醫。彭老太醫又狠狠的盯了小郭子好幾眼,憤憤的出門了。

他出門後,趙淑蹲下來,輕聲對楊全道:“怎樣?苦不苦?你心苦,還是口苦?你失蹤已一段時間了吧,但楊家從未有人來尋過你,一個沒有名字,沒有身份,沒有家人,什麼也沒有,連影子都沒有的人,真可悲。”

趙淑繼續說着,她不怕楊全不聽,語氣極爲憐憫和同情,“你知曉這世上最可怕的是什麼嗎?是悄無聲息的死了,卻無人知曉,奔波一天回到家,卻無人挑燈等待,有了成果,卻不知找誰去分享,失意了沒人寬慰,墳頭上的草長了一茬又一茬,卻從不曾被人清理過,你知道這叫什麼嗎?這叫悲哀。”

“當然,和一個死士說這些,你不會懂,因爲你沒有尊嚴,沒有追求,沒有人生,你的人生都是別人的,你的尊嚴也是別人的,你甚至都不能算是人,你不過是有個人的驅殼而已。”

楊全聽了她的話,明明苦得全身戰慄,卻還是要怒視她,“你這個妖女!你以爲你不可悲?哈哈哈,你比我可悲一百倍,你就有尊嚴?就有人生?就是個人?”

他的眼神極爲輕蔑,接續發泄着心裏的憤恨和不滿,“小小年紀卻過得猶如地獄之魔,你看看你,哪裏有一絲皇族貴女的樣子,我是死士我悲哀,然你分明有着尊貴的出生,優渥的生活,卻也依舊和我這個死士一般活得人不人鬼不鬼!”

“放肆!”小郭子踢了他一腳,“竟如此與郡主說話,雜家看你是活膩了!”

“殺了我吧!”他痛苦大叫。

趙淑並不生氣,能如此激憤,便好,還能好好利用一番,“你說得對,本郡主很多地方和你一樣,但本郡主有的,你卻一輩子也不可能擁有。”

剛說完,彭太醫便來了,跟着一起的還有幾名彭城軍,伺候被彭城軍綁了手牽着拉在身後,“參見郡主。”彭城軍行禮,便站在一旁,他們的職責便是保護趙淑與太后的安全,這些刺客個個身手不凡,他們極爲不放心。

趙淑微笑,“不必多禮,辛苦各位了,小郭子,待會去讓杏兒給各位軍爺做些好吃的。”

“是,郡主。”小郭子忙應下。

“彭老,這些刺客你打算如何處理?”視線落在那些刺客身上,他們身上有分別有不同程度的傷,均已包紮上藥,看到他們竟有如此待遇,她心中開始不平起來,憑什麼她的太子哥哥還躺在牀上,心身皆是傷痕累累,而這些人還能被醫治,被好生看護!

彭老太醫指着幾人道:“這些人的傷勢與殿下的極爲相似,老夫近日翻看醫書,發現醉心花有麻醉作用。便想着試試,以往都是老夫自己麻醉自己,現在用在他們身上,也是極爲有效的。他們竟都不怎麼感覺疼。”

“可是隻能局部麻醉,且還是短暫的,我太子哥哥依然會很疼!”趙淑語氣極爲不善,眼眸冰冷的盯着那些刺客,一一掃過他們的腿。這些人的腿都還好好的,而她太子哥哥的卻瘸了,瘸了還不算,他們還想要他的命!

“能減輕些便好。”彭老太醫覺得這是一個很大的發現,極爲興奮,連趙淑話裏的漏洞都沒注意,還喃喃自語,“腿傷是小,子息是大,老夫還想問郡主。可有這方面的方子。”這樣的問題,怎好問出口,他喃喃說罷,自己都臉紅了,瞄了一眼趙淑,嚇了一大跳。

“郡主,你聽到了?”他忙移開眼睛,不敢看趙淑那雙彷彿能吃人的眼睛。

“什麼子息?”趙淑逼近,不打算就此放過他。

小郭子一看事態不妙,忙讓彭城軍下去。將空間留給趙淑與彭老太醫,他則守在門邊,楊全被扔到了院子裏,屋子的門。自然是不能關上的。

彭老太醫發覺一時興奮把不該說的說了出來,太子殿下若腿瘸,子息困難,便真的與皇位無緣了,皇家需開枝散葉,身爲皇帝。怎可子息困難?明德帝雖只有太子一個嫡出皇子,但庶出已有了二十幾個。

“彭老,你今日若不說,日後休想從我這裏得到任何方子。”趙淑威脅,第一次對彭老太醫疾言厲色。

彭老太醫撓撓頭,方子和保密,他想了想,極爲不捨的一咬牙,粗着脖子道:“郡主贖罪,縱是您日後再也不給老夫方子,老夫今日也不會告訴您!”

“您果真不告訴我?”趙淑沒了耐性,近日來,但凡是涉及太子的事,她都極爲煩躁,每每都有要暴走之感。

彭老太醫點頭,目光堅定,這種事越少人知曉越好,在他心裏,趙淑雖聰慧,號稱女甘羅,但還是太小,不能讓其知曉的,還是儘量保密的好,且太后定是不想讓任何人知曉這件事,知曉了說不定會因此喪命。

“好,我自己去看,您知曉我懂醫理,且在觀州,除了皇祖母,任何人都管不了我,我若想要親自去給太子哥哥檢查身體,想必沒人能攔得住!您說呢?”她說罷就要往外走,氣勢洶洶的。

彭老太醫無奈的閉上眼睛,就在趙淑的腳剛踏出屋子的門時,他道:“郡主留步。”

趙淑停步,他重重嘆了口氣,“如你猜測的那般,子息困難。”

“嘭。”趙淑一圈打在門框上,“我要殺了他!”

“老夫最近都在研究方子,郡主若有好的方子,還請悉數給老夫,老夫定全力醫治太子殿下。”

趙淑折身回來,一言不發的走到書案前,讓小郭子磨墨,提筆將腦子裏記得的方子,一一寫下來,只是心裏壓着一口氣,不知該怎樣發泄纔好。

寫完方子,隨便將麻醉劑的配方也寫上,遞給彭老太醫,“彭老,麻醉湯若不用,最好莫要用,有副作用,尤其是全身麻醉之時,全身麻醉人是沒有呼吸的,切記。”在大庸,沒有呼吸機這種高科技,劑量過多,會導致極爲嚴重的後果。

彭老太醫接過方子,看了上面密密麻麻的字,頓時驚訝得說不出話來,“不……不是,郡主,這些……,還請放心,老夫若醫治不好,老夫便將自己的腦袋摘下來給掛牆頭上!”他拿着方子的手都顫抖了。

lixiangguo

這些少年少女裏,只有兩個是女孩子,其他人都是少年,年齡也從七歲到十四五歲不等,走出來說話的,是一個十一二歲的少女,已經長開了的容貌,很是美麗,天藍色的大眼睛,金色微卷的頭髮,白皙的皮膚,精緻的五官,以及此時向中年人綻放出來的柔和笑容,都恰到好處的讓人感到心情愉快。

Previous article

「虧你還算是有點見識,現在你已經中了我的毒,不超過半個時辰你就會毒發身亡,趁現在這點時間你可以好好的想一下關於自己的遺囑。」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