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趙天驕目光陡然變得凌厲起來,桃木劍出現掌中,指着那娜:“妹子們,被廢話了,一起殺了這個女邪道!”

說話間,趙天驕揮動桃木劍,打出一道陰氣刃。

月季和蓮花也都紛紛施展各自手段。

那娜氣的胸脯直顫,咬牙間,再次轉身逃跑。月季和蓮花鍥而不捨的再次追去。

趙天驕飛身追去的同時,對獨孤勝寒道:“勝寒,你留在這裏,看着她們。”

那娜一路朝着九龍山深處跑去,一邊跑,一邊拿出一面小鏡子,咬破指尖在上面畫着,嘴裏還低聲的念着咒語。

就在趙天驕三人即將追上她的剎那,突然的,那娜將鏡子猛地朝三人照了過去。

只見一股耀眼的光芒從鏡子中飆射而出,接着從裏面冒出濃郁的鬼氣,如同煙筒一般。

而在那黑氣中,先後飛出三個女鬼來,快若閃電的將趙天驕三人給圍了起來。

這三個鬼道行都只是鬼影境後期,可環繞之下,如同形成了某種困陣,而且還加持了彼此的道行,使得片刻之間,就有了鬼身境的道行波動。

“是你們?”趙天驕定睛一看,立刻認出,這三個女鬼,他曾在青樓鬼窟裏見過。

難道那娜施法,將鬼窟裏的鬼,給放出來了?

月季警惕的看着小鬼,問道:“你認識?”

“這是青煙盟的一個鬼窟裏的鬼,我曾經去過一次,在裏面見過。”趙天驕道。既然稱作鬼窟,鬼數自然龐大,上次只是花魁鬼針對趙天驕而已,使得並沒有驚動其她鬼。

蓮花吃了一驚:“你竟然去過青煙盟的鬼窟,就你這點道行,還能活着出來?”

趙天驕沒好氣道:“爺們不像你,我有腦子!”

“你……你什麼意思?”

“都別吵了,趕緊滅了這幾個鬼,不然不僅追不上那女邪道,我們也都要完蛋!”

說話間,三個女鬼的道行,從鬼身境初期,已經加持到了中期。

“萬獄陰冥腐化術!”月季胸口忽然藍芒一閃,然後雙手掐訣,只見她的手中,猛然間出現一團灰色的氣體,散發出一股極強的腐化之力,然後猛地扔向面前的一個女鬼! 轟的一聲。

灰氣擴散,緊緊的貼在那女鬼的魂體上,肉眼可見的速度,開始腐化。

女鬼發出淒厲嘶吼:“該死的該死的,好不容易出來一次,竟然遇到會鬼術的術法人士……”

趙天驕也沒閒着,拿出法酒倒在手心,然後咬破指尖,畫了一道掌心雷,念動咒語後,猛地打向另外一個女鬼。

轟隆一聲,一道雷電劈下,打在女鬼身上,一陣顫抖之後,道行被削弱到鬼身境初期。

“小道士,你是在給奴家撓癢癢麼。這點本事,還是乖乖束手就擒,等着我們三姐妹的臨幸吧。”女鬼風騷笑道:“二妹你再堅持一下,一會滅了那兩個小賤人,讓你第一個臨幸,恢復傷勢。”

趙天驕知道,青樓鬼窟的女鬼,都是專門吸收男人陽元,被她們臨幸,那結果就是盡精人亡的下場!

被稱作二妹的女鬼,就是魂體腐化的那個,此刻依然在逐漸的腐化,形狀可怖,就跟人被潑了大量的硫酸一般,皮肉腐蝕脫落,早已是面目全非!

三個女鬼連忙圍着趙天驕三人轉起了圈圈,一股狂猛的陰風,陡然間,憑空出現,在陣法內肆虐橫掃。

趙天驕只覺得有一條條鞭子,在靈魂上抽打一般。

與此同時,三個女鬼發出尖銳的笑聲,如能穿透人的神魂,令趙天驕三人的呼吸陡然一滯,思維都變得緩慢起來。

這三個女鬼,在青樓鬼窟,類似於守衛一般的存在,能佈陣,能攻擊,威力極大。

而這個陣法,名爲三才鎖魂陣,只要被困住,想要逃脫,只能將三個鬼滅殺,否則,即便身死,魂體也會被困在其中,任人宰割。

“蓮花……快用你的鬼瞳術。”月季提醒道。

蓮花胸口突然有藍芒一閃,雙目的瞳孔變得幽綠,猛地看向之前被趙天驕攻擊的女鬼,使得她突然如被攝魂,動作緩慢起來,連帶着整個陣法的的威力也跟着下降,就連另外兩個女鬼的速度,也不得已跟着下降。

趙天驕祭出桃木劍,念動祭劍咒,桃木劍發出一聲嗡鳴,猛地衝向被蓮花瞳術攻擊的女鬼。

噗嗤一聲,桃木劍瞬間貫穿她的眉心,不消片刻,就會魂飛魄散!

趙天驕連忙拿出拘鬼煉氣壺,將這個女鬼,還有那個已經被腐化的沒了人形的女鬼,也一併收入壺中。

月季見狀:“你這邪道收女鬼收上癮了?都這個時候了,還不把她們滅殺,你想帶回去滾牀單麼?”

滾你大爺的蛋蛋吧!

這些可都是趙天驕提升魂體道行的補品,他哪能浪費。

“爺們就是飢渴,也是找你這種水靈靈的妹子,找什麼人老珠黃的女鬼呢!”趙天驕笑道。

聽到這話,剩下的唯一一個女鬼怒了:“你這小道士,敢說我們人老珠黃,我要榨乾你!”

女鬼一邊說,卻是一邊……轉身就跑了!

這一幕,看的三人目瞪口呆!

你狠話都放出來了,不是該衝上前脫衣服,將他推倒麼,咋還跑了呢?

沒了陣法維持,女鬼的道行迅速的衰弱,恢復到最初的鬼影境,自知抵擋不了三人,哪裏還會停留。

趙天驕噗嗤一聲笑了出來,一邊追一邊調笑道:“大媽,你不是要榨乾爺們麼,咋還跑了呢,我還等着你給我更衣呢!”

“呸!”

“流氓!”

月季和蓮花鄙視的瞪了一眼趙天驕。

那女鬼顫抖道:“下次的,我大姨媽來了,不方便!”

鬼也有大姨媽?

這不搞笑呢麼!

趙天驕也沒心思逗弄她了,雙手掐訣,桃木劍如流星一般,刺入女鬼魂體,然後利落的用拘鬼煉氣壺收了。

而就在這時,趙天驕突然感覺背後寒氣森森,連忙閃身躲過,接着就見到月季手持雙刃劍,招招致命的朝他招呼着。

“你是瘋了,還是被鬼附身了,打我幹毛?” 財迷老婆乖乖入圈套 趙天驕閃出去十多米,皺眉看着月季。

月季和蓮花並排而站,冷哼道:“你明知故問!當日在九龍山,你不僅欺負蓮花,還用鬼丹控制我,和你一起欺負蓮花,你還……還吸我……胸,我一定要殺了你!”

趙天驕明白了,感情這倆妹子,對當日的事,還耿耿於懷呢。

“話說明白啊,我那不是吸你胸,是你鬼氣入體,我給你吸鬼氣,不然你早掛了。還有,是這妹子先招惹我的,我不過是教訓她而已……”

沒等趙天驕說完,蓮花嬌哼道:“你閉嘴!月季姐,他會道家體術,還有亂七八糟的鬼丹,我們直接用鬼術對付他!”

趙天驕渾身一哆嗦,這倆妹子的鬼術,可都不簡單啊,一個扔你一團氣,就讓你渾身腐爛。一個瞪你一眼,就能控制心神,這要是被二人攻擊到了,那他還不完蛋了!

猛然間,趙天驕福至心靈,想到了剛剛解鎖不久的鬼術複製丹,連忙道:“等等……那啥,我先方便一下,然後再跟你們鬥法。不然膀胱都要憋炸了,影響我發揮。”

這倆妞哪會給他時間,當即掐訣唸咒,而隨着法訣掐起,胸口那裏,全部都有藍芒一閃。

趙天驕靈光一閃,單手握拳,一邊衝了過去,一邊爆喝道:“看我鬼氣迷魂丹,拍暈你們!”

倆妞一聽鬼氣迷魂丹,也顧不上施法了,立刻嚇得花容失色,連忙各自逃竄。

趙天驕虛張聲勢,一邊追,一邊凶神惡煞道:“來來來,不是要用鬼術對付爺們麼,先嚐嘗爺們鬼丹的厲害!”

這倆妞對鬼氣迷魂丹,可謂是聞丹色變,頭也不回的逃竄出去。

趙天驕追着吼了幾嗓子,目中精芒一閃,猛地轉身,躲進了一簇樹叢裏,連忙拿出丹爐符紙,滴血畫符煉丹。

他哪有什麼鬼氣迷魂丹,在道觀外就煉製了兩顆,一顆在道觀外就用了,另外一顆拍在了雙生鬼的身上。

月季跑着跑着,忽然黛眉皺起:“不對,我們上當了!”

“怎麼了月季姐?”蓮花傻乎乎的問道。

月季道:“如果他還有鬼氣迷魂丹的話,在剛纔的陣法中,他就會用了。他是在嚇唬我們!” “這該死的邪道,太可惡了,月季姐,我們回去找他算賬!”兩個妞後知後覺,怒氣衝衝的折返回來!

趙天驕盤膝坐地,見到兩個妞一臉怒容的回來了,笑嘻嘻的調侃道:“自投羅網來了麼?就不怕爺們拍暈你們,然後啪啪啪了?”

蓮花冷哼道:“你少騙人,你根本就沒有那個什麼鬼氣迷魂丹!”

“那你過來,你看爺們不把你拍暈的!”趙天驕有恃無恐。

蓮花這小蘿莉,想也不想,當真就要走過去,卻是被月季一把攔住。

“小心!這個邪道別看年紀小,奸猾的很。你盯着他,我用萬獄陰冥腐化術對付他!”月季說完,再次手掐法訣,胸口藍芒一閃,雙手間,陡然出現一團灰色氣體,散發着腐化之力。

趙天驕知道這個萬獄陰冥腐化術的厲害,剛纔那鬼身境的女鬼,都被腐化的沒了人形。

他之所以敢坐在這裏,就是仗着手中有鬼術複製丹。

可這個鬼丹他是第一次煉製,心裏還是有些沒底兒,不過面上卻是故作輕鬆道:“妹子,這個鬼術我也會。不過爺們看你這手訣很是生疏啊,是不是剛學會沒多久?”

蓮花冷笑道:“會你個大頭鬼,這是我們彼岸閣不傳祕術,只有達到一定貢獻值,纔可以修煉,你就別在這裏吹牛了。”

彼岸閣?

看來這個彼岸閣就是她們的勢力門派了。

恍惚中,趙天驕想起,當初購置法物對付獨孤勝寒的時候,那家店鋪上的牌子上,就有一個隱形的彼岸花圖案。

而在上次救月季的時候,這妞的胸脯上方,也繡着彼岸花,而且和那匾額上的如出一轍。

難道,那間店鋪,也是彼岸閣的?

月季素手一揚,腐化之氣猛地飛向趙天驕。

趙天驕立馬捏碎手中的鬼術複製丹,陡然間,趙天驕直覺腦海清明無比,周身的所有變化,都能清晰的感知到。

似乎,在他周身形成了一個玄妙的氣場。

腐化之氣撲面而來,在進入氣場的剎那,一起衝進了趙天驕的體內。

與此同時,趙天驕沒有感覺到任何危機,相反的,那玄妙的氣場,化作一道術法,烙印在了趙天驕的魂體之中。

趙天驕的腦海,立刻浮現出這萬獄陰冥腐化術的法訣和咒語,甚至來歷也都一一浮現在他的腦海。

世人皆知十八層地獄,可是,世人多作惡,地獄十八層早已容納不下。

在十八層地獄極淵深處,鎮壓着無數大奸大惡之輩,有萬種酷刑懲罰,只有依次熬過萬種酷刑,才能升入十八層地獄,從而方可有轉世投胎的機會。

其中有一種就是這腐化刑罰!

百丈之長,一尺之寬,生長着腐化藤蔓,罪鬼從中而過,承受腐化藤蔓纏身的腐化之苦。

而這萬獄陰冥腐化術,就是根據腐化藤蔓創造而來,能腐化世間萬千之物。

趙天驕怦然心動,是對這萬獄陰冥腐化術的,也有對鬼術複製丹的!

見到趙天驕沒事,月季和蓮花愣住了。

“你怎麼會沒事?”

“這不可能!”

趙天驕嘿嘿笑道:“這有啥不可能的,我都說了,這個鬼術我也會,自然有辦法化解。”

“你少在這故弄玄虛,除了我們彼岸閣的少數幾人,整個術法界,都沒有人會!”

趙天驕見這妞不相信,擡手掐訣,同時念動咒語:“千載幽冥,萬獄無情。敕腐化之種,生吾掌之中。懾三界生靈妖兇,蝕六道百千鬼雄。尊吾之命,無物不腐,無物不化。急急如律令!”

咒語念罷,從趙天驕掌中,陡然出現一條手指粗細的藤蔓,灰綠色的光芒,散發着濃郁的腐化之氣。

見到這一幕,月季和蓮花直接呆住了。

因爲即便是月季,也只能施展出腐化之氣,而這腐化藤蔓,那是門派典籍中記載只有開山老祖錢無道,才能施展出的!

“你竟然真的會,可你怎麼能施展出,讓腐化藤蔓生於掌中?”月季直接傻眼了。

趙天驕笑道:“妹子別吃驚,你那個是還沒成型的胎兒,我這個是它老子。兒子見了老子,你說,它能傷到我麼?”

“少油嘴滑舌!”月季冷哼道:“萬獄陰冥腐化術傷不了你,我就不信彼岸焚天火也傷不了你!”

月季說完,胸口藍芒一閃,擡手掐訣,頭頂立刻出現了一朵一米見方的黑色雲朵。

隨着她劍指指向趙天驕,黑雲疾馳而去,在趙天驕的頭頂,化作一朵朵黑色的彼岸花火,朝他的身上落去。

趙天驕控制腐化藤蔓,在頭頂盤旋,和彼岸花火撞在了一起,兩相抵消,盡數消散。

趙天驕的臉色有些蒼白,這個萬獄陰冥腐化術威力雖大,可消耗的魂力也很大。

此刻他魂體的魂力,已經消耗的所剩無幾了。

仔細算算,趙天驕和這倆妞也沒啥深仇大恨,就是當日有些小誤會。

而從她們今晚對付那娜的行動來看,也是正道人士,現在的情況,完全屬於自相殘殺!

洪荒之萬界聊天群 趙天驕道:“我說,咱們就這點矛盾,也不至於非得掙個你死我活吧?況且,爺們不僅救過你們,咋說咱們今天,也是浴血奮戰過的戰友啊。”

“誰和你是戰友!你這邪道,身邊跟着陰龍鬼,還有一個跳舞能迷惑小鬼的女鬼,你這是養鬼。不僅如此,見到女鬼就收,指不定做着什麼見不得人的勾當!”

“凡是養鬼者,在術法界都是不穩定因數,必須除之後快。邪道,即便你救過我,我也要殺了你,然後再自殺,一命抵一命!”

趙天驕無語了,這兩個妞的腦子都被鬼吃了麼,怎麼這麼缺心眼死腦筋?

見道理說不通,趙天驕也懶得說了:“你們想殺我是不?那就別怪爺們收拾你們!”

趙天驕發現了,這倆妞每次施展鬼術,胸口都會有藍色的光芒閃爍,似乎,那是她們的力量源泉一般。

在說完之後,趙天驕突然發難,將那正在醞釀鬼瞳術的蓮花撲倒在地,雙手一把將她胸口的衣服撕開。

這倆妞都穿着黑色的緊身衣,就跟古代的女俠似得,使得兩手一扒拉,很輕鬆的就扯開了。

“啊……你這臭流氓,你要幹什麼,快鬆開我!”蓮花拼命大叫,也顧不上施展鬼瞳術了。 蓮花裏面穿着一件紅色的肚兜,雖然她是個十四五的小蘿莉,但那高聳的胸脯,也是趙天驕一手無法掌控的。

趙天驕故作猥瑣道:“幹嘛?當然是要撫摸你,蹂躪你了!”

“啊……臭流氓你快起來,我恨死你了!”

趙天驕不理會蓮花的反抗,只見一朵藍色的彼岸花,花心中間,藍色更濃,可如今看去,很是普通,似乎觸動某種條件,纔會有光芒散發。

“不要!”月季如夢方醒,失聲叫道。

蓮花不停的踢蹬着,伸出雙手在趙天驕臉上又撓又掐:“臭流氓你放開我,不要……不要懟人家那裏,你個混蛋,啊……疼!”

趙天驕想也不想,掐起劍指,運轉靈力朝着狠狠一指點去。

他是我的終身之託 蓮花在這一瞬,驟然變得萎靡起來。

趙天驕之前還只是猜測,在這一刻立馬肯定了。

凡是活人施展鬼術,那都會有魂體道行,修煉魂體,身體上都會有法門存在,這倆妞的法門就是這朵彼岸花,用靈力封堵之後,她們的魂體就會被限制,使得不僅無法施展鬼術,就連身體也會受到影響,萎靡無力。

“蓮花你沒事吧?”月季跑了過來,可還沒等她有什麼動作,就被趙天驕一個虎撲,給壓倒在地。

你和我的離婚盛宴 月季大驚失色,抽出雙刃劍劈砍趙天驕。

趙天驕側身躲過的同時,抓住了她的兩隻手,略一使勁,噹啷兩聲,雙刃劍掉落下來。然後趙天驕將她的雙手壓在膝下,坐在她的身上,一臉壞笑。

“你們不是要殺爺們麼,爺們大人大量,不和你們小女子計較,知道了你們的法門,分分鐘破掉,讓你們只能在爺們的身下碾轉承歡……不對,是嬌喘呻吟……也不對,反正就是折騰的你們起不來。”

“你……你是怎麼知道我們法門的?”月季被限制行動,也知道了趙天驕的目的,眼神中帶着小白兔式的慌亂。

趙天驕笑道:“你們只要施展鬼術,胸口就跟招蜂引蝶似得冒光,爺們有眼睛也有腦子,仔細一琢磨,還不是分分鐘就看透你們!”

百花圖卷 月季難以置信道:“你……你竟然能看到?不可能,就算是有魂體道行,也看不到,你的眼睛……”

如果法門那麼容易被看到破綻,彼岸閣的這些妞,哪還能這麼囂張。

所以,對於趙天驕能看到她們的法門,月季很是吃驚。

對此,趙天驕也不解,同樣不解的是,他修煉魂體,竟然沒有法門。

lixiangguo

屈進下意識吞了一口唾液,他雖是不曾親見,卻可以想象得到是怎樣的屠殺場景,現今船上最高修為不過鑄體境初期,其餘全是初元境的小嘍啰,怎麼對抗得了這個凶神?

Previous article

都是沒有拆的,包裝什麼的一模一樣,汪洋隨便拿了一個后問:「我們是一起打還是一個一個的打?」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