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趙二虎的兇狠手段,趙大龍的威脅,這一切都讓我明白,這幫人沒有一個好東西。

我們兩個走走停停,也在關注着這裏的情況,同時也不想讓人發現我們的交談。

老湯忽然拉了我一下,低聲說:“你發現一個奇怪的事情沒?”

我不解的看向老湯,“什麼事情?”

“趙三豹。”

老湯眼睛一轉,“從我們開始進入趙家開始,這個趙三豹都一直沒有什麼動靜,就算是他老爹的遺體沒了,他也沒有來找過我們,你說奇怪不?”

這個事情好像也沒有什麼不正常的,但是卻又偏偏有點不符合常理。

自己老爹的遺體消失了,那麼不管我們是不是元兇,那也都得來找我們發泄一下情緒不是?這是最起碼的一種情緒發泄,可事實上,我們並沒有見到趙三豹了,包括我們這一次來到趙家。

我不解的看向老湯,“你不會是想告訴我,他們兄弟之間也有矛盾吧?而且還是趙三豹搞的鬼?”

老湯嘿嘿一笑,“別以爲這事情不可能發生,小家庭都有兄弟的爭鬥,更何況這財大氣粗的趙家呢?”

我想了想還是搖頭,覺的這事情還是有點不靠譜,要是趙三豹做的這個事情的話,那得多大的仇?

趙家的這座別墅要遠遠大於尋常的別墅,住個幾十口人都不是事。看這意思,應該是故意把家裏所有成員都聚集在一起,這樣的話也可以和和氣氣的,最起碼人際關係不會顯的太生疏,兄弟姐妹之間發生再多的事情,那也有一個趙峯來支持,可以早點化解矛盾。

我們站在院牆下的竹林前,看着燈火通明的趙家別墅,從我們的角度,可以看到這棟別墅一半的情況。我們兩個也的確不知道下一步該幹嘛了,本來就是想找到點蛛絲馬跡的,但是現在看來,這還是比較困難的。

老湯點了根菸,也給我點了一根,打火機亮起的時候我看到竹林裏好像有一道白影。我就趕緊讓老湯拿出照了一下,是蛇蛻。

幽魅情吻 也就是蛇脫下來的一層皮。

老湯看了我一眼,我也看向老湯。

我記的小時候蛇是很多的,很多小溝渠什麼的,都可以看到蛇皮。但是現在不行了,現在污染太嚴重了,所以蛇也是大幅度減少,平時要想見的話,倒也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情,在一些農村如果用心找的話,還是可以找到的。

我們小心翼翼的走了進去,爲了避免被蛇給襲擊了,所以就到處看着。

“這蛇皮……頭是三角形的,是毒蛇。”

老湯用腳踢了一下,唯一得出了這個結論。

毒蛇……

誰會在家裏養毒蛇?

這不是缺腦子嗎?而且自己跑來的可能性更是低的可憐,這可是一棟別墅啊,還有游泳池,誰會幹這種蠢事?

而且我們可不知道趙家有誰被毒蛇咬了。

我想了想就圍繞着竹林轉了一圈,就在我覺的一無所獲的時候,其中一小塊區域讓我覺的有點不對勁,那裏的土壤好像被鬆過。我當下就掰了一段竹子開始扒了起來,沒一會,一條通體黑紅色,三角腦袋的蛇出現在了我的面前。

是死的,蛇膽也被拿掉了。

我看向老湯,“人,就在趙家。”

老湯重重點頭,“而且,這個人還有辦法控制蛇。”

是的,對方是有能耐控制蛇的,可以養蛇放在竹林,還可以隨時捕殺,對方絕對不簡單。試想一下,如果對方直接對着我們放幾十條毒蛇,那還得了?

我們小心翼翼的把竹林檢查了一遍,並沒有什麼發現,有可能就這一條毒蛇,有可能其他毒蛇被帶走了,那個蛇皮只是大意之下沒有在意而已。

我用力吸了一口煙,“這事越來越麻煩了,咱們得備點東西。”

“雄黃粉。”

老湯點頭,“必須得弄,不然的話,我都懷疑今天晚上我們都得死在這。”

就在我們商量着這個事情的時候,突然別墅裏傳出了一個女人的驚叫聲,這頓時讓我和老湯心底一突,想也不想的就跑了過去。 我和老湯因爲那聲女人的驚叫聲都嚇了一跳,以爲是趙老爺子回來了,就趕緊往那邊跑,一路上我們覺的奇怪的是,這別墅裏是有不少保鏢的,但是怎麼都沒有動靜?

我們跑的時候還依稀聽到連續的驚叫聲,好像還在求什麼人。

是別墅的二樓,我們跑過來的時候,都是一愣,只看到其中一個門口聚集了好幾個人。兩個男的,一個女的。

那個女的看起來只有二十五六歲的樣子,但是身材真的是太飽滿了,長的也很嫵媚,本來讓我壓抑的慾火突然就爆發了。而且對方可能是在睡覺,所以穿的也不多,特別是撩人心魄,只能夠說是誘惑!

如果非要說的話,那就是應了一句話,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風流,說的就是這個女的。此刻這個女子就低着頭站在門口,我們的到來也讓他們沒有反應過來。

那兩個男的,其中一個我們不要太認識了。

是趙二虎!

趙二虎看到我們來,就是冷着一張臉,眼裏都有火氣。另外一個看起來有點文弱,反正和趙二虎比起來的話,那就差遠了。我們誰都沒有說話,因爲不知道該說什麼,氣氛很尷尬。

“怎麼回事?”

我後邊有腳步聲響起,是趙大龍。我扭頭看了一眼,趙大龍叼着雪茄慢條斯理的走了過來,他的神色很平靜。

“大哥。”

趙二虎叫了一聲,那個文弱的男子也叫了一聲。

趙三豹?

我一愣,好像在靈堂的時候見過他。

這就讓我有點迷糊了,那怎麼會兩兄弟都在一個女孩的門口?而且剛纔對方爲什麼會叫?

這可是在趙家啊,有什麼可怕的?

趙大龍笑了笑,從我們身邊穿過,突然,趙大龍右手一揚狠狠的扇了趙二虎一巴掌。趙二虎被打的一個踉蹌,嘴角不斷淌血,臉直接青了。

這一巴掌是真狠,那個聲音都把我和老湯嚇的一個激靈。

趙二虎被直接打蒙,連一句話都不敢說。

“今天有外人在,我給你一個面子。”

趙大龍又是一笑,“老實點。”

我越發的無法理解了,這到底唱的是哪一齣戲?

趙三豹就只是站在那,沒有什麼動靜。趙大龍走向那個女孩,那個女孩身軀好像一顫,下意識的就往後縮。趙大龍拍了拍女孩的肩膀,“小妹,進去休息吧,老爹去世,我也知道你們都不好受,就別鬧什麼彆扭了。”

小妹?

小妹?

我感覺有點懵,趙大龍的年齡有四十多,就算是趙三豹也有三十多,這個女孩如果是小妹的話,那麼趙家兄妹那麼多人的話,這女孩和趙大龍的年齡起碼相差了二十歲啊。

而且,她爲什麼那麼怕趙大龍?

不過想想趙二虎好像之前就挺聽趙大龍的,也很害怕,那麼其他人怕也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了。

“走吧,我和你們談點事情。”

趙大龍轉身看了我和老湯一眼,就直接向前走去。

我臨走的時候扭頭看了一眼,我發現那個趙三豹好像鬆了口氣,就是那個女孩也是鬆了口氣,只是眼中還是有恐懼一閃而過。

不過,不僅僅如此……

還有憎恨和厭惡。

我心底直犯迷糊,但是趙大龍就在我們身邊,我也不敢想太多,只是覺的那個女孩真他媽太性感了,慾望衝上了大腦,讓我根本沒有辦法多思考這些事情。

到了別墅的客廳,趙大龍讓人沏了幾杯咖啡,叼着雪茄靠在真皮沙發上,“辛苦了兩位。”

我心說你要是覺的我辛苦的話,那就得放了我們,口中卻說:“沒事,誰讓我們剛好碰上了這事呢?等把事情解決完了,我們也就能夠證明我們是無辜的了。”

趙大龍笑了笑,“最好是這樣。”

隨後又說:“你們也溜達了好久了吧?有什麼發現嗎?”

我有心想說是作惡的人就在你們趙家,但是轉念一想,這話可不能亂說。這不就成了挑撥離間嗎?到時候倒黴的還是我們。我還沒有說話,老湯就說了:“根據我們的發現,做這個事情的人對你們趙家應該很瞭解,包括你們這棟別墅。”

趙大龍點頭,“還有呢?”

老湯繼續說:“不管你信不信,但是有些事情的確是真的。對方能夠操縱屍體這個事情,從現在的事情來看,他們要的不僅僅是讓趙家的名譽大損,還有一點就是,對方想的應該是讓用老爺子的屍體害死你們。”

趙大龍沉默了好一會,這才笑了笑,“屍體還能夠害死人?這我倒是不太相信。”

老湯呵呵一笑,“如果你不相信屍體會害死人的話,那麼爲何還要相信我們有手段可以讓老爺子的遺體詐屍呢?”

趙大龍坐直了身子,磕了幾下菸灰,又喝了幾口咖啡。這個過程的時候,我一直盯着趙大龍看,這個人做事情非常冷靜沉着,和趙二虎根本就是兩個概念,而且對方比趙二虎還要狠。

趙大龍語氣略顯凝重,“我懷疑我爹的死有問題,他老人家雖然年齡不小了,但是一向注重自己的身體,而且這別墅裏也有專門配的醫生,常年就在別墅裏待着。如果是病變的話,怎麼也可以等到醫生去纔對,畢竟這點距離……一切都可以做的到的。”

我點頭,“那不知道老爺子死的時候是什麼情況?”

趙大龍搖頭,“沒有外傷,也不是中毒,死的時候都顯的很平靜。而且,也可以排除過勞死以及酗酒死。”

這後兩個概念,趙大龍其實就是想告訴我們,勞累過度那是不可能的,而且趙峯也不是一個喜歡酗酒的人。可能是因爲現在社會的關係吧,所以過勞死和酗酒死都是猝死的典型案例。

“心臟有疾病嗎?”

老湯問了一句,這也是我想問的。

趙大龍笑了笑,“如果是這方面的話,你們覺的我還會和你們在這廢話嗎?”

“那這倒是奇怪了。”

我真覺的奇怪,如果一點痕跡都沒有的話,也不是中毒的話,那到底是怎麼回事呢?

一個健康的人死了的話,總會有原因的吧?

趙大龍看向我,“說吧,我知道你們心中還有其他的話要說,不用管我信不信,有什麼你們最好還是直接說了比較好,這樣對你們也算是比較有利的事情。”

我看了老湯一眼,老湯點了點頭,我這才說:“如果真的和我們想的那樣的話,那麼今天晚上老爺子會自己出現。”

“自己出現?”

趙大龍雙眼微眯,冷冷的看我一眼,“你覺的這個玩笑很好笑嗎?”

老湯笑說:“我們就知道你不會相信,所以我們纔沒有說。而是專門在四周查看,就是希望可以碰到對方。這樣說吧,我是趕屍人,這你也知道了。我們用的引魂燈是怎麼弄的,我就不用告訴你了。而對方用的引魂燈就很特殊,裏邊加了毒蛇的蛇血。”

趙大龍不解,“什麼意思?”

老湯解釋說:“說其他的你也聽不明白,最簡單的說法就是,這是一種非常惡毒的詛咒。然後再通過一些特殊的辦法,就可以讓老爺子的遺體變成可以操控的怪物。對方既然是要對付你們趙家,那麼也絕對不是丟面子那麼簡單的事情,而是……”

“要你們死!”

趙大龍神色還是很平靜,只是在笑。

我悄然的發現,在老湯說惡毒的詛咒和‘要你們死’的時候,趙大龍的手還是下意識的用力捏了一下,然後又悄然放開。

他也有怕的時候,他其實也有點信吧?

趙大龍再度端起咖啡喝了一口,我心底頓時感覺到好笑,因爲咖啡已經沒了,但是他自己卻沒有發現。

趙大龍把手中還沒有抽完的雪茄碾滅,又點了一根,然後靠在沙發上,“能找到對方嗎?”

我說:“不能,因爲時間太短了,而且對方在暗,對方如果不出手的話,那麼我們就不會發現。”想了想,我就問老湯那個紙條還在不,老湯摸了摸兜,還真在,當時沒有直接扔掉,順手就揣兜裏了,當下我就把紙條給了趙大龍。

“這是對方提示我們的,不想讓我們插手這個事情,我想你也明白這句話的意思吧?”

趙大龍看了一眼,點了點頭,“這是左手寫的字,是一個做事情很小心的人。”

“左手?”

這一點我倒是沒有在意,就是老湯也沒有在意,我們拿過紙條仔細看了一眼,好像還真是。雖然是左手寫的字,但是如果不仔細看的話,根本就看不出來。

老湯就說:“現在你總該相信不是我們做的了吧?”

趙大龍笑了笑,“話是這樣說,可你們既然已經進來了,那麼想出去的話,是不是有點想的太簡單了?”

老湯皺眉,“你這是什麼意思?”

趙大龍還是一臉笑容,“意思很簡單,你們既然知道了那麼多事情,那就老老實實的把事情做完,而且還必須是完美收官。最簡單的辦法就是把對方找出來,我會讓他體會一下,什麼叫生不如死!” “這個趙大龍真夠麻煩的。”

我心底很是不爽,對方明明什麼都明白了,但是就不放過我們。這個人表面平面,內心就是一隻兇惡的野獸。說真的,我很厭惡這種人,做事情特別的陰狠毒辣。

我和老湯對視了一眼,都覺的很是無奈。

畢竟我們現在沒有辦法搞定趙大龍,這個人太麻煩了,趙家勢大,就衝我之前被抓的那種情況,他們想要對付我,我還真沒有辦法。

“事情結束,我絕對不會動你們一點,但是你們也要給我記住,這個事情必須爛在肚子裏。”

趙大龍呵呵一笑,“最好不要胡說八道,否則的話,你們除非真正的遠走高飛藏起來才行。”

老湯不忿,忍不住道:“你這樣不覺的過分嗎?你都知道不是我們乾的了,還這樣威脅我們?這算什麼男人?”

趙大龍衝老湯笑了笑,“我只問結果,不想和你們廢話這種事情。”

我攔住了老湯,不讓他繼續說下去,同時告訴趙大龍,“這個事情,我們可以幫忙,但是如果中間發生了什麼變故,比如有人受傷,甚至有人死亡的話,那就絕對和我們沒有關係了,這一點,我希望你明白。”

趙大龍一愣,聲音變的低沉起來,“會死人?”

我點頭,“這個還是有可能的,因爲很多事情我們還不瞭解,只是一個揣測,死人的機率還是很大的。”

趙大龍不斷磕着菸灰,顯的有點心不在焉,等我叫了他幾次之後,他才反應過來,“哦,我知道了。”

“那既然這樣的話,我們就不在這打擾你了,我們就在別墅裏到處溜達一下,你和保衛室打聲招呼,我們會在那裏休息。”

我站了起來,同時說出了我們的想法。

“好,可以。”

趙大龍點頭,依舊沒有看我們,只是自己在想問題。

我和老湯走了出來,在游泳池旁邊的躺椅上坐了下來,這個時候院子裏都沒人,很安靜。

老湯嘆了口氣,“這叫他孃的什麼事啊,本來就是一件很簡單的事情不是嗎?沒想到竟然鬧那麼大。”

我搖頭,對這個事情還是感覺到無奈的,人都說運氣,運氣。運氣就是因爲人的行動、舉動而產生的一定韻律,有好也有壞。

老湯又說:“二狗,你發現沒,這趙家的關係,好像很複雜?”

聽到老湯問這個,我纔想起之前的情況來,這可是在趙家,那個女的,也就是趙大龍的小妹爲什麼會尖叫起來?而且我好像還聽到了求饒聲,可是等我們去的時候,趙二虎和趙三豹都在,這是爲什麼呢?

我很疑惑,“難道說這老爹剛死,下邊的人都準備分家產了?年齡小的就被威脅不要爭家產?”

老湯嘿嘿一笑,“這也沒有什麼不可能的,不過那個女的是真他媽的性感,你看那胸,那腰,極品啊。”

我點頭,不得不說,那個女的的確是我見過最豐滿,最性感的女人。如果不是因爲這是在趙家,而且我渾身都是傷,還有心中都是事的話,那我估計我就要出醜了。

我躺了起來,腦子裏也在想這個事情,“老湯,你說有什麼話大白天的不說,非要等到晚上呢?而且我們一去,他們什麼都不說了,然後趙大龍就來了。而且趙大龍什麼都沒有問,好像什麼事情都知道一樣。”

老湯說:“是啊,我也覺的有點奇怪。而且這個趙大龍的地位也太高了吧?你看打趙二虎的那一下和打兒子似的,趙二虎一句爭辯的話都沒有。對了,他爲什麼直接打趙二虎,沒有打趙三豹呢?”

“對,是啊,爲什麼呢?”

我也感覺到很奇怪,趙大龍是在我們之後去的,可看那意思,發生什麼事情他都知道?

老湯猥瑣的笑了起來,“你說,不會是那個趙二虎看上了他小妹吧?畢竟那麼漂亮啊。”

我沒好氣的瞪了老湯一眼,“他們趙家那麼看重面子,這種事情你覺的可能嗎?而且這可是違背倫常的事情,真要是有那想法,還要不要臉了?而且這可就是在趙家裏啊。就算有那想法,也該約出去,下個藥什麼的,這樣也太直接了吧?”

老湯嘿嘿直笑,“反正這女的要是讓我玩的話,精盡人亡都願意啊,所有錢我都願意給她。”

我只感覺到無語,也不再搭理這個猥瑣的傢伙。

這裏邊也有我想不通的問題,雖然只是匆匆一看,但是卻也讓我看出不少問題來。

趙二虎怕趙大龍,那個女人也怕趙大龍,甚至是恐懼。只有那個趙三豹還算比較平靜,但是互相之間卻一句話都沒有。最主要的是,我明明看到那個女的好像很厭惡,很憎恨趙大龍。

這不僅僅是畏懼那麼簡單,畏懼有的時候只是因爲對方的權勢,做事手段,地位等等所產生的心理。可憎恨和厭惡呢?那就代表做過什麼讓對方無法接受的事情。

難道……

我猛地坐了起來,“不會真的是爭家產吧?”

lixiangguo

隨即便是有人附和起來,他們滿心期待著秦毅手中的丹藥,雖然拍賣場對於以物易物的規矩是賣主挑選買主,可他們怎麼甘心放棄這些珍貴丹藥就這麼離開?

Previous article

雷曉雅見冷北城也是這般意見,這才毅然點頭道:「爺也是這麼說了,雅雅恭敬不如從命,在北樓大哥和諸位前輩領導督促之下,雅雅自當竭盡所能,聽候驅策,縱是赴湯蹈火,雖死不辭,賤妾在這裡謝謝大哥和諸位前輩的鼓勵和厚愛。」說罷,盈盈拜了下去。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