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贏追祖從袖中拿出一個盒子,盒子越來越大,最後變成了一個箱子。

「嗯,掌握了一絲空間之力。」贏一稱讚說。

「謝太爺爺誇獎。」魔主贏追祖說,在贏一面前,他就像個少年,被誇獎一句都會很高興。

從他的名字就知道他對贏一的敬慕之情了。

箱子打開,裡面出現了一塊閃著火光的獸肉。

「這是?」贏一感受到這塊肉中強大的生命力和仙力。

「這兩年我一直在尋找神獸夔牛的蹤影,一個月前,在滄瀾江下游找到了他,大戰三天後,砍下了他一塊肉。」贏追祖說。

「嗯,整個大陸,現在只有夔牛能做你對手了。」贏一點頭說。

「聽說滄瀾江下游洪水泛濫,毀滅了三座城池,原來是你乾的。」小殊指責說。

贏一呵贏追祖沒理她。

「這塊夔牛肉我已經煉化了,太爺爺可以放心食用。」贏追祖說。

「這塊夔牛肉堪比九品仙藥,但是裡面的仙力並不純粹,我無法利用,只能單純的增加壽命。」贏一說。

「唔,這麼說,太爺爺你吃的確有點浪費了,要不給哥哥們吧。」小殊眼珠子轉了下說。

贏追祖皺了皺眉,正色說:「贏家子弟只能走以力破開桎梏這條路,這藉助外物的成仙之法,有什麼用?」

贏一點了點頭:「這九品仙藥只能讓人成為普通凡仙,凡仙時氣海一旦固定,以後很難有所成就了,普通凡仙遇到至強一品,只有被屠戮的份。」

贏無弋和贏無餘聽了道:「我們一定會以力破開凡人桎梏的。」

「這還像話。」贏追祖淡淡說,雖然這兩人成仙可能性不大,但贏家子孫不能沒有志氣。

「白髮魔頭,我們贏家的事你管那麼多幹什麼!」小殊看著贏追祖,太爺爺在旁邊,她一點不怕這個魔頭。

「我是魔頭,但起碼不是鬼。」贏追祖淡淡說。

小殊立馬不敢說話了,自己是女鬼的身份,還是別讓哥哥和父親知道比較好。

「你準備去汪洋仙島?」贏一問。

贏追祖點了點頭:「正是,此去不知道能不能安然歸來,所以來見太爺爺一面。」

「這夔牛肉你還是帶走吧,它對你才有大用,給我增加壽命實在是浪費了。「贏一說。

贏一又笑說:「如果你在仙島上能捎兩株仙藥回來,我倒不介意收下。」

最後贏追祖收回了夔牛肉,離開了。 「老爺,我們在郊外看到了三公子。」下人來到大堂彙報。

「他果然來這和青月道別了。」贏絕嘆了口氣,滿臉愁緒。

小殊聽到后,早就沖了出去。

江城郊外。

贏一一如既往在平湖邊研習卦象和陣法。

不遠處,贏無殄站在墓前,看著墓碑發獃。

「三哥。」小殊跑了過來。

贏無殄回頭看了眼妹妹,露出了笑容,整個家,就妹妹一直支持他和青月在一起。

「哥哥,你是要去汪洋仙島?」小殊問。

贏無殄點了點頭。

「哥哥,我不許你去。」小殊哭喪著臉,「太爺爺說,去的人九CD要死的,有可能全部都會死。」

贏無殄已經成了一張大叔臉,眼眸深邃,回頭看向墓碑,堅定說:「我不會放過救青月的機會的。」

贏小殊咬著嘴唇,跑到贏一那兒,一腳踹飛他擺的卦象,生氣說:「太爺爺,別不務正事了,快幫我勸三哥。」

「這卦象之道,隨便一橫就是天地,隨便一豎就是蒼生,這叫不務正事?」贏一皺眉。

小殊沒理他,拽著他就往贏無殄那兒去。

「說話啊,快幫我勸哥哥。」小殊瞪著贏一。

贏一沒辦法,擺出長者姿態:「小子,」實不相瞞,對於汪洋仙島,我已經算了一年了,算了不下萬次,每卦都是死卦。」

贏無殄認真的看向贏一:「前輩,如果你是我會去汪洋仙島嗎?」

贏一想都沒想道:「去,當然去。」

「知道是死地也去?」小殊瞪著贏一,給他使眼色。

「死地又如何,打出一條活路來不就行了。」贏一淡淡說,如果怕這怕那,他怎麼可能修出戰仙仙力。

「死太爺爺,壞太爺爺。」小殊被氣死了,這哪是在勸他哥哥啊。

「前輩,我也是這麼想的。」贏無殄說。

贏一點了點頭:「有志向是好事,讓我看看你的劍意。」

「是,前輩。」贏無殄恭敬說。

贏無殄的劍意開始凝聚,湖水開始逆流,草木開始折斷。無盡的悲意弄亂了天空的雲。

一把無鋒的黑色長劍出現在贏無殄面前。

「不錯,有了自己的劍意,有名字了嗎?」贏一讚許說。

贏無殄點了點頭:「叫黯然。」

「黯然……銷魂,不錯的名字。」贏一淡淡說,掌中也凝練出了一把黑色小劍,屈指一彈,黑色小劍飛到平湖上空。

逆流的平湖瞬間停住了。

贏無殄也將無鋒長劍驅使到了平湖上空。

「比一下如何,如果湖水動一下就算你贏。」贏一笑說。

「好!」贏無殄一口答應。

無窮無盡的劍意從無鋒長劍上揮灑出來,平湖上空,厚厚的雲都被衝散了。

可是平湖仍舊靜止的如面平鏡。

「化萬劍!」贏無殄道,由他劍意凝化的無鋒黑劍,居然化出了一萬把,同時襲向平湖。

贏一淡淡一笑,意念一動。黑色小劍,極速行動起來。被它碰觸到的無鋒長劍瞬間被擊散。

不到一個呼吸的時間,一萬把無鋒長劍全都被擊散。

贏無殄沒有放棄,破散的劍意重新凝化成了一把長劍,直接向湖面刺去。

同時贏一的黑色小劍迎向長劍,兩者碰觸,強大的劍意彌散開來,隨後天空歸為寧靜。

「我輸了。」贏無殄道,雖然很不甘,不過被贏一對劍意的掌控能力折服了。

要知道劍的優勢是在於攻,可是他全力的攻勢卻被贏一守下來了。

「進攻是最好的防守,這句話沒有錯,可是如果不許你進攻呢,你能守住嗎?當你覺得進攻方面的劍意無法提高時,可以反其道而行,修鍊防守方面的劍意,到時你會發現,兩者有相同之處。」贏一淡淡說。

「謝前輩指點。」贏無殄大有所獲。

「三哥,走前見見父親和哥哥們吧。」小殊說。

贏無殄頓了下,聲音沉重:「如果青月不能復活,我無法原諒他們,他們不該這麼對青月,你知道那天青月離開后,父親曾派大哥二哥追殺青月嗎?」

小殊愣住了,她知道父親這麼做都是為了家族,為了三哥,只要親自下令殺了三嫂,父親就不要迫於壓力將三哥逐出家門了,可是不管什麼原因,這一切在贏無殄眼裡是無法被原諒的。

現在贏無殄擁有了可以斬殺凡仙的修為,可以不管世俗了,可是那時的贏家沒有這個實力,只能屈服於世俗啊,在世俗眼裡人妖不兩立,是不能相戀的。

小殊看著贏無殄的背影問:「太爺爺,三哥能復活三嫂嗎?」

贏一搖了搖頭,說了一個字:「難。」

……

劍林徹底沸騰了。

這幾天,陸續有仙人前往汪洋仙島。

那些住在汪洋旁邊的人,看到仙人飛過時都激動不已,在凡人眼裡,這輩子見到一回仙人都值了。

越來越多的旅客來到此地,就為了看仙人過海,仙島出世的盛景。

汪洋邊,不僅出現了酒樓,客棧,還出現了渡口。有龍船載著旅客們出海觀看仙島,當然價格極其昂貴。

這一天,一艘龍船破碎在了海浪中,船上的人武藝倖免。

有人看到是一頭身上飄著火雲的獨腳妖獸,匆匆汪洋從飛出,激起海浪,震碎了龍船。隨後這頭妖獸也飛向了仙島。

慢慢的,陸續有大妖前來。

每當大妖而來,總會攜帶冷冽的陰風。

有一頭黑翼鵬鳥,翼若垂天之雲,飛過時遮天蔽日,攜帶的狂風就造成了數百人死亡!

還有一頭九頭大蛇,從汪洋中浮起,激起了一陣海嘯,導致沿海的酒樓客棧毀掉了八成,導致了數千人死亡。

大部分人終於不敢抱著看熱鬧的心情來這兒旅遊,他們這些凡人在這兒隨時會送命的。

最後留下的都是一些膽大的人,他們有的被金錢驅使,繼續在這兒開酒樓,租龍船,價錢貴的嚇人。有的則是習武遇到瓶頸的武人,希望能遇到仙緣,能夠一舉成仙。還有一些人是厭煩了無聊的生活,來這裡尋找刺激。 這一天龍船在汪洋中行駛,在離仙島千米外下錨觀賞。

突然一道光影從空中直墜而下,砸落海中。

「那是仙島出來的東西,快去看看是什麼?」有人注意到了大喊。

「難道是仙物,能讓人成仙的東西。」凡人們開始大叫。

立馬又四五個人跳下海,向那兒游去。

結果從仙島落下的並不是什麼仙物,而是一個人,確切說是仙人,盤天洞府的真宇仙人!

真宇仙人被救起后,生命體征虛弱。

仙島上到底發生了什麼?他又遇到了什麼?

慕容家的家主和雲影宗的大弟子都來看望真宇仙人。因為他們的老祖是和真宇仙人一起前往仙島的,他們很想知道老祖的近況。

可是真宇仙人昏迷不醒,隨時會死。

「一定要救老祖。」盤天洞的大弟子鯨天

說。

「我家老祖曾提到,江城贏家有個大仙人,我想整個劍林大陸只有他能救真宇仙人。」慕容家家主說。

「我這就去江城」鯨天說,如果老祖死了,他們盤天洞就沒落了。

「你這樣空手前去,怕是不行,必須帶上上等靈藥。」雲影宗的大弟子提醒說。

「明白。」鯨天點了點頭。

……

江城,贏府。

真宇仙人危在旦夕的消息自然也傳到了這兒。

「但願三哥沒事。」小殊說。

「太爺爺,你收拾東西她准離開這嗎?」小殊又問。

贏一沒回話,一會兒,贏無弋走了過來道:「前輩,盤天洞的人有要事找你。」

「嗯。」贏一回答,自真宇仙人出事的消息傳來,他就知道有人會來請他了,不過他也想通過真宇仙人了解一些仙島內的事,所以提前讓下人收拾東西。

來到大堂,地上放著一箱子的靈藥。

見到贏一,鯨天連忙跪了下來:「仙師,能否……」

「出發吧。」沒等他說完,贏一答應了,進行了一年多的卦象推演,他知道現在是去汪洋仙島的最好時機。

「太爺爺,我也要去。」小殊喊道。

贏一搖了搖頭:「此行只能我一個人去,你們誰去都會有大劫。」

就在昨天,贏一從無數死卦中算出了一支活卦,他知道這活卦指的就是他去汪洋仙島。

「太爺爺,那你答應小殊,一定要帶著三哥一起回來。」小殊說。

贏一點了點頭,隨鯨天離開了。

……

lixiangguo

鄭陽又是給那東方逍遙倒了一杯酒水,說道:「送你一句話,『君子報仇,十年不晚,苦心人,天不負,三千越甲可吞吳』」

Previous article

「哦?」宋煜有點動搖,不過小會兒后還是說道:「好啦!?沒有其他的理由了,你就別亂想了?這個事兒我會提醒我爸媽的,讓他們小心一點,我們兩個也小心一點就好了!?」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